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希文才不管什么强烈地震,眼见洞口乱石崩落,眼看就要崩毁再度封闭,他早已脸色大变的冲进洞里去抢救他爱逾生命的挚爱。

上苍似乎是刻意拆散他们小俩口,在他的手即将触及躺在千年冰石上的可人儿时,石床下突然裂开一道又深又大的堑崖,沈睡不醒的莫心荷便和石床一齐坠落深堑。

“不——心荷——”杜希文不顾一切的飞扑上去,和深爱却无缘重聚的人儿共坠深堑,准备和她共赴黄泉。

“希文——”崖边的人嘶声吶喊,他却充耳不闻。他只是拼死的想将依然双眸紧闭,头部朝下,不停坠落的佳人拥抱入怀。

就算上苍不许他们相爱相守,他也不会放弃他的挚爱,他要追到黄泉的国度去,和他的心荷、永世相恋相守。

总算,上苍允诺了他最后的渴求,在两人即将双双撞上崖壁之际,让他将心爱的人儿勾抱入怀。

“心荷,我总算追上你了,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必分开了。”杜希文颤抖着双手,将怀中的人儿紧抱不放。三年了,他总算再一次将早已溶入他生命和灵魂中,化为一体的人儿拥抱人怀。“心荷…我的心荷…我的爱…”

他深情的低唤以及他的热泪,像一涓清泉滴进她沉睡三年的心扉,尘封一千多个日子的记忆深处,然后,奇迹降临了——

“——鹰——我爱你——鹰——”如梦似幻的轻唤,自莫心荷尚无温度的冰唇逸出,沉重的眼皮缓缓的开启。“鹰——不——是希文,我回来了——”

杜希文瞬也不敢瞬一下的瞪大双眼,就算热泪早已淹没他的双眸,他也不敢轻阖双眼,就怕在瞬间,奇迹似的美梦便乍然惊醒。

“你的头发长了…人也变了…变得温柔多情,风流局傥,充满了花花大少的气质,和原来的你完全不同了…”三年的空白,似乎不曾带给她任何困扰和阻隔,她的记忆依然延续着“辞世”那天的记忆片断。

“这样不是更好——更符合你理想中的情人形象了吗?”为了这份承诺,三年来,他费尽心血全力改造自己。

莫心荷感动得热泪盈眶,“傻瓜,我早说过——只要你是你…我会永远爱着你的…!大笨蛋——”

“我知道,可是我想用我的方式来爱你!”

“傻瓜…大傻瓜…大——”

莫心荷的话还没嚷完,杜希文已倾注所有的爱,吻上她的唇,她亦报以相同的热情。

历经百转千回的折磨,终于有情人成眷属的两人,再也无法分开彼此,回荡在他们周遭的是“爱我就要趁现在”的承诺与深情——

一点也没有把崖上那一群在千钧一发之际,伸出援手,将他们两人的脚缠绕住,让他们倒吊在半空中,不至于摔死的大恩公们看在眼里,吻得浑然忘我。

恩公一号“纪录狂”武叙扬夸张的道:“他们就倒吊在下边吻得那么火热,难道不怕流鼻血吗?”

恩公二号何少昂打趣的反问:“如果换成是你和家宁,不知道会不会血流如柱?”

“闭上你的笨嘴,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武叙扬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嗨,你们两个,斗嘴可以,但别忘了握紧手上的“生命线”,OK?”恩公三号何培夫、恩公四号段仲刚以及恩公五号初家宁异口同声的提醒他们。

“知道啦!”

至于“见死不救”自然是不负其“见死不救”的美名,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欣赏他们的“演出”啰!

于是,崖上的人们欢天喜地,崖下的情侣缝卷缠绵,构成一种奇妙的和谐画面,令人不禁莞尔。

地震过后的风谷,再一次重展其世外桃花源的曼妙,非常适合织爱!

自从社希文离开红门的这三年多来,红门和风谷在双方人马有心的努力下,已建立了良好友善的关系,尤其是莫云樊和何少昂更成了莫逆之交。

他们两人还不约而同的把杜希文的私人城堡“格兰登”当成红门和风谷两路人马在外面这个表象世界聚会、闲嗑牙的重要据点,三不五时就往这儿跑呢!至于玄日和绛月则是理所当然的城堡管事也。

这一天,何少昂和莫云樊这两个闲人又凑在一块了。

“你好象很闲?”何少昂喝着绛月送上来的天堂鸟花茶道。

“你不也是?”莫云樊自以为帅气迷人的回敬他。

“我不必像某某人一样,忙着“玄海帝国”的百年大庆,外加陷害别人当下一任的红门门主,所以当然比较闲啰!”这个小子说什么会负责摆平红门门主人选的问题,结果呢?三年下来,门主之位一直悬而未决,一直由三位堂主共同掌管呢!

莫云樊对自己的“阴谋”倒是一点也不隐瞒,“那是当然的,谁要当那个累死人的门主啊!又不是头壳坏去!”

“所以你们三位呼声最高的堂主大人,这三年来就大玩互踢皮球的戏码,谁也不肯自愿当门主,是吗?”这三个混小子,为了推掉门主之职,而承诺三年后,也就是今年,“玄海帝国”建国一百周年大庆时,会推选出从缺了三年多的红门门主侯选人,还不忘拖风谷下水,当见证人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莫云樊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看来你们是有腹案了,是不是?”

“聪明!”莫云樊笑得好贼。

可怜的替死鬼,自求多福吧!何少昂真替那个即将被三位堂主拱上台的下一任红门门主感到同情。

“好啦,别再说那些无聊的话,还是好好欣赏现场演出的爱情巨片啰!瞧!他们小俩口打得多火热呢!”莫云樊俯视着城堡观景台下,在偌大草坪上嬉戏的杜希文和莫心荷道。

“嗯,果然演得非常好。”何少昂深表认同。

玄日和绛月也心满意足的遥祝在草坪上嬉闹的亲爱主人!蓝天、绿茵、微风,一对恩爱的神仙眷侣、加上一对漂亮的老鹰相伴,确实是一出值回票价的演出,戏名就叫:“爱我就要趁现在”吧!

至于放映时间是自红历100年初春起,无限期放映啰!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