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75老湿吡老湿


老湿被灌酒是非常明显的事实,那群非人类们也真够损的,一个劲儿混着不同的酒上,就吃准了老湿心软不会拒绝。
到后来大家都玩得high,连神王他们西方来的都彻底放开了,甚至有人把几种高度数的烈酒倒在一起,调制出味道很淡的鸡尾酒敬老湿喝。
老湿在应酬方面完全是个小愣头青,课堂上严厉又认真,但是像这种场合,他完全不是活了几千几百年的老人精儿们的对手。
可想而知曲苍茫的下场,定然十分凄惨。
在然的放纵之下,老湿被全班+龙王的儿子们轮了个遍。(吡——注意用词)
然后苦逼地想吐吐不出来,胃里翻江倒海。
受过鲜果孟婆汤洗礼过的身体早已与常人不同,他醉酒了不会吐,因为除了精-血老湿吐不出别的东西来。
有然在,他自然不可能放任老湿到处吐血了,小红果虽然不能喂,但是喂点小树汁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那乳-白-色汁-液的效果明显不如红果果给力,最多缓解一下,老湿还是要忍着难受。
幸好树枝们很贴心地一路给老湿揉肚子顺胃,总算让他能舒服些了。
是的,你没看错,的确是一路。
确切的说聚餐还没散场呢,不过然已经迫不及待地带着老湿回家了。
首先,老湿真的不能再喝了,平日里饭量不大,这次猛地一下喝那么多酒容易把胃肠撑坏了,一时爽了却对身体造成影响,得不偿失。
其次,老湿喝了酒以后……很萌很软,二十多岁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还不过一年的小青年,骨子里的青涩还没来得及完全褪去。
老湿喝醉后会撒娇,白皙的脸颊红粉红粉的,平时很害羞哎人前和然亲热,今天却抱着然无论谁劝都不肯撒手,主动得特别给力,无意间早把他家木头块撩拨得欲-火-焚-身,就连其他人眼睛都看得发直。
相处了一学期,谁也没见过老湿这样可爱的一面。
所以!怎么可能等到最后?
李龙望揉了揉眼睛,来不及去吃小十四给他夹的葱香排骨,有些不敢置信地问身边坐的另一个人,“老浩,我没看错吧?那个猴急把老湿扛走的人,真是班长咩?”
李浩无语,“你是龙,别总学羊叫可以喵?另外别总叫我老浩,好像我是只耗子一样!”
大尾巴狼都比这个称呼强可以喵?
于是大家都被刺激得语无伦次,语言乱窜了。
李龙望更无语,“你都变猫了,还有脸说我!”
李浩满头黑线,指了指身后抱成一团的两个人,无奈耸肩,“猫儿在那边呢,小曹那个没出息的,给他介绍威风凛凛的虎王不跟,这回好,找了个山寨虎做伴!”
“明明是那只猫硬要缠上小曹的可以么?”王耀光红着脸,举杯凑了过来,纠正了说法非常不靠谱的大尾巴狼同学。
“曹志伟也是无奈,身兼生子重任,他又是个公的,我看猫又人就不错,又实在又傻缺,容易拿捏,将来也不会蹦达到小曹头顶上去闹事儿,怎么说都有老湿罩着的。”
“对嘛,猫又乃上古神兽之一,史册记载,和李响他们平辈分,也算配得上小曹,那虎王就是一侥幸修炼成妖的动物,哪里有血统纯正的猫又给力?”
“就是就是,人家猫又有两条尾巴,虎王有吗?”
李浩,“…………”
于是,大家都喝多了么,为什么鱼猫这对诡异的cp也能火起来?
总之,现场很乱,无论是得到了家长肯定,喜极而泣多喝了几杯的施梁森,还是李龙望的十几个儿子们,大家都不算陌生,酒桌上喝着喝着就变得更加熟悉了。
很多都是一个领域出来的,比如说曹志伟和龙王一家子全来自于大海,再比如神王级别的,几个平日里高高在上众人无法触及的神棍魔头也都卸下了霸气的面具,纷纷谈起了“调-教”老婆的心得。
天帝款款而谈,眉飞色舞,“我老婆对我那是服服帖帖的,我说一她不敢说二,我说冬她不敢走西,我说生孩子那就必须生男孩儿!我们家——我是老大!”
这方面,神王和魔王就比较孬种,“咳,我们家宝贝儿老大。”
“嗯,我们都听老婆的话,老婆说往东我们就不敢往西。”
“老婆说吃肉我们只看着闻味儿。”
天帝笑道,“真没看出两位还是妻管严。”
“呵呵……”妻管严怎么了?妻管严很自豪的。
魔王朝吴熙言眨眼睛,成功得到总裁两枚白眼……好吧,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不听老婆话而已。
神王笑得优雅迷人,用那深邃的眸子直视着吴熙言俊朗的侧脸,“无论谁说的算都好,只要他高兴,就比男人的面子强。”
三人举杯,连喝下好几个。
就坐在一旁听了几人全过程的太子爷游凯伦简直酸到了不行,他拉着小画皮的软手,心中吐槽不停。
老爹,让你得瑟,老妈可全听到了,等着回家跪方便面吧!
这边的场子直到午夜都没有结束,那边……曲苍茫已经被班长扒光丢进了浴盆里,打着醒酒的名义,树枝们简直吃尽了豆腐。
树枝柔软,却带着一定的凹凸不平,此时曲苍茫喝的醉醺醺,身体敏-感得他自己都快受不了鸟。
刚被揉搓了几下,小老湿很快就站了起来。
浑身的汗毛都仿佛被抚摸的全体起立了,老湿很舒服地泡在浴盆里直哼哼,然则站在浴盆之外,帮老湿调节水温,打泡泡浴。
还没到他出马的时候,小然却已经高高竖起,格外霸气。
老湿醉酒后别有一番风情,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不说完全放得开吧,倒真是少了一份羞涩,多了些真实的表现。
当曲苍茫不再压抑的时候,便诚实得过分。
比如树枝缠住了小老湿,正轻轻地刮蹭着,舒-解着他的命脉,很刺激,也很温暖。
“呜、快……”瞧瞧,多么诚实。
“好。”
“下、下面也要……”
“好。”
然好脾气地答应了老湿任何“无理要求”,然而当小老湿喷涌而出,得到了舒爽后,老湿便再也不满足树枝们的爱抚了,一定要让然亲自上才能满足。
“好热,喝水。”
“好,喝水。”
然哺了一大口白-液,顺着曲苍茫唇缝推送进去,让老湿着迷的清香味道在两人口腔中逐渐蔓延开来。
曲苍茫不满足于慢慢喂入,开始和然温柔的唇舌争夺起了那香甜的汁液。
有些人,有些事情,一旦纠缠,至死方休。
唇舌交融,渐渐地也不知道是谁先抚摸上了谁的背,谁的臀,好像一切都发生在了一瞬间,曲苍茫被然带到了卧室,两人双双倒于宽大柔软的床上,浸湿了床单,却助涨了惹-火的气氛。
也许他们的技术还不够完美,他们只会抱住彼此,感受着彼此的存在,认真地做着每一次律-动,紧紧地镶嵌(挽留)着对方,掀起一片片刺激的热浪。
也许他不够清醒,只能勉勉强强捕捉到面前人的模糊影子,可是那种灼热又温柔的呵护感觉,仿佛早已深入了他的骨髓。
然,然……
曲苍茫扬起优美的脖颈,时不时扭动着身体,恍若无声迎--合。
没有比恋人的配合更加好的催-情-剂了,然被老湿迷情意乱的眼迷失了一向恪尽职守的理智。
“老湿……老湿……”
这一禁忌般的称呼,比任何昵称都给力可以么!
“呜呜……”浑蛋,都多少次了!
一晚上,喝醉的老湿被然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翻来覆去各种以前害羞于尝试的姿势,全都来了个遍。
到后来老湿体力不支,然便隔一会儿喂进去一个果子,保留住最基本的体力,还有醒酒作用……果然,很逆天很给力。
一夜放纵,作息时间固定的老湿第二天没起来床,在树枝们地按摩下放弃了带领全班一起晨读的打算,在树枝们地“帮助”下倒回了然的怀里。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
想必今天的复习计划也基本泡汤了,老湿并不认为经过昨晚的闹腾班里今天还能爬起来几个人学习。
确实,连原音这样的死宅学霸都没起来,自己的床被龙老大占了,就和奇奇挤去了一张床上,被子不够便抱着枕头呼呼大睡。
让学习计划神马的都去见鬼吧!
结果意外精神的人居然是——曹志伟!
想不到吧,人鱼小王子酒量不仅牛掰,还有猫又这个脑袋有点缺的护花使者挡酒,猫又醉的不省人事,他却好好的。
全班人能完完整整的回到宿舍里有小王子很大功劳,当然昨晚兽--性--大发的不仅仅是闷骚然,还有吴家大总裁。
大总裁的小花花比老湿更给力,从第一次就开始双龙!(你够了)
多么和谐的聚会。
老湿揉了揉太阳穴,在吃晚饭前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了,抄起树枝,自己动手摘新鲜的果子吃。
“饿死了,做饭去。”
“再躺一会儿。”然抱着光滑的身体,心中平静,亦如他深邃的绿眸。
老湿很无奈地拍开了他的爪子,“快去做饭,不然今晚自己睡地板!我去找我弟弟睡!”
弟弟=原音,关键时刻弟弟就是用来做挡箭牌的。
然好脾气地点点头,在老湿的额头上印下一枚湿吻,“这个是早安吻,你再睡会儿,我去做饭。”
“唔。”老湿翻了个身,在保证了要去厨房,却迟迟不愿意下床的人身上踹了两脚。
心中蛋蛋地幸福绝对不告诉任何人。
作者有话要说:
老规矩,留言要低调,不然被锁了我肯定没时间挨个发邮箱,如果你们兴奋到非要歌颂一下老湿,就留暗号吧——今天的天气真好!
于是我就懂了→_→
明天应该会有加更吧,今天回来晚了,见谅哈,莲妃上课打工码字好忙好辛苦qaq,一个人在国外生活还要负责喂饱自己,做顿饭的时间都能码两章了,可是总去外面吃真心吃腻了,最近胃口好差。
ps:掉节操的章节是80
因为序号缘故,很多人没看到这章,所以伪更一下,最新章节是76,很快就会奉上了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