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凯勋停下车,温柔的眸光落在她熟睡的容颜上。

她睡得很安稳,小小的眉头舒展开来,长长的睫毛一动也不动,盖住了那双会说话的大眼。

她到底是谁?这个问题还缠绕在他的心头,和他的案件一起不断困扰着他。

必于她的身份,他一直都在努力查证。每天,他都要抽空到网路上查看各种新闻消息,希望可以看到有关她身份的线索,或者是寻人启事。

然而,却没有蛛丝马迹可循。

她已经失踪了七天,如果有人要找她,那他们该会多么地焦急?

成凯勋的表情变得严厉,无论如何,他都会帮她找出她的身份。对于她的记忆他无能为力,但这件事一定要帮她做到。

他凑近她想要叫醒她,却舍不得打断她的美梦。如果熟睡时被叫醒,那应该是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况且要再度人眠也会有一些障碍。

其实他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睡眠状况并不好,有时很早就起来,有时很晚了还在房里踱步。

因此,看到她熟睡的脸,他实在不忍心叫醒她。

于是,他无声地起身,凑近她的脸,想替她先把安全带解开。

就在他的手碰到扣的刹那,她紧闭的双眸突然间睁开。

“你…”张开眼就发现他的脸近在咫尺,错愕的同时,红晕马上在脸上晕染开来。“你要做什么?”

成凯勋感到尴尬的同时,还发现自己的心跳频率不断的在加快。

她细致美丽的脸就在他面前,蒙胧的大眼,红晕的双颊,还有微翘的红唇…

他的身体仿佛被石化了一般,无法动弹,好像她柔美的眸子有什么魔力般,将他强力地吸引过去。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两人都感受到内心一股强大的波动,虽无法用言语形容,但却能感觉到内心波涛汹涌。

成凯勋倏地抽回身,不敢再直视她的眼。“我们到了。”在他的人生里,从没有像此刻这样仓皇过。

她早已屏住了呼吸,紧张地喘了好几口气后才镇定下来,双手发抖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

“刚才…我是想帮你解开安全带。”他突然的解释听起来非常突兀。

“哦。”她愣愣地望了他一眼,又马上满脸羞赧的低下头去,平复着她狂乱的心跳。“那你怎么不叫醒我?”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一张开眼就看到他凑近的脸庞,这样的惊吓未免太过巨大,瞬间让她脸红心跳,不能自抑。

“我看你睡得很香甜,不忍心把你吵醒。”成凯勋猛地蹙起眉头,不仅自己到底在心虚什么?他是出于一片好意,想让她睡得香甜,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真的没有吗?

那在她张开眼的刹那,一股掠过心头让他几乎失控的騒动是什么?他有些粗鲁地推开车门,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

她再度深吸口气,乎复着自己的心跳。可是脸上滚烫的感觉却有越烧越烈的趋势。她打开车门,正巧他也走到门边,两人四目再度相视时,又都慌张地闪开。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们…在害羞什么,紧张什么?!

她走下车,目光不自觉的望向四周。这才发现她正置身在一处山林里,虫鸣幽幽,参天大树拂去了夏天的暑气,有股清凉在山中吹拂。

这附近显然杳无人烟,但还有车道可以行驶进来,令她感到吃惊。

“这里是哪里?你怎么能找到这么隐蔽又美丽的地方?”放眼望去,在一片灌木掩映下,看到前方有一幢山林木屋。

他恢复镇定后,看了她一眼后说道:“你先进去。这是钥匙。”

“那你呢?”她接过他递过来的钥匙,眼露疑惑。

“我把车停好,你在屋子里等我。”他眼里掠过几许神秘,她也就不再追问。

她一个人向着前方的小路走去,对那幢神秘的木屋充满了好奇…

走到一半,她突然想到有件重要的事,便又赶忙回头。

可是当她跑到成凯勋刚才停车的地方时,却看到车轮的痕迹竟然往山下开去。

她心里升起一股小小的恐惧,他该不会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吧?

然而恐惧并没有在她心里占据太久的时间,她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会开车离开,但她相信一定有他的理由。

他要她在屋子里等待,那么她就应该回屋子里等他回来。

在她转身的刹那,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几乎令她无法站立。

眼前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她竟看到一张清晰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成凯勋。

她拉住旁边的灌木,试着稳住自己的身势。

那是她过去的记忆吗?她想抓住一些片段却无法抓住,唯一看清的,只有那张照片上的人。

难道她以前认识成凯勋?不然怎么会看到他的照片呢?

她脚步虚浮地走向屋子,恍惚中用钥匙打开大门。

那张照片为什么会在脑海里反覆出现,仿佛想要告诉她什么重要的讯息。

到底是什么?

当她用尽全力抵抗晕眩想要看清更多记忆时,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

她睁开双眸,茫然看着眼前盖满防尘布的屋子,眼神空洞。

成凯勋在四十分钟以后才回到木屋。

这是一幢两层楼的木屋,设施齐备,结构扎实,并且有水电可用。

当他走进木屋时,发现她已经把家具上的防尘布都掀开,也打开了窗户通风。

“你不用忙了,我来打扫就好,你先去休息吧!”成凯勋发现她正拿着吸尘器在打扫环境。

“你回来了?”她向他露出眩目的笑容。“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一昨天半夜,叶子珊打了电话回公寓,她好像急着找你,以为你会出现在公寓的样子。她说,如果你听到电话就马上联络她。”

成凯勋因为这个消息面色变得凝重,沉吟了刹那,对着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你打算…”原本询问的表情刹那问又转成了笑容。“你不必告诉我,因为你一定有你的考量。”

看着她的笑容,他眼里的光芒也变得柔和。“我有许多事要向你解释,但在解释之前,你要先去休息!”

“那你呢?你一整晚没睡呢。”她放下吸尘器,一脸不容否定地看着他。“如果要休息的话,就一起休息!”

“我还有一些事必须先处理~放心吧,处理完后,我会马上休息。”看着她皱起的眉头,他赶紧补上一句。

“是吗?”她表现出不信任的样子。

“我保证。”成凯勋举起手,但心里突然闪过些奇怪的感觉,他竟然会这么重视她的感受。

“好啦,相信你。”她抬起头往上看了一下。“二楼有两间小房间,我选里面那一间,你就住外面那间吧!”

“遵命。”他乖乖的听她指挥。

“我也不问你为什么这里设备这么齐全,反正我只要跟着你就行。”她嫣然一笑。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没有任何衣物,所以借你的衣服穿,可以吧?还有,我帮自己取好名字了,你就叫我乐乐吧!快乐的乐。”

“乐乐?好像小狈的名字。”

“你有意见吗?”她杏目圆瞪的看着他。

“没有,我没有。”他赶紧收敛起笑容。

她一乐乐再度瞪了他一眼,才带着笑容上楼。

当她走进小卧室时,脸上原本的快乐表情顿时化为乌有。

她用笑容来武装心里的不安,自从那张奇怪的照片浮现在眼前后,总有一些不祥的感觉在心头徘徊。

然而,她却不想让他知道…

乐乐第一次有了自由的感觉,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木屋里,她感受到从心底透出来的自由。

这种感受有些奇妙,她不知道是否与她失去记忆有关。也许是之前一直被困在那个小鲍寓,不能自由走动的关系。

“我喜欢这样清新的空气,打开窗户就能闻到泥土的芳香。”她站在二楼小卧室的窗前,对着天空呢喃自语。

“你的精神看起来很好。”一个爽朗的男声从隔壁的窗户传来。

她探出脑袋,发现成凯勋也正站在窗户前面。

“待在这么美的地方,精神当然很好罗!”她这几天睡得很好,那些困扰着她的记忆碎片,再也没来騒扰过她。

“今天愿意赏脸和我一起去山野吃早餐吗?”他也探出头来,笑意在他神采奕奕的脸上绽开。

“看起来,你的心情也很好。”她的心脏突然狂跳了起来,因为看到他眼里跳跃的温柔光芒,和他嘴角的笑意。

她倏地缩回脑袋,脸上起了莫名的红晕。又不是没见过他清晨起床时的模样,搞不懂今天自己是怎么了?

“那你就是同意了。我下楼去准备。”他的声音再度响起。

“喔。”她含糊应了一声,眼前依然闪过他清爽开朗的脸庞。

今天的他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从两天前来到这里以后,他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不再总是紧绷着脸。好像压在他身上的千斤担子被卸了下来。

她赶紧梳洗换衣一套上一件他的大衬衫,又用一条在储藏室找到的绳子做腰带,将衬衫在腰际处绑了一个蝴蝶结。想不到她的个头还真矮,因为衬衫的下缘已经在膝盖上。

考虑了一下后,她决定放弃穿那条宽大的裤子,因为穿上去一定很吓人。轻快地下楼后,看到木屋里阳光充足,而他正哼着歌在厨房里煎蛋。

“又是煎火腿蛋?”她略微不高兴的噘起嘴。“我们每逃诩吃一样的早餐。午餐是蛋炒饭,晚餐是蛋包饭。”

成凯勋的额际冒出一些冷汗。“我只会做这些简单的食物。”

“不知道我会不会做饭、烧菜?”乐乐走进厨房对着瓦斯炉发呆。看着那些锅子、铲子,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可以尝试煮粥配炒蛋?”他从她茫然的眼里看得出来,她对于厨房的工作比他还要不熟悉。

“我发现这里有一个地下冰窖,里面储藏了一些薪鲜食物还有许多罐头食品。我们可以不吃蛋吗?”她努力的思考。“这里应该可以上网吧?”

他惊讶的看着她。“你已经发现地窖了?”地窖的入口很隐蔽,就隐身在贮藏室里。

“不然我们去找一些食谱,利用手边现有的材料做一些简单的料理。”她睨了他一眼。“那个地窖很难被发现吗?我昨天去找清洁用品时就看到了。”

他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他认为对一般人来说那里的确很难发现。但他应该想到,她的心思非常缜密,有比常人更锐利的目光。

“必要时,可以切断那里的电源。就可以变成一个适合躲藏的地方。”成凯勋还是决定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如果有人来抓我,你就先躲在那里。”

“我觉得不会有需要它的那一天,因为这里很安全。”她望了他几秒钟后,郑重的摇头。

他的眸子倏地一亮。“为什么这么笃定?”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她投给他充满自信的一瞥。“要我详细告诉你吗?”

“那当然。”看着她自信的眼眸,他着迷般的回视着她。

“不告诉你。”清澈的玲珑大眼里闪过几许狡猾,她轻盈地转身。“我去地窖里找吃的东西,等下你负责上网找食谱和烹饪。如果做出来的东西好吃,我再告诉你。”

“你这丫头,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他一个箭步跨到她面前,阻断了她的去路。“你觉得有用吗?”

她悠然的瞥着他,笑容洋溢着戏谑。“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吃不到可口的早餐,我就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你就休想出去。”他双臂抱胸,如同铁塔般的分开双腿站立着,正好把门口给堵住。

她狐疑地瞧着他。“我不信。”

“你可以试试看。”笑容爬上他深刻的脸部轮廓。

于是,她朝着他笔直的走过去。

但他一动也不动。停在他面前,她扬起漂亮的柳眉,对他投去挑衅的眼神。他张嘴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她扫视他全身,看似随意的一站,但不论从哪个角度攻击他,他都可以随即应变。她开始思考攻击的方法,瞬间就有好几套方案闪过脑海,有一些甚至让她自己都感到愕然。

她怎么会想到那些恶毒的招数?

乐乐的心头又掠过那股不安,那些让她心头不安的过去。

她惊吓得退了一步,凝视着他的眼神变得混浊与迷惘。

“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你还是放弃吧!你无法从我这里过去的。”成凯勋误解了她脸上的疑惑,让自己显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样。

她看着他的目光变得更加深沉,甚至有一些悲伤与无助的情绪,在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开始凝聚。

他唇边的笑容停顿一是不是玩笑开得有些过头了?

“你就是打定我没有办法过去,所以存心欺负我。”她紧抿着嘴唇,神情显得哀伤。

他的双手从胸前放下。“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她应该不是这种度量小的女子才对。她负气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说什么开玩笑…我看,根本就是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又有很好的身手,所以用武力来威胁我。”

“你真的这么想?”成凯勋的眉心打结。回想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过分?

她紧闭双唇,一言不发,眼神直视地面,再也不看他一眼。

“乐乐。”他无奈地走向她。“我没有要欺负你的意思…”

她的目光随着他的脚步而移动,当他站到她眼前时.她倏地扬起头。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她表情凝重。

“当然可以。”成凯勋一脸担忧。

“好,那我走了。”她马上迈开步伐走出厨房。一抹警觉心突然闪过他的脑海,她的脚步看起来好像太轻快了些。

“上当了吧?”果然,她走到厨房外回头看他,摆出胜利的灿烂笑容。“谁说我绝对过不去?根本就是轻而易举嘛!”

说完,她做了个胜利的V字手势,随即往地窖的方向跑去。一路上,还留下了银铃般清脆的大笑声。

“你这家伙!”成凯勋未经思考,拔腿就追了上去。

“恼羞成怒了吗?”乐乐在中途转向跑上楼梯,朝着正准备跑向储藏室的成凯勋做了个鬼脸。“你跑得好慢啊!”

“我就不信抓不到你。”他夸张的猛皱眉头,对着她怒目而视。

“哈哈哈…抓不到!”她大笑着往楼上跑去。只顾着往楼上跑的她,没有发现腰间的绳子已经松脱。更惊险的是,腰带竟缠绕在她的双脚上。

她才一抬腿,马上就被绊住,重心不稳的向下倒去。

“危险!”成凯勋三步并做两步,急忙跑上楼梯,抱住了她往后仰的身体。

为了让自己站稳,他选择将她打横抱起后,将后背靠往一旁的墙壁。乐乐迅疾用双手揽上他的脖子,惊慌的将整个身体靠向他的胸膛,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

“好险。”看到她虽然完好无缺的在自己怀里,但他仍余悸犹存。“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哪有?”她惊吓到发白的脸上染上红霞,不甘地看着他。“只是意外。”

“如果你小心点,就会发现它。”他愤怒的目光落向那个差点害她摔下楼梯的罪魁祸首。

“我怎么会知道嘛!”她牢牢的抱住他,目光随着他的视线也望向他的脚下,有些心虚的缩了下头。

他抱着她上楼,眼里掠过几许无可奈何。“吓到了吧?”

她点点头,即使刚才他没有来救她,她觉得自己也能应付眼前的危机。不过,既然他英雄救美,那她也乐得扮演柔弱的角色,享受他温暖的怀抱。

这样一想,她把身体更贴近他的胸膛。

靶觉到她诱人的身体正紧贴着自己,成凯勋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更让他心跳加速的是。他发现她穿着的那件衬衫,经过刚才那一番拉扯后,已经滑到了她的大腿上。

“你怎么了?”她仰起头,看到他发白的脸色。“我很重吗?不然你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辛苦的样子?”

“我…没事…”他直视前方,结巴的说道。她的眼里闪过几许疑问,伸出手摸着他的脸。“你该不会生病了吧?”

“别动!”成凯勋喝令她的行为。

天知道当她抬起手时,她柔软的身躯更加贴近他的胸口。

“啊?”她吓得抽回手,满眼惊慌。“你到底怎么了?”

“我…还是把你放下来吧!”他咬牙说道。

她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他的怀抱,毕竟她很喜欢在他怀抱里的安全感。可是她的举动再度让成凯勋如遇到猛兽般,一把将她推得远远的。

乐乐感到有些受伤的抬起头。“你不想让我靠近你就直说。何必这样做?”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刻意疏远,她倔强的咬住嘴,不让眼泪落下。成凯勋同样紧闭双唇,表情异常严厉。

“如果我妨碍到你,那我可以离开。”他的沉默让她心如刀割,一股巨大的疼痛在胸口处爆发开来。

“我没有这么说。”他眉头紧蹙的样子看起来更加冷漠。

“你是没有这么说,但你的举动已经把这个想法清楚的告诉我了。”她将心底翻腾的酸涩极力压抑,将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两人问有股让人不安的沉默气氛正在扩散…

半晌后,她突然抬起脚步,转头离开。

不想看到她,不想让她靠近,那她就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让他看到好了!成凯勋突然从后面追上,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你做什么?不是不想看到我吗?”她气恼地回头,泪水终于沿着脸庞落下。

“我没有这么说。”他还是那种严肃的表情.那样深沉的声音。

“你就只会说这一句?”她再度忍住泪水,但眼里的光芒却情不自禁流露出失望与伤感。

“我不是不想看到你,而是很想、很想看到你。”他的手放开她的双臂,声音听起来更加沉重了几分。

乐乐扬起不解的眸子,定定望向他深邃无比的眼。

他低沉的语气让她心跳加速,脉搏紊乱。

“那…刚才又算什么呢?”她的嘴唇颤抖着,呢喃说出这句话。

“我刚才很挣扎。”他靠近她,搂住了她的纤腰。

她屏住呼吸,抬起头,与他专注的目光对视着。

“挣扎什么?”因为他热烈的注视,让她根本无法思考。

一抹炽烫的光芒掠过他的眼,双手稍微用力,马上将她整个人带进他怀里。她凝视他的眸子里,升起了一股浓烈的期待,是那样直接,那样无所隐藏的期待。

在这样的眼神下,他彻底投降。对自己的感情,对自己无法自拔的欲望,以及对她的渴望而投降。

低下头去,成凯勋热烈的吻上那柔软的红唇。

当他的嘴唇接触到她的刹那,她本能的迎了上来。她的反应同她的目光一样直接,一样纯粹,一样毫无保留。

她等待他这个吻,等待他的靠近,已等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