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出任务。完成它,我们就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

睡梦中有个男子的声音不断在她耳边回荡,当她想看清他的面貌,却只能抓到一团模糊的影像。

他是谁?应该是一个对她无比重要的人,不然她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看清他的脸。只要看清他的脸,或许她就能想起关于自己的所有事情了…

任务?又有什么任务等着她去完成呢?

黑夜里,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恐惧从心底涌出,倏地让她从梦中惊醒。

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将她包围,空虚的感觉仿佛要啃噬她的灵魂。打开灯,她赤着脚冲出房间,茫然四顾,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成凯勋不在这里!原本作为他床铺的沙发上空荡荡的,她这时才想起,他说过今晚必须去见一个人,不知何时回来,还要她不必等他。

这就是她会做那个奇怪的梦的原因吗?在梦里对她说要完成任务的人是成凯勋吗?她敲着自己的脑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不是他!那个声音冰冰冷冷的毫无人气,与他温暖人心的声音完全不同。

她确信那是曾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幕,那个男人与她有着紧密的联系…但为何这个可以唤起她记忆的梦一点也没有让她欣喜,反而让她感到恐惧呢?

“为什么?”黑夜里,她呢喃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脆弱与寂寞。

她起身开灯,望向挂钟的方向,已经凌晨三点了!他为何还不回来?

一阵寒冷猝然袭来,她忍不住发抖。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如果天亮以前我还没有回来,你就按照这个地址去找这个人,把我们相遇的情况完整告诉他。他会知道应该怎么帮你,会替你寻找你的家人。

脑海里回想起晚餐后他对她说过的话,并交给她一张便条纸。

他这是什么意思?觉得她是他的负担,所以想要让她离开吗?不,她才不走!她是他救回来的,他就应该要照顾她才对!

她嘴唇紧抿,心跳加速,神经紧绷。

会不会是他出事了?!毕竟他要去做的事充满了危险,随时可能被发现行踪。如果他出事的话,她该怎么办?不,她才不要去找什么人,她会想尽办法救他,并帮他洗清冤屈…

电话铃声在这个诡异的时刻响了起来,吓坏了蜷缩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的她。

她瞪着那具发出声响的电话,仿佛那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三声铃响后,答录机自动开始运转起来。

那是叶子珊的声音,温柔且悦耳,在“哔”一声后,对方开始留言。

“成警官,如果你在的话,请马上拿起电话!”

让她感到吃惊的是,打电话来的人居然是叶子珊本人!她紧握自己的双手,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拿起电话。

“不在吗?如果听到电话留言,请马上与我联系。我有重要情报向你汇报…我不能再多说了,再见!”叶子珊焦急的挂断了电话。

她依然瞪着电话机,脑海里一片混乱。叶子珊怎么知道他在这里?这应该是绝对保密的啊!而且他只是临时起意,为了安顿昏迷中的她才会选择这里!

脑海里浮现成凯动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叶子珊是我的一个重要线人,我和搭档一直在追查一个案件,而她就是可以提供线索的人。为了保障她的安全,这个居所也是我替她安排的。除了我以外,就只有我的搭档知道她住在这里。因为这里出入隐密,见面也方便,不容易受到打搅。”

心跳紊乱中她不断提醒自己必须冷静,不要慌张!

闭上眼,紧咬住嘴唇,她用手指掐了下自己的掌心。

也许叶子珊并不知道他在哪里,是因为无法联络到他才会出此下策?

“带你来这里也是一着险棋,我并不想让她知道我的事,她也还没让我完全信任。但她每次离开台北,都会先行跟我联络。因此我确定她不在公寓里,才带你过来。而且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这里也是个不错的落脚点。”成凯勋的话再度盘旋在她耳边。

因为他在逃亡,所以叶子珊无法联络到他。也许叶子珊突然发现了什么重要情报急于告诉他?情急之下,她想到这里是他们会面的据点,也许他会来这里,这才慌忙打了电话?

她睁开双眸,此刻已完全冷静下来,一抹冷冽从她眼里射出。

不管怎么样,这里都不适合再待下去了。

叶子珊的电话可能只是个意外,但也可能是试探,或者有其他目的…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就算她真的有紧急事件要找成凯勋,然而任何的通联都可能暴露他的行踪,为了安全起见,也应该放弃这里才对!

她瞬间做出决定,在他回来前,她会把他们的行李全部收拾好。

她相信他一定会回来…如果他到天亮还没回来,那她也必须离开这里。

但她绝对不会放弃找他,不管他在哪里,都要找到他!

成凯勋并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回到叶子珊的公寓,因为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这一点让他感到困惑。

他是遭通缉的嫌疑犯,如果是被他以前的同事发现,应该会直接逮捕他,不会只是跟踪。

而对方的跟踪技巧非常厉害,一般人绝对无法发现。更让他不解的是,对方是何人,目的又是为何?

他今晚的行动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躲藏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他必须主动出击去寻找事实的真相,不但得替自己洗清冤屈,也要替他的伙伴报仇。

发现被人跟踪的时候,成凯勋并没有想着要如何甩开对方,反而朝着一处建筑工地走去。

丙然,对方亦步亦趋的紧跟着,并不靠近,也没有其他行动。

在他与别人会面时,是否就已经被跟踪了?又或许是跟踪对方而来,而在他们见面以后,又转而跟踪他?而跟踪他的目的又是什么?这才是他最想厘清的问题。

他闪进了正在修建的大型建筑,在钢筋水泥的建筑中,轻易的穿梭。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迟疑,所以起先对方并没有跟着他走进建筑物里。

成凯动静静的待在黑暗里,隐身在某一个隐密之处,等待着跟踪者的下一步。

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对方既没有进来,也没有离开。

看起来,他们陷入了胶着…而天际也已经开始泛出淡灰色,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了!

白天,对成凯勋来说隐藏更大的危险。虽然他的通缉令没有对外界公开,但在系统内部,他却早成了头号通缉犯…这些都是今日他从与他会面的人那里听到的消息。

神秘的跟踪者突然在这一刻采取了行动,选择了离开。

离开,对成凯勋来说是目前最有利的方式。

躲在黑暗里的成凯勋从藏身处现身,走出建筑以后,他竟朝着跟踪者消失的方向追去。

她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天际渐渐发亮。她白皙的皮肤笼罩了一层淡灰色,眼眸里也浮现了疲倦的神色。

她转过身去,环视着这个住了五天的屋子,拿起放在脚边的小皮箱。时钟的声音在她心底一秒一秒的敲打着,伴随着她心跳的频率。

成凯勋,他会回来吗?她面容肃穆的紧盯着玄关的方向,麻木的等待着。

天色已亮,太阳也开始散发它的威力,透过窗户洒进这冰冷的客厅里。

她的身体突然感到颤栗,在这一年里最炎热的季节,在关闭空调的情况下,她却因为感到彻骨的寒冷而全身颤栗。

懊走丁…心里响起这如同丧钟般的声音。

他,还是没有回来。

泪水毫无预兆的从眼里滚落,但她依然张大着双眸,环顾四周。还有什么没处理干净的吗?在过去两个多小时里,她将房子打扫干净,所有地方都擦拭了一遍,并且收拾了他们全部的物品。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但心里有个声音不断提醒她必须这么做。她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皮箱是成凯勋在她昏迷时不知从哪里拿来的。

他们在这个房子里曾留下的痕迹应该都已经擦拭干净了,她手里拿着一条他的手帕,提着小皮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脑海里倏地掠过他的影像,那是在她毫无记忆的脑袋里,唯一出现的影像。

他们,还能再见面吗?她穿上鞋后,用手帕包着手掌将拖鞋擦拭了一遍后放在鞋箱里,然后打开门。

不论需要付出怎样的辛劳与代价,她都要再见到他。

在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她清楚地明白,他对她有多么的重要。

成凯勋跟踪着那个跟踪者。

这真是有些讽刺的崭新发展,同时也带着极大的危险性。

然而,他必须要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多年办案的经验让他察觉到,这个跟踪者与他的案件密切相关。

对方非常的狡猾,在绕了一大段路后,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成凯勋没有追上,反而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一分钟后,一辆黑色宝马车停在他的面前。

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进车里。

车上是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讪笑着。“收到你的简讯让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少废话,快追。”成凯勋瞥了他一眼,表情冷漠。

“还好我替你准备了新手机,你应该感谢我!”年轻男子悠闲地开着车。

“如果你连这点都想不到,就枉费我冒险来见你。”成凯勋关上手机,锐利的目光专注地望着前方。

“真是的,这么冷淡…”

成凯勋没有理睬他的抱怨,只是专注的望着车外。

这是开往市郊的方向,那里是一大片的工厂仓库区,基本上无人居住,也是犯罪滋生的温床之一。

眯起双眸,犀利的光芒从他黯色的眼里一掠而过。

“那家伙下车了…他到底要去哪里?”年轻男子的车开过跟踪者的身边,这里离仓库区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透过茶色车窗,成凯勋清楚看见跟踪者的容貌,那是个陌生人。

“停车吧!”转过一个弯后,成凯勋准备下车。

“凯勋,小心点。那个人…他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年轻男子的声音第一次变得正经起来。

“我知道。”成凯勋冲着他点头,瞬间消失在仓库区。

年轻男子犹豫了一下后,并没有把车开走,反而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她离开了公寓,但她现在要去哪里?

茫然的伫立在清晨的台北街头,眼前的景象让她感到陌生。

她迈开步伐,清冽的眼小心翼翼的四处搜寻。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却没有出现她所盼望的那个人。

她就这样提着皮箱,茫然若失的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头。

突然间,有人搭上了她的肩膀。

她的身体倏地僵硬起来,缓缓转过身,屏住了呼吸。

“是我。”站在她身后的不是别人,是成凯勋。

那只是直觉反应,在他开口说话的刹那,她扑进了他的怀抱。皮箱落在脚边,她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

成凯勋一开始显得愕然,但他的表情随即就变得柔和起来。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他小心地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柔声说道:“让你担心了。”她摇了摇头,双手依然紧紧抱着他,泪水早已湿了她的脸颊。

他有些笨拙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她隐忍的抽泣声还有她的颤抖,都让他的心脏奇异地紧缩,一时间显得不知所措。习惯了处理刑事案件、遇事冷静的成凯勋,此刻面对她的哭泣,竟毫无对策。

他的体温传达到她冰冷的心里,她才真正有了他已经回来的真实感。身体的颤抖微微褪去,理智也慢慢恢复。

“天哪!”她用力推开他,紧张的四处张望,带着恐惧的表情看着他的脸。

“你…为什么在这里?”说完,她一手提起地上的皮箱,一手拉住他的手腕,慌张的朝着路边一条小巷里头冲去。

成凯勋跟上她的步伐,眼里泛出一些笑意。

“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出现?”进入巷子以后,她对他怒目而视。

“我已经确认了周围安全,才在你面前现身。”望着她激动的表情,他笑着露出洁白牙齿。

“确认?难道你跟踪我?”她将手里的皮箱往他怀里送去,确定他安全以后,一整晚的担惊受怕全都化成了对他的愤怒。

“你先别生气。”他拉住她的手臂,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你。”

她鼓起两腮,在瞪了他几眼后,稍稍平复了下来。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当街与他争论,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跟我来。”成凯勋目光警戒的看了下四周。

“好。”她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小手伸向他的大掌。感觉到她的靠近,他蓦然回头。

“我要牵着你,不让你再无故失踪了。”噘了下嘴角,她握住了他的手。

笑容在他疲惫的眼里荡漾开来,也柔化了刚毅的五官。成凯勋反手握紧她柔软的小手。“我知道了。”感觉到她的依赖还有她的无助,他抿了下嘴角,眼神里多了些坚毅与锐利。

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他必须找出陷害他的主谋还有杀人凶手。现在他的清白不再只是他自己的事,还关系到她的安全和她的生活。在她恢复记忆前,他都是她唯一的依靠!成凯勋转过头去,默默地迈开步伐。

不用问,也知道她几乎一夜无眠。

心里突然掠过一股疼痛,那是不曾有过的脆弱感觉,是可以攻陷他钢铁般心房的感觉。然而,他却丝毫不排斥这种感觉。

如果她有让他沦陷的力量,他可以欣然接受。

成凯勋带着她穿越了几处街道,最后来到一个僻静的停车场。一路上,她任凭他牵着自己,没有说过一句话。

虽然他看起来很平静,但她却可以感觉到他全身肌肉紧绷,还有他高度的警觉性。

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保护她也保护他自己。

她悄悄扬起头,看着他如刀刻般锐利的脸颊。他是个坚强的男人,丝毫没有畏惧之心,并且坚持着正义与真理。

一股油然而生的敬佩感从心底升起,她虽然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但却遇到了如此优秀的他,在她崭新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算不算是老天爷给她的奖励呢?他在一辆越野车前停下脚步,锐利如鹰的目光扫过周围,仿佛在确认着什么。

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可以从他面无表情的坚毅脸庞上读出他的思想…这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为什么她可以感觉到他高度警觉,又可以感觉到他瞬间放松呢?

他转身先替她打开车门后让她上车。

她表情平静的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上。

当越野车启动后,她依然保持着沉默。当车子开上高速公路后,成凯勋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不问我去哪里吗?”

她的脸上散发出一种温柔的气息,柔声说道:“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跟你一起去。那又何必问呢?”

“不想问我昨晚跟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稳稳地开着车,紧绷的脸部线条渐渐显得柔和。

“你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她的表情沉静恬淡。

他蕴涵深意的望着她柔美的侧脸。“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感激,你可以这样体谅我吗?”

她低下头去,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我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你我会怎么样。刚才我一个人走在街头,我知道应该去你替我安排好的地方,然而我的头脑却只剩下一片空白和麻木。”

成凯勋望向前方的道路,心里饱含了对自己的忿怒。

“我好害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这比我发现自己失去记忆时还要恐惧。”她低着头,但抖动的肩膀泄露了她的脆弱。“你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从我眼前消失可以吗?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与危险,我都想和你一起经历。”

她的话如同雨露洒进他干涸的心灵,激荡起他内心的情感。

“我可以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要知道。”她抬起头,眼神里夹杂着一抹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定,让她小小的脸庞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重要的是,让我知道你在哪里,知道你很安全就好。你不必担心我会遇到什么危险,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

“只要在一起…”他重复着她的话,心底掠过一阵颤动。她知道这番话的真正意思吗?知道要拥有怎样关系的男女才能一直在一起吗?不管她是否知道,他都感激她这番话。

“是的!”她重重的颔首。

“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大,而我…也不是只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人。”她咬了咬下嘴唇,双手紧握成拳。

“我明白了。”眉头微蹙的同时,他的眼底掠过一丝隐忍的痛楚。“你当然没有给我带来麻烦,反而因为有你的存在,才一直鼓舞着我,支持着我。”他用力压下心底异常的悸动,表情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成凯勋明白,现在她失去记忆,所以他就成了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但他不能利用她这个弱点,不能随意胡思乱想。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先睡一会,累了吧?”他声音轻柔。

她看向他的眼,在他眼底看到一片让人想沉溺其中的温柔,那股温柔让她的四肢百骸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好。”甜美的笑容在她嘴角漾开,她轻轻闭上眼。“其实你比我还累,但你有不得不做的事,所以一定要小心。为了我,一定要小心…”

成凯勋再度向她投去温柔的一瞥,然后专注地开车。

他的确感到疲惫,但是看到此刻她脸上的轻松表情时,他觉得沉重的感觉已经远离他的身体了。

他要安全的把她送到目的地,所以必须集中精力好好开车。

她的呼吸涸旗就变得均匀起来,显然沉人了梦乡。

而他的思绪也从她的身上转到了自己经历的事件中,昨夜的确发生了许多事,那些事多到足够改变他的人生…

他应该把全部的实情告诉她吗?

她的世界是那么纯净,她的神情也总是那么自然,毫无城府,从不掩饰。

但他却把她拖进这个现实世界的丑陋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