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不久,纪访莲三人听说冷岳飞机失事死了,三人都感到无限感慨。哪知道冷岳大难不死,飘到“玄海”附近的海域,被出海捕鱼的夏侯良所救,进而和夏侯良的独生女相识而入赘,他刻意埋藏过去,改名为夏侯岳。婚后不久,夏侯父女便双双过世,夏侯岳则顺理成章的成了“玄海帝国”的子民。

之后,他凭着不懈的努力和才能,被红门延揽入阁,加入帮会体系。很快的便跻升为玄武堂的“四大护法”之一,然后,他便展开报复大计。

数年后的一天,他趁着杜子锋和纪访莲的长子杜希文因故住院之际,放火烧了医院,乘机掳走年幼的杜希文。

身陷火窟,求救无援的杜希文,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和惊吓,夏侯岳利用他对大火的恐惧记忆,找了个缺德的密医,施予深度催眠,强迫灌输他双亲是被何培夫纵火烧死在他眼前,而他是因夏侯岳的抢救,所以幸免于难的记忆,并将他收为养子,取名夏侯鹰。

这便是夏侯鹰日后恶梦的由来,至于火海中的狂笑声,多半是夏侯岳纵火当时的笑声。

尔后,夏侯岳对夏侯鹰施予严苛冷酷的教育,并将他推荐给红门。他的计画是,想办法让夏侯鹰当上门主,再利用红门门主庞大的势力去杀死背叛他的何培夫和杜子锋、纪访莲三人,然后在他们三人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再揭穿真相。让他们三人带着不安和遗憾死去,而独活下来的夏侯鹰则一生活在弒亲的恼恨与痛苦之中。

这便是冷岳天衣无线的复仇计画。同时,为了能以夏侯护法兼门主义父的身分对夏侯鹰操控自如,好为所欲为,以便报仇大计能顺利进行;他利用武夫人的妒忌心所引发的谋杀案,将其嫁祸给当时在玄武堂势力仅次于玄武堂主的“四大御使”之一的武叙扬,进而造成玄武堂主武瑞刚和武叙扬这对兄弟之间的嫌隙。之后,他又进一步陷害已被判刑的武叙扬,因而造成武叙扬的重伤脱离红门。武瑞刚在心爱的弟弟负伤离开红门之后,便将玄武堂主的职责委托给门主夏侯鹰,从此过着深居简出的半隐居生活,显少过问红门的事。

夏侯岳掌控玄武堂和门主的阴谋,因而神不知鬼不觉的顺利得逞。

得逞后,夏侯岳便在红门与表象世界中来去自如,因此才能经常跑英国,在暗处监视杜家的一切动静,好伺机报仇;另一方面则是希望能寻获自医院大火后,便失去下落的何培夫:这便是他经常跑去英国又不准别人代劳的真正原因。

没想到他千算万算,煞费苦心筹策多年的复仇大计,竟然全数毁在绑来当人质、准备用来要胁何培夫的小女子莫心荷手上!

这便是一切故事的真相。

夏侯岳的自手方告一个段落,皇宫玄武院落那边便传来另一个不幸的消息:武夫人刚刚在房中畏罪自杀了,留下一封遗书,道出当年谋杀的真相。

原来当年杀死武贵妃的不是武叙扬,而是武夫人。武夫人有计画的嫁祸给武叙扬,武叙扬为顾全大局而心甘情愿的扛下所有的罪状,而知情的武瑞刚夹在生母和最亲爱的异母弟弟间进退两难,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说出真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弟弟入罪。事后,因为对异母弟弟叙扬的内疚与日俱增,兄弟两人的心结于是萌生。

而暗中偏风点火并协助武夫人拟议,及执行那个谋杀与嫁祸计画的始作俑者正是夏侯岳。

看着武夫人的遗书,武瑞刚和武叙扬兄弟俩不禁深深子着对方,彼此眼中都盛满无限的感慨。

炳!炳!炳!夏侯岳霍然怪笑,“真是杰作!好了,既然所有的真相都水落石出,我就好人做到底的再告诉你们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他扫了莫心荷一眼,才接着说:“冷家秘传的秘葯,解葯只剩下一颗,就是刚刚给阿鹰服下的那颗,不过喝了秘葯的却不只阿鹰一个人,还有那个妞。阿鹰啊阿鹰,你还真好命,那个妞为了替你争取解葯而毫不犹豫的喝下秘葯,而且是在我告诉她解葯只有一颗的情况下喝的呢!事后,她又把唯一的解葯给你服下,是不是很感动啊!”

眼见在场的人,除了莫心荷一脸平静外,其它人全因他的一席话而面色骤变,夏侯岳便更痛快的纵声狂笑。

然后,在没人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迅速的仰葯自尽,留下一句:“我.永.远.都.恨.你.们!”之后,在一阵令人背脊发凉的森冷笑声中断气。

但众人的心力全数集中在莫心荷身上,尤其是夏侯鹰。

“——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心荷…”夏侯鹰多么希望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他怎么能相信如此残酷的事实,怎能!

莫心荷态度平静得吓人,她轻抚着心上人冰冷的双颊,嫣然浅笑道:“别这样,鹰!哦,不,我应该改叫你希文,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哪,原来你的双亲并没有死,而且还是慈祥优雅的英国公爵夫妇呢!真是太好了,你今后将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太好了,所以你该高兴才是啊!”

夏侯鹰再也顾不了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刻板教条,拼命摇头,泪如雨下,狠狠的抱住咫尺佳人,声音断断续续,像一缕幽魂的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你会永远陪伴着我的,是不是?心荷——你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愈来愈冰冷的身体,让莫心荷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就这样离开人世,绝非她所愿,她还有好多话和好多事还没和鹰一起实现、一起分享,她想和鹰共度几十个春秋啊!天知道她有多么不舍,多么不愿离开她的鹰。

然而,她已届熄灭的生命之火,不容她有更多的时间踌躇,她必须把握所剩无几的时间,把最重要的话告诉她的鹰。于是,她用力的咬了咬下唇,倒抽了一口气,尽量维持清晰的口吻道:“鹰——你听我说——不要恨…我希望你今后能幸福快乐的和你真正的亲人生活下去——多交一些朋友——尽情去做你想做的事——然后再找一个心爱的女子相恋——然后结婚——”说到这儿,她再也忍不住哽咽的泄露最真的真心,“——其实我好自私的!我多么希望能要求你…要你别再爱别的女子希望你永远只爱我一个人——我多么希望能和你白头到老——共同迎接无数的春去冬来…我们会有成群的小孩…我们会在孩子的笑声中一起老去——我真的舍不得你——我…”她已泣不成声,无法再多加言语。

“你可以要求我的——心荷——我今生今世就只爱你一人——只要你一人——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的…因为你一向最了解我、最懂我了——是不是?心荷…别拋下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心被无情的割开、淌血、掏空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如今,他已深切体会。

饼去,他不仅爱,也不曾拥有爱,所以不懂,也不会失去爱,更不会知道失去的痛苦,因为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而今,他懂爱、拥有了爱,却得而复失,那种痛楚和恐惧岂是滴泪成海、痛不欲生可以形容?

“你不会失去我的——我这一生一世都属于你…所以…你可以爱别人…但是——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好不好——鹰——”到最后,她还是舍不得让他守着对她的爱,孤孤单单的过一生!她深懂他的个性,只要她不说,他真会一辈子只爱她一人,守着对她的爱,她死后还是可以永远拥有他的全部、他的一生,她知道,但是她却不能。

爱,不应该也不能这么残忍、这么自私的,她做不到!

“我不要——我只要你一个——”他疯狂的否决。

“别这样…我希望你幸福快乐…答应我…鹰…不要恨——我希望你幸福快乐——好不好——答应我——”她的生命已走到尽头,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她知道。

紧抱着深爱人儿的他一样的明白。“我答应——我答应——”

“太好了…‥”她甜甜的一笑,又道:“好了…我有点累了——想好好睡一觉…你不可以叫醒我哦…”

“嗯…嗯…‥”夏侯鹰多希望时光能就此停住,别再妄动。但他却无力留住什么,只能深情的轻唤着:“我爱你,心荷!我的爱永远只属于你!”

“我也是,我也爱你,鹰!”

然后,她在他深情的凝睇下,缓缓的阖上双眼,体温降到了冰点,心跳和呼吸也跟着停止。

夏侯鹰出其平静温柔的在她冰冷的唇瓣,深深一吻,“晚安!心荷!

“心荷”何培夫忍不住率先狂喊,飞奔过来。

“不准过来——谁都不准吵醒心荷——”夏侯鹰目露疯狂危险的凶光,杀气腾腾的咆哮,不让任何人接近莫心荷,将她小心翼翼的抱到床上安置好,跪在床沿,认真冷静的对一脸惊愕和悲恸的众人笑道:“心荷只是睡着了——她说过不要叫醒她的——所以谁都不许吵她——”

莫云樊才想说什么,何少昂比他更快一拍,“鹰,你冷静一点,你该知道,心荷已经死了!”

“胡说!心荷才没死!心荷不会死!她只是睡着了!她不会死的…是不是?心荷…”夏侯鹰又疯疯癫癫的转向动也不动的佳人,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着:“你说过,我们要生很多小孩,要一起迎接无数个春冬,要一起在孩子的笑声中老去的。所以,你绝对不会独留我一人的,对不对?心荷…”

“你如果真的不希望心荷就这么死去,就振作一点,心荷或许还有救的!”何少昂冷静的道。

这话让所有的视线全都争先恐后的投向他。

何少昂认真的表示:“风谷赫赫有名的“医坛三怪”之一的“见死不救”是专解各种毒葯、秘葯的奇葩,我们现在马上带心荷回风谷去找“见死不救”试试!”

“可是我——”夏侯鹰想说的是他进不了风谷。

何少昂善解人意的提出说明:“我和云樊来这里之前,云樊已先拜托我帮你申请入谷许可,而风谷“真正的主人”也给了你入谷许可,你不必担心,一起来!”

夏侯鹰一听,马上抱起莫心荷以最快的速度动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