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遗弃你。”那是一个近乎誓言的承诺。

“真的吗?”她听见那是自己的声音。

“真的。”

眼前出现了一些清晰的影像,她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正在跟她说话的人,并且知道了自己的名字,童昕。

之后的影像开始变得异常混乱与模糊,她见到自己摔下了楼梯,似乎是在躲避什么人…

眼睛忽地睁开,她全身直冒冷汗。那些都是真的吗?

童昕将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一起。不,不是的!

那只是她的梦境罢了,因为看到了文熙准的照片,才会做那么奇怪的梦。

梦境应该都是假的吧?

但她的确是叫童昕,这个名字在她心底得到了认同感,仿佛呼吸般自然。

可是其他的,她真的希望那只是个梦,而且是个永远都不愿意再看到的恶梦!

“乐乐?”门外传来轻拍的声响,是成凯勋的声音。

她仰起脸,表情带着惊恐与悲伤。

“还在睡吗?”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他再度敲门。“已经快中午了。”

她睡了这么久?唉,是啊,她好像等到太阳出来时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不舒服吗?”他拍门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乐乐?你在里面吗?”

他着急的声音令她恐惧的内心有了一些温暖,童昕闭了下眼睛,力持镇定的开口。“我在。我没有不舒服,只是睡过头了。”

“那就好。”他明显松了一口气。“能出来一下吗?”

“好。”她揩去眼角的泪,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先等我换好衣服,马上就来。”

“我到楼下等你。”

等到他的脚步声离去,她才深吸一口气,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

她不能让他看出她的惊慌失措,因为她极度不愿意让他知道她的困扰和心里的恐惧。

在事情明朗前、在她找回自己的记忆前,她不会告诉他。

然而,他已经拜托了国际刑警帮忙,那他会比她先知道她的身份吗?

童昕颤抖的穿上他的衬衫,有一大片阴影在她心里不断、不断地扩散着…

“如果你要离开,就把我一起带走。”当童昕听完他的话后,立即坚决表示。

成凯勋有些为难地看着她。“但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才要和你一起去。你不是说过不会再丢下我一个人吗?”她激动地打断他的话。

她今天看来有些反常。

他双手抱胸,带着研判的目光看着她。“因此我才告诉你我要去哪里,要做什么,没有不和你联络。你应该很明白,我要做的事很危险,不可能带着你。”

她咬紧牙关,脸色看来格外苍白。“雷震为什么不像过去那样和你用电话或网路联络呢?要你冒着危险回台北,如果遇到警察或者陆荣天怎么办?”

他目光柔和地看着她。“看起来是重要的讯息,也可能是要我配合行动。”

“这个人…你很信任他吧?”她烦躁的握紧双手,一贯的冷静自持在此刻却显得脆弱。

“你怎么了?”成凯勋犹豫地拉起她的手,发现她手指冰凉。“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安?”

她的肩膀颤抖了一下,显得更加局促与仓皇。“我也不知道…就是内心很不安。”

他担忧的紧皱起眉宇,她显得如此无助与脆弱,这让他怎么能弃她于不顾?

“雷震很值得信任,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那你就带我一起去,如果你们要去执行什么任务,你可以把我留在他那里,或者车上…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她反抓住他的手,手指微微痉挛着。

“好吧!”在她这样的请求下,他无法不答应。

他忧心忡忡地看着她,是不是昨天他告诉她正在追查她身份的事,让她如此忐忑不安?当然,还有他那番冷酷的言论内心充满自责,成凯勋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那我去换衣服。”她松了口气,但眼神里的忧郁却仍清晰可辨。

“对了,你需要买一些新衣服。”他试着让语气听起来轻松。

“我穿你的衣服也挺好的,反正除了你,也没人会看我一眼。”她说话的口气终于恢复了一些活泼的气息。“不过,等你度过了危机,我可要好好的去shoping一下。”

“乐意奉陪。”他放开她的手。

童昕静静的凝视着他,目光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还有什么事吗?”他坚毅的面容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她轻轻摇头,依然望着他。

成凯勋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伸手摸了下她的头发,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她点点头。“那我去换衣服了。”

“我去开车。”

她转过身去,又突然转回来。“你不用把车开上来,我和你一起走下去,免得让人看到轮胎的痕迹。”

她真是心细如发,知道他把车开到两公里外的一处山林间隐蔽起来,那边的道路并不会直接通到这里,也知道他如果开车来的话,势必得用工具去除掉一路上的轮胎痕迹。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童昕带着淡淡的笑容和氤氲的眼神。

他微笑的回望着她。

“我相信…我肯定,即使在我恢复了记忆以后,我还是会喜欢你。”她用轻柔而坚定的声音说着,用充满柔情的目光缓缓扫过他的脸。

那一刻,他的胸口仿佛被千斤重的石头压住,让他感到窒息般的疼痛而无法言语。

她嫣然一笑,不等他回答,就翩然跑上了楼。

望着她的背影,他心情沉重。

她是如此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感情,而他却沉默、拒绝…

与她相比,他在面对自己的感情上竟显得懦弱无比。

雷震是国际刑警,也是成凯勋的好友。

事件发生以后,他是成凯勋唯一主动联络过的警务人员。当所有人都在追捕他的时候,只有他向他伸出援手。

童昕静静的站在成凯勋的身边,默默的观察这个看起来有些轻浮的男子。同时也能感觉到对方正在观察自己并做研判。

她不动声色,只是在成凯动身边,倾听他们的谈话。

“凯勋,我们采纳了你的建议,用了打草惊蛇这一招。对于一航死因的调查提出了异议,将他和你正在调查颠峰集团的事呈报给上头。”雷震用眼角余光瞄了眼童昕。“所以,你的通缉令已经被取消,你要跟我一起去见局长。”

“好。”成觊勋开朗地扬起眉宇,看向童昕。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微笑着点头。“实在是太好了,你以后再也不用躲躲藏藏,还可以把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

“这位小姐先留在我家,你跟我去局里一趟。如何?”雷震微笑地看着他们。

成凯勋看向她。“你觉得呢?不如,你先到处逛一逛…这手机给你。里面只有一个号码,就是雷震的电话。你随时可以找到我,我也可以随时找到你。”

“好,反正在这里等我也会觉得无聊。”童昕愉快的收过他的手机。

“给我你的提款卡。”成凯勋又转身望着雷震。“快点啊,愣着干什么?”

“成凯勋,你也太见色忘友了吧!”雷震不情愿的摸出卡片。“我说…”

“钱我会还你。”成凯勋一把抢过。“对了,要你调查的事有进展了吗?”他把卡片递给童昕,当着她的面,笑着追问。

“对不起,还没有任何消息。毕竟只有照片,没有任何相关线索。”雷震带着抱歉的表情望向童昕。“我一定会尽力。”

“我没事,你们不要一个觉得担心,一个感到抱歉。”童昕听到还没有任何消息时,反而有着小小的欣喜。

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轻柔地摇头。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坏人抓起来,替你的搭档报仇,让正义得到伸张。”

“等我复职以后,我就带你去医院检查。”成凯勋拉住她的手。“不论未来发生什么事,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在你身边。”

雷震转过头去,嘲弄般的摇了下头。“我去开车。”

他们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童昕晦涩的心里流过阵阵暖流,他此刻的目光,他的笑容,都在告诉她,她所付出的感情有了回应。

这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男人,刚才那句话,就等于是他的承诺了吧?

“你快去吧,我等你。”他默默点头,再看了她一眼后才转身离开。望着那令人安心的背影,她笑得温柔,也笑得甜蜜。

但她并不知道,巨大的危机已经如猛兽般,朝着他们飞扑而来…

成凯勋用异样的目光盯着雷震,对于他刚才的言论带着极大质疑。

“我说的都是真的,刚才你把她带在身边,所以我才不能告诉你。”雷震收起了轻浮的表情,显得严肃锐利。

成凯勋转过头去,目光变得深沉。

“详细的资料法国总部那边不久就会传过来,如果可以对你公开,我一定会让你知道。”雷震带着深思的眼扫过他的脸。“凯勋,对于她的失忆你可得小心,世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她的任务应该就是…”

“先说叶子珊吧!”成凯勋倏地打断他的话。“你对她有什么看法?”雷震不悦地眯起眼。“你不能逃避话题。”

“我没有逃避,我只是按照我原定的计划行事。你答应过会全力配合我。”他全身的肌肉瞬间变得僵硬。

雷震深吸口气,妥协般的说:“我按照你的嘱咐跟她主动联络,她没有对我提及那天晚上为什么打电话到公寓找你。之后我们还有联络几次,她给我的感觉…她可能就是泄露消息给陆荣天的人。”

成凯勋握了下拳头,继而放开。“为什么会这样想?证据呢?”

“你真是个一板一眼的人。”雷震无奈的摇头。“不过也因为你这种刚正不阿的性格,才能追查到今天这样的结果,帮了我们国际刑警很大的忙。”

“你不必感谢我,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成凯勋面无表情。

“其实,若不是你怀疑她那天打电话去公寓的目的,也不会让我想调查她。她没有对我提起那通电话,也没有告诉我任何事,这就说明了事情本身有些问题。”

“没错。但也可能是她对你并不信任,又加上一次的事…让她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暴露。”

“这也有可能。”雷震看着他。“可是从我和她的接触中,她没有给过我任何有用的资料。我感觉得出她有所隐瞒,一直在敷衍我。”

“那也只是你的感觉一等我复职以后,我会亲自联络她。”成凯勋又聚拢起眉峰。

“局长刚才不是说让你考虑一下?虽然可以让你复职,但还是有危险。因为我们还没有掌握到陆荣天的犯罪证据,也没有掌握所有的犯罪人员以及他们正在进行的犯罪活动是什么。所以,你要复职的话,还是得留在陆荣天的部门,毕竟他在我们警界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到我复职,他的行为一定会更加谨慎,但越谨慎就代表越紧张,越可能出现自己忽视掉的小错误。而且这样还可以就近监视他,我觉得有百利而无一害。”

“对于案件的进展当然是有利的,但对于你的人身安全一这个案子会让国际刑警注意,是因为有杀手组织的人介入。国际刑警已经追查这个杀手组织十年,一直都让他们狡猾的逃脱,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逮捕他们。”雷震的眼神非常严肃。“他们可不好应付。”

“雷震,我们现在还有许多事得处理。颠峰集团的老板文瑞基可能暗自经营了一个庞大的贩毒集团,而叶子珊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安插在他身边的线人。但因为调查这个案子,导致一航被杀,我被通缉,还出现职业杀手跟踪我,还有陆荣天的真面目…这每一件事只有我亲自调查,才能取得最有效的进展。”他眼里掠过了无法更改的决心。

“话是这样说没错。”雷震显得颇为恼怒。‘但是太危险了!”

“如果不是当时我执意要暗中调查,也许一航根本不会被杀害。因此我对他的死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他,即使要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我知道你痛恨毒品,当年你妹妹…算了,不提也罢。你今天要回家吗?成伯父和成伯母应该很高兴看到你洗清冤屈。”雷震看着他说道。

“除非我破获了这起案件,不然我不会回去。”成凯勋面容一凛。“我先把我的决定告诉局长,希望现在就可以复职。”

“等一下。”雷震拦住了他。“我知道你心意已决、我无法改变你的决定。但是你要告诉我,对于童昕,你打算怎么处理?”

成凯勋转过身,眸光阴冷得好像寒冰。“不管她是什么人,我答应过她,会把她留在我身边。”

“你不要被爱情冲昏头,你不应该是这么冲动的人!她可能是对方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就像你安插了叶子珊在文瑞基身边当秘书一样!她可能是运用美人计要迷惑你!”

成凯勋的嘴唇抿成严厉的直线,脸部的表情无比僵硬。

“你说她是杀手,是文熙准的同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以失去记忆的方式接近我,为什么不杀了我?她有的是机会,无论是在叶子珊的公寓也好,在山上也好,她多的是时间和机会。”

雷震因为他的话而显得有些犹疑。“可能是她找不到机会下手,也或者她有其他目的,想要利用你…”

“她帮助过我很多次,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我的判断。她没有想害我的心,而且她是真的失去了记忆。再说,如果她真的是你口中的这个杀手童昕,现在她也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他的下巴紧绷,这些可能性令他心脏倏地紧缩。

“你真的爱上她了。”雷震紧蹙起眉头。“我真替你担心。”

“她的事我自会处理。”成凯勋再度抿紧嘴唇。

“如果她恢复了记忆呢?你可以让自己冒险,但我不能让我们的计划冒险。不管是这个杀手组织,一航的血案,还是文瑞基的毒品集团…这些都是危害公共安全的重大案件,作为一名警察,我不可能让你一意孤行。”

“你在质疑我的专业吗?我知道我是一名警察,我的职责是什么,不必你来提醒我!如果她真的犯罪,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成凯勋凌厉的视线扫过雷震。

“凯勋,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杀人案了。它牵连的广度也许超越我们的想像,不只国际刑警,美国的FBI也已经介入。我们好不容易才把这些线索都串联了起来,有了些眉目,你一定要听我的话,绝不能把她留在你身边。”雷震表情谨慎。

“这些我都明白,但我却无法放任她不管。她和我共患难,我也对她承诺过。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成了罪犯,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手软。但在证据未足之前,她就是我的责任。”

成凯勋推开了他的手,挺直背脊,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童昕来到了那栋房子前。

就在这所看起来很破旧的三层楼房子里,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

一抹决心掠过她毫无血色的脸庞,也照亮了她眼里的冷漠。她走进房子,顺着破旧的楼梯而上,停在二楼的一个门牌前。就是这里,仿佛无人居住般的空荡,整个房子没有一丝人气。但此时,有人慢慢的靠近她身后。

当她感觉到并急速转身时,袭击者却以更快的速度牵制住她的身体,将她贴向墙边。

在显得阴暗潮湿的楼梯间,她睁着极其冷静的双眸,默默地瞪着袭击者。她认出他了,他就是文熙准,那个出现在她的梦里,让她不安和恐惧的男人。

“童昕,我终于等到你了。”文熙准的声音低沉且毫无温度。

“你要不要先放开我?难道你觉得我会攻击你,或者逃走吗?”她面无表情,声音冷漠。

他挑了下眉,锐利的光芒掠过她的脸。

下一秒,他放开了手。童昕站直身体,一抹冰冷的笑容涌进她眼里,她轻声说:“原来你在等我。”

“我应该不需要问你,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因为你现在回来,就说明一切都已经得到了解决。”他目光阴蔫的凝视着她。童昕冷漠的弯了下嘴角。“是,都得到了解决。”她的眼里闪烁出蕴涵深意的光芒。

“那就好。”文熙准的眼里也涌现出一丝笑容,他伸出手去,轻抚她的脸颊。“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

她没有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商量接下来的行动。”他带着警觉的眼光审视着她。“你准备好了吗?”

“没准备好,我会回来吗?"

“老板有了新的指示一需要我们配合。”

“好。”她的表情冰冷得毫无感情。“我想我能帮上老板的忙,而且是很大的忙。”

文熙准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兴味。“看起来你失踪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你会有兴趣知道的,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她转身走下楼梯。文熙准的嘴角闪过得意的笑容,紧紧的跟在她后头。

“我就知道你离不开我,一定会回来。”

童昕挑起了柳叶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你的依靠,也只有我是真的关心你。”文熙准来到她身后,握住了她的肩膀。

她没有回头,但嘴角却浮现出一抹看不清的笑容。“是啊…我们向来都是互相依靠。”

有一丝看不真切的阴郁闪进她眼里,带着些哀愁与嘲讽。

“我说过,这次任务完成以后,我们就可以忘记过去的事,开始新的生活。我向你保证,绝对会实现。”他捏了下她的肩膀。

她侧过头淡淡一笑。“我们快走吧!早点完成任务,就可以早日脱离。”

“好。”他看着她的目光非常温柔。

她转开头去,迈开步伐,继续往下走。

人,一旦决定往下走,就只能一直向下沉沦,直到尽头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