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94曾经的我们(一)


世界初始之时——
空旷无人的清脆地面,草色绒绒。蓝蓝的,毫无杂质的天空,清澈的溪水冰凉沁人,微微的花香伴随着青草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
四周的风景美不胜收,可惜,此时此刻地球上没有人罢了。
这颗纯净的蓝色星球,如今只有一个生命存在。
苍无聊地坐在自制的秋千上光着小白脚丫荡来荡去,口中还衔着一个咬到不成形的狗尾巴草。
“没意思,就不能有个人来这里陪我么?”
白皙的小腿儿时不时会踢在身边摇晃的藤蔓之上,令众植物格外欢喜。
他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绿色,便有他灵魂的覆盖。
夜晚,遥远的星空似乎触手可及,只可惜这璀璨耀眼的星光早就看腻了多年,眯起眼睛顺着自己的指缝,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着日子。
“明天吃什么好呢?”
他自言自语着,随手在草丛里捏起一颗红彤彤的果子,慢慢含在了嘴里咀嚼却并不自知,很快一个红果就被他不自觉的啃进了肚子。
令他啧啧称奇的是,有厌食症多年的他,居然吃了这种不知名的果子后还有想继续品尝的心思?
这该有多么不可思议?
“到底是什么果子?”苍仔细地观察了附近半天也没发现一棵不属于自己孕育的植物。
也就是说,这颗果子是自己生出的果实吗?
不可能!
苍随即否定了自己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他能产出的,带味道的东西早在百年前就已经通通尝试过了。
只有他这么一抹生命在空旷无际的宇宙中,这颗蓝色小星球上默默的生存着,无论多么蛋疼的事情都几乎干过了。
寂寞么,他真的很寂寞。
寂寞到一个味道还不错的果子,足以引起了他的兴趣。
三个日升日落后,暴雨突袭——
雨中,早已习惯了地球上日常气候骤变的苍忽然用自己身后的树枝在一草地中扫开块小小的空地,发现了摇曳在风雨中,勉强撑直了细小枝干的小家伙。
脆弱的小叶片紧紧护着它自己的果实,苍白无力的表现,却又格外倔强的坚持。
“咦?发现你了。”没想到这个地球上,还能找到令一株不属于我孕育的同族。
那么,就当时报答你的果子吧,味道真的很不错。
苍没有去移动那株幼小的树苗,而是将自己身后粗壮的树干,枝桠们随手移动,护在了那株小小直-挺的身影的身边。
他不会在一个停留太久,离开前,苍认真地拍了拍那株可能出现另一个自然之奇迹的树种,轻声说道,“期待你的成长,小家伙。”
没有任何什么可以真的护你一世,只看你能不能利用这一时,彻底进化出自己的风格。
三百年后——
苍在偶然间又回到了那个在他记忆深处有着一定印象的空旷之地,这里的灵气极为纯净,令初始之树的他也非常舒服的纯净。
不过……那株小幼苗果然不在了呢。
“果然,还是我的奢望。”苍情绪有些低落地垂下了眼帘,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期待,什么又叫做沮丧。
也许,自己的生命会一直这样延续下去吧……直到,彻底融入整个大自然,身体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也许只有到那个时候,我的使命,我的孤独才是个尽头。
可是,当他即将离开,不再这片令他留恋不已的土地上多做停留的时候,一只苍白却坚定的小手,用力抓住了他用翠绿色大大的叶片修剪编织而成的草色衣摆之上。
苍猛地回头,目光斜视之下,发现了这个用力抓着自己,口中却只能发出单一音节的绿眼睛小男孩儿。
小小的身子白皙干净,就好像那一年风雨中的幼苗。
发丝乌黑微微凌乱,嘴唇是淡淡的粉红色,显得异常可爱。
“啊——”他表情有些生硬,更多的却是无措。
苍彻底怔住了,他的瞳孔在紧缩,他的双手在颤抖。
“啊——”男孩似乎在等待他的回应。
直到,这个绿眼睛的小男孩儿即将放弃,慢慢地松开了手,无助地垂下脑袋,一个大手,就在这样的时候用力包裹住那个握紧的小小拳头。
晶莹的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撒在路边的野花瓣上。
“我……终于等到了呢……”这个世界上,第二个存在的奇迹。
泪流满面的苍跪在草地上,双手拥住了更显无措,脸上却飘过两缕红晕的小男孩。
原来,胸膛和胸膛的贴近,是温暖。
————
“然,好饿……”鼻子快速动了动,某棵顺着味道沿路跑过来的树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
是的,每当苍走到然的树屋附近时,都会被厨房中飘散出的淡淡香味吸引过去。
他说话的声音一向很轻,屋子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却像早有料到一般,端着还热气腾腾的食物走到了屋外临时搭建的树棚之下。
一张圆圆的书桌,两把藤蔓交缠而成的天然座椅。
这里是然的家,渐渐的也成了苍临时的居所。
“吃。”然朝已经坐下的某棵对美食垂涎不已的树淡淡地说,他的话一向很少,却不会令气氛感到尴尬。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近千年,从牙牙学语到如今的沟通正常,然性格始终如此,平日里静静地在厨房中洗着叶片,在门外的小院子里打磨一块坚硬的石头;他不说话,你仿佛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般,总是那么安静。
即使然如今已经在苍的教导之下明白了整个大陆,整个宇宙的起源、初始之树守护这个世界的责任和不得已……
然同样是树,身上却没有被狠狠压住苍那样的重担。
因为苍从未想过,让那个成长飞快的小家伙为自己分担些什么。
但是,也许然不是这么想的。
每一次,就在这个不像模样的简陋餐桌上,苍总是吃得最欢最香,然总是吃得沉默而少,因为他总是在不停的给苍布菜,直到他小肚子鼓鼓,趴在草地上再也不愿意起来,一副典型吃到撑不愿意动弹了。
能令这棵厌食症严重的树每天都可以定量吃下些东西,然已经想尽了法子。
生吃,熟做,懵懵懂懂的制造了一个可以做菜做饭的厨房,灵巧的手,在这些年的相处之中渐渐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好好吃。”苍高兴的时候,喜欢微微地翘起唇角笑。
自从这个世界不再是他孤单一个人,苍的笑容便开始出现频繁。
然无声点点头,静静地将一颗由红果果汁腌制出的小菜用自制竹筷子夹到了苍的木碟子里。
两棵树,在这片广阔的天空之下,相依为命。
曲苍茫甜甜地笑着,望着然日渐成熟的侧脸,非常有成就感地叹了口气。
由小家伙长到如今的模样,他是真的一天天看着然长大的。
只要想到这颗小幼苗在自己的培养下茁壮成长为一棵成熟的,聪明的参天大树,苍的心里就格外满足。
刚见面的时候,然可是什么都不会说呢,无论是生存技巧还是对植物和世界生命,这每一片土地的理解,与大自然的交流还是做饭……咳,都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
当然,做饭的手艺是他最满意的地方就对了。
还有名字。
然……是自己取的呢。
不过,然的情绪起伏波动似乎有些小?
曲苍茫捏着下巴,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攥在手中的筷子。
“早熟什么的……当年我有没有遇到过呢?”
坐在他身边没有表情的某人,脑侧划过了连他自己都不自知的黑线。
苍又开始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
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摔在桌上的筷子又一次放回了某棵神游天外的树手中,向他盘子里拨了更多的菜过去。
这些食物,都是自己孕育出的果实呢。
他嘴上不说,也不擅长表达,却暗暗心喜着苍对他所制作出来的食物的肯定。
日子,又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过有了伴儿的生活,绝对是不一样的。
————
这夜,雷雨大作。
苍是自然之树,这个蓝色星球上的大地之父,却无法阻止一些大自然中的天灾和变迁。
比如——地球上终究要迎来的种族进化。
连日来天气极差,苍放弃了沿着蓝色星球弧度寻找最新树种的想法,整天蹭在了他自己铺制的大床上,把某棵的肩膀当成枕头来睡。
当然,某棵他确实是心甘情愿的。
他对苍的是依恋,不是依赖,而这种感情,早已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世界初始之树,世界初始的相处模式。
咳,就是所谓的,果奔形态,两人赤果相对,非常自然哦~~
一直以来,然都是理智的,理智的可怕,却唯独在这棵树的身上栽得毫无办法。
此时此刻,这个星球上已经开始出了小动物,单细胞虫。多种迹象都在揭示着,提醒着他们两个这里即将可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离去。
因为,无论这里变成怎样,都离不开树的存在。
他们,必须有一个留下来。
而留下来的那个,结果会是怎样的?谁也想象不到。
元气大伤?还是灵气耗干?总之,结果不会很好过的就对了。
“苍。”
“唔?”刚睡醒,明显还很迷糊的苍被吃尽了豆腐,却还傻乎乎地继续往某棵身上继续蹭着。
他喜欢这样靠在然的身上。
然对他有无穷的依恋,他又何尝不是呢。
寂寞了那么久的心,终于找到了慰藉。
但是然接下来的话,却令他十分难过。
“我不会离开,陪你留下。”依旧简单,却充分又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内心。
印上青草香的唇,然静静地厮磨着苍的耳侧。
苍的这里很敏-感。
果然,粉红了一片细嫩的肌肤。
“唔,不要咬这里。”苍试着挣扎,却很快被镇压。
天知道小家伙为什么现在力气这么大!好过分……明明当年是我比较强壮可以么!
“啊——”苍猫一般的叫了一声。
身高体魄差距特别明显!
早已习惯了对方的气息存在,苍对然的亲近并没有任何排斥,反而有种灵魂上碰撞的莫名激情感。
双膝弯曲,在然进-入的一霎那毫无违和感的轻-吟-低-喘,屋内交织的暴风雨并不比外面差,不……也许比外面更加凶残。
虽然成功养成了小家伙,苍很自豪,可体-位着东西确实和年纪没关。
————
拖着疲惫的身体,红肿的菊花,苍在弄晕了然以后,扶着腰离开了气氛温馨,还泛着激情和暧昧余温的小书屋。
时间来不及,他必须要送然走了。
这个世界的一切,本就是他的责任,不该由然来帮自己一起分担的。
没有理由,更是不舍。
该来的,总会来。
躲不掉,更不想躲。
未来未知的一切并不可怕,无论发生什么,至少我曾经幸福过。
谢谢了,然。
曲苍茫在他绵长的生命中第二次落泪了。
第一次,是迎来了然。
第二次,是亲自送走了然。
无论去向哪个星球,哪个国度,哪个空间,哪个世界,都比这个即将迎来巨大变迁的蓝色星球要安全得多。
不能留下他。
不能赌,更赌不起。
“不————苍————”
再见了,然。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走过,你却不知道我是真的爱你;而是我们明明相爱,却被迫要分隔两个世界。
这一次离别,很可能是再也无法相见。
然无力地捶着传说中坚不可摧的空间壁罩,为什么……是苍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保护这自己?
苍,我爱你啊!
此时此刻,多么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此时此刻,多么恨自己的不善言辞。
苍!
望着同样是星球模样,却是纯绿色,没有一丝蓝色元素的全新世界,然静静地握紧了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拳。
他必须投入修炼中了。
作者有话要说:宇宙恶意神马的,嗷嗷嗷,曾经是be吗?快鄙视作者!(踹飞,别好像这文和你没关系一样!)
这是第一更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