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40老湿乱老湿


寝室的门口边,一块柔软的小地毯上,猫又蜷缩着身体睡在了这里。
原本曲苍茫有给他准备了一个手工竹篮当作睡觉的小暖窝,不过昨晚老湿没有按时回家,猫又习惯性地等在了门口,可是等着等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当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了五点钟,猫又无意识地翻了个身,用软软的小肉垫挠了挠自己脑顶的毛,又揉了几下眼睛,打着哈欠喵了一眼时间。
就算是打盹,也不忘记整理发型。
都快到上班的点了,煮人怎么还没回来?
猫又心下一凛,突然觉得事情不对。
曲苍茫首先就不是一个喜欢胡闹鬼混的人,即使昨晚是老孟那家伙过生日,煮人也绝对不会在下面玩乐太久,更不会忘记了今天的工作。
因为下面的人就不赞同这个,他们更希望曲苍茫能早睡早起,不喝酒不吸烟,保持好身体一直到老。
那么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吗?
猫又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随即就想到了每晚自己的惨状,还有那天被然抱回宿舍,浑身是血的曲苍茫。
老湿的武力值可绝逼不低啊,谁会那么不长脑子跑去和煮人掐架?
煮人随手在马路边一召唤就是千千万万的亡灵死魂,无论是单挑还是人海战术,煮人都有绝对的优势。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猫又绞尽脑汁,半天都想不明白,也丝毫没察觉到曲苍茫的气息在快速的靠近,与其同时危险也再步步逼近。
“脑子不够用好捉急。”不然今天吃点核桃吧,猫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认为自己该补脑了。
通体乌黑,带着一丝懒惰的猫咪立在寝室门前,直起身体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伸两个懒腰然后继续补眠呢,结果门在这时“嘭”的一声,毫无征兆的就开了。
那一声沉闷的响,揍是猫又被打飞出去的证明。
“嗖”的一下,猫身强韧有力,即使镶嵌在了墙壁里也没有断掉,更没有骨折的感脚。
猫又被这惊险的一幕吓哭了,“煮人你怎么才回来啊!”
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上去特别可怜。
很可惜,老湿现在并不正常,脸颊绯红眼底含水,嘴唇红肿的不明显,他自己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上下双唇被人吮吸的要比平时肥上一圈!
小心脏在胸口一阵扑腾,大有一副随时都可能跳出来的架势。
曲苍茫完全没有想搭理猫又的意思,如果不是为了取包和文件,他根本就不会回来的,肯定早早就去学校了!
昨天被学生表白,又被学生给亲了这事他还是记得的,那时候已经醒酒了,只是头有些疼,脑袋比平常反应慢上几拍而已。
但是后来究竟怎么睡过去的,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曲苍茫完全不知道了。
他甚至连一点相关的记忆都没有了,早上清醒以前还傻呵呵的将脸颊贴在然的胸膛上磨蹭了好几分钟……
然后一睁眼,自己居然是睡在群枝中央,那谁的身边!
两人都是光着的=口=
为什么不把然也给踹下去呢?这绝对不科学啊!
明明一夜好眠,却让原本对自己熟睡后战斗力非常有自信的曲苍茫懊悔不已。
我根本就没接受你的告白呢,怎么就直接同床共枕了?
然将一切尽收眼底,并不急着让老湿面对他积存多年,随时可能大爆发的感情。
他现在能做什么?
捞福利……
大把大把的捞福利,然后彻底搅乱老湿的心。
所以在老湿暗暗准备着顶锅盖跑路前,然先一步将那手感绝佳的下巴用力挑了起来,带着属于然独特的温柔,却又不容人抗拒地印上了一个个浅吻。
最后由湿润的嘴角边,逐渐入侵内部,将唇舌贝齿都搅合了个彻底,这才心满意足地退了出来,并且非常体贴的没有去直视脑顶冒白烟的老湿。
然一字一句,说的很缓慢,“老湿昨晚,踢我。”
曲苍茫,“…………”
然继续补充,“很疼,不过因为是老湿,所以没关系。”
骗鬼!谁能证明有这事?
然说着,眼角微微弯起,无声微笑。
而曲苍茫就是在这样混合了宠溺包容和更多看不懂却极为纯粹的感情中手忙脚乱的穿戴上衣服裤子,鸵鸟般的抱着脑袋逃跑了。
因为他居然发现……无意中吞下的然的口水,居然是……居然是甜的qaq……
沁人心情,清香怡人。
太坑爹了!曲苍茫非常想狠狠的抽自己两下。
你特么到底有多馋!连学生的口水都能当果汁给喝了!
曲苍茫脸色青红交错,看起来精彩极了。
手里拿着今天升旗仪式需要的,认真整理了三天的文件,一时竟愣在了桌边,一动不动地发起了呆。
猫又也不知道老湿现在想什么呢,只是见他眉宇间似乎多了一抹挥不去的惆怅,脸色却明媚了不少,心中诧异的同时,更多的则是担心。
怎么说也是自己煮人,被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抖m体质神马都是可以后天养成的。
被门凶残的惯性抽飞到墙里,挪了挪小猫腿儿他竟然自己蹦下来了,虽然一瘸一拐的速度有点迟缓,但猫又还是非常坚定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蹭悠到了曲苍茫的脚下。
虽然很想顺着煮人裤腿爬上去,但是又碍于老湿的脾气……咳,于是非常乖顺地在鞋边一窝,并没有得寸进尺。
等等,鞋边?
“煮人,你进屋没换鞋!”肩膀上压着寝室的卫生清扫重担,猫又胡子一翘,底蕴很足气势欠缺的小声提醒。
曲苍茫是在他一下一下用爪子挠裤脚的提醒下渐渐回神的,然后,条件反射的把猫又踹飞,紧接着随手抓起桌上的包就出门了。
猫又,“…………”
算了,我干脆就在墙里面睡得了。
虽然高了点,但胜在安全。
→_→我→_→是→_→卖→_→萌→_→的→_→分→_→割→_→线→_→
今天是周一,每周举行升旗仪式的特殊的日子,老湿们要穿统一工装,学生们要集体穿校服。
曲苍茫匆匆忙忙的回了宿舍一趟,一心惦记着班里的稿件,完全忘了工装这事儿。
等等,好像没记住的还不止这一件!
“孟婆汤的事儿也忘了!”曲苍茫用力一拍脑袋,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喝酒误事啊,这可真耽误事啊!
元兴这一星期的值周班级是高二(三)班,需要负责校园内各处公共设施的清扫和保养工作,还需要分派出三个值周生在学校正式开门前到指定岗位蹲点,随时检查全校师生的服装穿戴情况。
校园清扫主要是学校的操场、各楼层洗手间,还有教学楼后面的小湖边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办公室,任务量并不算小。
此时班里的人已经差不多来全了,就等着老湿出现最后确认一遍工作的分配。
虽然做值周班级要比普通的班级早来学校至少一个半小时多,但是全班却没有一点怨言,甚至连那几个平时比较嗜睡的懒鬼们都格外期待起今天的升旗仪式了。
他们班的第一次啊!第一次!
意义非凡。
斯鱼打着哈欠,身为西方准睡神的他居然没有睡觉,多么难能可贵,老湿应该奖励他几朵大红花才对!
“呵欠,几点了?老湿还没来吗?”
外星小王子许正笑眯眯地捏着下巴说,“来了。”
太子爷游凯伦补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湿没有进教室。”
曲苍茫把包放在了办公室里,正准备召唤猫又给自己送工装来呢。
两根翠绿翠绿的树枝,却在这个时候映入他的眼帘。
若是平常,曲苍茫一定很高兴的走过去捏两把,这东西很可爱的,摸起来舒服又很实用。
但是有了昨晚的表白和同床共枕的经历,老湿现在只觉得脸燥热得厉害,一定臊红了,根本就不敢正视那东西,更恨不能现在就冲出办公室了。
但是树枝上勾着的东西很吸引去了他的全部注意力,虽然仅仅是余光瞥见,却绝对不会看错的。
是自己的工装,还有……一罐封了口的孟婆汤。
曲苍茫怔在原地,仿佛带着灵魂一般,通人性明事理的树枝却按耐不住了,稳稳当当的移动到了曲苍茫的面前,嫩绿色的枝桠快速发芽出新,树枝的尖儿尖儿轻轻刮蹭着老湿的脸颊。
就好像在对他说,“快点换上吧,老湿你快迟到了。”
等等,迟到?
曲苍茫扭头一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还有十分钟到规定的到岗时间,他却还在办公室里磨叽呢!这绝对不行!
老湿接过了工装换上,将孟婆汤暂时收在空间格子里,等升旗仪式结束了再寻机会给王耀光吧。
对着二年组办公室里的小镜子,曲苍茫眯起眼睛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昨天被灌了那么多酒,今早居然头不疼,精神状态也很好。
两根树枝不知何时闯入了镜子照映的范围内,帮曲苍茫认真的梳理起脑后有些微卷的碎发。
一下一下的,犹如小猫在抓痒。
曲苍茫,“…………”
算了,随它们吧,也是好心的。
于是,当树枝轻轻抚摸着老湿的脸颊,甚至还擦过了老湿嘴唇的时候,老湿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非常自然地走出了办公室,带上门。
教室里,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纯粹的绿眸中,一圈圈波纹般的笑意,逐渐様开。
小苍……习惯,可是个很可怕的事情。
正在门边张望的曹志伟突然一拍大腿,“来了来了,老湿来了!”
终于来了!
全班人热泪盈眶的欢迎老湿出现,他们都感觉到了曲苍茫进学校,进教学楼,进办公室,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来教室。
本来心里毛毛的,老湿会不会嫌弃他们了!觉得他们特别不给力,所以不打算再管他们了!
事实证明绝逼是他们多想了啊!老湿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一如既往的霸气!老湿只是去拿资料了!老湿完全木有嫌弃大家的意思!
“老湿,我一定不会给你掉链子的!”曹志伟对灯发誓,“我如果上台说错一句话,不用老湿出手,我自己主动去给猫当零嘴!”
卧槽——好有决心的宣言!
全班不禁肃然起敬,心中对人鱼小王子竖起了高高的大拇指。
李龙望非常佩服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小曹好样的,不愧是咱三班的人!哥相信这回不会再有读者把你名字当成曾志伟了!”
曹志伟问,“这两者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
李龙望点头,“自然是有的,曾哥和曹哥能一样吗?你如果成功从台上下来了,哥以后都管你叫哥了!”
曹志伟,“…………”
怎么觉得好乱。
“行了行了,都别贫了,现在我最后分配一下工作,小和尚,你带着两个人负责楼后,楼内卫生龙王带着人来,操场上的……咳,然,你负责。”老湿脸颊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呼吸中仿佛都带上了一丝紧张。
不过班里人的大多数都没发现就对了,王耀光还非常郁闷地含泪问,“为什么连老湿都叫我小和尚了?老湿不要总和大家一起戳我的心头痛啊,法海大人当年没收我入门,呜呜呜……”
小和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他是那么的崇拜着法海,信仰着法海,可是法海居然不懂他的爱,居然不懂他到底为什么想要遁入佛门!以六根未净这样的破理由就把他打发了!
他发誓再也不会爱了!
坐在他后面的某只看不过去了,“都多少年前的破事了还哭?哭什么哭,哭人家也不收你!”
有我在,你六根这辈子都别想清净了!
“我乐意!”小和尚抽抽搭搭,却很快恢复了正常。
现在可不是感怀过往的时候,马上就要升旗仪式了,这可是全班的大事!马虎不得。
看大家一个个都挺有精神,曲苍茫暂且安心了。
不管结果怎么样,大家都已经努力了。
“校门口的检查……奇奇,原音,游凯伦,你们代表了我们班第一印象。”奇奇和原音都是全校有名的尖子生,游凯伦……这个是特殊的。
不能把他和施梁森分在一起腻腻歪歪,所以干脆放在校门口了,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随便乱来。
“老湿,放心吧。”
“是啊老湿。”
原音性子如今好多了,奇奇虽然一身致命武器,却不是容易冲动的人,太子爷……这位更好面子了。
曲苍茫笑着点点头,“现在可以去自己岗位了,我来写值周报告,有什么问题直接来教室里找我。”
“是!”众人各就各位。
李龙望在临走前留下了个水球,洗刷着班级的地面,清洁着班级的黑板。
班里这样做没事,但是在班级外面可就不行了。
教室里一下子变得有些空荡荡的,曲苍茫一个人坐在讲台上,不知为什么突然叹息一声。
“然?”
“嗯。”
立在班级门口的人,可不正是班长。
“怎么回来了?”这一次曲苍茫脸色正常无比,耳根却在阵阵发热。
然看着他,轻声道,“老湿,你没吃早餐。”尤其是在昨晚喝了很多酒的情况下,对胃非常不好。
不说则已,这一说……曲苍茫倒是真觉得饿了。
一个小布包,由树枝提着放在了讲台上,布包里是一个饭盒,饭盒里是……好香!
曲苍茫吸了吸鼻子,总觉得味道十分熟悉。
“然?”
老湿视线从饭盒上移开,慢慢抬起头。
然而门口却早已无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公布更新时间,从明天开始每日一更时间为下午四点,如果是双更时间令通知。
文案下面的菊花,都是我爱过你们的证据……
收藏马上过万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这还是莲妃第一篇万人坑……以前最多摸到个九千五的边边,这回真的过万了,好哈皮,明天争取加更!为全勤冲刺!
推荐大家一个充值**币的淘宝店,朋友开的,他家很保靠,至今为止**严打到现在他家也没出现过问题,感兴趣的妹纸可以去看看:
ps:班长是三班的,老湿是班长神马的……
最后感谢大家的菊花票——
祾煦殁殇扔了一个地雷
dudu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手榴弹
果子无罪扔了一个地雷
精神病院让我复查扔了一个地雷
此印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12711834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楚小剑扔了一个地雷
最爱itachi扔了一个手榴弹
零点扔了一个手榴弹
橙子扔了一个地雷
letitia扔了一个地雷
玥祈六月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