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88老湿也老湿


2013年冬季限定情侣红心love~love大床房——此乃整条街最著名的产物之一。
首先,关键字——冬季限定。
科尔曼星球并不是人口密集的地方,繁衍下一代的速度明显不如计划生育天天喊的地球人,所谓限定也不过是为了增加人们对此的稀罕感。
确实只有每一年的冬天限定一个月,令很多人早早期待起了这种独特房间的问世,而不是像普通的房间那样,已经去得没有新意了。
那么“红心”两个字又有什么样的特殊意义呢?
事实上……有的。
这个大床房的屋子内,随处都可以看到点缀的红心。
大的,小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分布着,又雷又囧有激情!要的就是这种青春**一般的懵懂,若是能激起你初恋般的青涩感,那么这间大床房就赢了!
love~love——这两个字蛮有深意的。
但凡科尔曼本土的居民们都清楚,只要被扣上这两个字头衔的旅馆房间,那么……房间里的设备用具一定非常全。
全到你脑仁发疼的全,光是小皮鞭就不下三十多种,更不要说什么增加情趣的高燃ky之类,不同的型号多达一百种以上。
神马秋季限定的草莓葡萄布丁款,1023年特别推出的全国纪念款——卡布奇诺慕斯,抹茶红豆迷人香等等。
不过放置这些东西的展柜,都被抱着老湿推开大床房房门的班长给彻底无视掉了。
我们老湿身体“异能”,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辅助。
然心中升起一股蛋蛋地自豪感,若是老湿知道,肯定会把他掐个半死。
黑发湿润,是老湿喝了酒以后出的香汗,泛着一股水蜜桃伏特加的感脚,真令人怦然心动啊。
老湿虽然头晕,却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勉强把黑幽幽的眸子眯成了一条小缝,被人夹着抱了一路,完全搞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在哪儿?谁?
唔……屁股有点痒。
那是树枝不老实地隔着老湿的裤子在摸来摸去,衣服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扒掉老湿的感脚。
被放在特制的超级柔软心形大床上,黑发映衬着鲜红的真丝床单,身下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光滑,令老湿有些不安地扭动了几□体,很快,便被熟悉老湿身体的树枝们轻轻地安抚了下来。
老湿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既然身边有树枝在,哪怕就不用担心了。
木头应该也跟在了身边。
“那么,这里到底是哪儿?”曲苍茫嗓子有些不舒服,说话的声音很低。
树枝们像是了解一样,很快就喂了老湿几口水……当然,那“水”正是旅馆里提供的情-趣饮料。
love~love蓝莓迷情。
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喝,老湿忍不住多抿了几口,余留在舌尖细细品位。
半晌,老湿张了张嘴,红唇间,粉舌微吐,“要……”
居然没喝够!
树枝们非常无辜地又弄来了一杯。
你问为什么不喂正常的水?树枝们是傻子吗?都到这种地方了还喂水那还是男人吗?反正老湿不也喝得很爽嘛,嗯哼?
咕咚咕咚,两杯蓝莓迷情下肚,老湿满足在丝滑无限的床单上蹭了蹭,白皙地脸颊,因他无意识的动作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成功令披着袍子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然,热血沸腾了。
平日里,想要预定这样齐全又新潮的房间需要提前好几个月打电话,可是今天特殊,大家基本都守在了家人身边,看着科尔曼电台的跨年晚会,一家人围在桌子前唠唠家常,晚间出门放点烟花,鲜少有人会跑出来爱爱,每家旅馆也就留了一两个人值班而已,基本不抱有客人会来的希望。
然慢慢地眯起眼睛,望着蹭床单动作不断,双腿蜷缩,小脚丫乱蹬的,被树枝吃尽豆腐,已经春-光-外泄的老湿,默默地拍了拍在自己面前像邀功般晃动的树枝们。
做的很好。
空气中不够浓烈的味道,却足以引起灵敏的班长注意力。
是催-情-剂?呵。
看来今晚,树枝们可以退场了。
老湿会异常主动的。
结果就是——然真相了。
刚洗完澡的身体湿润凉爽,刚靠近床边就已经被八爪鱼般不断大喘气的老湿给逮住了,将宽腰抱了个严实,老湿半眯起眼睛,不断用涨红的脸颊,在然腰间的敏-感处蹭来蹭去。
“难、难受……”
“哪里难受?”然一副标准好先生的架势,哪怕下-面已经肿-得很想把老湿就地正法,面上却还是平平淡淡的。
班长定力非人类。
老湿定力却明显很渣,渣得还没勾引到别人,自己就先缴械投降了。
“下面,好、难受……呜呜……”老湿抱着然顺势后仰,两人一起滚在了大床上。
一阵剧烈的喘息后,老湿觉得身体更热了。
喝了两杯神马的,正常人剂量的四倍。
人家那一杯的量是设计给两个人喝的,但是老湿完全不知道,树枝们知道也不会阻止的。
被情-欲折磨的老湿,反而短暂的清醒了不少。
下面胀呼呼的令人想挠墙,他本能地遵循着身体的感觉,靠近了然,在然地怀里折腾来折腾去,就等着被他家男人伺候。
但是,来了一趟这种地方,不试一试旅馆的内部特殊设计,真有些可惜了呢。
于是,一根树枝勾来了鲜红色心形眼罩,另一根树枝紧随其后,将柔软的小皮鞭递到了然的手中。
老湿不由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家迟迟不肯动弹的男人。
“你……你敢……”
“我自然不舍得。”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
他哪里舍得抽老湿?谁要是敢动老湿一根头发丝他都能把别人抽了!可是……皮鞭不一定是用来抽人的。
眼罩,遮住了四肢软弱无力的老湿漂亮的大眼睛。
皮鞭,被班长当作了绳索,将老湿的双手举得高高,捆绑在了大床的床头栏杆上。
设计的真合理。
主要是手铐金属的容易伤皮肤,老湿有点金属过敏,他不能用那个东西让老湿遭罪。
而柔软的皮鞭便在这种情况下发挥出了它的作用。
非常完美的捆绑术。
老湿龇牙,忿忿地小兽随时可能暴走。
“浑、浑蛋!”
“老湿,乖。”每次在床上,班长都喜欢用这一禁忌般的称呼调侃他家貌美如花的小苍苍!
遮住了眼睛,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每一次轻轻地触摸都能掀起不一样的涟漪和悸动。
老湿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温度高涨的空气,真讨厌,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做关键的,浑身上下都被摸过了,亲过了,不用看都能猜到满身狼狈的红印子有多狼狈,有多色-0情,但是这个男人还在等什么呢?菊花很痒啊!
太令人火大了!
“擦,你到底行不行?”
老湿刚说完,小老湿就被用力捏了一下,然满意地听到自家嘴不乖的小受呻-吟闷哼。
“我行不行,老湿难道不清楚么。”
擦——火大!
老湿狠狠地隔着眼罩瞪眼睛,就是这种令人火大又想揪头发的态度,太欠扁了!
老湿忿忿不平的咬牙,这时恰好酒劲儿上头,令老湿怒气爆发,越来越高,紧接着,就见老湿狠狠地一脚,踹开了还伏在他身上不断挑-逗却迟迟不肯下手全部吞掉的然。
一段短暂的咒语后,令老湿的眼罩自动撕裂。
小看了引魂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你懂么?
“啪啪”,又是一段咒语,令老湿的双手一松,成功地脱离了皮鞭的束缚。
很好,这下方便老湿耍酒疯了。
然淡淡地笑着,任由老湿两手一使力将他扑倒在了床上,他处于下位,半解的衬衫被老湿随手撕裂丢到了一边。
真是非常非常暴力,掐得然胸肌很红,但是老湿好像乐在其中?
果然是……抖s!
老湿不满某人磨磨唧唧很久了,埋下头在然的胸膛上啃来啃去,扭动着不舒服的腰,蹭着高高挺-起的小然然。
“笨蛋,不许乱动!”然的手刚想抱上老湿的腰就被警告了。
无辜地班长默默地放下爪子,任由老湿在自己身上作祟。
反正凭老湿的经验……也做不出什么花来。
= =咳,上面那句不能被老湿知道,会被掐。
迷情饮料的劲儿也在这时候上来了,老湿啃着啃着愈发的不满足,努力晃了晃乱成一团,晕晕乎乎的脑袋,试着回忆平日里自家男人是怎样卖力,怎样取-悦自己,让自己舒服的。
好像,是这般,这般?
嗯……
老湿恨恨地啃了然的嘴唇两口,用手拍打着他的脸颊,仿佛在说——乖点,本攻马上让你舒服。
然静静地等着老湿“让他舒服”。
转眼功夫,老湿就已经摸到了重点部位。
灼热的手感令他有些畏缩,却随即坚定了信念,默默地用双手握紧了那物,然后对准了自己早已湿润到一塌糊涂的菊-花,用力坐了下去……
舒、舒服了……
老湿幸福地弯起嘴角,上下蹭了两下,险些把然蹭得当场发狂。
班长同学终于哭笑不得的接受了现实,他家老湿“攻”得太成功了。
老湿抬起圆润的小pp动了几下,本来身子就无力,动起来特别的不爽,一点也没有激情,弄得老湿有些软绵绵地瘫在了然的身上,十分不乐意地狠狠揪住他要腰间的软肉,用力一掐。
“快、动!”
然听话地动了几下,很快就让老湿爽到了。
但是,为什么又忽然停下了?
老湿不满地骑-在某人身上,张牙舞爪地抗议,“不够!”
“噢。”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亲爱的~~
n久过后——
“魂淡,停下,快停下!会坏掉的——呜呜呜——”
“不,老湿,你刚刚说了不够,我有记得。”
“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天气真好\(0^◇^0)/下面是读者软软为老湿写的小剧场,给大家一起欣赏一下,写得很赞哦!
那些年,我们班美好疯狂的端午节~~
小老湿,端午节快乐!来世我们还要……
然(飞过去一个眼刀,咳了一声)
班里人迅速噤声,所幸逃过一劫。
许正嘴角微微抽动:唉,大家运气好啊。
班长大人(眼神示意)
班里同学:(一致点头哈腰,异口同声):老湿,祝您和班长大人,百年好合!
然不动声色地点了头。
老湿((⊙_⊙)
然,神马情况?粽子节,他们说这些话干嘛!
然温柔地笑:老湿,不用管他们,我们回家去吧,我给你包粽子吃。
老湿:嗯!
班长夫妇亲密地手挽手回去了,留下风中萧瑟面瘫的班里人。
猫又对曹志伟:喵,煮人走了,小人鱼我们也回去吧。
曹志伟:嗯!
李龙望:小十四,跟上。
吴熙瑞:嗯,我回去跟三个爸爸一起吃粽子去了,大家再见!
斯鱼:(打了个哈欠):唔,哈尔斯在家里等我。好困,呜呜。
……
孤家寡人的,互相叹了口气,准备回寝室。
李浩:“奇奇。”
奇奇:原音走吧。
尼玛!
小光头和丧尸兄弟:浩哥,没事,我们陪你,还有李响等人,单身的又不止你一个,别伤心!
于是他们也兴高采烈地回去了,不过小光头和丧尸兄弟,他俩……
所以嘛,班里人,不高兴永远只会是一时半会,你看,太阳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