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64校庆囧然(下)


湛蓝的天空被密密麻麻成群结队的树木遮得只剩点点阳光撒入,这里空气湿润却并不返潮,草地是生机盎然的翠绿,柔软舒适,仿佛天然的长地毯。
即使光-裸着背平躺在上面也不会觉得难受,反而很自在……
曲苍茫心中感叹,草地真酥服!
然在他的嘴角印下一枚轻吻,有些好笑地看着这种时候还能走神的某老湿。
纤长的手指在他挺翘的小嫩=臀上轻轻打转,很快就将思绪不知飘向了何处的老湿给勾了回来。
老湿脸烧得特别厉害,平和的五官多了分涩然,看上去像鲜嫩欲滴的大桃子,非常引人发狂。
尽管现在还隔着一条小白内,可是两人胸膛紧-贴,他清楚地感觉到了某人前面肿得特别厉害的东西在不断磨-蹭自己的下面。
擦——果然男人都是用那个啥思考的动物,连雄木头也不例外!
曲苍茫悲愤的想,我堕落了啊!为什么不推开他!
“一会儿还要去巡岗,把衣服还给我,快起来!”曲苍茫不太甘愿地推了推身上的“庞然大物”,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然的手本来好好的在老湿身后摸着小屁股煽风点火,听到老湿这样一说,便很快转移了位置,直接覆盖住了和他下面一样,早已迫不及待的小老湿。
然脸色平淡,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非常明显的笑意,看得曲苍茫很想去撞墙。
“老湿,这样的状态去巡岗,对身体不好。”蓦地,还特别贴心的补充了一句,“尤其是男人。”
老湿,“…………”
三十秒后,曲苍茫恼羞成怒地抓住他在自己小老湿上乱动乱揉-搓的手,张嘴咬了上去,给然印了一个江诗丹顿!
“放我起来!不然我就——呜呜——”
就在这话间内裤被撕成了稀巴烂,小老湿被然掌握在手,曲苍茫再也叫嚣不起来,气势骤减中。
背后映着然最熟悉的绿色,衬得身体更加白皙娇嫩。
老湿的皮肤绝对是好到人神共愤的那种,然静静地看着他,片刻功夫便狂躁的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的老湿,太美了。
温暖干燥的大手就在这样逆天好的肌肤上来回游走,由点点星火掀起了无法控制的烽火燎原。
曲苍茫哑着嗓子很想警告他不要再得寸进尺了,很想从空间里再掏出一张符咒大喊“恶灵退散”。
但是,然现在的模样却让他怎么也开不了口。
色泽纯粹的眸中,泛滥着他能看懂的呵护之情,还有他看不懂的爱和更多。
他爱着我……爱得比我想象得更深,更浓。
唇边扬着若有若无的淡笑,眼眸仿佛能滴出融化了世间万物的情感,平凡无奇的五官仿佛在一瞬镀上了一层金,变得耀眼无比,令人再也无法移开眼地注视着他。
如此的然,英俊的一塌糊涂。
老湿很没出息的被蛊惑了,然后很没出息的妥协了,放任他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来来回回肆虐般的抚摸,放任他进一步亲近了自己。
为什么会有种,我也很爱他的错觉呢?
老湿眼角渗出了泪,随着然极致宠溺的动作,弓起身喷==洒出了小老湿的白白种子。
天然化肥,都被草地一滴不剩的吸收了。
然眸中映出了老湿此时诱人又有些懒惰的模样,怜爱地反复摩裟他的嘴角,渐渐深处,令他喘不过气地掠夺起他口中的一切湿润。
爱惨你了,老湿。
禁欲了一万年的老木鱼木头,今天准备大开荤戒!
让老湿攀着自己的肩膀,微微翘起他圆滚滚的小肉臀,然的手指在他那处反复打转,待麻痹“敌人”后准备逐渐深=入,直到那里完全接纳他。
气氛又和谐又美好,老湿很乖地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口,放任了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但是两人都忘记了一点——树枝们。
他们并不是容易老实的货,尤其是在老湿面前,平时摸个小手捏个小肩膀就已经荡漾到了不行,现在老湿赤-裸性-感的不能直视,它们根本就不可能坐以待毙,等待然的命令。
才尽了兴的小老湿很快就有了再抬头的趋势,曲苍茫很郁闷地睁开了眼睛,抬起水润的眸子迎上了然询问的视线。
“别摸那里,好痒。”
然还在他身后作业的两手默默举起,“不是我。”
曲苍茫,“…………”
一群乱蹭的树枝,很快就把小老湿给蹭出了火花。
“呜——”曲苍茫捂着脸吟了一首湿,简直没脸见人了。
做个x仗势也这么大,“别闹,快松开。”
平日里他说话挺好使,可今天树枝们完全没有可能听话。好不容易有了可趁之机,谁会傻乎乎的放弃!
小老湿被一片片的叶子轻轻地刮-蹭-包-裹,仿佛亲吻般地贴上,又像挠痒痒似的来回晃悠。
这简直比然的温柔撸=管还要命,说不好是别扭还是舒服,总之感觉很微妙,老湿没出息地又y-了……
然后很想自己挠挠,心想干脆自撸出来得了,但是双手,甚至双脚全被树枝给缠了个彻底。
“不、呜、别……”哥不要玩捆绑式啊!老湿欲哭无泪,可怜巴巴地看着然。
然正一心专攻菊=花,无暇f-身,于是便派了两根树枝去安抚慰问被前后夹击的可怜老湿。
“乖。”树枝很小心的摸了摸老湿红-潮不断的脸颊,无声地传达着关切。
老湿简直无力吐槽这一苦逼模式了,为什么我在学校小树林里被扒光了,为什么我会脑抽的放任自己学生干这档子事!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我简直是丧心病狂了!还是上班时间啊摔!
“然……”
“乖,很快就好了。”然的嗓音很低很沉,听起来格外危险。
润-滑j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是鸡肋的,那种东西效果再好也是人工制造,里面化学添加剂一定不少,他不舍得往老湿的菊=花里浇=灌那种东西。
树枝自己破开了枝干,流出一股浓=稠=度很高的天然润-滑=乳液,顺着小嫩花的褶=皱温暖滋润,老湿的身后顿时变得通常无比,那给力的柔韧程度简直可以大战八百回合不是事儿!
粉红的一张一合,然再也扛不住了。
老湿也扛不住了,苦兮兮的皱着脸,忍不住抱怨,“你好大……”
“很好的赞美,谢谢。”
接着,是完全刺=入,胀到快爆掉的感觉令曲苍茫再也说不出话来,脱口的只剩下尖叫和呻-吟。
“啊——别——呜呜——”别乱动啊!闷骚大木头!
↓↓↓↓↓↓↓↓这一动作开始无限循环。
曲苍茫推着他胸膛抗拒的手无力垂下,揪紧地抓着一缕缕小草,眼中水雾大起大落,迷离中又带着些羞耻。
在神圣的校园里……居然……真的……做了!
然望着老湿,心中满足爆棚,动-作-愈-发-凶-猛-不可收拾。
经过了很多逆天汤汁神药的哺育,老湿的身体可谓是超乎常人太多,愉悦比起初期那一咪咪的疼痛简直多了太多。
柔软内-壁的灼热感,令一/上/一/下的两人都有些失神。
跨过了别扭和那最后一层羞涩纸,曲苍茫抱上了然的脖子,两人疯狂的接吻撕-缠对方的唇舌。
强烈的kuai感又陌生又觉得哪里有些熟悉。
老湿很不想承认这东西容易让人上瘾般的食髓知味,最原始的律--动也许很单调,确是情侣间最亲密的交流方式之一。
一次,两次,谁特么的还会记得巡岗校庆,两人滚=在草地上没玩没了,一遍又一遍地感受着对方身=体的美妙。
曲苍茫腰很酸,又被树枝们上下其手捏小红豆,嫩豆腐简直都被吃尽了,
他习惯地想喝点孟婆汤补充体力,却被然喂下了一枚比汤水效果更加显著的果子。
老湿脸颊红红地咽下,然后很想感叹一番这逆天的发展,却又被然压住了开始新一轮抗战!
为什么都三次了,菊-花吸附力还是这么好啊啊!!
操场上,接到由树枝们操纵着老湿手机发来的短信的唐帅,认命地戴上了巡场老师的专属袖标,暂代曲苍茫的工作。
心中还在纳闷,一向守时又负责的小苍,今天怎么都没见着人呢?
“老湿老湿……咦?唐帅?”曹志伟举着几个大串颠颠跑了过来,沿路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纷纷拜倒于校草的破洞牛仔裤下。
曹志伟原本想给老湿送点尝尝的,但是没想到值岗的人意外变成了唐帅,“我们老湿呢?”
“我怎么知道。”唐帅揉了揉跳疼太阳穴,“在学校要叫我唐老师,直呼老师名字是不对的,曹志伟同学。”
“噢,知道了唐帅。”曹志伟说完转身举起肉串又跑了回去。
“擦,这群死小鬼一点也不尊敬老人!”唐帅很郁闷地目送着人鱼小王子离开,暗暗唾弃着曲苍茫的教育失败。
其实是他在嫉妒那些有肉串可以吃的人!但是绝对不告诉你!
小树林里的战斗终于结束了,曲苍茫累成了一滩水,被然简单清理了一番,身上只裹了片大树叶,被抱回了宿舍里。
眼看着某人再次蠢蠢欲动的眼神,曲苍茫终于吃不消地掏出了符咒,逼退饿狼木头,“再敢来,我今晚就搬走!”
“不来了,我只是想帮你上点药。”
“药呢?”
“这个。”然亮出了万能的小红果。
曲苍茫脸色登时红一阵白一阵,“擦,你要把它塞我屁股里?这个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干这个的!”
喵的居然要塞屁股里?以后我还怎么吃啊!
然哭笑不得的被砸了两个枕头,“老湿你想太多了。”
“滚啊——别拿过来。”曲苍茫抱着屁股躲到了床尾,却被树枝们封锁住了退路,暗恨得咬牙切齿。
“刚用完就不认账,老湿,这样不行。”然不知何时已经瞬步移动到了他的身后,把人抱起让他双腿盘在自己腰间,然后半推半就地喂进老湿嘴里两枚果子,紧接着又一阵炽热的吻,慢慢痴缠起来。
当又一指戳进菊--花里做扩大领土的时候,曲苍茫气得泪直打转。
太没节操了……我的手为什么会摸到他家小然上啊!
所以今天六点半开始的晚会老湿真的可以参加吗?
此时三年正忧心忡忡地全校范围内搜索老湿,什么法术异能全用上了,却始终不见他们最敬爱的老湿踪影。
“呜呜,老湿,你在哪儿啊!”
“我们居然这么大意!把老湿给弄丢了!”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521……我爱你……嗷嗷,爱你们嗷嗷嗷!
先牛刀小试个cj的,等契机合适了再来鬼畜的=w=,果然好纯洁好清新,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新感?那揍是我营造出来的!(扭~~
告白小剧场————
然:老湿,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老湿:抱歉
一分钟后,树枝开始讨好般的捏肩揉腰,捶腿煽风。
然:老湿,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老湿:这个……呃……
一分钟后,树枝亮出了一排红果。
然:老湿,我喜欢你,请……
老湿星星眼打断他:我们交往吧然!
然;…………
留言要低调,不然被锁了我肯定没时间挨个发邮箱,如果你们兴奋到非要歌颂一下老湿,就留暗号吧——今天的天气真好!
于是我就懂了→_→
应该还会有第二更,可能挺晚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