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62老湿和红果子


中午众人习惯性的在班级里聚餐吃饭,互换具有特色的各族吃食,不过如今多了一个转学新生,还是熟人的小儿子,三班的嘴上不说但私下自然要多多照顾一些。
见小龙太子完全没有准备午餐,便每个人贡献出一部分,汇聚成了一个全新的饭盒。
“吃吧吃吧,今天老湿吃班长的软饭,这些都便宜你小子了!”全是山珍海味大补滋养的食物!
正在吃然做的爱心午餐的老湿腿上无辜中箭,“…………”
饭确实蒸得很柔软易嚼,但是这不叫软饭啊啊!
李龙十四完全不了解人间的学校是怎么回事,单纯的追逐着父王的脚步跑到学校找土地公开了封介绍信,懵懵懂懂地塞到了曲苍茫手。
因为土地校长当初和他谈好的是——若想加入三班,必须要曲苍茫这个班主任亲自点头同意才行。
他不善言辞,也不懂得讨好老湿。
幸好老湿在得知他的身份没多做由于便点头同意了,不然……也许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成了。
老湿原本并不希望班里再加入奇奇怪怪的人,容易影响学习气氛。
李龙十四举起五颜六色的饭盒,真是海陆空什么种类的食物都有,唯独没有他家老爹夹进来的东西。
“谢谢。”他心中哽着难受,面上却如常道谢。
龙王一早便抱着饭盒缩在不起眼的小角落慢慢吃东西,一声不吭,也没有为人父般照顾自家儿子的积极,反而给人了一种他在极力的避嫌感觉。
很是古怪。
一连几天,班级气氛都是如此热络中透着股奇怪的诡异,弄得曲苍茫都不愿意中午在教室里和众人一起蹭饭,被然拉着到楼后的小树林里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是的,老湿经过深思熟虑最终答应了然的告白。
这并不仅仅是被征服了胃,还被然的温柔彻底俘虏了,他根本无法拒绝这个人的靠近,所以一咬牙给了自己一个名分,也给了然一个合理亲近自己的机会。
这样直接的感情,这样温柔的呵护,他一点也不想拒绝。
只是老湿属性别扭,虽然妥协有情,但总喜欢在口头上占些便宜,比如——自从听说然的本体是一棵树后,他就很喜欢叫然为木头。
有时候甚至带着众树枝一起欺负木头然= =!
“上——把他捆起来!”老湿手指一竖,非常霸气地命令道。
然,“…………”老湿还在记恨被说吃软饭的事情么。
果然触手什么根本不靠谱,老湿只要施点小美人计就屁颠屁颠的倒戈了。
不过老湿是个有分寸的,即使与然调侃玩闹也不会做得太过火,都被然当成了情侣间的小情趣包容于心。
他喜欢老湿的一切,更包括了他的小小任性。
最后捆着捆着,老湿总会莫名其妙的把自己也捆进去,然后一阵生龙活虎的纠缠摩擦,学校小树林俨然成了新一代邪恶之地。
学校是神圣的,自然应该多做些神圣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一直压抑到了十月一国庆长假,私立学校又备考高中,假期基本没有,课表排满的很是丧心病狂。
不过好在学校的领导们还有那么一咪咪良心,在七天补课小考后会有一个模仿日本校园祭似的大型活动,那天刚好是建校十五周年,学校准备放手大庆。
不仅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校园玩乐,晚间还会举办一个全校各班都必须参与的联庆晚会。
具体说起来这活动也没什么特别新鲜的地方,每年都搞,内容大同小异,但是对于那些整天沉浸于枯燥学习中的学生们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原本休假被占用就已经很郁闷了,再没点活动滋润滋润小生活,那人生可真素芥末如雪啊!
“我们班分到了一个中央展台。”是校园会场内比较显眼的一个重要位置。
曲苍茫曾经也没想过学校领导们会这么重视自己班,不过既然分派下来任务了,就一定要做好所有的准备,“中央展台以各地著名的小吃为主,我们班被分到的是……咳……烤羊肉串。”
全班默默抬起头,脑补起老湿穿着民工装,一手撒辣椒,一手翻竹签,满头大汗的扯着脖子可劲儿喊,“又大又香的羊肉串咯,羊肉串便宜咯便宜咯!”
=口=老湿,果断放着我们来吧!
我们五大三粗,我们不怕吃苦不怕累。
曲苍茫莫名其妙的接收到了很多古怪目光,也没多想,继续说,“李龙望,你主要负责这一块,李浩配合,选出五个人和你们做准备工作,搭建宣传板。施梁森,校庆晚会上的节目就由你带人准备了,独唱独奏合唱什么都可以,小品响声……我觉得你们没那个才能。”老湿很犀利,班里人内牛满面的又脑补起自己说响声的场景。
“重在参与,一份代表班级的心意,审查并不苛刻,所以不用过多担心。”
“是。”被点到名字的人们齐声应下。
接下来就是一些细节方面了,“木……咳,然,我们班分担区的卫生就交给你了。”
反正这货手多,不压榨他压榨谁。
老湿很无良地把最烂的摊子都推给了然去管,然好脾气地点点头,望着老湿轻轻抿起的红唇,很想不顾场合的冲过去抱着他亲两下。
不过,却忍住了。
有些事情,不需要别人围观。
分配好工作好,曲苍茫给了班里人一节自习课的讨论时间。
这些方面班里人没必要出风头争面子,但是也不要做得太差了丢班级的脸面,所以他还是期待学生们能有好的发挥。
不过在一切尘埃落定前,他要先出面调节一下李家父子的问题。
原本以为两人间氛围冷淡是有什么不可说的矛盾,彼此间有心化解的,但是这么多天都过去了,李家这俩毫无进展,急刹了旁人。
= =他这个老湿,当的真心不容易!连家庭纠纷都要参一脚。
“李龙望,你和我来一下办公室。”
“是。”
龙王在外面叱咤风云,在班里就是一乖乖牌,看得小十四一愣一愣,巴巴地跟着老湿屁股后头跑了。
卧槽,这还是他英明神武又冷漠人又渣的父王吗?
“淡定啊,十四。老龙这些年其实挺惦记你的,不过你也知道你爹那德行,有事儿习惯憋在心里什么也不说。”李浩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意味十足。
李龙十四却并没有太多的触动。
老实说他完全不信,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曲苍茫并没有带李龙望去办公室,那里人多口杂又不方便说话,于是把人带到了然的地盘,后院小树林,这里隔音好,在进来外人前树枝们会提前冒出来通知,不用担心听角的。
“随便坐吧。”
“是。”李龙望原本以为老湿叫自己去办公室拿作业的,结果居然被带到了楼外,心中有了数,干脆的坐下等着老湿问话。
“都说父子间没有隔夜仇的,龙王。”
“老湿……你不知道,不是我不想放着十四不管,实在是……”在做过了禽兽之事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家儿子。
李龙望心中不是个滋味,对老湿缓缓道来了曾经的过往。
“那次我刚升职,带着全家一起搬到了东海。”龙王迁新居,肯定是要宴请宾客庆祝一番的。
“我被一群天上的老家伙们围起来灌酒,当然……如果我不愿意喝是没人会强迫我的,不过那天也高兴,东海是我们龙族始祖的栖身之地,如今回归故土,难免有些激动过渡。”
不小心喝得太过,还拉着家里最小最漂亮的儿子滚到了床上。
那是龙王第一次与男人之躯做xxoo之事,滋味竟然美妙至极,吃了再吃,好似怎么也停不下来了,差点把第一次被开-苞的小龙太子弄死在龙床上,高唱菊花残。
事后渣爹是有些悔意的,快-感强烈但他并不是没有理智的。
第二天李龙望就准备抹去小十四的这段记忆,让他忘记发生过的一切不和谐事件,以后多对他好点补偿回来。
好吧,他知道这做法确实挺渣的!但是——
谁知道法术竟然抹不掉,那么只能说明一点了——这孩子喜欢自己,还不是父子间的喜欢。
想到了曾经那个小小的儿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软声软气地叫着父王,李龙望狠不下心推开十四。
于是稀里糊涂地有了第二次亲热,第三次……
直到,这事儿被其他儿子撞见,龙王终于想不开跑路了。
“擦……孬种!”老湿恨铁不成地挥舞拳头揍在龙王身上,又觉得这样不给力,于是指挥着早就倒戈偏向他的树枝们,在小树林里狠狠揍了龙王一顿。
这要是换了别人龙王肯定会还手啊,可为毛偏偏是老湿呢!从头到尾都没敢动过一分一毫,就怕自己没轻没重的一出手就把老湿给伤了。
李龙望也知道自己就是个渣……咳,这主要是以前老老龙王榜样就很渣,一代渣了一代,一直渣到如今。
狠扁了一顿人,老湿舒爽了不少,但看着李龙望还是来气,“孩子何其无辜,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当父亲的?孩子才多大?竟然一点担当都没有!”
李龙望囧囧有神,孩子已经一千五百多岁了,追了自己有五百年。
“我们语文书第一课怎么学的?敢作敢当都喂狗吃了?”
“老湿……咳,那时候我还没上过您的课呢,先消气,消气,别气坏了。”到时候肯定还会挨揍。
班长脾气好,但前提是不要招惹老湿= =!
曲苍茫又抽了他两下,气鼓鼓地坐回原位。
树枝们立刻献媚般地捏肩揉背捶腿煽风,服务的绝对周到,看的李龙望一愣一愣。
“我不管你怎么想,至少要向小十四先道个歉。”
“可以。”李龙望同意。
“然后当牛做马忏悔罪行。”
“噗——”李龙望喷了,哭丧着脸苦笑,“这个就不必了吧。”
“你说什么?”老湿淡淡地瞥。
李龙望一个激灵,“我说,我愿意。”
“嗯。”老湿点头表示满意。
既然当年敢做,现在就要敢当。
这么说起来他还挺佩服那个毫无线索却始终坚持着搜集信息追着父亲脚步的小十四龙太子,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毅力,守护真心一成不变。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碰壁后毅然决然地再站起来,继续努力,哪怕结果依旧是无情的碰壁。
李龙望无奈道,“老湿,那毕竟是我儿子。”
“= =你如果发狂了还会在意这个吗?”
李龙望,“…………”好像被老湿当成了禽兽。
不过,做的也确实够禽兽了,李龙望以前种马惯了,到处撒种找情人,但是自从有个龙族女生下了小十四后,他好像真没再随便撒过种。
还有,从躲儿子起,他就没再找过一个情人,洁身自好得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
如果说这些和小十四没关,连曲苍茫都不会相信。
擦,事情好难办啊,李龙望决定暂时鸵鸟过去,等校庆过了再找机会向小十四先道歉吧。
有些事情拖得太久,也是时候该解决了。
曲苍茫如今看李龙望是非常的不顺眼,挥挥手把人迁走了,自己坐在草地上生闷气。
也不知道在和谁较劲呢,被不知何时来,也不知道听了多少的然从后面轻轻环住了肩膀,“别和龙王生气,这么多年他也不好过。”
“你不许为他说话。”曲苍茫瞪眼。
“好,不说。”然安抚地吻了吻老湿的鬓角,顺着一路吻到了嘴角,“老湿,张嘴。”
“唔……”曲苍茫嘴里多了一颗被然渡过来的红果子。
然咬走了一半,与他边亲吻边咀嚼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咽下得更多,谁咽下的更少。
当整个果子吃完后,曲苍茫脸红心狂跳的靠在他怀里,气势十足地警告说,“你如果敢想龙王一样跑了,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追回来暴打!”
然静静地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肩膀上汲取着身体的温暖,半晌,才淡淡的开口说,“离开的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十分有深意的一句话,老湿却没多想。
因为就在这时候,然的脑顶蓦地冒出了一颗新鲜的红果,由小变大,生长得极为迅速。
曲苍茫倒吸一口凉气,“这、这果子难道是……”
然垂下眼帘,“嗯。老湿要对我负责。”
曲苍茫=口=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深意的地方很多……远目,不知道乃们能否领悟真谛。
另外……本来就是为了占章节写的番外,怎么比正文还受重视!这可不行,老湿表示很吃醋,需要爱抚安慰!
ps:感谢抓虫的妹子们,马上去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