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凯勋也听到了门铃的声音,他全身的神经在刹那间紧绷。

是谁?他无声的走到门前,从猫眼向外头看去。

站在门口的是一名陌生的中年女子,她的身边还站着公寓警卫。

他可以肯定自己被迫捕的消息还没有对外公开,新闻、报纸还有网路他都查阅过了,因此他的行踪应该还没有被泄露。

“奇怪,好像没人…昨晚我明明看到这间屋子里亮着灯。可是叶小姐出去旅行不在家…难道小偷有我们公寓的电子钥匙和密码?”中年女子显得颇为紧张。

这是一栋完全电子化的现代公寓,没有大楼管理员,出入全凭住户自己的电子钥匙和所属密码…如果没有钥匙和密码,也没有楼上的人代为开门,那谁也无法进入公寓。

而且这里二十四小时都有警卫巡逻,即便没有管理员,也十分安全,并且让人更具隐私权,自家有些什么人来往也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此刻他是可以打开门,相信自己的一番说辞一定能说服对方,然而这样一来,他的行踪也就暴露在这两人面前。他可以冒这个险吗?

中年女子又按了两下门铃。“叶小姐,你在家吗?叶小姐是SOHO一族,如果旅行回来了,应该会在家才对。”

“我看还是报警吧,让警察进去搜索。如果真有小偷入侵,也好更改公寓内的保全系统和钥匙密码。”警卫基于安全理由向中年女子建议着。

“叶小姐?叶小姐?”中年女子又大声的喊了几句。“好像真的不在,我们按了这么久的门铃,不如…”

成凯勋的手放到了门把上,他屏住呼吸,觉得该冒一次险!

“来了来了,谁啊?”就在准备开门的那一刻,他听到一个女子高亢的声音。

他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到那个失忆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后,而他竟没察觉。是他太专注于眼前的情况,而让自己的其他感觉变得迟钝?

女子显得镇定自若,她指了指身后的厨房,对他使了个眼色。成凯勋犹豫地望着她,但形势已不容他有任何迟疑,毕竟她已经开口应答。不论会遇到什么情况,眼下他也只能让她来处理眼前的危机。他看着她笑盈盈的走到门口,而他则迅疾地闪人厨房躲藏。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洗澡,没有听到门铃响…请问有什么事吗?”这个声音轻快自然,毫不做作。成凯勋双眉紧锁,神情紧张。她真的可以顺利处理眼前的危机吗?

“你是…”中年女子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可以先请问你们是谁吗?”她的声音依然客气有礼。

“我是隔壁三0五的住户,这位是公寓警卫。小姐,你什么时候搬来的?”中年女子的声音有着戒备。

“你们好。我是叶子珊的表妹罗芳,表姐出外旅行,我恰巧回台湾但又觉得住酒店不方便,她就把这里的钥匙交给我,让我可以住这里,也可以顺便替她看家。她没有搬走,我也只是暂住而已。”她的回答流畅自如,亲切温柔。

“原来是这样…”中年女子的声音明显少了戒备。“昨天晚上我看到这里的房间亮着灯,还担心是不是有小偷…我也真是的,如果真的是小偷,怎么还会开灯呢?”

“这位太太,您的担心也不是多余,凡事总得小心点比较好。难怪表姐跟我说这里很适合单身女子居住,既安全又能享有隐私,邻居们也都很好。”她的声音又更亲切了几分。“唉呀,你们都站在外面?要不要进来坐一会?我昨天才从酒店搬过来,行李也都还没收拾,屋子里挺乱的,你们多包涵…”

“不必了,我还要去执勤。”警卫说道。“罗小姐,你可以放心地住在这里,这里的治安非常好,我们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来巡逻。”

“那真是辛苦你们了,谢谢。”成凯勋的眉头微微放松,但他身体的戒备依然没有解除。他不得不赞叹这个女子的临危不乱,以及她的机智和胆识。

“那…这位太太呢?该如何称呼?”女子动听的语调再度响起。

“我夫家姓王。”中年女子的口气也变得无比亲切。

“王太大,实在很抱歉,没想到我的到来反而带来了麻烦…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仓促间我只穿了件睡衣,请不要见怪。”女子的态度有礼又亲切。

“不…不用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罗小姐,我就不打搅你了,替我向叶小姐问好。”这位王太太的语气里有着歉意与难堪。

“那…我们以后再聊,我一定代你向表姐问好。”

“再见。”

“再见。”成凯勋听到房门被关上以及锁门的声音。

他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女子的脸上掠过几许惨白,她的双手交握在胸口,显得惊魂未定。她抬头见到他严肃的表情,默默对视了一会,谁也没打算先打破沉默。

而后也不知道是谁先行起步,他们往客厅无声的走去。

直到坐在沙发上,女子的脸色才转为安定、放心。

“刚才我真的是手脚发软,心跳加速,全身都在颤抖了。”她轻吁口气后,直望着成凯勋。

“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因为你表现得非常棒。”他带着几分深思的目光凝视着她。“随机应变又镇定自若,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无法做到像你这样处变不惊。”

“是吗?”她显得有些受宠若惊,嘴角的笑容如孩童般单纯。“我是不是有些冒失,让你替我担心了?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竟然会那么大胆,连我自己都很吃惊。”

成凯勋眯起眼,紧绷的神经也已经放松下来,一抹略显顽皮的笑痕挂在他的薄唇上,隐约透露出几丝性感的味道。

“我很想知道你过去到底是从事什么职业…或者是学生?如果是的话,那专攻的又是什么科目呢?”他阅人无数,却无法猜出她的真实年龄。

她的表情总会显露出单纯,再加上她消瘦纤弱的身姿,以及眼神里时常存在的迷惘与疑惑…让她在女孩与女人间徘徊游移,让他无法对她的年龄做出正确的判断。

“这些事也是我想要知道的。”一抹哀伤忽地浮现在她眼里。

“我遇过一些失去记忆的人,他们很多人之后都能恢复记忆。”那抹哀伤触动了他,令他倏地心房紧缩。

“只要放松心情,再加上治疗,你也一定能复原。”她感激地对他微笑,但那抹哀伤依然如影随形。

“不要说我的事了…你觉得这里还能住下去吗?还是说你必须离开了?”

“你是怎么知道叶子珊这个名字的?”她的话马上将他的思绪拉回到眼前的问题上。

“因为我住在她的房间里,看到了一些帐单…你不会怪我乱翻东西吧?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所以我…”她惭愧得垂下眼。“我不是故意要窥探她的隐私…其实也可以说是故意的…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感到很害怕…”

“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成凯勋的眉心微微打结。“我只想赞美你的冷静,因为你的表现甚至超越了我。”他不喜欢看到她脸上那种落寞甚至脆弱的表情,如果他不必这样东躲西藏,就可以早一点带她去看脑科专家。

“那我有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吗?刚才我只是想说你不能被他们看到,而我又听见他们的谈话,所以…”她将包着头发的毛巾拿了下来,表情恢复了淡然。成凯勋眼中的赞赏更甚。“你心思缜密,连细节都想得很周到。”

“是吗?”她吐了下舌头。“还好我只是失去记忆,并没有变笨。”

“那个…”他想叫她的名字,但马上想到他并不知道。

“什么?”她还沉浸在他的赞美里,笑容里带着些羞涩。

“你说我过去应该不是坏人吧?但我看起来像学生吗?我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怎么会是坏人?”他立即否定。

“你有许多优点,说也说不完。仔细想来,从昨天到现在,你帮我的地方比我帮你的还要多。”

“怎么会?”瞠大双眸,他的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成凯勋呵呵的笑了起来,她丰富的表情实在让他忍俊不禁。

“什么事这么好笑?”她感到一头雾水。“是在笑我吗?”

“不是。”他收敛起笑容,但神情依然轻松。“只是觉得命运很神奇,也许你是我的福星。”

“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直称赞我,感觉怪怪的…”她不好意思地笑着。

“看你现在的表情,我们应该不需要离开这里了吧!”

“你处理得很好。不过已经给自己惹上麻烦了。”他的神情变得严峻。“我原本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却事与愿违。”

“你…是不想把我牵扯进来,怕我有危险,所以才不告诉我你的名字。”蕙质兰心的她对着他微笑。“说什么不信任也是借口。你早就信任我了,对吗?”

“丫头,你真的不担心、不害怕?”成凯勋锐利的目光扫过她镇定的脸。“如果知道了我的事,对你绝对没有任何好处。”

“可是我很想知道。”她抿了下嘴唇,目光里闪过让人无法忽视的刚毅,是不同于她年纪的坚定。“我已经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了,如果连你的姓名也不知道的话,我实在觉得很沮丧。”成凯勋的身体微微前倾,目光定在她显得落寞的脸上。

“不管你做过什么,不管你是怎样的人,光凭你冒着很大的危险救我,就足以让我信任你。在公车上你也帮我付了车钱,如果不是心地善良的人,不会主动帮助别人。”她咬了下嘴唇,目光扫过他的眼。

“谢谢你。”他的嘴角撇出几许苦涩的笑容。

“自从发生事情以来,你是第一个说信任我的人。所以我更不想把你牵扯进这个事件里,因为太危险、太复杂。”她有些气恼的蹙着眉,撇着嘴说道:“你这个人…婆婆妈妈的。”

“你说我什么?”在他三十年的岁月里,没有人这样说过他。

“不说就算了。”她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的事情有那么难吗?我以我的性命和我失去的记忆发誓,我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她不悦地转过身去,负气嘟起嘴。

“我不是怀疑你。”成凯勋对于她突然孩子气的脾气没辙,习惯了她的冷静淡然后,面对此刻的她,还真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我已经失去记忆,这个世上唯一认识的人就只有你。我也希望自己不要什么都依靠你,偶尔也能帮你的忙。现在的我完全没有自信…我到底能干什么?我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从昨天到今天,我反覆的想着,却什么也想不到。”

她这是怎么了?不是一直都很镇定地面对自己的失忆吗?怎么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酸楚,想要倾诉呢?他刚才还夸奖她冷静,一转眼,她怎么就没办法继续将这些心事隐藏住呢?

“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先回房间。”莫名对自己感到厌恶,厌恶自己这种反覆无常的性格!

“别走。”成凯勋发现她眼底滚动着的泪珠,冲动地伸手拉住她的手臂。“你不必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的心情。”

泪水淌了下来,从昨天惊觉自己失去记忆后,她就一直不让自己流泪,因为不能成为他的负担,既然他已经好心收留她,那她就不该拿自己的烦恼去騒扰他。

“没有…是我无理取闹。”她深吸口气后,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你不必理我,我一个人待一会就好。”

“如果我让你自己一个人待一会,你才会越来越不好。”他拉过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强迫她坐下。“我们谈一谈。”坐在她身边后,他没有放开她的手。

她想将手抽回去,但他却握得更紧。

“你不必理会我刚才说的那些任性的话。你心里的压力应该不比我的轻,虽然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事。”她停顿了一下,再度将眼眶里的泪水给逼了回去。“我都不应该再给你增添任何烦恼,造成你的困扰。”

她用力逼回眼泪的方式让他胸口隐隐作痛。她看起来还那么年轻,二十岁上下的年纪就失去了记忆,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他竟会以为她真的能从容面对自己的境况,竟以为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可以完全冷静客观的面对。

“你不是我的负担,也不是我的困扰。”他握紧她柔若无骨的手,感受到她的痉挛与颤栗。“刚才如果没有你帮忙,我可能就暴露行踪了。你给予我的不只是信任,还有我对这个世界的信心、对我自己的信心。”

成凯勋凝视着她含泪的双眸,希望可以抚平她的哀伤,给她一些信心。听完他的话,她的泪水再度众集起来。

“我不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是不想让你卷入这滩浑水里。”抿紧刚毅的嘴角,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线条冷硬。

“不过,也许告诉你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我们待在一起,你应该有知道的权利。”她点了点头,继续隐忍着泪水。

“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不是一个美丽的http://

故事。我不知道对于失去记忆的你来说,它会不会太过沉重。”

“我不怕…”她哽咽了一句,用力颔首。

“那我就全部告诉你。对于你,我不会再有任何隐瞒。我信任你,正如你信任我一样。”

成凯勋的眼里掠过坚毅的光芒,开始叙述关于他的http://

故事。

成凯勋的http://

故事的确超乎她的想像,她曾试想过最坏的结果,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她坐在沙发上,听完他的http://

故事后,久久不发一语。

“被吓到了吗?”从她苍白的脸色里,他可以察觉到她的心情转变。

“有一点…我想去倒点水喝,你要喝水吗?”她抽回被他握住的手,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成凯勋的心里流淌过一些苦涩,他微微点头。看起来,她真的被他的身份吓到了。但这也是预料中的事吧!事发以后,所有人看到他不都是这种反应吗?仿佛他是洪水猛兽,避之惟恐不及。更有甚者,希望他早点入狱,才能让他们安心。

她走进厨房里,替自己倒了杯开水,也替他倒了一杯。她一饮而尽,沁凉的水冲进她的喉咙,也清醒了她的头脑。

真是没有想到…她再次将水杯加满。

居然会是这样的事!

她拿起两杯水,静静地走了出去。

成凯勋…她终于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个警察,而且是个刑事警察,处理的都是凶杀案件,每天过着与最狡猾的罪犯打交道的生活。

然而在四天前,他的搭档死了,他成了唯一的嫌疑犯,并且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

女子将茶杯放在他的面前,依然面无血色。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前一刻还是个执法者,下一秒却变成了通缉犯。如果人生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危害到自己的生命,有多少人可以承受得了?

成凯勋精明锐利的眼从她惨白的脸色上掠过,一言不发地拿起茶杯喝水。

她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眼神依然游移不定。

“我想我还是应该有一个名字,好方便你称呼我。”她手里端着茶杯,当她抬眼望着他时,说出了一句让他愕然的话。

他挑起剑眉,眼神里满是询问。

“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成凯勋。但你总不能叫我‘丫头’,或者‘喂’吧?”局促不安中,她仍努力挤出看起来自然的笑容。明亮的光芒在他深沉的眸子里闪过,脸部的严厉线条也渐渐的松懈下来。

“那你可以帮自己取一个名字,随你高兴。”

他轻松的态度让她吁出长气,也让她眸光闪烁。“取什么好呢?我想一下…你也帮我一起想。好不好?”看着她的笑容,他也勾起嘴角。“罗芳?你临时想到的这个名字就不错。”

“哪有啊!我一点也不喜欢。”她娇瞠的瞪了他一眼。

成凯动静默的看着她陷入深思中的美丽脸庞。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子,拥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精致的五官,还有柔和的轮廓。她身上有一股气质,一股纤尘不染的气质。

她是属于冷色调的,然而,却不会让人觉得寒冷,反而清爽怡然。对于她,他是越来越好奇了。想要知道她的过去,她的家庭,她的生活环境,她的全部。她的智慧、她的温柔、她的勇敢、她的冷静、她的善解人意…怎样的环境才能造就出如此特别的她?

“啊…想不出来。”她叹了口气,双手托腮,看起来无比烦恼。“很少有人帮自己取名字吧!那应该是父母才需要考虑的事…不知道我的父母现在是不是在担心我?”

成凯勋沉吟片刻后,对着她说道:“我有上网查过,希望可以看到一些寻人启事,但却没有发现。”

原本他打算隐瞒她,但既然说过不再对她有任何隐瞒,他决定坦白。

一抹温柔的笑意在她的唇畔扬起。“没关系,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找到自己的过去,想起我是谁,来自何方…比起你的境况,我的记忆根本不算什么。”她深吸口气,唇畔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朗起来。“现在我们要做什么?要怎样才能证明你的无辜呢?你应该有所计划了,愿意和我一起分享吗?”

成凯勋微聚眉峰,带着丝戏谑的表情望向她。“我们?这是你听完我的http://

故事后所得出的结论?这可不是开玩笑,我现在是在逃亡。”

“哼哼…你这是什么口气呢?”她嫣然而笑,双手还是紧握着茶杯。“我只是失去记忆,又不是变成笨蛋。对于你的现状,我完全明白。”

他用晶亮的眸子凝视着她含笑的眼睛。“这可不是在演八点档,你这么肯定我是无辜的?”她温柔的心思打动了他原本如坠地狱般的心灵,涌现阵阵暖意。

“你说你是无辜的,我就相信你。”她毫不迟疑的回答。

一抹笑容从他紧闭的嘴角荡漾开来。“能被人无条件的信任,感觉真好!一扫我心底的阴郁。”

“那些人…”她看着他有些忧虑的笑容。“那些不相信你的人,你不必放在心上。他们也许是相信你的,但却无法向这个世俗妥协。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是犯人,他们不敢帮助你,这也情有可原。”

“我知道。”成凯勋扬起眉,开朗的笑容点亮了他年轻的脸宠。“我并没有责怪过任何人,我是个警察…我知道证据的重要性,也知道正义的重要性。”

阳光从他身后的大窗户射了进来,将他坚毅的轮廓打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辉。

“在我的世界里,一向只有执法公正。如果有一天,证据确凿地摆在我面前,我也会亲手逮捕我的亲人、朋友。”他用肃然的语气说着。

“我相信你。”她温柔的望着他,相信他是个坚持正义,一丝不苟的好警察。

他勇敢、灵敏、坚忍、犀利,同时也有一颗慈悲的心。

“虽然我的确有我的计划,也发誓要找出那个陷害我的杀人凶手,替我的搭档报仇。”笑容从他眼里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大的坚决。“然而,前方的路途必然充满了艰险,http://

结局也未必能如我所希望的那样。”

“可是就算遇到再大的阻挠,你还是要找出真相还自己清白,也替你的搭档报仇。”她放下茶杯,温柔的眼里浮现一抹冷冽的光。

“正是这样。”他被她眼里那冷冽的光芒所吸引,与她对视着。

“我百分百支持你,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绝对要对他们还以颜色!”那一瞬间,她眼里的冰冷降至了冰点以下,甚至充满了仇恨。成凯勋的眉间染上忧虑,他并不喜欢她此刻太过冰冷的眼神,看起来是那样的愤世嫉俗。

他希望她永远都流露出单纯、快乐的笑容,把她卷进他的事件里,究竟是对是错?直到此刻,他还是无法确定。

也许他应该早一点帮助她找到亲人,让她回到她的轨道上,而不是与他的生命再产生任何交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