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47老湿动老湿


平日里然也是住在学校宿舍里的,毕竟这里离学校近,上下学都很方便,时不时还能伸伸触手去老湿的房间里稍稍的搅合一下,班长大人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与众人那种臭袜子裤衩子漫天飞的坑爹男生寝室有很大的不同,首先,然的寝室的是单人的,而且干净清爽,称之为一尘不染也并不夸张。
其次,然的宿舍里带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
当然了,即使这里是学费贵到能砸死人的私立学校,学生宿舍里也绝不可能具备这么好的条件,毕竟只是高中。
很多设备都是然自己改造配设的,比如那几乎占了浴室三分之二面积的奶白色浴缸,还有他卧室里那张很软很舒服的双人大床。
曲苍茫刚睁眼的时候还很迷糊,眼前好像晃悠着一堆绿油油的东西,鼻尖充斥的气息很清香好闻。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他的记忆仅仅停留在吃了许正的芒果布丁毒发喷血的那一瞬间,令曲苍茫尤为深刻的是口中翻来覆去怎么也清不干净的血腥味。
他缓缓坐起身,柔软的鸟羽被顺着肩膀轻滑而下,曲苍茫此时才注意到自己是浑身光-裸的,白皙的肩膀头,弧度美好的脖颈,漂亮的锁骨和脊背都暴-露在了微凉的空气中。
曲苍茫只觉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胃里也很温暖很舒服,愣是察觉不出一丁点异常来,仿佛之前那中毒神马的都是幻觉。
令他一时呆愣了。
曲苍茫习惯性的在起床时从空间里拿出一碗热乎乎的孟婆汤暖胃,不过此时口中弥漫的芳香气味实在好闻,好一时有点舍不得喝东西把味道冲淡了。
于是悬在半空中的手犹豫不决却还是选择了放下,恢复了视线的曲苍茫很快眯起眼睛开始打量四周。
很干净很简洁的屋子,没有一丝多余的点缀,很符合某个人的性格。
“出来吧,然。”不知道为什么,曲苍茫能清楚地感觉到某个人隐藏的位置。
然缓缓从房间中一块阴影处显出了身形,步伐稳缓地走到了大床边,在曲苍茫张开嘴巴想要问话之前,先一步摸了摸他的脸颊。
成功让曲苍茫的话全卡在了嘴边,然并没有注意到他奇怪的反应,而是近一步又探向了他的额头。
老湿终于不烧了,身体恢复得很好。
曲苍茫脸色涨红,尽管两人都是男的,可偏偏对方不仅是自己的学生,还是一个暗恋着自己的告白者。
两人又吻又抱的好多次,最后一次在电影院里,自己还没有及时推开他,莫名地接受了那个温情四溢的吻。
现在想想曲苍茫就头大,他好像对然的不排斥,还有了感觉。
难道是孤家寡人生活太多年,连撸管这档子事儿都几乎断了,所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春意终于彻底爆发了吗?
所以,我对着自己的学生发-春了?
曲苍茫脸色发白,嘴角颤抖,绝逼不想承认其实自己是个禽-兽,连深秋时节都能荡漾起来。
然却并不知晓他的心理活动,在确认好老湿的身体的后,两手从背后的树枝上摘了几个新鲜的红果,放在唇边喝气又用掌心揉搓了两下,自认为无比纯净后,这才满意地递给了老湿。
“身体还没恢复,多吃点补充营养吧。”他自然知道曲苍茫有多么挑嘴,所以下意识的忍不住劝道。
曲苍茫在看到果子的一霎那眼睛就冒星星了,神马纠结的顿时都抛在了脑后。
“然……你从哪儿摘来的?”老湿想起了那个月黑风高的教师节夜晚,在自己醉醺醺的时候,是两根树枝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还送来了一篮子果子。
一部分被曲苍茫做成了果酱,放在冰箱保存,一部分当成了每日必吃的水果,虽然数量有限,但是曲苍茫并不想亏待自己的嘴巴,这些年嘴和胃跟着自己遭过太多罪了,偶尔奢侈一下不为过。
然将曲苍茫抱到了胸前,锁紧于怀中,感受到抵在胸口上的两只小白手的温度,低声说,“它们都是我的。”
曲苍茫有些别扭地动了动身体,然的体温不高,连带着衬衫的布料都给人一种凉凉的感觉。
“你的?什么意思?果子是你种的?”
然静静的闭上眼睛,半晌,双手开始抚摸他光滑的背,“算是。”
曲苍茫呆了,甚至连两只在不断吃豆腐的手都给忽略掉了。
直到他们摸向了胸前,沿着敏-感凸起的小红豆轻擦而过的时候,曲苍茫才顶了张苹果脸,慌忙推开了他的学生。
曲苍茫的心中,早已天崩地裂水倒流了。
居然是然种的!
曲苍茫深知那果实对自己来说究竟有多大的诱惑力,如果然拿那些来引诱自己的话,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多牛掰的抑制力能抵挡住如此强大的勾引!
但是然没有,只是轻轻地长叹一声。
“他们把毒下在了你的办公桌和卧室里,最近都不要去大办公室备课了,毒对学校里的其他人造不成伤害。老湿先住在我这里……”然顿了顿,补充说,“老湿先住在我这里几天,避避风头。”
曲苍茫,“…………”
可是我为什么会被下毒?
“是谁下的?”
“没谁。”然蹭了蹭曲苍茫比以前更加光滑水嫩的小脸蛋,唇边溢出了点点笑意,在他的嘴角印上了个一枚二硫碘化钾,就像曾经曲苍茫兴奋至极的时候,印在树枝上的那样,“安心住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一切有我,我不允许你再出事。
曲苍茫呆呆的被亲了,然后很快脑顶又冒烟了,急忙转身缩回了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了个团儿。
尽管没答应告白,可他和然之间的关系还是发生了飞一般的变化。
他们似乎直接越过了初恋时期的懵懂含羞,直接从亲吻发展至同床共枕,再从看电影约会又发展到了即将同居。
一身白色居家服,典型新好男人范儿的然端着平底锅,在宿舍中扩展出的一小块空间厨房里眸中含笑的为晚餐而忙碌。
绿眸深邃,犹如这世间最尚好的翡翠,而不知从何时起,然曾经平凡无奇的外貌变得越来越出彩耀眼了。
把自己藏进被子里cos蝉蛹的老湿半天也没敢冒头,他比较担心自己闻到香味后,会没出息的朝然那边扑过去。
对于一个十年多没开过味觉的吃货男人来说,美食果然是无法抵抗的大杀器!
“老湿,吃饭了。”
曲苍茫在被中默默泪,居然这么快做好了吗?
“老湿,我要掀被子了。”
曲苍茫反射性地捂住重点部位,紧接着就感到浑身一凉,被子就被大力扯飞了。
蜷缩着身体,赤条条无防备地卧倒在白色的床单上,碎发凌乱,脸颊带红,简直就是在红果果的引人犯罪。
翠绿色的眸子,似乎深了几分。
“老湿,被子透气性不好。”
提供羽毛的神鸟们听到了会哭的。
“那你先给我找件衣服。”曲苍茫囧囧有神的继续捂住重点。
“好。”然很爽快。
找件衣服,而不是找一套衣服。
磨磨蹭蹭几分钟后,曲苍茫终于接受了然的一件大t恤,下-身空空旷旷的跟他一起进了空间。
仿佛置身于原始丛林中,有厨房有餐厅的惊人空间。
好吧,其实一旦接受了全班学生都不是人的这种设定,老湿无论遇到了神马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强力适应。
从某种情况来说,曲苍茫真的很牛。
学校那边,唐帅连带两节课,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
主要是没有曲苍茫在学校坐镇,班里学生都不老实。尤其是在老湿中毒吐血以后,全班不老实的系数已经飙升到了历史最高点。
唐帅郁闷地皱起眉头,不满地用板擦砸着讲台,“十分钟以后收卷子,还有大题没做完的抓紧时间。仔细回想一下苍老湿中毒前对你们的期望,对你们的信任,他不可能总在你们身边督促的,要学会自觉,自觉懂么?”
如果不是看在小苍的面子上,他犯的着跑来和一群不可爱的学生们讲大道理找虐么。
“唐老师,你还说我们呢,你自己都偷偷看手机多少次了?就让我们给老湿打个电话呗,我们肯定偶好好做题。”
“就是啊,我好担心老湿!”
走出阴霾的许正也说,“我还想帮老湿做人工呼吸呢!”
全班,“你滚——”
唐帅无奈了,“你们以为我不想么,万一小苍在睡觉把人吵醒了怎么办?算了算了,愿意打下课大家一起打电话,现在把卷子都做完,明天批出成绩来还要给你们老湿看呢。”
一提分数要给曲苍茫看,全班闭嘴了一大半。
人间不是流行这么一句话么:爱他,就给他看你的成绩单。
见讲台下面一个个不省油的学生们终于老实了,唐帅松了口气,甩手解开了领带。
真热……唔?怎么感觉到那只死猫的气息了?
坐在第二排的曹志伟只觉得冷气袭身,身后菊花一紧。
怎么回事?好像有杀气!
“喵呜~~”猫又踏着小白云来到了教室的门口,弓起身抖了抖猫毛,伸了个懒腰,在瞄到明显浑身僵硬冒冷汗的人鱼小王子时,还很温柔的朝他笑了一下。
哪里想到曹志伟差点被他笑尿了,他可怕了,这位大爷怎么跑学校来了?
“你来作甚?”唐帅搔了搔耳朵,面对这只很难保持住他帅气又完美的形象。
“我怎么就不能来?切——我是来保护煮人的!咳——煮人呢?气息不在学校?”
“切,等你来黄瓜菜都热乎了,你不添乱就不错了,赶快回去,你吓到学生了。”他可不想让曲苍茫明天来的时候看到曹志伟卷子皱眉,但是猫又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于是唐帅很没品的改口,“至少等班里下课再来。”
猫又眯起眼睛,完全不打算鸟唐帅,径直走到了曹志伟的桌前,非常给力地做了个原地伸展跳跃。
曹志伟腿肚子都打哆嗦了,笔杆都被他捏折了。
每一次面对猫,他总是这样的无力。
为什么……为什么不试试反抗呢?对了,已经试过了,光凭靠鱼尾巴打不过猫又,在医务室的时候被欺负得很惨来着。
曹志伟本性有些懦弱,因为从小生活在海底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长大以后,肩上背负这全族人民的命运和寄托,他蜕变得很彻底,性格也变得有些闷。
是的,曹志伟曾经非常不合群,还总被误认为叫曾志伟,可是自从曲苍茫接手了班级后,曹志伟明白了很多,也体会到了班里人一起抱团的好处。
有事儿全班一起上!绝对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所以当猫又很想欺负欺负这条小鱼,找找心理平衡的时候,曹志伟一反常态,彻底爆发出了王子精神,“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兄弟们,和我一起上!就是这只猫,上次在医务室里占我便宜,摸我胸!”
坐得离曹志伟最近的人是龙王和李浩,李浩与孩子成群,连自己儿子都能乱搞的龙王不同,狼王李浩虽然追求者很多,却非常洁身自好。
一听这话,李浩首先就怒了,“敢欺负我们学校的校花?纳命来!”
奇奇是第二个反应的,奇奇一向很有集体感,二话不说直接亮出了最锋利的武器,差点就扎中猫又的尾巴了,猫大爷全身的毛都竖起来鸟。
这特么的是什么刀啊,没砍到都能削掉不少尾巴毛!
一个、两个,渐渐的连睡神斯鱼都站起来亮出了武器,他虽然不如他的哥哥死神武力强大,但好歹也是西方众神之一,有两把刷子。
这下可好,卷子也不做了,课也不管了,监堂的唐帅成了背景布,一群三班的汉纸们把猫又团团围住,完全不给他恢复人形的几乎,拳头武器一阵招呼!
“干摸我们班小曹的胸?无耻!”
“我们三班绝对不好欺负!”
“要不是看老湿面子上绝对弄死你小子!”
“你以为你是神兽你就可以猥琐小曹曹吗?”朱雀李响居高临下地放出了一阵火焰,烧得猫毛焦黑,“我才是东方正统的四圣兽之一,你猫又算个鸟!”
虽然他一年前离家出走,把剩下那三只丢山谷里了,但是完全不妨碍他亮出牛掰闪闪的身份装x!
猫又苦逼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装b不成反被群,差点没被这群人折腾死!
很好,眼睁睁看着老湿吐血却无能为力窝下的火全发泄出来了,后来就连唐帅都上手了。
反正他和猫又早就不对付了,打两下能怎么地?是男人就要群殴!
而唐帅的这一行为,意外地得到了全班的认同。
从这一刻起,三班才彻底接受这个理化老师……嗯……当然,老湿永远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曲苍茫。
嘀嘀嘀,下课铃响了。
全班稀稀拉拉地把卷子都交上去后纷纷离开了教室,为下一节的游泳课做准备,只留下一个被烤黑被差点吸干了血的半死不活猫尸,凄惨地倒在了小墙角。
作者有话要说:
莲妃要写点话,希望大家能看一下。
首先说好的表白,感谢你们一路支持到现在,这文开篇的成绩很渣,有你们的支持才能收藏上万,一直保持在了月榜上比较给力的为止,很满足,也非常想多更点回抱大家。
现在就是这样,周围的朋友好多找我去玩,但是我都推了因为答应了你们三更,我相信自己会做到,但是……有些人别太不要脸,看盗文还跑来说风凉话,我加更是给正版的读者们福利,不是为了让你们指指点点。
每一次开坑都免不了被盗文,我渐渐的也接受了这一苦逼的事实,一章最多一、两毛钱,但是作者却要顶着鸭梨在电脑前坐很久,你们认为花钱看文不值,我也没办法,但是请给我留一片可以清静写文的地方吧!不懂你们买了v以后手打出来转给别人是什么心里,把心思花在学习工作上不行咩?
留给你们一句话——你们做过的,迟早要还。
*明天开始防盗,不会给大家造成很大影响,我先发一篇番外,占据65章的位置,然后从中间开始更,也就是接上46章,手机党们一幕了然,电脑上我也会标出来哪章是哪天的更新内容。
我以前日更也就算了,现在我打算日三更,受不住小偷们偷盗,请大家继续给予支持!谢谢=3=
ps:有什么问题留言,我都会解答,不打分也可以,别负分就ok。
最后是人物档案——
姓名:吴熙瑞
别名:三头笨蛋
职位:小组长
出生地:神界与魔界的交界处
身份:某公司总裁的未来准继承人,神殿继承人,魔界大公子
身高:188
体重:不明,因为脑袋有时候不冒出来
三围:哎呀呀呀,问问他的爹爹们
最喜欢的食物:火蛇
人生经历:苦逼的爹爹是某企业总裁,然后被一只神棍和一个无良暴躁的魔看上以后纠缠不休还怀孕了,远目……然后就有了他,家里每一天消停的,一神一魔天天为了爱人吃醋掐架,于是他就逃家了。
当年神王和魔王为了一个人类掐得你死我活还成了一段西方佳话= =!后来妥协了是因为有吴熙瑞,这个横跨三族的混血。
ps:有人想看他们的文?乃们的口味好怪,这可是3p……很没节操的3p
咳咳,第三更献上,原谅咱的啰嗦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