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66老湿a老湿


运动会过去了,校庆也圆满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紧张又令人鸡冻刺激心肝的期中考试。
曲苍茫带着三班人在然寝室的丛林空间里开夜车挠头皮,含着血泪复习了一个礼拜。
这天早上,群魔在老湿的目送下第二次走近了分散开来的考场,心中默唱班歌——《给我你的爱,老湿》。
“就给我你的爱爱爱爱~~~老湿请把你家门打开开开开~~~”
这一次考试不是按学号的分的,而是按上一次通考的全校排名,三班在第一教室里一共占了五个名额。
虽然落后的人仍旧不算少,但是大家总体进步非常大,每个人的成绩都有显著提高,老湿很高兴,对自己班的“孩子们”信心十足。
窝在曲苍茫双腿上的猫又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翻翻身,舒舒僵硬的筋骨,抬头望着握书却明显不在工作状态的曲苍茫发起了呆。
煮人最近累坏了,眼下的黑眼圈还是很浓,即使每天都有营养高汤红果滋补也难以抵消他的疲惫。
这一个月的期中冲刺令很多人叫苦不迭,然而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老湿默默地为三班的抢进度复习付出了多少辛苦、牺牲掉了多少美好的睡眠时间……
除了理化两科外,老湿甚至连体育游泳这种完全不走脑子却很费精力的课都接手了,备课、批改作业、仅剩下的休息时间又都被然占了个彻底,辛苦程度是很多人完全无法想象的。
“煮人,睡会儿吧。”好歹也是我认定的人类,你垮了谁抽我啊!我最近觉得自己好欠抽!
曲苍茫却摇头,“不困。”完全木有领悟到猫又话中真谛。
事实上,曲苍茫已经快困死了。
可是他不能睡啊,最近太忙,以至于很久都没去小商品行补货了,下面来催好几次交易,他手里都没有现货可以给人家。
另外猫眼石里储备的孟婆汤存货也快见底儿了,再不去酆都明天就要彻底断粮了……
曲苍茫闭上眼睛,默默地揉着太阳穴。
也许,今晚该去一次。
明明是阴阳两界的平衡人,却很久都没有参与晚上的扫灵工作了……曲苍茫叹了口气,待眼睛舒服些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幸好过了明天所有科目就全考完了,每次学生们考试自己好像比他们都紧张!
然而这一次的考试题目比起期末的难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原音这样的考场常胜将军都罕见的遇到了异常苦手的大题。
恍恍惚惚,老湿家的弟弟桑两眼迷茫地踏出了高二(1)班的教室,走到楼梯口的险些踩空摔出去。
天……数学卷纸,他居然空了整整两道大题,明天一定是世界末日了!
在发榜前上吊来得及么┭┮﹏┭┮
同在第一考场的斯鱼眯着朦胧的睡眼,用眼神询问扶着原音的奇奇,‘这小子怎么了?今早没吃饭?’
奇奇耸了耸肩,这个很好猜,“应该是烤糊了吧。”
“噢。”斯鱼撇了撇嘴,没怎么在意地朝自家班教室走。
成绩那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比节操还不值钱!
只是在路过一脸天塌下来的原音时候,睡神斯鱼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节哀,哥们。
原音哀伤的瞅了他一眼,你不会明白的。
无论是为了老湿还是为了班级,我都要保持住全校第一!绝对不能让外班的看轻我们!
但这却是有史以来原音最没把握的一次,估计要坑爹了啊!所以……果然还是应该上吊么!
原音崩泪。
“小子,别摆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你钱的脸,我昨天不是把烤肠的钱还你了么!”王寰宇很郁闷地低头看着被原音踩黑的新鞋子,昨天才买的,还是老湿帮推荐的款式呢!
这么紧张的时期蹲在电脑前刷限时抢购,就为了能省银子,我容易么我!
“抱歉。”原音欲哭无泪,很想去老湿的办公室里诉苦求抚摸,却又担心打扰了自家“哥哥”和班长的好事。
于是,干脆坐在座位上揪头发碎碎念,“我今晚要自挂东南枝,不……也许西南的更结实……”
吵得斯鱼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好。
睡不好的睡神很闹心,闹心了就很暴躁,暴躁了就想发火,但偏偏这人不是普通凡人而是自己班里的好哥们,有火不能发!
斯鱼那叫一个憋屈!很想抡起菜刀坎了全世界死神!
“我去小树林里睡。”终于忍不住的睡神一个快速闪身,消失在了教室里。
龙王瞧着他消失的一缕烟,捏着下巴若有所思,“这臭小子,最近速度有所提升啊。”
“那是他困的吧。”曹志伟鄙视,“每次他想睡觉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超常发挥出水平。”
“咳——吃除外。”
没错,班里人都非常清楚斯鱼的特性,爱睡觉,但是不爱吃饭。
主要是因为以前的家里有一个非常擅长厨艺的伪尼桑,斯鱼的胃被养叼了以后看什么都没食欲,从那时起便只吃伪尼桑一人做的菜,但是现在和伪尼桑关系掰了,没办法再吃他做的菜了。
于是斯鱼杯具了,挑食厌食症集于一身,吃什么都不香。
也幸好他身份特殊,靠睡眠可以有力地补充些养分修补自身,否则就以他的那个小猫胃口,身体早就垮了。
说起来,他比只能吃海带餐的曹志伟更惨。
如果海带不新鲜,人鱼小王子为了身体健康多多少少还是会吃一些,保存一定体力的。
但是斯鱼完全不同,他对菜品的喜好诡异到令人发指。
“阿嚏——那群**又念叨我干毛!”每一次睡不着觉斯鱼都很暴躁,藏在小树丛里打滚半天也没睡。
如今会惦记自己的,除了班里人外,就没别人了吧……呵。
他自嘲一笑,闭上眼睛,尽量放松身心。
一堆小小的,浑身剔透的小白骨头,就在他卧躺的不远处,无声无息地形成了一个小骨头人。
那人见到了抱头渐渐沉睡的斯鱼,兴奋得张牙舞爪,却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良久,在它确认斯鱼除了脸色发白,其他方面都很健康后,才一蹦一跳的跑出小树林,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念着咒语让自己扩大数十倍,身高甚至已经超过了普通成年男子,这才停下来。
从骨头缝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银色爪机,按下快速拨号键,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骨头“嘎巴嘎巴”作响。
“哈尔斯殿下,是我……小白!对,我就是很白的那个白!我在z国l省的s市某中学校园后山小树林找到了斯殿下!是的是的……殿□体看上去很好,就是有些娇弱。嗷嗷嗷……斯殿下睡得也很舒服,不过没盖他喜欢的那条被子。殿下殿下我是不是应该现身和斯殿下打声招呼呢?哈?什么?”
电话那端的男人,声音十分低沉,“我会亲自去接他的。”
“呃……那我呢?”小白骨头表示自己也很有用,应该给予重任才对!跑腿儿神马的简直不符合我霸气侧漏的形象!
“你可以自己选择,回来,或留下。”
“好吧。”自然是留下。
难得来一次亚洲,自然要欣赏一下z国大地的人文风情。
挂了电话,小白骨头掐着腰,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如果想在s市光明正大的混,这一身白花花的是肯定不行。
可是要怎么办好呢?这么帅气的样貌竟然无法示众诶……真是个残酷又悲伤的世界。
它吸了吸鼻子,瞬间变成了一个“他”。
“咳,暂时就这样吧,斯殿下应该发现不了我是谁!”
白骨头摇身一变,成了个人妖。
又人又妖,多么给力!
(☆_☆)分(☆_☆)割(☆_☆)线
考试终于结束了,曲苍茫也终于可以抽空去趟酆都,把最近堆积下来的大事小情都给办了。
不过这一次去下面,他并不是一个人。
然主动要跟去见家长,曲苍茫想了想,把黑白无常他们当成家长……确实没错。
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愿意去就去吧,他并没有阻拦。
通往现世与阴间的路阴森诡异,寒气逼人,平日里曲苍茫一个人走在这里无压力,俨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氛围,但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手牵着手走在这里,好像感觉就有些不同了。
怎么会走出逛大街的感觉呢=口=
孟婆生日的时候,然被邀请赴宴,那时候在孟婆的家里见到然曲苍茫还挺惊讶的,现在想想,他们怕是早就认识的吧,而且关系肯定不赖。
曲苍茫有些走神的想,一路被然牵着走到了酆都街口。
“小苍啊,你可来了!”一些掌柜们听到了把门的传来风声,早早就候在这里等了。
“让我们好等啊,小苍,这位……呃……”一众人望着风轻云淡没什么表情的然,背后冷汗直流,纷纷不自然地后退数步。
曲苍茫还没有感觉,正埋头清点着要交货的数量,因此错过了这些人内心不自觉冒出的畏惧和深深的膜拜目光。
这位大神,居然也会来酆都逛街?
“好了,数量没错,可以找鬼来搬走了。”
听着青年清脆的声音,这一群才清醒了神志,暗暗庆幸着自己没丢人直接跪下磕头了。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小苍亲自送来呢!”
“谢谢小苍哈,有事儿记得找哥!”
“走了走了,小苍还要去找孟大人他们叙旧呢!”
“对了小苍。”最后一个走的商铺老板,好心的透露了一个消息,“黑大人白大人公出有好些时日了,孟大人在奈何桥边加班,小苍若是想见,怕是要快些去才好,今天大人十二点就要打卡下班了。”
“好,谢谢。”
没想到来的还不是时候,黑白无常两位大家长都不在地下,不过孟婆在,曲苍茫也不算白来。
彻骨阴森的空旷之地,死寂的河水,奈何之桥。
在这桥头之上,几乎每天都会立着一抹于此格格不入的身影,干净素净的白色长衫,发丝梳理得一丝不苟。
孟婆脸色冷清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直到手中那令阴魂颤抖,人们恐惧的大碗脱手被夺,恍若结冰的俊颜才浮现出一抹类似浅笑的弧度。
“来了,小苍。”
“唔,来了。”
“我来看看……脸色不错,好像长了点肉?”
“啊,最近有点胖了。”曲苍茫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以前这里完全干瘪的,现在丰盈了些,与红果肯定有关。
“胖点好,男孩子瘦成竹竿做什么?”孟婆把勺子交给了手下,拉着曲苍茫走到桥的中央,并明晃晃的无视掉了然的存在。
养了这么多年,疼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和这棵树在一起了,孟婆他们这些老湿的大家长们对然可是非常不满的。
我们小苍才二十多岁,你个死木头已经不知道活多少万年了,老牛吃嫩草你还真下得去嘴?
就该拖出去撸了!
曲苍茫和孟婆在周围飘魂们战战兢兢的目光中,热络地闲聊起来,而然则心甘情愿地充当着背景布。
话题无他,最多就是问问曲苍茫最近工作生活上的情况。
说了运动会,也说了校庆表演和李家父子的事儿,直至不知怎么点到了感情方面,孟婆冷眼一瞪曲苍茫身后的那个人,语气忽然就淡了下来,“你来作甚?这里只欢迎小苍,不欢迎你。”
然,“我陪他。”
这就见家长了!
曲苍茫脑顶冒烟,“…………”
等等,他俩说话我脸红个什么劲儿。
孟婆的眼刀十分锋利,但是然的树皮也很厚,一番无声的较量下来,两人势均力敌。
不过孟婆却知道,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完全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但是总觉得非常不甘心,凭什么我家大儿子要给你做老婆?凭什么!!!
“你去买菜,给小苍做饭!”实力不如人,但是作为“娘家人”,孟婆气势完全不输。
“好。”然好脾气的答应,转身消失。
曲苍茫抹了把冷汗,然走后,晃到了孟婆身边,有些不确定的问,“孟哥……不喜欢然么。”
“不喜欢。我只喜欢小苍。”
“我也喜欢孟哥!”曲苍茫亮着眼睛说,他非常喜欢下面的大家,非常非常!
留下来做耳目的树枝们张牙舞爪起来,我说你们这样互相表白真的没问题吗?
在曲苍茫面前,孟婆一向是耐心极好的,他无声叹息,淡淡道,“那个死木头该庆幸老黑和老白不在。”
如果在,然肯定有去无回。
曲苍茫,“…………”
“你说说你俩,你也是个闷的,然也是个闷的……在一起成什么样子。”
曲苍茫,“…………”闷的。
“不过。”孟婆话锋一转,颇为无奈地抚上了曲苍茫的头发,“无论和谁在一起都好,我们不在意那个人是谁,只在意那个人是不是能让你快乐、给你幸福。”
曲苍茫鼻子一酸,垂下头,“我知道。”我知道。
最开始的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幸福。
也许会心碎,也许会受伤……
可是只有勇敢的迈出第一步,才能体会到幸福的开端,不是么。
相信自己的同时,也应该试着去相信自己的另一半,我想,这并没有错。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恢复加更的日子!
扭头,题目我还是可以继续编的,26个字母什么的,哇咔咔咔!
= =其实吧,在开这篇之前我准备开的是另一个坑,就是司徒家的系列,不过第一本就写崩了,所以第二本有点胆凸。
不过随即想想,曲家的系列最开始也写的不好,这篇的话,还算凑合着能看吧,多亏乃们的支持啦,曲家才能圆满。
这篇文完结前会把曲家错综复杂却很简单的关系公布一下,另外腻……有木有人发现这篇文是咱第一篇没穿越没重生的文,好鸡冻!!!(你到底在鸡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