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是一年里最炎热的一段日子。

火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在烈日下行走变成了人间最大的酷刑。因此,当日正当中之时,街上几乎没有行人。

除了那三个在街边缓步行走的男子以外。

他们三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在这么热的天气,三人居然都穿了长袖、长裤,并且全都戴上墨镜与帽子…也许是不想被太阳晒伤的缘故吧!

其中一个男子走在前头,另外两个男子则紧贴在他身后,寸步不离,就好像是后面那两个人推着前方那个人往前走似的。

当三人走过一条小巷口时,有辆机车恰好从巷子里窜出。

走在前头的男子居然在机车驶过的刹那,疯狂扑向机车的方向。

那真的只是零点一秒的差距,他掠过机车,而把其他两人留在机车后面。

接着,他开始撒腿狂奔,以惊人的速度将另外两个向他追来的男子远远甩在身后。

他以极其灵活的身手越过西区纵横交错的街道与小巷,并在某个公车站牌边,趁一辆公车开动前,倏地跳了上去。

鲍车上的乘客并不多,他在投入车钱后,走到公车中间的位置坐下,将遮阳的窗帘拉好,这才微吁口气,调节狂乱的心跳与紊乱的呼吸。

他的名字是成凯勋,台湾刑事警察局侦查科的高级警官,以卓越的办案能力与缜密的推理能力着称全局,并且是下任侦查科科长的候选人之一。

而这样一位警界精英,一向追捕嫌犯惩治犯罪的他,此时却变成被人追捕的那一方。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坐在公车上的他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再加上超大墨镜的遮挡,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与眼神,也无法揣测他此刻的心情。

鲍车到站后却没有人下车,成凯勋依然端坐在椅子上,只是微侧过头面对车门方向。

只见一个消瘦苍白的女子走了上来,车门在她身后霍地关上。

成凯勋望着那女子,并没有转开头。

女子用迷惘的眼眸环视了整个车厢后,往里面的位置走去。

“小姐,你还没投币。”司机边发动车子,边冲着她喊道。

女子停下脚步,茫然地回头走向投币处。她有着一双黑白分明却又感觉到些许惊惧的大眼,她望向投币口,露出一丝恍然的表情。

随后,她在身上摸索了一下,一抹羞赧涌上白皙的脸颊。显然,她没有带钱。

她张了张嘴,仿佛想和司机说话,却又马上合上了嘴巴。眼里流露出无助与仓皇。

成凯勋站起身,往车头的方向走去。

他走到女子身边,一言不发地从口袋里摸出零钱,扔进了投币口。

女子瞪圆双眸,愣愣地看着他。

成凯勋犹豫了一下后,伸出手指了指后面的车厢,压低声音跟她说道:“过去坐吧!”

女子听话的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

成凯勋坐在原本的座位上,女子则坐在他的后面。

鲍车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后,成凯勋拉开窗帘往窗外看了一眼后便随即起身。

“司机,下车。”他的声音短促有力。

鲍车停在站牌前戚凯勋下车后毫不犹豫地往前方走去。他的脚步沉稳快速,毫不慌乱。

即使现在处于被追捕当中,他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与冷静的思维。

这是多年办案养成的习惯,也是他必须遵守的准则。越是在危急的时刻,越要保持高度的冷静。

他穿过马路后,先走进一家便利商店买了些生活必需品,又在结帐前随手拿了一份报纸。

结完帐后,他迳自走出便利商店,拐入旁边的一条巷子。

午后时分,巷子里一片寂静,在阳光照不到的建筑死角,终于有了让人喘口气的荫凉。

原来阳光过于炽热,会让人感觉无比厌恶。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阳光之处,也必然会有阴影的存在。

成凯勋站在那块阳光照不到的建筑阴影里,这种感受倏地浮上心头。此刻的自己,不也正是被阳光逼迫到阴暗处吗?

他冷冷的转过身,看着那个从公车上下来后,就一直紧紧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女子。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不管你以什么目的跟踪我,都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女子的脸色似乎比在公车上初见时更显苍白,表情也显得更加惊惧、无措。然而,她用那双亮如星子的眼眸直视着他毫不友善的脸,摇了摇头。

她拒绝了他的提议。

成凯勋那双隐没在墨镜后的如鹰眼眸掠过一抹凛冽与冷酷。“从现在开始计时一分钟。一分钟后,如果你还在我面前,就不要怪我出手伤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认识我吗?”女子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威胁,依然一瞬也不瞬地凝视着他。她的脸上有着迷惘与无助,却也有着一股清冷气质。

“为什么这么问?”她的问题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却无法解除他的戒备。“你还有半分钟。”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在街上游荡了很久,唯一跟我说话的人,唯一帮助我的人就只有你。”她说话的语调不疾不徐,飘渺空灵,眼神空洞,仿佛她的灵魂有一半已经离开身体。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成凯勋蹙起眉宇,不论这个女子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必须按照刚才的威胁做出行动。

现在的他境况艰难,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慎,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如猎豹般,敏捷快速地接近她,眨眼间,一把小刀已经握在他的右手上,并抵住了她的脖子。

“说,为什么跟踪我?”他并不想走到这一步,他给了她时间一如果她与他的事件无关,那她就应该知道害怕,并赶紧离开。

“除了跟着你,我无处可去。”女子在面对刀子的威胁时,还是那样茫然若失的淡然神情。“我什么也想不起来,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

失去记忆?成凯勋眯了下双眼。

“继续说。”他静静地审视着她异常苍白的脸色,声音凌厉。

“我不知道你认为我想对你做什么,但我觉得你不会伤害我。也许我的出现给你带来了麻烦,可是我绝无恶意。我只是想要知道自己是谁,该去哪里而已。”她清亮的眼里涌现出几许泪光,并且紧蹙娥眉。

“为什么觉得我不会伤害你?”他的刀子不曾放松分毫。

“因为你是个好人。”她眨回了泛出的泪光。“在公车上,你帮助了我。虽然你并不认识我…但你还是帮助了一个陌生人,在你不想惹上任何麻烦的时候。”她的眼直视他的眼,那是一双绝对不会说谎的眼眸。

成凯勋撤回刀子,他相信她的话。

“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女子退后一步,比纸片还削瘦的身体微微地摇晃了一下。“我不会再跟着你,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我见过你。”她的眉头蹙得更紧。

“你为何什么都想不起来?”话一出口,成凯勋就有些后悔,现在的他的确不适合再招惹任何麻烦。

女子茫然的摇摇头,脆弱的光芒在她脸上一掠而过。

“我也不知道…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身边没有任何人。”她迷惘的目光四处游移着。“我走了出去,想要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但是却没遇到任何人…我很害怕、涸浦惧。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任何事都想不起来?我身上没有证件、没有钱、没有任何可以提供我线索的东西。”

她突然抬起头,脆弱在她的眼里表露无遗,她恳切地看着他。

“我走到街上,走了很久很久…我希望有人可以认出我,可以告诉我,我是谁!”她有些激动的提高了声音,但又马上哽咽了起来。

成凯勋紧抿双唇。如果她说的都是事实,那么她一定遇到了什么困难。这么柔弱娇小的女子,到底受到什么伤害让她失去记忆呢?

“直到我遇见你,你是第一个开口和我说话的人,让我终于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没人理睬的感觉涸浦怖,仿佛我不存在这个世上一样…”她双手环绕着肩胜,不住颤抖。“所以我就跟着你,与其漫无目的的游荡,这…只是出于本能,想要跟着对自己亲切的人。”

“你不应该跟着我,应该去向警察寻求帮助。”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境况危急,他应该可以帮她。然而此刻,他正在逃亡。

一个逃亡者没有能力去帮助另外一个无助者。他对她毫无益处,他也不能让她成为他的包袱。

“警察?”女子皱起了细眉,这个名词让她痉挛了一下。“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我要走了。”收起刀子,他敛下眼眸。不能再多管闲事了,他现在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有一些食物,你需要补充能量才有体力。”

离开前,他抽出报纸,将手里的塑胶袋塞进她手里。

“谢谢…”女子显得很错愕,感激的泪水在她眼里滚动着。

“这里有一些钱,你拿去吧!”成凯勋猛皱眉头,他到底怎么了?这样拖泥带水,不干不脆!他在这里越是多逗留一分钟,就越可能给自己惹来天大的祸事。

然而,她的眼里却有一些东西让他不忍离开…那是对他全然信任的光芒。

此时此刻,他同样需要她的这种眼神。

这个世上还有人信任他,还有人需要他!

“你不能陪我去找警灿谠不对?你有你的事要做,我不能收你的钱。”泪水滑落她光滑白皙的脸颊。“你快走吧,我耽误你不少时间了。”

她擦去自己的眼泪,一抹脆弱的笑容竟在她的嘴角绽开。“我不会有事的,警察应该可以帮我…希望你要做的事可以顺利。”

她的敏锐与她的笑容都让他感到惊愕与震撼,这个陌生的女子竟然在关心他!

“那好,再见。”即使心里有股突然涌上的不舍,就这样把她扔下,他于心不安。但对于她,他也的确无能为力。

迈开步伐,成凯勋走过她的身旁,迳自往前走去。

“再见。”她的声音清澈如水。“祝你好运。”

成凯勋没有回头,但心底却有股暖流流过。在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认定他是坏蛋吗?虽然只是萍水相逢,虽然他无法帮助她,但她却给了他很大的鼓励。

他皱紧浓眉,就这样离开可以吗?也许她还没走到警局就遇到了什么危险?而且她脸色苍白,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她的身体却是那样的冰冷。

走到巷子口,成凯勋停下了步伐。

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响让他倏地回头。他不再迟疑,往她的方向狂奔了过去。

她晕倒在地,脸如死灰。成凯勋轻轻放下窗帘一角,脸色凝重。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但既然都已经做了,就有必要继续下去。

只是以自己目前的境况,他的确给自己惹上了不小的麻烦。

“这里是你家?”身后传来轻响,他知道她醒来了。那个在公车上偶遇的失忆女子,因为她在他面前晕厥,所以他无法放任她不管。

“现在觉得怎么样?”成凯勋回过头,没有戴墨镜的他看起来特别年轻。棱角分明的脸庞、微宽的额头、深邃的漂亮眼眸以及高挺的鼻梁,还有坚毅的薄唇。

突然见到他的真面目,女子显然有刹那的错愕,半晌没有开口说话。

“怎么了?”她脸上似乎有些震惊的表情,这让他略感兴趣。“我长得这么可怕?”

“没有…”她马上羞涩得低下头,这让她苍白的脸庞终于有了血色。“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大叔。”

成凯勋听完后摇了下头。“大叔?原来我给你这样的印象。”

有些局促不安地绞扭着双手。“那个…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晕倒,觉得好丢脸…”低着头,她看起来沮丧又无助。

“你中暑了,而且血糖过低。”他微微皱眉。“我想你应该去医院里好好检查一下,但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出现在公共场所,暂时只能带你来这里休息。”他再次看了一眼紧拉的窗帘。

“现在是深夜了吧?”女子环顾了一下环境,这是一间看起来很温暖的小鲍寓,而且想不到客厅里的装饰竟非常的女性化。“我没事了,谢谢你救了我。”

“这里不是我家。”成凯勋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也许你被我所救并不是什么好事。”

她轻声地笑了起来,笑容在她娇小的脸庞上绽放出惊人的美丽,一扫之前的纤弱、苍白。

“是我一再给你添麻烦。你遇到我,才真的不算什么好事。”

看着她的笑容,他也放松了眉头,微扯嘴角而笑。

“我要在这里住上几天,这期间,除非有必要,不然我们不能外出。所以即使你想去医院接受检查,我也无法让你离开。”他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算是被我绑架了。”

“那我真的很感谢你绑架了我。”她悠悠叹了口气。“让我不用流离失所、流浪街头。说不定还会遇到坏人,那才叫惨。”

“我就不是什么坏人吗?”他指了指一旁的沙发,让她坐下。

“我想你是遇上了大麻烦才会这样。”她的神情比起之前的迷惘无助,显得活泼开朗了一些。“你和我一样,也是遇到了大麻烦。但总有办法解决的,是不是?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说不定负负就能得正了。”

成凯勋用新奇的目光扫过她淡定的笑容。“我以前也遇过一些失去记忆的人,但他们很少像你这么开朗乐观。”看着眼前的她,他的内心好像被打人了强心剂般地振奋了起来。

“那是因为我遇见了你。”她再度深吸口气。“任何的绝望都会有希望的…今天我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然而你即使身处危险,还是对我伸出援手。”

双手抱胸,成凯勋微扬眉。“我会记住你这句话。”他开始不后悔自己收留了这个失忆的女子,有她做伴,他也很感激她。

她静静地笑着,温柔的笑容里突然掠过一抹阴霾。他想,那是因为她的境况同样艰难。

“我本来应该先自我介绍,但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我的名字比较好。这样,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什么事,你才不会受到牵连。”黯淡的光芒从他眼里飞掠而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可能只需要在这里待上几天。当我离开后,你就可以去医院检查。但在那之前,我不能冒险让你出去…因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现在我无法信任任何人,所以请你谅解。”

她宽容的点点头。“我明白。你收留我已经违反了你的原则,我也不想再给你带来任何困扰。可惜我也不能向你介绍我自己,名字、年龄、工作…这些我都无法提供给你。”她的嘴角微抿,显得有点苦涩。

“好,既然我们都了解对方的境况,也没必要一直愁眉苦脸。你饿不饿?想吃些什么?这里储存了很多粮食。”成凯勋紧绷的面容渐渐放松,未来的路还很长,他应该保持积极乐观的精神,才能面对可能会有的危难。

“很饿…”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胃,对他灿然一笑。“但是我更想洗个澡,我觉得自己脏得好像个女游民。”

成凯勋这才发现她身上那件白色洋装早就染上污垢,并呈现一种肮脏的黄色。

“这里有的是女装,你可以随便选一件穿。”他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你这么瘦,应该都可以穿。”

“我是不是不可以问这里到底是哪里?”起身时,她的眼里闪过好奇的光芒。

成凯勋沉吟了一秒,还是摇了摇头。“你不必知道。”

“也对。”她挑起柳眉。“反正过不了几天,我们就要说再见了。”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成凯勋狭长的双眸里闪过欣然与愉悦。这是他在过去的三天里,唯一真正感到轻松的时刻。

他转过身,拉起窗帘一角,藉着缝隙观察着外面的世界。

他走了一步险棋,更改了他原来的计划。他希望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一因为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还要保护她的安全。

他必须比过去更谨慎,更敏感,更坚定,更冷静。

放下窗帘的刹那,他眼里的愉悦已经被一股冰冷的肃杀所取代。

她到底是谁?

任何人都应该有一个名字,她也不例外。

然而她却对这些毫无所知、一无所觉。即便她用尽全力,头脑还是一片混沌,连任何带给她记忆的画面或者清楚的语句都没办法想起。

扬起头,她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静静地躺着。

这里不是她的家,却是她昨夜的栖息之所。这是间漂亮的房间,有着粉红色蔷薇的壁纸,乳白色的家具,还有一张有着蕾丝床罩的大床。

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子,在那两个大衣橱里,都是漂亮时尚又可爱的衣服配件,颜色也非常的粉嫩,就连睡衣也都滚着白色蕾丝与刺绣花边。

但这些都不是她的风格,甚至让她觉得别扭与不适。

当她穿上这件紫色丝绸睡衣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只看到满眼的迷惘。

她是那么渴望知道自己的过去,想知道她究竟是遭遇了怎样的事故。可是经历了一天一夜徒劳无功的思考后,她明白自己的记忆并不会轻易回到她的脑海里。

她从床上起身,望了眼透过窗帘照进来的明亮阳光。

充足的睡眠让她疲惫不堪的身体得到了休息,昨日的晕眩虚弱也已经从身体里消失不见。除了心里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外,她想她已经恢复了元气。

门外传来几声轻响,想不到自己的听觉竟可以如此敏锐。他应该已经刻意放轻了脚步声,但她还是可以听得很清楚。

他又是谁?

这个收留她的男人,她对他也是一无所知。名字、年龄、工作、身份…他看起来像个危险分子。手里握刀,行动敏捷,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人,又或许是被人追捕。

但她却打从心底信任他。

可能他是唯一对她表示友善的人,也可能是他有一双深不可测但却透着温柔的眼眸,又可能是他给她一种沉稳的可靠感…许多说不清的感觉,也许仅仅只是感觉可以信任。

现在的她,没有什么可以信任,也就没有什么不可以信任的。跟着直觉走,是她唯一的选择。

就好像婴儿信任自己的母亲般,单纯的,不经思考的那种信任。当她走到衣橱前,准备换上其他衣服时,她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那是绝对不应响起的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