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希望不是她自己在胡思乱想。

自从那一天他吻她以后,她就感觉到他刻意在回避她。

她放下手里的浇花器,从院子里转头看着坐在客厅打电活的成凯勋,暗暗抿了下嘴唇。

“那个…你还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肯定这里一定很安全?”看到他放下电话,她看似随意的往屋里喊了一句。

“什么?”成凯勋带着茫然的表情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必了!我上楼去打电话。”

为何她觉得他看她的目光里有一些犹豫和躲避?

“打电话为什么要上楼啊?”乐乐呢喃自语问,他已经迅速的走上二楼。

乐乐不悦的走进客厅,看来,他今天又顺利的躲避掉她了!

不过,说不定他有紧急的事要处理,这些日子他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通宵上网,或者打电话。

毕竟他有必须要做的事,找到真凶后,才能替自己洗清罪名。

而成凯勋到楼上后,也随即打开笔记型电脑,一边继续通着电话。

“你确定查了所有的入境资料?”他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语气却显得烦躁。“如果她不是台湾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入境资料?”

他眉头紧蹙,将电话夹在耳边,手指开始在键盘上迅速的敲打着。“是,其他东西我都收到了…没错,就是他…”

他的电脑萤幕上出现一张年轻男子的图片,就是在那个

夜晚先跟踪他,之后反被他跟踪的男人。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查出她的身份…没错,我是认真的!”挂上了电话,他对着萤幕发呆。

饼了一会后,他的表情变得严肃,打开了眼前的保密文件档后,全心投入。

下雨了。

山里的雨水来得猛烈,下得遮天蔽日,昏天暗地。

成凯勋焦虑地在房间里踱步,外面的雨水就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纷乱、烦躁。

乐乐站在他的门口,手里拿着烘干的衣物。

“不吃饭吗?”她敲了房门,站在门口看着他。

“你先吃吧!”成凯勋一看到她,脸上掠过一些不自然的神色。

她走了进去,把衣服放在他的床上。抬头时,目光扫向了他的电脑。

是她眼花了吗?为什么她看到她的照片出现在他的萤幕上?疑惑之余,她走近了几步…

“你怎么还不下去?”他将电脑萤幕关上,挡在她的面前。

乐乐带着猜测的目光扫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成凯勋,我已经忍耐了三天,你觉得我的耐心还剩多少呢?”她的声音听来很平静,可是目光里却有一抹倔强。

他的眉峰再度聚拢起来。“我在等一个重要的资讯。”

“我希望那和我没有关系,也希望那不是你用来逃避我的藉口。”她狐疑的看着他。“萤幕上那个人是我吧?你什么时候偷拍的?”

“逃避你?”听到她的话,他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难道不是?”

他目光闪烁、游移不定。“不…不完全是……“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她冷冷的看着他,对他闪烁其词的样子显得不满。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也许涸旗,也许还要很久。”他冷静了下来,望着她的眼神里带着些深思。“不过,如果你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

“你这个混蛋!”她突然的怒吼,让他吓了一跳。

乐乐紧抿双唇,原本清澈的眼里燃烧起怒火。

“想赶我走?休想!”她猛吸口气,一把拉过他卧室里唯一的椅子坐了下来。“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吧,我受不了现在的暖昧不明。”

成凯勋的眼里没有惊讶。反而闪过一些了然。他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笔记型电脑,眼神掠过一抹决心。

“其实这些日子我都有托人追查你的身份。”他转过身打开电脑,并将萤幕推到她的眼前。“这是你在院子浇花时被我偷拍的照片,我把它传送了出去。”

现在轮到她愕然了。“找到了吗?”

“还没有。”他眼神里有一丝不满。“我没想到会需要这么久的时间。”

“透过一张照片就能查到我的身份吗?”

“一般人当然不可能,但对我那个朋友来说应该不困难。”

“所以这几天困扰你,让你显得焦虑不安的,就是这件事情?”她目光炯然,表情镇定。

他默默地点头。

“你那么急于知道我的身份吗?”她问完后,用一种异常认真的眼神,一瞬也不瞬地盯住他的脸。

“难道你不想早点知道自己的过去?”感觉到她的语气,他的眼里浮现出疑问。

她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嘴角隐隐撇出些讥讽。“可惜那个神通广大,能够替你安排隐密的藏身之所,并帮你一起追查陷害你的真凶的那位朋友,还是没有查到我的身份。”

他眯起双眸,敏锐的光芒在他眼里汇聚起来。

“这些并不难推断出来。这个人必须是你极其信任的,而显然这栋隐蔽的房子也是其他人提供给你躲藏的。这个人应该不是一个普通人,并且可以严守秘密,绝不外流。自从你来到这里以后,神情就显得颇为轻松,这也说明你很信任他,并觉得这里很安全。”她再次直视着他的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要找到信任的人并不容易,有一个就已经很难得了。”他的表情渐渐松懈下来。

“是啊,所以他们肯定是同一个人。”她再度移开视线。

“还需要一些时间调查,我正在等他的消息。”他挑了下眉。“你刚才的推断完全正确。”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真的那么急切地想知道我的身份?”她咄咄逼人。

“是。”他直言不讳地回答了她的疑问。

她的脸色因此变得黯淡,眼里掠过几许阴郁。“你想早点帮我找到家人,把我送回他们身边?”

“早一日知道你的身份,我也才能知道未来到底该如何打算。”他观察她眼神的变化,目光显得高深莫测。

听闻他的话,她沉默了片刻。

“你告诉我,发生了那天的事以后,现在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指的是他们接吻的那件事。

看着她清澈透明的眼眸,成凯勋站直身体,脸上的线条变得僵硬。“也许你有男朋友,有自己深爱的人。”

她眨了下眼睛,听懂了他的意思。

“那你爱我吗?”她目光灼热,但声音镇定。然而心脏正狂跳不已,双手也悄悄的在身侧微握成拳。

“你知道的。”他看她的目光显得更加深沉。

她的表情瞬间凝结,随即有一抹悲伤缓缓爬上她的眉梢。

“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也知道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感觉。现在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忘记过去也无所谓。”有些恐惧已在心底悄然滋生,她努力的想去忽略那些事情。

对于她的过去,她有一股难以言语的惧怕。

“但那是你的一部分,而且不可能被抹去。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想起自己有深爱的人一那会让三个人都痛苦,谁也不能获得幸福。”他平淡的语气里压抑着心底澎湃的感情。

“是,你说得没错。理智告诉我,应该先去寻找自己的过去,我才能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她的眼里出现一抹黯淡。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何我急于寻找你的过去了吧?”他的嘴唇紧抿成严厉的一条线。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如果现在找到了我的身份,了解了我的过去,发现我有爱人,难道就不会变成三个人的痛苦吗?”她扬起头,清亮的眼眸与他黯淡的神色在空中交会。

“即使我找回了过去的记忆,但和你在一起的这些记忆并不会消失。我会记得我们之间的点滴,记得我对你动心,记得我有多喜欢你…我不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但是现在,会让我怦然心动的人就只有你。”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真诚,那样的坦白。

成凯勋无法逃避她的眼神,无法逃避她眼里的坦诚,还有近乎残忍的事实。

“如果你知道了我另有爱人,你就会忘记对我的感情吗?你是不是就能够马上放下呢?”她的质问一句句敲打进他坚硬的心底。

“不管能不能放下,我都还是会放下。”他的回答显得那样冷硬,不带感情。

成凯勋知道这是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谎言,然而,他还是选择做这样的回答。

“你这个不诚实的人。以为自己是铜墙铁壁,百毒不侵,没有感情的人吗?乐乐显得有些激动,然而她清澈的眼里却带着无奈与悲伤。

“这是最好的决定。在还没了解你的过去前,我不会开始,也不会放入自己的感情。”他强忍住内心的波澜,冷漠的说道。

“如果你根本不想开始,那天就不该吻我。”对于他的态度,她感到愤怒,怒火开始在心里燃烧,也在她的眼底燃烧。

“那只是一个意外。”他的心脏紧缩,他明白这句话对她的杀伤力。

“成凯勋,算你狠!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还喜欢装酷。”投给他哀怨又失望的一瞥后,她猝然站起。“好,那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意外好了,如果你能骗得了你自己,那你就这样认定吧!”

为何她总是能一眼就看透他的心思,为何能如此聪敏易感?

但就是因为聪慧的她,才能拨动他那不曾为谁起过涟漪的心湖,并且深深的扎根在他心底。

“也许你说得对,但那并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乐乐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一定对他很失望。胸口处有着闷痛,他转过身去,看向电脑。

突然,电脑发出声音,有一封信件传送了过来。

“是不是关于我身份的消息?”那个声音惊动了沉默中的乐乐,她走到他的身边。“我可以看吗?不可以的话,我就回避。”

成凯勋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你知道我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我让人调查你的身份,之所以不事先告诉你,是怕消息还没确定前,引起你不必要的担忧。”

“你说得好像什么都是为了我好似的…”她看了他一眼。“那我现在可以看了吗?”

“你不赞同我的做法。”他再度紧蹙起眉头。“但是我有我的考量…”

她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你总是想得很周到。”

看着她气恼的脸,他只是拉过椅子让她坐到电脑前面。

“你先看,这样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应该会用电脑吧?”当她的手放在键盘上的那一刻,随即露出了笑容。“我应该很熟悉。”

“我也这么觉得。”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打开邮件。

“好像搞错了,这封信说已经查清了R的身份。叫什么文熙准…”

“让我看。”他拍了下她的肩膀。

“好。”乐乐站了起来,她可以感觉到他神经紧绷,心想这封信一定与他的案件大有关系。“你调查的事进展顺利吗?”

“有些眉目了。”成凯勋飞快的浏览那封邮件,还打开了里面的图片附加档。

“安全吗?这些信件。”她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随即皱起眉。“这样的邮件会不会很容易被人拦截?”

“不会。”他成竹在胸,目光锐利的盯着图片上被拍到的男子。

乐乐耸了下肩膀。“那就好。”她无意的看向萤幕上的男子。

她的身体仿佛被雷击中般摇晃了一下,脸色刷地苍白。

她认识这个人!

虽然此刻脑海一片空白,但她却可以明确肯定自己认识这个人,而且很熟悉!

“他和你的案件到底有什么关系?”虽然心中有股恐惧,但她说话的声音却还是保持着冷静。

冷静!当遇到不确定的问题时,冷静是她本能的反应。

“你终于想要听我说了吗?”他的目光还是落在那个面容削瘦、眼神犀利的男子身上。“这个人和我的案件有很重要的关系,他是个杀手。”

“什么?”她原本的冷静瞬间消失无踪,她用力掐住自己的手心。“是他…杀了你的搭档吗?”

“还无法确定。”成凯勋关上了电脑。“来吧,我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

“好。”她想要挤出一丝笑容,却发现脸庞僵硬得无法做出任何表情。

成凯勋将她眼里浮现的那抹恐惧,解读成她听到对方是杀手后的自然反应,他握了下她的肩膀,露出鼓励的笑容。

“这一切马上就会结束了,涸旗就没事了。”

她点了点头,然而心脏却不断的痉挛着。

结束?

为何她觉得只是刚开始呢?

她认识那个杀手,而且很熟悉,之间甚至很亲密…

她不敢再往下细想,茫然的扬起眉,看到他眼里那抹让她心安的温暖光芒。

对于自己的记忆和身份,她真的感到恐慌了。“我小心翼翼地跟踪他,他有高度警觉性,所以我不敢靠得太近。他弃车步行后,还是往仓库区的方向走去。我心里有种想法,他也许是要去见什么人。”

成凯勋的手里握着一杯咖啡,他已经喝完了大半。

因为下雨,所以他们把所有的门窗都关上,再加上阴晴的天气,让原本充满阳光的客厅显得黯淡无光。

“本来想发现他的落脚处,谁知道却发现更大的秘密。他越小心,我就觉得这次的收获越大…”

“我看是越危险吧!”她坐在他对面,虽然手里也握着咖啡杯,但却没有喝过一口。她表面虽然看来平静.但内心还是翻嘴着惊涛骇浪。

他的眼里掠过几许冒险般的兴奋。“我倒是觉得还好,毕竟我那时是个逃犯,不管去哪里都很危险。”

她脸色有些惨白的瞪了他一眼。“害我那么担心,原来你是去寻找刺激了?”

“应该先打个电话给你的,但是我怕…”

“怕我担心。”她叹气。“男人的思维真的和女人不一样。你们越不给我们消息,我们就越担心。”

“我以后一定会改进。”他举起手放在太阳穴旁边,微微敬礼。

“快说啦!”因为他这个动作,让她紧绷的心情终于有所好转。

“我加快速度。”因为发现了她眼里的不安,所以他让自己的语调尽量轻松。

“我小心地跟踪他,发现他走到一问废弃的厂房。那一带我比较熟悉,因为那是一些毒品或枪枝买卖会选择的交易场所之一,因此我就绕到了工厂的后方。没多久就发现了他的踪迹。”

她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他已经说到最关键的地方。

“我躲在一些高高堆起的箱子后面,不敢太过靠近。几分钟后,我听到另外一个脚步声。我想是他等的人到了。”他眼里闪过的冷酷光芒让她倏地打了个冷颤。

“那个人…你认识吗?”她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带有愤怒与仇恨的气息,让她觉得他如地狱使者般残酷。

“那时我听到了所有的对话内容。”成凯勋饱含深意的望了她一眼。“那个与他接洽的人,我马上就认出了他的声音一那是我的上司。”

她从他冰冷的眼里看到了比刀刀更尖锐的目光。

成凯勋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

他听出了这个刻意压低的嗓音是谁,因为这个声音,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个后来才赶到的人,就是他的上司,侦察一科的科长陆荣天。

成凯勋知道事有蹊跷,因为陆荣天不需要派人跟踪他,而是应该直接逮捕他。当他藏身在箱子后面时,知晓他今天的跟踪将具有重大的意义。

“他果然与国际刑警雷震见了面。”听完跟踪者的叙述后,陆荣天的口气里带着一丝愤怒。“如果不是你手下失误,我们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来。”

“看来国际刑警已经有所怀疑,未来我们必须更谨慎。今天以后,暂时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了。”跟踪者对陆荣天的指责并没有做出回应。

“现在我们的麻烦实在太多了。”陆荣天咬紧牙。“你的手下找到了吗?她会不会背叛你?”

“不,绝对不会。”跟踪者的语气非常肯定。“虽然暂时无法取得联络,但她一定会完成这次的任务,除非她死了。”

“是吗?本来应该同时除掉他们两个的,可是你看看现在的结果…好吧!责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刚才为何不动手杀了成凯勋?”

“他不是我的目标与任务,而且现在杀了他也没有任何用处。死与不死,有什么分别?”跟踪者的口气听来有丝傲慢。“他应该把所有知道的事都告诉了雷震,而雷震也会相信他。”

“现在该怎么办?”陆荣天感到焦虑不安。

“按照我们的原定计划进行,只要计划顺利,就什么也不用害怕了。”跟踪者的语气冷淡如冰。“他并没有调查到最核心的部分,只要别暴露你的身份,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的确是这样没错,那应该没什么可担心。”陆荣天似乎松了口气。

“这是老板要我交给你的最后一封密函。”跟踪者的声音还是那样毫无感情。

“分头走吧,今天起我们不必联络。再见面也要装作互不相识。”几分钟后,陆荣天的声音响起。

成凯勋听见打火机的声音,也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

等到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无声,他也没有马上走出那个藏匿所。

陆荣天生性多疑,而成凯勋非常了解他的习性,因此他仍旧按兵不动。

丙然,十分钟后又有轻微的脚步声在远处响起。徘徊了几秒后,才离开了这个漆黑的仓库区。

成凯勋又静静的待了五分钟,他整理着脑海里的思绪,将最近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又想了一遍。

然后,他悄无声息,有如鬼魅般迅速离开了废弃工厂,对未来的行动,也做出了决定。

“我唯一感到疑惑的就是,为什么这个跟踪者—就是文熙准,没有告诉陆荣天他曾经跟踪我?而且他跟踪我的理由又是什么?如果我真的如他所说那么不重要的话。还有,他的手下住哪里?正在执行什么任务?”成凯勋说完了所有的事,仍旧眉宇紧蹙,眼神锐利。

乐乐没有回答他的话,她也明白其实他并不需要别人回答他的问题。

她安静地坐着,心跳更加紊乱且快速。手心里微微冒出冷汗,她觉得全身寒冷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他叙述的过程里好像有什么让她特别在意的东西存在,一时间她混乱的头脑无法理出头绪,然而心底的那份恐惧却是那么真实。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决定要反跟踪,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最尊敬的科长陆荣天会是幕后指使者之一。”他的嘴角抿出坚毅的线条,眼神也更加坚定。

“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她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饱含着千言万语跟许多难解的眼神。

“雷震目前是国际刑警。在我去国际刑警总部受训的日子里,他是我的室友。事情发生以后,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主动联络他。”成凯勋眼神一敛,开始了他未完的叙述。

“这栋屋子是国际刑警的临时避难所,除了国际刑警和高层主管外,无人知晓。因此他安排我来这里,也继续帮我调查陆荣天,并找出跟踪者的身份,以及…”他倏地停顿,目光落在她毫无血色的脸上。

“你的身份。”她颤抖了一下,随即低下头,逃避他具有穿透力的目光。

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突然间,她强烈的想知道,但又怯懦得没有勇气知道。

如果答案将是可怕的,那她又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