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43老湿一老湿


三班在升旗仪式上大出风头,并连续获得了学校的流动红旗。
曲苍茫心中是非常高兴的,也是自豪的,这群学生们虽然年龄参差不齐,种族各不相同,但大家努力起来心很齐,除了学习外,纪律等一些琐碎的方面并没有让他操太多心。
这种时候就充分体现出了一点——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非人类们也不例外!
当然,曲苍茫接受的这一切在全校内已经造成了大轰动。
如果说三班全是歪瓜裂枣,那么就算升旗仪式上表现的再出彩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关注的。
偏巧三班整个一美汉子班,而且,三班的班主任是全学校最年轻的老师,眉清目秀,朝气蓬勃,上起课来肯定有精神!
所以近来校园一角一落都能听到类似这样的话——
“我当初如果能分到三班就好了!”
“我如果不是学文就好了……”
“呜呜……好想要曲老师的电话!”
“我勒个去,你想搞师生恋?”所有人被震住了。
那女生却只是吸了吸鼻子,摇摇脑袋,“你想哪儿去了,我对曲老师那叫尊敬~~尊敬懂么?要来曲老师电话可以和他套近乎啊,说不定那样就能要到三班全班的通讯录了……”
所有人,“…………”
妹纸,你胃口太大了,这是打算吞下一个班吗?
高大俊朗型、沉默禁欲系、妖娆美艳系、憨厚老实系、寡言闷骚型……三班几乎把所有美男类型都给占全了。
全校男生对这个美到冒泡掉渣的“妖孽班”是又羡慕又暗恨。
先前那些对三班嗤之以鼻的老师们最近开始蠢蠢欲动了,多少年的老人精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诶,当初怎么就没人愿意接手三班呢?
现在烫手的山芋意外地蜕变成了人人艳羡的高贵天鹅班,全校前五名那班竟然占了三个……
“曲老师,你真是教导有方啊!”学校里一个比较有资历的班主任不禁感叹道,那群他看着眼晕的混账学生们是怎么乖乖听话的?
挺不可思议。
“曲老师的教案能不能借我看看?我们班那个臭小子被你们原音压死了一年多都没冲上前三,还有那个叫……叫什么来着的班长也是诶!”
曲苍茫,“…………”
这些老师们难道忘了吗?我们班还有那么多全校倒数的学生在呢。
校大办公室里,原本习惯坐在角落里不参与任何话题的曲苍茫被众人围了起来,老师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七嘴八舌从三班又谈到了整个学校的总体情况,老师之间无非也就学生和成绩那点破事,私下里划分的圈子这种时候就不好摆到明面上来了。
曲苍茫成了众人的焦点,却并没有多高兴。
眼看着就要月考了,班里还有一群连高一单词都记不全的二货啊!
曲苍茫担心班里的成绩,更担心全校打乱学号混在一起考试的时候,班里那群人脑袋一抽露出尾巴夹笔什么的……
做三班的老湿压力有多大你们根本就想象不到啊啊!!!
早晚会脱发= =!
老湿的心不在焉被不远处巴巴观望却始终不敢靠前的唐帅看在了眼里。
他能感觉到,小苍有点不耐烦了。
这种时候,是男人就要上!“小苍,和哥过来一下,主任找你。”
快感谢哥吧~~快和哥多说两句话吧~~
“啊?噢……就来。”曲苍茫保持微笑,比划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侧身走出人群,与唐帅肩并肩离开了群师乱舞的大办公室。
原来三班那个物理老师消极怠工厉害,对学生态度又差,曲苍茫早就对他不满意了,终于在那老师又一次准备“跷课”前由酝酿转到了大的爆发点,一怒之下把那个万恶的老师告到了教务处。
在主任的安排下,如今物理老师的位置被唐帅顶上了。
撇开唐帅恶劣的rp不说,人家是有真才实学的理科双博士,据说还是当年元兴的校长重金从外校挖来的墙角。(…………)
当时曲苍茫告状成功从办公室走出来后,突然就觉得特别心酸。
小时候在幼儿园挨欺负了都没向老师告过状,为了班里那群挫学生,他竟然开了这么一个杯具的先河!
曲苍茫沉浸于悲惨的回忆中,格外沉默,脸色极差,而唐帅却心底胆儿凸,认为曲苍茫还在生自己的气。
究竟生什么气?连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总之,虫虫们说了,生气的人一定要好好哄。
于是就见前一刻还仪表堂堂的某唐老师,下一刻在曲苍茫面前就成了甩尾巴讨骨头啃的狗狗,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虔诚地双手合十,“小苍,有些事别全怪哥,哥也是生活所迫被逼无奈,哥现在给你诚恳道个歉,就原谅哥吧~~以后我会尽心尽力指导三班的。”
对于那群同样不是人的学生,唐帅还是很有好感的。
反正大家都不是人,一家亲!
你有好感个p!你如果有好感,早就在高一的时候就好好教他们了!
曲苍茫完全不相信唐帅的rp,尤其是在小宠物猫又狠狠抹黑了唐帅后,那就更不放心了。
猫又的话固然夸大,但不全无道理。
这个道貌伟岸的非人类,谁知道他骨子里到底是白还是黑!不过……他授课的方式确实不错,虽然没有老教师们稳重,却比较灵活易懂,曲苍茫是旁听过的。
沉默了半晌,曲苍茫才点点脑袋,“其实我没生气。”
他身边不是人的多了,还犯不着为这么点破事发火。
“真的!”唐帅眼睛一亮。
曲苍茫下面的话却令唐帅立刻就蔫了,“我是诚心和你做朋友的,也希望你能拿出诚意来,别敷衍我们班的课。另外……绝对不可以在上我们班课的时候伸舌头吐虫子,会带坏班里孩子们的。”
唐帅,“…………”
孩子们,是谁啊?
小苍,说这话的时候你不蛋疼么?
唐帅甩了甩脑袋,见身边的人又恢复了淡静可人的笑脸,深吸了两口气解解馋,这回可不敢轻易凑过去嗅来嗅去的,会被人家嫌弃的。
算了,你不蛋疼我来替你蛋疼吧~~
午休前,曲苍茫夹着记录会议内容的小本子回到了教室,就下午看电影那点破事竟然开了整个一上午的会。
也不知道班里学生们都在干什么呢,有没有老老实实做题呢!
曲苍茫想事情的时候习惯性的去顺额前的碎发,结果刚摸了两把就飘飘扬扬的落下来两根。
老湿突然身后一紧,完了,这就开始要脱发了!果然是被李浩传染的吗?
曲苍茫悲壮的回到三班教室,进去以后发现……全班在没人组织的情况下竟然自发地做起了下一课的语文卷子做预习。
顿时脱发神马的浮云掉了,曲苍茫毫不吝啬的对“孩子们”露出了笑脸,简单说了一下在电影院门口的集合时间,叮嘱了几句后就放了全班的自由。
曹志伟伸了伸拦腰,打开了一罐新鲜的海带,举止优雅地往嘴里送着咀嚼,“可累死我了,哈欠……班长就是神通广大,连老湿几点回来都掐得这么准!”
“你懂什么!人家班长眼线多!”李龙望煞有其事的说。
李浩摸了摸光秃秃的眼上方,心中奇怪,问出了心底的话,“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老湿今天好像特别关注我的情况!”
人瑞扭动,“滚吧,老湿要关注也是关注我,昨天还丢了我三根粉笔头呢!”
神瑞抚额,“完全不理解被丢粉笔头有什么可得瑟的!”
魔瑞,“两个不争气的脑袋!都给本座跪下!”
所有人,“…………”
“吃你的萝卜去吧!”李浩把一根又-粗-又-长的白花花的大萝卜快速掰开,分别塞进了三个脑袋不同的嘴里,成功堵上了这位不识数的话痨兄弟。
全班一齐鼓掌,不愧是妖族之王,动作揍是迅猛揍是给力!
“对了,你们谁知道社团是什么东西?”一头俏皮短发,两腿修长穿超短皮裤的施梁森坐在桌上好奇的问。
手中拿的社团申请表正是曲苍茫临走前留给大家的。
据说每个人最多可以报三个?
太子爷举着他的爱心饭盒,喉结快速滑动了两下,不着痕迹地坐在了施梁森身边,“百度一下不就知道了。”
画皮小美男郁闷瞥他,“我难道还不知道百度吗?切……还不是度娘又抽了,我正准备谷哥呢!”
“那就谷歌。”太子爷吞咽着口水,掀开了精心准备的饭盒。
再美的菜肴,也没面前这位秀色可餐。
全班趁午餐的时候研究明白了那个所谓社团的东西,据说不仅仅是元兴,很多高中现在都保留着让学生们参报社团的传统。
而高二(3)班就比较特殊了,名声狼藉的没有社团愿意招他们进去,久而久之这件事儿也拖下来不了了之了,全班社团分次次都是大零蛋,反正他们班是全校倒数第一,并不在意这个。
但是现在有了新班主任,他们班就完全不一样了。
小光头看完单子,不由得惊呼,“天,原来社团成绩会算到最后期末的总成绩里面,卧槽!原音奇奇,你们逆天了。每回都被我们拖累得社团成绩0分还能保持全校前五……非人类啊,呜呜……难怪老湿认你们做弟弟,还把你们带回家了!”
他也好想去老湿家玩!
“说的好像你是人类一样!”后座的丧尸老大王金宇低调剔牙。
王耀光挺胸抬头,“至少我曾经是!”
没错,班里很多人都曾经是。
奇奇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喝了两口草莓酸奶,正准备把那张刚发到手的社团申请表撕了。
“等!”原音说,“别撕,这是老湿发的!”
“噢。”奇奇立刻停手,“这个有什么用。”
“没用……”原音撇了撇嘴,“但是不能撕。”
他们根本就不想参加神马见鬼的社团,没有老湿的事儿他们都不想参加。这并不是盲目依赖,而是无法取代的信任。
曲苍茫让他们做的,肯定都是为他们着想的。
那怎么办呢?不好意思让老湿失望啊!
社团种类五花八门,美术社、新闻社、音乐社、网球社等等……对了!
不知谁突然提议了一句,“干脆我们自己成立个社团吧,全班都参加,社长就是班长,副社长是龙王,设立规矩不让别的班人进,指导老湿……当然是咱班老湿!”
“学校能让吗?”
“怎么不让。”曹志伟扭哒扭哒的甩着尾巴说,“这里写着呢,五个人以上就可以自己创立社团!我们班的团就叫见鬼社吧!”
直白,通俗易懂。
众人,“…………”
你生怕别人不知道咱班有问题么!
这时,存在感飘渺了许久的然开口了,目光淡淡地望着窗外,在视线触及曲苍茫,以及紧挨着曲苍茫身边,格外献殷勤的唐帅时,一字一句,清晰道,“就叫灵异社,社长——老湿。”
没有人比老湿更胜任这个职位了,不是么。
全班,“…………”
情不自禁地脑补着老湿得知这件事后的表情。
“阿嚏——阿嚏——”曲苍茫快速从裤兜里掏出手帕,拯救鼻子。
唐帅神经兮兮地紧张起来,“小苍是不是感冒了,哥那儿有千年寒虫,吃一只保准百八十年不会生病。”
“没什么。”他体质也不爱生病,就是觉得背后一寒。
唐帅心道他嘴硬,偏要把自己外套给他,还颠颠的想去给他买杯热奶茶,那勤快劲儿和之前谈笑风生却不失优雅的高大形象相差太多了。
曲苍茫有些不适应,一时也忘了注意身上多了件衣服。
然而楼上视力极好的那个,却非常清楚地瞧见了唐帅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蹭了曲苍茫白白嫩嫩的脖子两下。
曲苍茫,“你干嘛?”
唐帅无辜,“有只虫子,我给它弄走了。”
曲苍茫,“噢。”
唐帅傻笑。
楼上,三班教室——
然,“今天下午,迟到的、给老湿添麻烦的人……呵……”
全班qaq,“…………”
班长这是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完了,莲攻悲催了,连课+打工,一点空余时间都没有,囫囵吃了点东西就开始码字,感谢时差!总算在今天内更了,么么么……记得留言,莲攻很杯具的受了好几天,莲攻决定明天或者后天三更向大家表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