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入静。

童昕悄悄地打开了房门,纤细的身影如鬼魅般无声的滑过客厅来到玄关。

她停在那里,久久不曾移动,黑暗中,一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射出冰冷幽明的光芒。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她又倏地向门口方向移动,依然如鬼魅般毫无声息。

瞬间,她闪身离开,剩下空荡荡的玄关,仿佛不曾有人出去过一般。

寂静的空间里,又有一扇门被无声的打开。

成凯勋跨出他的卧室,神情凝重。

“没有人跟踪吧?”文熙准用那双毫无温度的眼审视着童昕。

一身黑衣的童昕摇了摇头。“我非常小心。”

“陆荣天还没到,我先和你说一下事情。”文熙准拉住她的手肘。“必要时,我们就得牺牲他。”

她冷漠地点头。“本来就应该如此。按照你之前告诉我的情况,他也快失去利用价值了。”

“多一个人就多分一笔钱。”文熙准笑得阴险。“而且多一分危险。”童昕冷冷望着他,面无表情。

“老板这次会亲自带货过来,他已经和哥伦比亚那边的毒枭谈好了价格与交易地点。陆荣天那边也已经抓了不少毒贩。过没多久,整个亚洲就都是我们的地盘,除了老板外,其他人都不能贩卖毒品。”文熙准阴冷的眼里射出极具野心的光芒。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他要你监视成凯勋及陆荣天。其实我们已经掌握了叶子珊的行踪,根本就没必要杀了许一航与成凯勋。如果不是你遇到意外中止行动,若让两个警察同时被杀害的话,一定会引起高度重视,可能也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他紧皱眉头。

“我也这么觉得,况且成凯勋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的情报。”她的声音无比冷静。

“你确定他很信任你?”一抹凛冽从他的眼里掠过。

“你不信任我的话,我可以把他杀了,或者回布鲁塞尔。”童昕冷冷的回答。

“如果连你都不信任,我还能信任谁?”他马上笑了起来。“你有把握的事,从来都不会失手,我似乎是太过操心了。”

“国际刑警和FBI那边怎么样了?”童昕走到一旁。

“暂时还没有发现到他们的踪迹,老板应该会有安排。你只要随时注意成凯勋和陆荣天的动向就可以了。至于你的身份,陆荣天会替你安排。”他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你看一下。”她迅速的浏览了一下。“大学生?经管系?孤儿…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是在英国念书。”

他点了点头。“陆荣天应该快到了,你就说你也刚到吧!”

“我明白。”童昕点了点头,冰冷的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陆荣天刚才进去了。”

“我看到了。”在文熙准落脚处的对面一处高楼里,有一组警方的监视人员正隐蔽其中。

雷震与成凯勋也在这里碰了头,他们一个跟踪陆荣天,一个跟踪童昕。

成凯勋先行到达,起初他并不知道这里有人在监视,直到有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带到这一处的监视地点。

之后雷震也随即赶到,看着陆荣天进入对面那栋被监视的建筑物里。

“现在怎么办?”雷震和他走到隔壁的休息室里单独谈话。

“我说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成凯勋的神色冷漠,让人无从捉摸。

“凯勋,其实我也很希望她是真的失去记忆,因为你…我从来没有看过你对一个女子动心过。”雷震收起一贯的戏谑态度,表情显得沉重。

“你不必同情我或怜悯我。”成凯动摇了摇头。“我已经亲自确认过了,有许多疑问得到了解答,为什么当时文熙准没有把跟踪我的事告诉陆荣天,那应该与她有关。也许他想和她取得联络,又或许她之前是真的失去了记忆,而他在找她…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的行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可是人的情感…”

“不行也得行。”成凯勋双颊紧绷。“我是个警察,我有我的职责。”

“如果你觉得为难,在审判她的案件上你可以回避。”

“不用。”一抹锐利的光芒从他眼里射出。

“我还不想打草惊蛇,她埋伏在我身边一定有其用意,也许可以帮我们找出关键点。”雷震沉默了一会。

“这的确是最好的方式,你可以利用她来查出一些细节。”

“所以你不必替我担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成凯勋对着他微笑,但那笑容却显得冰冷无比。

“叶子珊那边你打算什么时候联络?”

“我会尽快。”

“我总觉得有什么大阴谋在进行。这个杀手组织,国际刑警已经注意很久了,他们行事作风都很低调。杀完人不会多做逗留,而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样。”雷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而陆荣天又是怎么和他们扯上关系的?他们和颠峰集团又有怎样的瓜葛?为什么我和一航的调查会带给他们那么大的威胁?”成凯勋双手紧握,俯身向前。

“本来我以为是陆荣天雇用了职业杀手,可是…依现在的情势来看,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明天等我联络到叶子珊,也许会有新的进展。我有直觉,颠峰集团的文瑞基和这个杀手组织脱不了干系。虽然从资料上看来,文熙准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们同样姓文。”成凯勋眯起的双眸里有着危险的光芒在跃动着。

“不过文瑞基是韩国人,文熙准却是台湾人。”雷震皱起眉宇。

“是哪里的人并不重要,文熙准的身世查出来了吗?”成凯勋望向他。

“他和童昕我们都正在调查,但遇到一些阻碍。不过应该涸旗就会有消息。”成凯勋蹙了下眉峰。“我得回去了,必须在她到家之前回到家。”

“好好休息。明天起,可能有场硬仗要打。”雷震看着他站起身来。

“明白。”成凯勋回以一个鼓励的笑容。“我们必然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雷震挑了下眉。“很高兴看到这么有自信的成凯勋,伙伴,欢迎你回来!”

雷震伸出手去。

成凯动与他击掌,二人脸上都挂着高昂的斗志。

对成凯勋来说,现在,只剩下他的职责与工作要进行。将罪犯绳之以法,成了他唯一的动力,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别无其他…

“凯勋,你回来了。”童昕手里抱着一大束花,在玄关处看见他的鞋子后,高声喊道。

“今天没什么事,所以就先下班了。”成凯勋双手插在裤袋里,望着她的目光有着严厉。

“我先去把花插好。”童昕对他投以怪异的一瞥,但她还是温柔的笑着。

“我有话要和你说。”他点了点头。“在客厅里等你。”

“好。”她带着疑问的目光安静的走开。

看着她的背影,成凯勋微蹙眉头。

五分钟后,她捧着插好的花瓶走了出来,将花瓶放到客厅里空着的花架上。

“到底有什么事?你神情看来很凝重。”

“童昕。”成凯勋倏地叫了她的真名。

她握住花瓶的手忽地轻微抖动了一下,但又马上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什么?”她茫然的回头,满脸天真的问道。

“这是你的真名。童昕。”他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一份资料。“你的身份调查出来了。”

她有半晌没有说话,挪动着步伐到他面前接过资料。

成凯勋静静的观察着她的表情,神情专注。

“原来我是个孤儿…难怪没有人找我…”她的表情显得有点古怪。“在英国念书?我是怎么去英国的?我又是怎么生活的?”成凯勋低下头去,不想被她发现他眼里掠过的失望。

“这些暂时都还不知道,需要你自己回忆。我联络了医生,明天就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抬起头时,眼里的神情是严肃而沉重的。

“没什么大碍,你不必替我担心。”她放下手里的资料,勉强地露出微笑。“现在我有你,只要在你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苦涩在她的嘴角扩散开来,而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对了,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成凯勋的眸子里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锐利。“手机,你需要联络工具。”

“你对于…这些上面写的东西…有什么想法吗?”她看向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没有什么想法。”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名字,过去…这些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我所认识的是现在的你,眼前的你。”

“那么,不管我是什么人,对你都没有意义?”她突然显得有些激动起来。

成凯勋凌厉的目光落在她脸上。“都没有意义。重要的是,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人,而不是沉湎于过去。”

“但对我来说,过去还是具有意义的。”她显得迷惘。“人不能完全抛弃自己的过去而生活。”

“所以,你要努力把过去找回来。”他盯着她的眼神更加犀利。“但是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你的现在。”

“你真好。”她吸了下鼻子,逼回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手机是给我的吗?”她将目光移到他手里握着的手机。

“这里面已经输入了我的号码。”

“我…是不是应该找份工作?不能老是住你的,吃你的,还拿你的…”她没有伸出手接过他手上的手机。

“钱是世界上最不需要计较的东西,除了花掉它之外,没有其他作用。”成凯勋抿了下嘴角。“而我,不缺钱。”

她的大眼里掠过复杂的情绪。“我…谢谢。”她接过手机,紧紧握在手心里。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看到她游移不定的目光和紧张的神情,成凯勋问得急切。

“不管什么事,我都已经准备好要听你说了。”

童昕抬起眼来望着他,杏眸里有着几许茫然。此刻的她,表情很像他们初见时的模样,不知何去何从,无助且焦虑。

“不管有什么话,我希望你都能告诉我。”微低下头,他的表情专注而认真,目光看来炯炯有神。

“我…”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我只是感到有些混乱,突然知道了自己的事,却什么也想不起来…有些恐惧…”童昕仓皇的低下头去,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他的眉峰狠狠地聚拢起来一不,这不是他想要听的话。

成凯勋扶住了她的肩膀。“你信任我吗?”

“我当然信任你。”她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抖动。

“可是我觉得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讯息对我来说都很陌生。在康桥念书?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我不知道,我害怕…凯勋,我不要再想了,我害怕…”

她逃避般的猛烈摇头,情绪激动。

他放开了她的肩膀,带着些不甘地望着她。

“不论你是谁,我对你付出的感情都不会有所改变。”

童昕的心里突然起了一阵痉挛,不禁潸然泪下。

“你在害怕什么?在恐惧什么?让我陪你一起分担。我们相爱,不是吗?”他提高声音,神情坚毅。

她的眼里有一刹那的恍惚。“是的,我们相爱。我爱你,很爱、很爱你…”童昕投进他的怀抱里,不住的颤栗着。“我只想和你一直在一起,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愿去想…凯勋,你什么也不要问了,好不好?”

“好。”他隐忍住内心的情绪,但一丝痛楚的光芒却从他刚毅的眼里闪过。

成凯勋伸出手去,搂住了她不住颤抖的身子。

可是,他心灵的痛苦与战栗,又有谁来抚平?

他给了她最后的机会,如果她能向他坦白…在那份明显被人动过手脚的资料面前,她还是没有动摇,还是在欺骗他!

这就是她的爱情?他要如何相信她现在所说的话?即使他早就下定决心,却还是想再给她一次机会,给他们的爱一次机会。

不论她的过去如何,他在乎的只有现在。不论再多的证据摆在他面前,他还是愿意相信她亲口说的话。

可是…她却沉默了。

他看到她的挣扎,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欺骗与谎言。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他拥紧她,然而心却感到无比冰冷。

童昕哭着回到房间,心里一片惨澹、痛苦。

她发现自己有刹那的动摇,在他那么正直、锐利、深情的目光注视下,她差点把所有实情都脱口而出了。

可是,她还有理智在支撑,还有她多年来培养出来的忍耐力。虽然在他面前,想要如往常一样冷静是件困难的事。但只要看到他深邃的眼,她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但她是童昕,从小就被培养成没有情感,没有表情的人。

当她想起自己是谁以后,就已经注定了她与他之间没有未来。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老天爷给她的礼物。

傍她灰色到近乎黑暗的人生唯一的礼物。

但那样的生活并不属于她,那不是她的人生。

所以,她要回复本来的自己,回到她应该站立的地方。

擦干眼泪,眼里的惶恐渐渐退却,被一股冷漠所取代。她把哀伤压回了心底的最深处,即便那样只会让她更痛、更苦,她也毫无怨言。

她走到梳妆台前,从皮包里拿出一只如手掌大小般的手机。

一抹决绝的信念从她眼里掠过,也让她的脸部表情都冻结了起来。她坐到床沿上,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被接通,她马上说道:“雷震,是我,我是童昕。”

在一处秘密的地下会议室里,所有参加“猎鹰行动”的人员都在那里集合。

“到了收网的时候了。”成凯勋也是与会者之一,而且是唯…个刑侦科的警员。“根据现在的线索,我们只要知道他们的交易地点,就能人赃俱获。”

“有把握了吗?”开口是是警察局长。“这次出动了所有精英,但到现在都还没有足以把他们逮捕归案的决定性证据。”

“所有人都已经在我们监控之下,而且FBI也会全力配合。”一旁的雷震开口说道。“只要他们一有行动,绝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所有与会人员都跟着他一起点头。

“国际刑警那边也传来消息,文瑞基已经准备动身来台湾。按照这些毒枭的习惯,大宗交易都会选择在第三国交接,因此这可以看作是他们准备交易的信号。”又一个国际刑警接过这个话题。

“凯勋,这些日子辛苦你了。陆荣天和童昕那边都需要你继续盯着,叶子珊那里也需要你去周旋。”局长对他点了点头。

“这次你的功劳最大,事成后一定会好好奖励你。中间还经历了许多波折…”

“局长,这都是我份内的事。只要可以将罪犯绳之以法,维护公众安全,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成凯勋严肃回答,为了这个目标,他愿意牺牲自己的功劳。

“如果所有警灿诩像你这样尽忠职守,就不会出现陆荣天这样的警界败类。想当年,他还是我的学长…”警察局长连声感叹。

“我相信绝大部分的警灿诩是追求正义,不畏强权,不受诱惑的。”成凯勋抿紧嘴角,显出他脸上坚硬的线条。“那些邪恶势力绝对不会成为主流。”

“好,说得好。”局长赞赏地颔首。“现在我们就来讨论详细的行动计划,随时应付突发状况。”

刹那间,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紧绷,所有人都投入十二万分的精力。而成凯勋也明白,他与童昕的http://

结局,将被书写,那是无法更改的,也许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注定了的http://

结局。

“明天行动?”童昕坐在公园里,耳边塞着电话耳机。

“是的,老板说为防夜长梦多,明天就约对方进行交易。”她的耳边响起的是文熙准平静的声音。

“时间,地点。”她一贯简短的询问。

“具体时间和地点,等我们明天会合之后再说。现在我也并不清楚。”文熙准语气变得急促。“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接老板。”

“注意安全。”她冷漠的说着。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放心。”他匆匆挂断。

童昕继续坐在石椅上,眼前跑过几个嬉笑的孩童。

她望着他们,眼神显得飘糜邙空洞。

明天,就是结束了。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她以为自己早在心里竖起了厚厚的屏障,让她免受痛楚的折磨。然而,只要想到再也无法见到他,蚀骨的痛就会将她整个吞没。

但是,这是注定好了的http://

结局。

当他是警察,而她是杀手的时候。他的存在是为了救人,为了保护他人的生命与幸福,并惩罚那些害人的罪犯。

而她的存在是为了杀人,为了夺去别人的生命,为了害人。

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呢?只是注定为敌,注定互相仇视罢了。即使他爱她,而她也爱他…

但是她与成凯勋的http://

结局,是早已被书写好,无法篡改,无法中断的。

成凯勋接到童昕的电话时,他有刹那地愕然。

“今天吗?”

“是的,就是现在!我已经在你的办公大楼前等你了。”童昕的话再度令他惊讶。

“怎么回事?为什么来等我?”他跨进电梯,眉宇紧蹙。

“你不高兴看到我吗?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她柔媚的声音一扫这几天的阴郁,活泼得就好像他们那段在山里居住的日子。

“的确是个很大的惊喜。”

“我们约会的时间太少了,成为真正情侣后的约会,好像就只有回到台北那一次。”她的声音变得柔和。

“我们应该多约会才对。但是如果要等你再约我,我怕得等到我白发苍苍的那一天了。”

“哪有这么夸张?”他刻意放松语调,但眼里的沉重却又加深了几分。

“那你说,你有想过哪天再约我出去吗?”她娇俏的质问。他沉默了一下,试着调适自己的情绪。“没有。”

“看…我就知道。”

“我到了。”电梯在‘叮’的一声后打开。“我马上过去找你。”

“好。”成凯勋挂断手机,他的眉宇紧蹙了一秒,随即又放松开来。他不知道她突然要约会的用意是什么,但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约会。

当这个念头画过胸口,他眼里的光芒又明亮了几分。

他在走出办公大楼时,先打了个电话给雷震。

“我现在要和童昕一起出去。为了安全起见,派人盯住陆荣天。我会开手机,一有情况马上与我联系。”做好周全的安排以后,他深吸口气,将手机放进口袋,有着不顾一切的果决。

成凯动向着大门走去,他的步伐稳定而坚决。

当阳光落进他眼里,他的脸上也挂起了阳光般的温柔。

童昕原本背对着正门,但感觉到他靠近的身影,她倏地转过身来面对他,笑得灿烂而明媚。

“你觉得我来对了吗?”当他走向她时,她轻柔低语。

成凯勋挑起一边的眉毛,眼里同时掠过一丝戏谑。“这个…我得看你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当然是找你约会,不然还能干什么?”她挽住他的手臂,神情娇憨可爱。“随处走走,一起吃饭、聊天、看星星、看月亮…来个最最最普通的约会。”

望着她眼里璀璨的光芒,成凯勋的嘴角弯出了开朗的笑痕。“好。今天我会让你满足。最最最普通的约会,任何情侣都会做的事,我们也去做一遍。”

童昕带着兴奋的笑容靠向他的肩膀,她看起来是那样满足,那样幸福。

成凯勋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在这一刻,而不再向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