“成凯勋你好,我是童昕。”

电脑里正播放着一段录制的影片,在镜头前站着一个身材娇小、容貌秀丽,神情清冷的女生。

“本来我想写信给你,但我每次提笔,手就一直颤抖,连一行字都无法好好写完。”她的声音甜美中带着隐忍,嘴角的笑容显得飘糜邙凄凉。“我也不能使用电脑,因为那太冰冷了…而且我要亲口告诉你,我知道你想亲口听我说。”

“是的,是的。”坐在电脑前的是一个表情凝重的年轻男子,有着刀刻般刚毅的脸颊,也有一双略微狭长却神采奕奕的眼眸,看来正直、坚毅、可靠。

此刻,他呢喃低语,目光一瞬也不瞬的望着萤幕上那个叫童昕的女子。

“我父亲是个毒贩,母亲也染有毒瘾。父亲在我三岁那年,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全家偷渡到韩国。在那儿,他重操旧业,却发生交通事故而身亡。之后,我就跟着我母亲到处流浪。”童昕面无表情的叙述。“她经常打我,在毒瘾发作时会变得涸粕怕…终于有一天,她出去后再也没回来过。我想,应该是从那天起,我就变成了孤儿。”

童昕停顿了下来,平静的脸上看来毫无表情,但那双清澈的眼里却有着恐惧在流动着。

成凯勋紧握起双拳,眼里掠过痛恨的光芒。

“那时我几岁?应该是六岁吧!我有些记不清楚了…不是因为失忆,而是因为那段日子是我最不堪回首的岁月。因为付不出房租,因为母亲失踪了,所以我被送到了警局。我还记得我一个人孤单的坐在冰冷的长凳上,没有人愿意理睬我。”她的眼神里有着倔强的光芒,倔强得不让自己流露出脆弱,流露出害怕。

成凯勋深吸口气,心痛的感觉不断的扩散着。然而,他还是那样一瞬也不瞬地望着电脑萤幕。

“后来那个人来了,他叫文瑞基,他从警察局把我领了出家,对我亲切的微笑着。那时他带我到一间大房子里,我见到了文熙准。之后文瑞基走了,把我和文熙准留在那栋大房子里,除了仆人和管家,没有其他人。我和文熙准在那里一起生活了三年,白天有老师教我们念书,晚上就是做繁重的作业。但是那段日子,却安宁而不受打搅。”

成凯勋蹙紧了眉宇,刚毅的脸上只剩下坚硬的线条。

“可是后来他被送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记得他对我说,童昕,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一定会!凯勋…我不想隐瞒你,我和文熙准之间发生过许多事情,他曾经是我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亲人,唯一可以去爱的人…你能明白吗?不是我选择了他,而是他,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明白。”他屏住了呼吸,心情沉重无比。

童昕的眼里流出了泪水,她哽咽了,也显得更无助了。

“在我满十岁那一年,被送到了欧洲某个秘密基地,在那里我被迫接受种种可怕的训练,我被告知必须冷酷无情,必须下手狠毒,必须忘记自己是个人,而只是一个杀人工具。我努力的忍耐,假装顺从。我看到许多其他不听话的孩子被打得遍体鳞伤,我知道被毒打的滋味,我不想再尝试了…”

“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成凯勋悲愤的呢喃。“你受过那么多苦,为什么不告诉我?”

“十八岁那一年,我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童昕的眼里浮现出空洞,那是绝望的、布满痛楚的空洞。“那个时候,当我下手的时候…想说,如果一切都是虚幻的那该有多好?可是那是真实的,我杀了人,我的双手染满了鲜血,而我发现我居然还能那么镇定,那么冷静…我没有心,人类该有的一切感情都不属于我,我感觉不到伤心,也感觉不到害怕,更感觉不到怜悯与痛苦。”

童昕的目光没有看向镜头,她茫然的观望了下四周,泪水沿着脸颊悄然滚落,而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成凯勋的眼里浮现出晶亮的泪光,他执拗地紧盯着面前的她,沉默着,仿佛蜡像般一动也不动。

“当你成为一个杀手,你就永远是个杀手。你要记得自己只是个杀人工具,所以你不会难过,不会痛苦,不会迟疑,不会后悔。”她再度扬起眼,望向镜头,也望着成凯勋。“这是文熙准告诉我的,当我第一次杀人后,他出现在我身边,把我带离开那个地方,并陪着当时不住颤抖的我,直到天亮。从那以后,我知道自己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是冷血杀手,是无心的杀人工具!”

她那故作坚强的目光让他心疼不已,空洞的眼神却让他看到了她内心的脆弱与极度的恐惧。

她并不是真的变成了冷血的杀人工具,她只是无法挣脱自己的命运,而不得不屈从,让麻木侵蚀她扔感觉,一切只是为了生存,为了保护自己。

“两个月前,文熙准告诉我,只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我就可以摆脱这种生活了。”童昕的声音停顿了很久,眼里的空洞也渐渐消失。她看向镜头,泪水再度涌现。“那个任务,就是杀了你…接下来是最困难的部分,凯勋,我应该怎么告诉你呢?我…”

她的泪水不断滚落,伤心的模样揪痛了成凯勋的心。

他站了起来,按下了暂停键。

在得到了童昕的死讯后,自雷震手里接过那张光碟后,他选择不将它看完。

如果她死了,这些对他来说就毫无意义。他想要听她面对面告诉他,这样才能真正抚平她内心的伤痛,才能让他握住她的手,对她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他不要对着一台冰冷的电脑,不要看着她悲伤的脸,却不能为她做任何事。

死了,就是结束,他知道或不知道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只有活着,才有意义!

成凯勋将车停在山里的小屋前,这一次他不必再隐藏车子走过的痕迹,直接往小屋的方向走去。

屋里似乎有人居住,他看到了打开的门扇,和门前开得鲜艳的各色花朵。

他笔直走进敞开的木门,看到屋子整洁如新,空气里还飘荡着食物的香味,有人在厨房里做蛋炒饭。

“唉哟!”惊呼声传来,成凯勋朝着厨房的方向望去。

对于这里,他很熟悉。

“被油烫到了吗?”他边走边露出淡淡的笑容,语气听来轻松却带着些紧绷。

厨房里突然变得安静,接着是锅铲掉落在地上的清脆声响。

成凯勋走到厨房门口,往里头看了一眼,眼眶里有些湿润。

“原本就不擅长做料理,干嘛要逞能呢?”他看着呆愣在一旁,泪水已经开始肆虐的童昕,关上了瓦斯炉后,捡起地上的锅铲,放进流理台中清洗。

“因为不擅长,才需要常常练习啊!”她用着不敢置信的口气轻声说着,目光一瞬也不瞬地落在他身上,泪水又悄悄的滑落。

“又哭了。”他掏出手帕,替她擦去眼泪。“再爱哭,也不能一个人哭,对着冰冷的摄影镜头哭,不是更伤心吗?”

“你…怎么会来这里?怎么知道我…没有死?”童昕呆呆的凝视着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眼泪又不可抑制的落下。

“你的那张光碟。”成凯勋深深的叹息。“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隐瞒我?还要他们告诉我你死了…我真的很生气。”他剑眉微皱。

“我…”她显得非常慌张,嘴巴瘪了几下后,泪水又落了下来。“除了这么做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怎么办?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还是你觉得我不够爱你,不能为你做任何事?”看到她完好如初的站在面前,成凯勋感到既幸福却也非常愤怒。

他双手抱胸,气恼地后退了一步。

“你不知道如果你死了,我的心情会变成怎么样?你也不知道当我从雷震那里听到你的所作所为时,我的心情又是怎么样?我认为你完全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还录制了那张光碟。你连亲口对我说出真相的勇气都没有吗?你觉得我会因为你的过去,而不爱你吗?”

他的怒火从胸口里喷涌而出,只是二十四小时内发生的事,就他的情绪让仿佛;在天堂与地狱两处徘徊!

童昕捏紧手帕,哭得更伤心了。

“我给了你许多机会,只要你愿意向我坦白,我就会和你一起面对。不管你的过去怎么样,重要的是现在,我曾说过这样的话对不对?”成凯勋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他在消化她的惊惧与恐慌。如果她真的不在这个人世上,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会变成怎么样。

“我不敢…我害怕…”童昕蹲了下去,大哭了起来。“在你的正义面前,我只要想到自己的过去,就觉得好丑陋,好肮脏,好残忍。我恨不得马上就死去,这样就可以忘记自己曾经那么坏、那么坏…”

“如果我一直失去记忆就好了,但是我想起来了。在我看到文熙准的那张照片后,当我回到我失去记忆后醒来的地方…我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成凯勋很想马上把她拥进怀里,但他知道,此刻要让她发泄,要让她说出所有想说的话。

“你对我那么好,我想为你做一些事…对于毒品,我深恶痛绝…我从来没碰过,即使文瑞基贩毒。虽然我是个接受任务不问缘由的杀人工具,但我曾经对自己发过誓,这一辈子不会去碰毒品。”童昕抱住了自己的身体,突然感到一阵冷意袭来。

成凯勋无法坐视不管,他将她拉了起来,轻轻拥进怀里。

童昕温顺的靠在他怀中,继续打着冷颤。“我去质问过文熙准,知不知道老板在做的事。他告诉我老板想要做亚洲最大的毒品供应商,只要可以成功,我们就不用去杀人了…当时我…”她颤抖得更加厉害。“和他起了争执,后来摔下了楼、,晕了过去…”

“这就是你失去记忆的原因。”他拍着她后背靠近心脏的地方,在那里最能给人温暖。“他把你带到你们的落脚处,又因为某些原因而离开了你。”

“他是带着任务而来的,为了要接触陆荣天。而你的搭档,是他杀的…”童昕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望进他的眼眸深处。

成凯勋坦荡的凝视着她,眼里有着关切。“是的,我早就知道了。其实从游乐场回来后,我就知道你去见过文熙准了。”

“什么?”她显得愕然。

“所以我们是互相隐瞒对方的两个人。”他依然抱住她。

“那么说,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她身体禁不住颤栗。

“那么,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她想要后退,可是他却牢牢地抓住了她。

“是,我早就知道了。”他挑高眉毛。

“那么…你…是在利用我吗?”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他的脸。全身剧烈的颤抖着,胸口处隐隐发痛。

“你还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我?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不一定都做正义的事。我也会不择手段,也会有残忍的一面。你接受任务得去杀人,我接受任务得去调查犯罪。你觉得你是恶,但我未必就是善。你明白吗?”他再次伸手擦去她的眼泪。

“恨我了吗?”她哭着摇头,摇碎纵横满脸的泪水。但童昕疼痛的胸口上,却有股放松的感觉在上升。

“我怎么会恨你,我爱你,我只会爱你…”他抱紧了她,让她再度紧靠在他的胸前。

“你知道我有多痛恨毒品吗?是它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怕的女人。文熙准,他口口声声说爱我,但其实他心里从来没有我。他和他的父亲一样…他是文瑞基的私生子,虽然不曾公开,他们眼里都只有利益,而我只是他们的工具。”她抓紧他的衣领,有一些东西在她心里碎裂了,那是长久以来的屏障,那是让她感到窒息的压迫感。

“我的亲妹妹,她小我两岁。是我们全家的宠儿。”成凯勋看向她饱含悲愤的眼。“她在十六岁那年和朋友去夜店,因为吸食大量毒品而不治身亡。”

童昕张大双眸,眼里有着惊惧与难过。

“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和毒贩斗争到底。之后我加入警队,进入刑侦科。我没有告诉过你,我的父亲经营一个庞大的建筑企业,原本他希望我能继承他的事业。可是自从妹妹死了以后,家里的气氛就变得凝重。我不顾他的反对,独自搬出去住。每年只回去探望父母几次。”成凯勋的手指抽搐了一下,他想压抑住内心的痛楚。

“我发誓要找到那个当初贩售毒品给她的人,并且揪出整个贩毒集团。”他咬紧牙,目光里冒出烈火。

“后来我终于得到了线索,可能与颠峰集团有关。只有破获了这个毒品集团,才能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你一定很爱你的妹妹…”童昕伸出手去,抚平他蹙紧的眉宇。“现在你终于破获了整个贩毒集团。而我…竟然一直在为一个毒贩卖命。我真的…”胸口处闪过撕裂般的痛楚。“我无颜面对你,但是却很想帮助你。遇到你以后,我才知道人世间原来可以有这么美好的心灵,有这么坚强的人。我知道什么叫快乐,什么叫幸福,什么是真正的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