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凯勋领回了他的警徽、出入证以及其他装备。

他低下头去,凝视着手里的警徽。

一秒后,他迅速的收起全部物品,并且回到刑事侦查科的办公室里报到。

所有的同事对于他可以洗清冤屈都感到高兴,也欢欣鼓舞的想为他办欢迎会。

他微笑着拒绝,表示要抓到真凶后再一起庆祝。

接着他进了陆荣天的办公室,他们像平时一样交谈,陆荣天向他表示祝贺,祝贺他洗清嫌疑,欢迎他重新归队。

“凯勋,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一航的案子先由二组接手,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是。”成凯勋迅速回答。“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好好做,我一直很相信你的实力!”陆荣天离开办公桌,拍了下他的肩膀。

成凯勋微微一笑。“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说完后,他就迳自走了出去。

陆荣天的目光在他离去后,变得深沉锐利。

而成凯勋走出他的办公室后,带着轻松的笑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现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他将自己的办公桌简单整理后,向同仁们打过招呼,便马上离开。

他一进电梯,就看到了雷震。“你是算准我要离开的时间吗?”成凯勋直视着前方说道。

“你搭我的车来,当然要搭我的车走。”雷震拿出他的手机特意晃了一下。

成凯勋当然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追问。

两人有默契的走出电梯,一前一后走向停车场。

“想吃什么?为了庆祝你复职,我请客。”雷震掏出车钥匙。

“随便。”成凯动从他的手接过雷震的手机,果不其然,有一个未接来电,显示的是他的号码。

成凯勋马上回拨,铃声响了三下后被接通。

“你在哪里?我开车过去接你。”他首先开口。

“你的事都办完了?那可以陪我逛街吃饭吗?”童昕的口气听起来难得轻巧与活泼。“我可是期待了很久。”

“当然可以。”他的眼里也浮现出笑意。

雷震打开车门,回过头眯起眼望着他。

成凯动向他伸出手。“好…我知道在哪里,等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到。”

“为什么不开你自己的车,不是复职了吗?”雷震不情不愿的交出钥匙。

“我的车没有停在这里。”成凯勋摇了摇头。

“我刚才和你说过的话…”

“我也已经把我的想法都告诉你了。”成凯勋目光坚毅的打断他。“你应该了解我。”

“就是因为了解你…”雷震紧抿嘴角。“你自己小心吧!”

成凯勋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即坐进车里。

看着他开车离开,雷震的心情还是有些志忑。

那个童昕,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可以让一向公私分明,嫉恶如仇的成凯勋那么袒护她呢?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成凯勋远远的就看到童昕站在路边的身影。

她已经换了一身美丽的衣服,粉红色的雪纺纱洋装,还有一些白色、红色、黄色的小花点缀在领口、袖口,文静中带着些俏丽活泼。

他将车缓缓停在她面前,笑容满面的打开车门。“你替自己选了一身漂亮的衣服。”

站在夕阳下的她,是那样明艳照人。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素颜中自有一股让人无法抵抗的清新气质。

“你喜欢?”她喜笑颜开,与之前那个总是显得有些忧郁的女子大相迳庭。

成凯勋一边替她打开车门,一边带着审视的狐疑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怎么了?被我迷住了吗?”她眨了下美丽的大眼,笑得开朗、温柔。

他双手抱胸,一瞬也不瞬的紧盯着她看。

“到底怎么了?”她不经意的嘟起嘴角,显得娇柔而可爱。

“你看起来很高兴。”他带着欣赏的目光再度掠过她的脸。“是因为我的关系吗?我复职让你这么高兴,变得让我几乎都不认识了。”

“变化很多吗?”她得意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细跟凉鞋。“以前总是穿你的大衬衫,可能是你不习惯我身材这么好,这么漂亮吧!”

“这么自大的口气不太像是你会说出口的话。”成凯勋摸了下自己的下巴。“太奇怪了…”

童昕微侧着脑袋,睁圆眼眸瞅着他。“我觉得我一切正常啊,奇怪的应该是你吧!我只是换了身衣服,所以你不习惯罢了。”

“这就有点像你了。”他继续摸着下巴。“直言不讳。”

“不上车吗?”她皱起眉宇。“你说好要陪我逛街吃饭。”

“请。”成凯勋的眼角、眉梢都染着抹愉悦的心情。“今天一切都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她的眼眸倏地一亮,脸上的表情也更显灵动。

成凯勋扯开嘴微笑着,决定暂时抛开雷震与陆天荣,他想好好的享受这个难得轻松的夜晚。

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她总是跟着他躲藏与逃亡,每逃诩吃简单的食物,过着艰苦的生活。

而她却从不曾抱怨,甚至开朗地面对一切难关。

“想去哪?还是由我来安排?”他笑着坐上车,目光炯然地望向她。

“你来安排好啦…我想去可以自由说话,大声笑闹,随心所欲的地方,不要太拘谨。”童昕的眼里掠过热切的盼望。

理解的光芒在他眼里闪烁。“我们已经被束缚了许多日子,现在应该好好的享受自由,享受生活。”

她不住的点头,显得兴奋而快乐。

“好,我想好要去哪了。”他神秘一笑,飞扬的笑意在眼底化开。

童昕着迷般地凝视着他,笑弯了眼眸。“快点开车,我迫不及待想去享受自由了。”“坐好了。”他发动引擎。“嗯。”

随着引擎的发动声,一个美好的夜晚,自此开始。

童昕带着惊奇的目光望着周围熙来攘往的人群,还有远处五彩灯光闪烁的各种游乐设施。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有这么吓人吗?”

“是啊,好可怕…”

她身边有一对情侣互相拥抱着彼此,女子哭得凄惨,男生则一个劲的安慰。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要你亲口说出来…”女子大哭着威胁男生。

“好好好,只要你不哭,我什么都说。”男生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童昕悄悄的走开,不去打搅别人的幸福时光。

她的目光扫过那对情侣走出来的鬼屋,眼里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喏,芒果味道的霜淇淋。”成凯勋拿着两个霜淇淋走过来,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

“你第一次帮女生买霜淇淋。”她笑得无比灿烂。“不习惯?”

“没有。”成凯勋听闻她的话,神情马上恢复了自然。“这有什么不习惯的,吃完这个我们去坐云霄飞车,敢不敢?”

童昕的眸子忽地亮了起来。“我想先去鬼屋。”

“鬼屋?”成凯勋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那有什么好玩的,无非是找人扮鬼罢了。”

“可是我想去。”她吃着爽甜可口的霜淇淋,张大无辜的双眸。“是你说好要陪我的。”

成凯勋无奈之下,只得点头。

看着她兴奋的目光,他却变得有些紧张。

难道,天不怕、地不怕的警界精英,侦破无数大案的成凯勋,竟然会怕鬼?

童昕对这个鬼屋无比失望。

虽然看起来气氛阴森、鬼音绕耳,但一看就觉得不具真实感。她无聊的走着,眼前的各种吊死鬼、无头鬼、女鬼…看起来都是用面粉糊脸,用糖浆冒充血液,并且做出一些扭曲变形的表情…无非就是吓唬人,半点也不逼真。

真不明白刚才那个女子怎么会被吓哭,看到眼前装神弄鬼的人偶,她只想开怀大笑…

突然间,一个满脸是血的白衣“女鬼”出现在她面前,试图吓她。

“你好。”童昕挥了挥手,还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辛苦你了。”

女鬼飞也似的跑走,仿佛受到惊吓的变成了自己。

“真是的…怎么感觉她比我还害怕。”转过头去,她发现成凯勋脸色惨白,眼神呆滞。

她微张嘴,又猛然闭起。悄悄的把手伸进他的手里,用力握紧。

“我们快走吧,这里一点也不好玩。”

成凯勋感觉到她手心的温暖,突然回过神来。“好。”

童昕暗暗观察着他,发现他脸色微微泛红,神情也颇为狼狈。她加快了步伐,也感觉到他握紧她的手,那种一种无声的依赖。一股小小的喜悦划过心头,让她的心跳变得急促起来。

“我们还是用跑的吧!”他们眼前又掠过一个怪物,身后还响起了诡异的尖叫声。

虽然童昕对鬼屋里的鬼怪只感觉到好笑,但她体贴的提议,免去了成凯勋的尴尬。虽然他会害怕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却也让她见识到他可爱的一面。

因此,话音一落,她就拉着他往出口处疯狂的跑了出去。

他们气喘吁吁的站在鬼屋的出口处,相视而笑。

“好像真的挺好玩的。”童昕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目光顽皮的打量着他。

成凯勋古铜色的脸上又浮现了淡淡的红晕,他清了下嗓子说道:“等一下你要玩什么?”

她狡猾的扬了扬眉。“你选。”

“我什么都可以…”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鬼屋。

“唉呀,我忍不住了!”童昕双手插腰,很不淑女的站立着。

“成凯勋,你怎么能…怎么能…你应该天不怕、地不怕才对!”他的脸色倏地惨白,但在她坦诚无比的注视下,他心里的难堪也终于被她清澈的目光给洗涤了。

成凯勋无奈的抿了下嘴角。“走吧,边走边告诉你。”

“好。”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过温柔的光芒,低头沉思了一秒后,她跑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

成凯勋低头凝视着她慧黠的眼。

“其他情侣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也不能例外。”她一脸无辜的望着他。成凯勋转开头去,带着她往前走。

这样算是承认了?她笑得甜蜜。

“我小时候很顽皮,无论我妈用什么方法都管不了我,后来我爸就用妖魔鬼怪来吓唬我。”他带着她走到一处可以歇息的椅子上坐下。

“怎么吓唬你?”童昕侧着头,眼神迷惘。

他撇了下嘴角,还是显得有些尴尬。“这…毕竟那时候是小孩…具体的,我也说不出口,就是一些恶鬼会吃掉不听话小孩之类的…”

“这些你也信?”童昕瞪大了双眸。

成凯勋的表情显得僵硬而不自然。“我过去的确是有一些丢脸的经历。”他努力挤出抹笑容,但却充满苦涩。“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那时你几岁?”她靠近他的肩头,张大眼眸望着他。

尴尬的红晕在他刚毅的脸上蔓延开来。三、四岁的样子吧…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话题?”

“可以。”她靠在他的肩头上,舒坦地闭上眼睛。“其实你不用觉得尴尬,每个人都有弱点和害怕的事物。而且那是发生在你小时候,如果换作是我,一定也会感到害怕。”

“不过我现在是个警察。”他凝视着她紧闭的双眸,眼里掠过温柔的光芒。“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怕鬼,若传出去就太糗了。”

“只有我知道就没有关系。”甜蜜的笑容在她嘴角化开。“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这我当然相信。”他将一缕调皮的发丝从她额头上拨开。

“小时候的事情很容易影响一个人的成长…”她的声音低柔得好像在梦呓。“我们以为可以忘记,但其实它永远留在心底。特别是一些创伤,还有恐惧…”

成凯动静静的点头,却缓缓的蹙起眉宇。

“你…想起了一些什么吗?”她的话似乎是那些拥有记忆的人,才会产生的感慨。童听猝然睁开双眸,眼里仓皇的神色稍纵即逝,但笑意又马上涌现了出来。

“我是在安慰你,不想让你觉得没面子嘛!”

他静静的望了她一秒。“休息够了,http://

故事也说完了,我们去坐云霄飞车,大声喊一喊吧!”

“好啊!”她放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这里果然是一个可以大叫,又可以欢乐大笑的地方!”

成凯勋抬了下眉。“没让你失望吧?”

“没有。”她将双手背在身后,眸子明亮得如同天上的星辰。“我涸篇心…真的…我们快去吧!”

童昕拉住他的手,迫不及待的朝着云霄飞车的方向跑去。

她快乐的模样落在他的眼底,化成一片腻死人的温柔。

“成凯勋,我喜欢你…我非常、非常的喜欢你…”

在云霄飞车的急速冲刺里,童昕告白的大喊伴随着众人兴奋的尖叫声,一起在空气中回荡着。

成凯勋愕然的凝视着她,当飞车急驰,车身颠簸摇晃,耳边还充满了各种尖叫声时,他还是能清楚听到她的告白。

童昕一遍遍的喊着,明亮的光芒在她眼里跳跃着,璀璨夺目。成凯勋的心跳也跟上了她的声音,随着她叫喊的节奏而跳动着。

当他们回到地上,他用深邃的眼一瞬也不瞬的望着她,仿佛在看着一件稀世珍宝。

“感动了吗?"今天的她异常的开朗活泼,整个人仿佛披上了七彩羽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拉住她的手,游乐场的夜晚灯火通明,热闹异常,在他们身边人群熙攘、音乐绕耳,而他紧拉住她的手,一直静静凝视着她。

童昕的眼里掠过一些羞赧、一些柔情,她不再说话,只是回视着他,有一样的专注神情。

天空中突然燃放起烟火,游乐场夜晚的表演也准备登场。

他们微笑着一起抬头仰望在空中绽放的美丽火花。

“有一句话,我早就应该亲口告诉你。可是却因为许多原因。让我迟疑、犹豫着。”在火焰迸射的隆隆声里,他低沉有力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没有移开目光,依然着迷的看着天空。“烟火只有在升上天空时,才能绽放它的美丽。而在那之前,需要先经过漫长的等待。”

“而你也在等待着我开口吗?”他依然紧握着她的手。

她眨了下眼眸。“是的,一直在等待。刚才在鬼屋时,我想故意装出害怕的模样,之后你一定会安慰我,无论我有什么要求,你应该都会答应我。”

他抿了下嘴角,眼里有着不可思议。

“你觉得这样有用?”

“不过无奈的是,被吓到的人是你,却反而要我来安慰你。”烟火在她眼里映照出火光。“但是我很高兴,你在我面前终于不是什么也不惧怕的铁人了。”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铁人,我会害怕,会恐惧,会退缩,会紧张。”

“那你现在准备开口了吗?”

“我准备好了。”笑意在成凯勋的眼里渐渐的荡漾开来。她对着天空深吸口气,然后倏地转头,再度与他的目光对视。

“我爱你,全心全意的爱你。”面对她,他说得深情而肯定。

激越的跳动差点让她的心脏跳出胸口,她一手抚着胸,一手反握住他的手,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呼吸困难。

他不但说出口,而且超乎她的想像!泪水在眨动眼里的瞬间落了下来,晶莹剔透,充满了喜悦与感动。

“你…你怎么能比我先说?”她想狠狠地瞪他一眼,但泪水却落得更厉害。“害我这么感动。”

“傻瓜,哭什么哭呢?”被她眼泪吓到的男人,赶紧伸手抹去她的泪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我只是说了早就该告诉你的话罢了。”

“对嘛,你早该说的…不然也不会让我等这么久,突然听到这句话,让我感到不知所措…”她的心里被一种深沉的酸楚包围,听到了梦寐以求的话,但却笑不出来。

“不哭不哭,都是我不好。”他笨拙地想擦去她不断滚落的泪珠。

“就是你不好!”童昕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即扑向他宽阔的怀抱。成凯勋轻柔的搂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宠爱的笑痕。“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我保证。”

烟火的表演还在继续,闪烁的晶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他们紧紧拥抱,在这一刻,忘却了所有的烦恼与禁忌。

他们只是一对相爱的男女,只想与彼此在一起。

除了这些,别无所求。

“原来这里就是你的家。”童昕带着好奇的目光参观成凯勋在台北的居所。

“怎么了?和你想像的不一样吗?”成凯勋跟在她身边,观察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

“完全不一样。”童昕眯起双眸。“一个普通的警察可以住得起这么高级的公寓吗?”她望着眼前宽敞的客厅,以及简洁却高档的家具,心生疑窦。

“我可没有说过我是个穷警察。”成凯勋往他舒适的真皮沙发上靠去,他也怀念自己温馨的家。“我做的是需要拚命的工作,自然需要一个可以放松的环境。”

“你说过叶子珊的公寓是你替她找的一那里也是高级社区,每月的租金也是你替她付的?”她真没想过他是个富裕的人。

“我看起来像付不起的人?”他抬起头,狭长好看的眼里有着揶揄。

她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膀。“反正我知道你绝对不是个犯法的人。”做了个鬼脸后,她打了个哈欠。

“累了吗?要不要先洗澡?你那一大包购物袋里应该有睡衣吧?”看起来她今天下午的战果颇为辉煌,那些购物袋都被填装得满满的。

“浴室在哪里?”她四处张望着。

“在你右手边,要不要我帮忙?”他试图站起来帮她。

“你也累了一整天,先休息一下,看是要看看电视。还是要听听音乐。我自己可以的。”她从购物袋里找出替换衣物,对他摆了摆手。

“好。”童昕轻快的走进浴室,关上了房门。成凯勋打开电视,同时也拿出了手提电脑,开始查阅资讯,接收邮件。

雷震的MAIL?他打开邮件,只有短短的一行字:见信速打我电话。成凯勋的目光倏地一凛,应该是发生了重要的事。

成凯勋马上拿起家里的电话。“雷震,你怎么不打我手机?”

“是关于童昕的事,所以不方便在电话里说,而且我知道你和她在一起。”

“什么事?”他听到了浴室里的水声,想必童昕已开始洗澡了。“你正在上网吗?”

“是。”雷震的口气非常谨慎。“她人呢?”

“在洗澡。”成凯勋的眉心打上了个死结。

“那好,你必须答应我先安静听我说完,绝对不要激动,也不要把我的谈话内容透露给她知道。”

“这些我当然知道。”他的眼里掠过不悦。“快说吧!”

电话另一头的雷震却沉默了几秒钟。成凯勋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他可以感受到对方沉重的心情。

“我不想亲自告诉你这件事,虽然我一再的告诫过你。”雷震终于开口,声音低沉。

“你知道今天下午童昕去哪里吗?她和文熙准见面了,她并没有失去记忆。凯勋,你被她骗了。”雷震的话,一字一句刺进了成凯勋的心里。

他紧抿了下嘴唇,眼里迸射出锐利的光芒。“证据呢?”

“跟踪文熙准的FBI,刚才传来一组跟拍的照片,我加密以后传给你。”

“好,我等你。”成凯勋挂上了电话,他静静的坐在原地,紧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