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57老湿乂老湿


三人两足的赛场上异常激烈,这是今天最后一个比赛项目了,每个班级都想趁最后的积分大榜公布前,再加把劲儿捞一些分!
三班当然也不例外,他们班里没办法参加女生项目赚分首先就屈居劣势。
而所谓的两人三足就是三个人同时踩在像雪橇之类的坚硬木板上,站成一竖排,总之就是一个非常苦逼的配合技术活儿,若是默契不好,三人集体狗啃泥。
李龙望在骑马打仗的项目上大出风头,原本这个三人两足是没他什么事儿的,但是龙王蹦达得还high了,心中有股邪火在叫嚣,完全消停不下来。
正好原本三人两足的原音不太乐意参加这么脑缺的项目,李龙望就带着原音的号码牌巴巴地上场逆袭去了。
可想而知观众席上的小14,在不断围观自家渣爹的**青年行径后,悲愤欲绝地离去了。
绝对不会承认和这种人做过!李家的脸面都被他给丢尽了!
曹志伟喝着学习发的劣质矿泉水,咬着自己做的烤地瓜干,后知后觉地说道,“老湿好像被班长带走了。”
“嗯。”班里人齐齐点头,谁也不是瞎的,老湿再瘦个头也不小,连推搡带挣扎地被班长群枝乱舞的扛到了小树林,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这天时地利人和。
原音有些揪心了,“班长怎么能这么对老湿!”第一次就野-合简直太重口了!
在他的心中,自从升级为老湿的弟弟后,伟大的班长已经排在了曲苍茫名字的后面,位于原音心中的第二位。
谁也不能和老湿比,班长当年只是出手援助过几次,老湿却是实打实的救了他的命!
太子爷搂着软软绵绵被吃尽豆腐的小画皮,嗤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是第一次?我和小森就住班长寝室隔壁,那边天天晚上怎么回事我们可比你清楚。”
= =有一天叫的声音比我们都大,你肯定不知道吧!
原音瞪大眼睛,盯着施梁森的脸似乎想看出点什么。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画皮小森童鞋还是非常慎重的点了点头,就凭他在美受界横行霸道地获赞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判断,那呻-吟绝对不是来自于班长。
到底会谁是,我们心里清楚就行了。
捆绑式什么的……老湿好福气诶。
是的,老湿被班长扛进了小树林,你吃苹果我穿衣简直就是欲求不满的大杀器。
然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当然只有面对曲苍茫的时候才肯做出一切妥协,但是……这并不包括欲-望。
他对曲苍茫的欲-望从来就没有掩藏过,也许以前他是沉寂无声,他是存在感稀薄的,但是这一切在曲苍茫遇袭后,一切都彻底破碎,并且强力地爆发出来了。
他可以继续低调得若无其事,但却绝对不允许他守护的人受到一丁点伤害。
欺我者,杀亦可。
欺他者,永世不可超生。
“然……运动会快结束了,一会儿有闭幕式,先放我下来啊……唔。”
老湿蹬胳膊蹬腿儿的在然肩膀上一阵折腾,却怎么都挣脱不开群枝纠缠,把他固定得死死的,完全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仿佛要把他镶嵌到身体之中的劲头,令曲苍茫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寻常。
很危险。
但是为什么?
然给他的感觉,从来都是特别无害的。
“然!给点反应啊!”这人简直太伤自尊了,曲苍茫用小指尖戳然的耳根,他目前也就能做到这样了。
似乎每一次在然面前,都无法保持住教师的威严。
然微微侧过脸看他,面无表情,沉沉的眼中格外平静的,无波,但往往是这样表现的班长,才是真正可怕的时候。
寂静无声,仅仅是风暴的前兆。
“老湿。”这样的称呼,这样的语气,仿佛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开启了一个直属于他们之间的禁忌。
老湿和学生,在无人的小树林。
曲苍茫不再乱动,只是有些茫然地望着这四周。
然带着自己好像也没走多远,可是为什么这片地方这么陌生呢?学校里有这样的一块林地吗?
郁郁葱葱的树茂盛清新,草地柔软鲜嫩,仿佛翠绿色的天然地毯。
这里土壤肥沃却并没有任何的花朵盛开,这里只有绿色,因为这里是……我的世界,老湿。
曲苍茫晃神的功夫已经被然放倒在了地上,树枝松缓了片刻,却配合有素地开始撕扯他身上的布料。
一切的包裹在这块天然的屏障中都仿佛是累赘。
曲苍茫十分搞不懂情况,有神的黑眸中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然而就是这片刻的功夫,他几乎全光的躺在了草地上,只剩下最后一小块布料遮挡着敏-感的脆弱。
然大手一挥,最后一块布料也被扯掉了。
曲苍茫就犹如一个新生儿,以最原始的状态毫无表露地展现在了然的目光之下。
劲瘦的窄腰,原本骨干的身体最近却因为被喂了不少高热量食物而变得有肉了一些,匀称得一塌糊涂,皮肤吹弹可破,全是这些年坚持不懈和孟婆汤的功劳。
小老湿很粉嫩,使用的次数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人依旧不胖,臀却挺翘得极为诱-人。
而那一路沉静吓人的绿眸,也终于明晃晃的酝酿起了十二级以上的风暴。
“老湿。”然的嗓音低哑得厉害。
曲苍茫却没什么大反应,迟钝得人神共愤。
直到一双光滑温暖的大手在他饱满的翘-臀上游-走不断时,曲苍茫才堪堪反应过来,完全被这yd的场面给震慑住了。
他居然被然压在了身-下,光溜溜地压着!两腿什么时候缠上人家的腰?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然……”曲苍茫动了动腿,被树枝固定住完全没得反抗!他有些火大,“为什么我脱光了!”
然沉默了片刻,说,“那好,我也脱。”
曲苍茫=口=“…………”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小老湿被树枝们照顾得很好,树枝们甚至比然的两双大手更加熟悉老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敏-感的脆弱点。
它们对老湿的身体痴迷不已,它们渴望着与老湿做最亲密的接触,小老湿也不排斥它们的靠近,因为曲苍茫下意识地就对这些树枝们很有好感,哪怕上一次被他们s得很凄惨,也绝对没有抗拒的心。
天时地利人和果然占全了,老湿很想抗议一下自己所处的劣势位置,却很快就被堵住了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老湿还特别不给力地缴械投降站了起来。
树枝可以是很纯洁的东西,也可以是很邪恶的东西。
简直邪恶得一塌糊涂。
“老湿,这里很精神。”然用手指戳了戳颤抖的小老湿,心中的喜悦不足为外人道也。
老湿脸红得像朝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愤怒更多还是害羞更多。
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像强抢民女的民女!所以干脆不说,老湿直接从空间里掏了张符咒出来,狠狠地拍在了然的脸上。
“恶灵退散!”
然,“呵呵呵……”
太可爱了。
曲苍茫,“…………”你笑个p。
小老湿鸡冻得越来越明显,曲苍茫完全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时而天堂,时而冲破云霄跌回地上,这样的忽高忽低导致他完全没了反抗的力气,只想着然能大发慈悲的放过自己。
但是为什么又觉得很舒服呢,曲苍茫悲壮了。
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连我也不例外了!
“老湿,你不能这么自私。”
“我没有!”
“那好,帮我也弄弄吧。”
“…………”
曲苍茫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树枝上,可是气氛真的太美好,美好又饱含呵护得令人想哭。
他羡慕黑白无常的亲密无间,羡慕那些有伴儿陪在身边的人。
这种温柔的醉,是孤独太久的人经不起的诱惑。
如果是……然……应该……
咳,总之呢,就很没节操的握住了。
老湿技术烂得比他上学时候的政治成绩还差,但是然却很享受,用力抱着老湿,带笑的双眼幸福得仿佛得到了全世界。
真爱和撸友的区别就在于此。
“唔,很舒服,老湿很厉害。”
“闭嘴!”某人要恼羞成怒了,恨不能捏爆小然然!
然后很快就爆了,在树枝们和老湿的完美配合下,两个人同时喷出了天然乳白的化肥,浇灌得小草们更加鲜绿,无法直视。
世界真和谐。
然抱着老湿,深深地再次吻住,不安分地用舌尖挑动他的唇齿,激起老湿的舌与自己起舞飞扬。
手指轻抚到菊花的周围,开始打转,老湿却沉醉的特别没出息,眼看就要被人攻得吃干抹净了,却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但是这时候一阵音乐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亲密,运动会闭幕式要开始了,这里毕竟还是学校里,大喇叭遍布各个隐蔽之处。
老湿一骨碌从然的身上爬了起来,白着一张脸捂住了被戳进两根指头的娇艳嫩菊,此时才勉强反应过来如果不是有闭幕的音乐提醒,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转头就想跑路,却被然用树枝硬给扯回了怀里,“至少要穿件衣服再走。”
曲苍茫,“…………”
擦,也不知道刚才是被谁给脱光的!
这种时候,迟钝的老湿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然,这些树枝其实是……你的爪子?”
“是手。”然认真纠正。
洗澡的时候有树枝擦背,吃饭的时候树枝擦嘴布菜,看书的时候树枝们煽风,睡觉的树枝做被子,做床单,穿衣服的树枝帮忙系扣子……
吃豆腐的行径特别多,却都被他的不在意给忽视了。
“泥煤!”老湿顿时觉得天都塌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下章感谢大家的地雷= =
昨天实在抱歉,咱有留请假条在下面,昨天的状态真的不行,写出来的东西我都不敢发了,怕你们失望=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