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79老湿来老湿


“到底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嗯?”尾音上扬,却格外低沉又危险。
脑袋还有些转不过来的曲苍茫双手环胸,居高临下,身周围环绕着不断舞动的树枝,亲友团特别给力,霸气侧漏的完全无法直视。
就在他的正前方,跪着一群三班的汉子们,一个个头几乎垂到了胸口,脑顶大包,谁也不敢去看老湿惨不忍睹的表情。
就连平日里最得宠最老实的奇奇和原音也被揍了。
‘特么的,刚才老湿和班长接吻是谁吹口哨来着?**不要连累我们一起被喷啊!’
‘真倒霉,老湿起床气好暴躁qaq。’
‘呜呜……怎么连老湿也踢我屁股啊!肯定青了。’别人只被爆头,他连屁股都遭殃了。
到底有多么苦逼啊。
‘老湿……my sorry……等等?我爆出英文了?嗷嗷嗷……老湿!!’
冲破大气表层,四周的气息变得冷冽又有点让人窒息的感觉,曲苍茫打了个寒颤,神游天外的意识渐渐恢复正常。
呵欠,这群不听话的不是人的……
实在不让人省心。
“说说吧,你们怎么也跑来了?”感受到腰身被两只温热的大手轻轻环住,曲苍茫连眼皮都没抬,当然也没有拒绝。
正好觉得有些冷呢,人形暖炉自己糊上来了。
然垂头勾起唇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老湿的起床气,很可爱。
树的体温原本很低,不过然神通广大,自然有无数办法让自己的身体快速热起来给老婆取暖。
老湿虽然灵魂非凡,体质特殊,比起皮糙肉厚的非人类们却显得有些脆弱,受不得风霜吹打。(实则是某人不舍得)
曹志伟咽了咽口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神情可怜又乖巧,“老湿,我们担心许正……”所以绝逼不是去跟着凑热闹的。
小人鱼被揍怕了。
“是的,煮人。”猫又缩了缩脖子,努力在自家小鱼儿面前挺直腰板,彰显着自己非常男人的一面。
“还知道我是你煮人?胆儿肥了什么人都感动?”老湿手指一晃,唇角扬起一抹冷笑,随着他细微的动作,树枝们“噼里啪啦”一阵猛地抽打,把猫又里里外外海扁了三四遍还不罢手,又翻了个面,继续往死里抽。
“啊——啊——”猫又的惨叫很销-魂。
曹志伟抖了抖,垂着眼帘,没敢吭声。
老湿见自家学生一副典型的娇羞小媳妇模样,心中的气可是不打一处来。
“你也担心许正?你认识许正是谁?”老湿脸那叫一个黑,恨不能自己扑过去亲自上手抽几下解解恨,“我不住寝室了,并不代表那里可以让你为所欲为!”
连自己学生都敢泡?死猫,不想混了吧。
所以说……在老湿心中,宠物是排在学生之后的。
然在老湿的背后帮他顺气,全班木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猫又说话的。
人缘就是这么差,他们就是这么乖!
半小时后,事情的重点终于又切回了本来的频道。
“所以,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到?”
众人齐齐点头。
“所以……”老湿原地蹦达了两下,用鞋底狠狠地踩了踩凹凸不平的地方,十分怀疑地问,“所以我们现在是在李龙望的背上?这个是它的鳞片?”
李龙望qaq:为什么是“它”……
众人再次无声点头。
李浩弱弱地举手,“老湿,你刚才抽到那个最硬的东西,就是老龙的屁股。”
曲苍茫,“…………”
这个真不是故意的。
总的来说,就是李龙望飞的比那个什么太空电车快,省时又省钱,灰常给力的活生生的交通工具。
飞到这个位置,大家的周围已经没有新鲜的氧气了,该闭气的闭气,该换腮的换腮出来呼吸,反正全班基本都不是人,像奇奇那样的就算一年不吃不喝不呼吸都没事,定期给浇点油就能活蹦乱跳的,原音这样常年游走在各个时空隧道里,经常几年没饭吃不能洗澡的就更适应了。
体质最正常的可能真就是老湿了,不过曲苍茫有男人。
自家男人摆平一切有害障碍,剩下的时间里全班聚在了一起,团结一致地研究起了科尔曼星球上的有关事情。
去了那里,连老湿都成外星人了。
“父亲他们给了我这个。”吴熙瑞本来是准备和家里三个爸爸在瑞士迎接新的一年,但事出突然,他又不想落下这次的集体活动,所以就和爸爸们说好,还非常给力地得到了三个不同血统的爸爸支持,并得到了科尔曼球仪一个,地理位置什么描述的十分详细
“许正家住在这里……”
白皙的手指在球体上转了两下,画出个小圈。
“这里到这里,是科尔曼王族的宫殿。”
曲苍茫汗,“宫殿几乎占了四分之一的星球?”
“他们那破地方一共也没多大。”太子爷完全没把科尔曼当成回事就对了。
连施梁森都点头,那里也就相当于妖孽和魔界的地盘总合吧,整个星球的总面积没有地球三分之一大呢。
不,也许更小,自己数学一向不好。
曲苍茫和然对视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李龙望曾经在天界举办的马拉松大会上荣获过“众神飞毛腿”的称号,行驶速度绝对不是盖得。
很快他们从上方就能望到科尔曼星球的草草木木了。
说起来这里环境还真是不错,四周的气流明明很强,却可以让人顺畅的呼吸,这也难怪许正的母亲,一个纯地球人可以嫁到这里正常的生活了。
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与瑞典的环境和建筑风格有些相像。
龙形电车李龙望让自己降落在了一处孤岛,为了防止意外和卫星探测,还在岛上施了障眼法,使这里看起来如常。
“怎办?”
“还能怎么办?跟着老湿走有肉吃呗!”
“听说许正家乡的水果不错,海产也很美味。”
“= =我们是来救人的,ok?”
班里人很多都是冲动派,头脑一发热什么都干的出来,鲜少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那么总指挥自然就落在了老湿两口子身上。
老湿刚想长篇大论,就好像大家期末考试前那样叮嘱叮嘱这,提点提点那。
然却先他一步发话,“两个人一组自由解散一天摸清楚情况,第二天想办法联系。”
“是!”一群人嬉皮笑脸地朝夫夫俩行了个军礼,然后拿出了吃奶的劲儿迅速跑路,完全不留痕迹地消失在了老湿和然的面前。
没看到老湿的脸色很不好吗?此时走为上策!
老湿确实很不好高兴,用手肘拐了某人一下,“怎么不让我说完?大家都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点事呢?”
语气不满极了,同时也有深深的担忧。
那可是我大三班人啊!
“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老湿低下头在他红唇上小啄两下,“多相信大家一些吧,老湿,他们并不是需要呵护的孩子。”
老湿凹凸,“难道我就是?!”
然神秘地笑了笑,拉起他的手,挥舞着树枝助他们渡海。
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科尔曼星球处处弥漫着花香,环境优雅宜人,可见大气污染极少。
这里没有汽车,人人出门乘坐飞船,这里没有空调,人们调节室内温度全靠奇异的花花草草,这也是空气清新的原因之一。
飞船不需要加油,却需要充电,全球每日耗电量极大,发电厂随处可见,却不是地球上常见火力发电和风力发电,居然是绿色植物发电?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望着大街上人来人往,发色眸色各异的男男女女,曲苍茫终于感觉到气氛与地球上有些不同了。
这里的人……怎么说呢?很热情。
不,是热情过头了。
冷着脸拒绝了今天第三十七个搭讪要通讯器id的男人,曲苍茫不防地想起了许正曾经在班里说过的一句话。
——老湿,您简直太符合我们星球的择偶审美了!
“那个,我们还是找家店先买个帽子或者墨镜吧。”曲苍茫伸出手指捏了捏他木讷的男人,余光扫过身后不知何时跟过来,又不知何时被树枝们干掉,还没来得及走上搭讪的男人。
老湿淡定脸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树枝们一路没有闲着,居然还能有三十七个漏网之鱼跑过来搭讪?可见老湿的魅力如何。
说起来,科尔曼星球的择偶审美到底是什么?
这并不是一个特定的标准。
科尔曼星球的男人热情切专一,他们忠于伴侣,前提是在爱上对方以后。
他们的审美就是三个字——细、小、淡。
腰细、娇小、淡雅素净。
勤俭持家,不张不扬。
老湿的气质算得上淡雅,由于红果和孟婆汤的滋润,如今还多了几分出尘的感觉,令人心静。
科尔曼男人们比欧美系更加高大挺拔,所以老湿很娇小,然很火大。
娇小的老湿走在大街上,即使身穿最普通的白色体恤却还是掀起了超高的回头率和搭讪率。
而然火大的表现就是树枝们在暗地里给那些苍蝇们不断下绊子,抽得更狠更猛了,他人在老湿面前则表现得比以往更加闷骚。
闷骚到一句话都没有,只是紧紧地抓住老湿的手。
老湿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在……吃醋= =!
真是个不华丽的词,却有一种被在乎的喜悦。
“然,很疼。”
“对不起。”然小心翼翼地松开了老湿的手,在看到白净的手背上被抓出了几道红痕后,恨不能让树枝抽自己一顿,随手从兜里摘出一颗红果,喂到了老湿嘴边,“对不起。”
真的非常自责。
老湿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真好吃,“没事,我们先去找个旅馆吧。”
然怔了怔,“放行李吗?”
“哈?”老湿说,“我们哪来的行李?笨木头。”
然,“那……”
现在时间还早,是科尔曼星球的下午一点,难道老湿困了吗?不是上午才睡过?
曲苍茫却沉默了片刻,接着他拉过然,两人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我,第一次恋爱,不会安慰人。”老湿低下头,他感觉到了然心情低落,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是好。
然点点头,等着他下面的话。
老湿的脸有些红,“所以,我们去做吧。”
有些时候,行动往往比语言更直接,不是么。
作者有话要说:断了两天,非常不好意思,莲妃这一次真是苦逼了,和另一篇文的读者一起跑去东京铁塔本想取材,结果那天东京铁塔顶部修整,只能站在半腰的观展台上不说,天气好特别冷,我只穿了个吊带裙,晚上回去就倒了= =倒了四天啊!
偏头疼也犯了,眯起眼睛看屏幕都费劲,看什么都是晃悠的,给老爹老妈他们都吓坏了= =一个劲儿说快点让我回国好好歇歇,我菊花一紧,也特别不给力地内牛满面鸟。
总之呢,现在差不多好了,至少我可以码点字,头不再疼,不过每天必须保证12点前睡觉了。
感谢乃们的理解哈,今天开始恢复日更=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