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38酆都遇然(下)


孟婆是今天的寿星,收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礼物,也是众人暗暗计划着灌酒的对象。
但是孟婆为人冷漠,那股拒一切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是兴致缺缺的模样,根本就无法让他提起兴致与一众人一齐划拳喝酒。
况且孟婆有很严重的洁癖症,对酒气更是绝对的避而远之。
怎么办呢?
嘿,别说,这事儿啊还真有办法搞定!
没有那么胆儿肥的人敢横冲直撞的去灌孟婆酒,但是……孟婆家的小心头肉不是在这吗?
某人送的小玩意被当成了宝贝,我们送的就都是破烂吗?
一群酒鬼眼睛冒着幽幽的绿光,最终把目标锁定于瘦小的曲苍茫身上。
老湿不明所以的打了个寒颤,还没等弄明白具体情况呢,三杯烈酒已经被马面和神荼推搡着灌下肚了,顿时眼前花花成了一片,看什么都是双影的,两颊绯红,神志朦胧。
喝的太急了。
牛头有点心疼小家伙,“我说哥几个,都悠着点,小苍的身体不像你们一个个皮糙肉厚的,经不起折腾。”
马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嘻嘻一笑,“看不出来啊老牛,竟然是个怜香惜玉的种。你放心吧,这不是然在么。小苍是然的老湿,然还能放着自己老湿不管吗?”
“也对。”牛头认真想了想,然确实是个可以放心托付的人。
于是干脆也和众人一起起哄,嚷嚷着让曲苍茫再喝两杯,就为了逼孟婆站出来挡酒。
反正今天日子特殊,就算闹得太厉害了孟婆也不可能和大家真发火。
众人心知这点,所以下限节操全碎了。
“小苍,来来来,哥敬你。”
“小苍,这杯酒可是哥特意给你满上的,必须给面子喝了。”
“小苍,小苍……啊呀呀,脸红了呢……给哥笑一个……”
“不、不行……嗝……”曲苍茫打了一个酒嗝,胃里已经难受得开始抗议了,再喝下去真要出人命的,明天还要上课呢。
“哥哥们,请绕了我……我……唔……”明天还要上课啊!
眩晕感铺天盖地袭来,曲苍茫根本就稳不住身体了,歪歪斜斜的就朝旁边靠了过去,本来是能正好搭在右手边的白无常肩膀上的。
但是就在他脑袋偏离轨道下垂前,一根泛着小清新嫩绿的树枝,无声无息把人轻轻一勾。
方向完全偏转,曲苍茫无力的靠在了然的肩膀上,脑袋混沌不堪,毫无意识地蹭来蹭去。
见曲苍茫光荣倒下,孟婆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极为霸气的夺过了众人想要硬灌的酒,一口气干了,“啪”的一下把酒杯摔在了永远都不会被砸坏的桌面上,大声一喝,“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你们不是想喝么?来——!”
霸气不用侧漏,全直泄出去了。
众人眼睛霎时亮了,来鸟!孟婆子爆seed了!
“就知道孟婆是条汉子!”
“来——老孟!干了!”
“老孟,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谁先倒了谁给老孟唱一首《猪你生日快乐》!唱错词了要罚酒!”
“喝——”
众人趁乱直往地府第一美男孟婆身边凑合,一个个纷纷举起酒杯,仗势特别给力。
孟婆狭长的美目一眯,来者不拒的一杯接着一杯喝下。
你们不是想喝么。
最后到底是谁倒了……呵,还不一定呢。
最后连黑白无常都被郁壡和来地府出差两天,硬要跑来凑热闹的白虎给拖下水了,跟着众人一起大吃大喝起来。
一群混乱亢奋中的酒鬼们谁也没有留意到,然静悄悄的退出了餐桌,无声无息走到了孟婆家的卧室里。
他的身后,群枝环绕,竟生生托起了一个蜷缩的人,悬在半空中直接给带走了。
曲苍茫这一回醉的比教师节那天还严重,眼前一片黑漆漆的,只能感觉到身边柔软可人的触感,是那么的令人安心,那么舒服。
“唔……不喝了……”说着两手乱抓。
曲苍茫又打了几个酒嗝,被那味道弄得有些反胃。
喝酒前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肚子里饿得厉害。空腹喝酒,对胃可不好。
孟婆洁癖严重,房间自然是极为整洁的。
然脚步停在了收拾得一丝不苟的洁白大床边,身后的树枝自发活动,将曲苍茫越过了脑袋高高举起,再轻轻放稳。
曲苍茫躺在了柔软却微凉的床上,条件反射的寻找起身边的热源。
是树枝……
没有在闭关地的时候,树枝比然身上的温度高出数倍。
曲苍茫抓紧了两根,突然觉得热度特别不给力,于是干脆一把挠过来,抓住了好多树枝不想放手,卧倒的姿势就变得格外古怪。
然见他躺的并不舒服,于是干脆放出了更多的枝桠来,给老湿过过手瘾。
等到树枝差不多已经将床给包围了,曲苍茫总算满意了,嘴角隐隐泛着满足的笑意,温热带红的脸颊上,还浮现出了浅浅的小酒窝。
老湿喝醉了,意外的好看。
当然,曲苍茫平时也很好看,老湿不属于让人惊艳的类型,十分耐看,最主要是气质好。
然的脸也很热,这种老湿浑身上下都在他手心中的感觉极为微妙。
老湿喝多了睡不老实,习惯性来回翻身乱动,树枝很自然的刮到了一些不和谐部位,然的脸“腾”的一下全红了。
很软,很可爱的地方。
“小苍……别再动了。”然的嗓音低哑,沉沉的仿佛曲苍茫之前被灌下的两杯红酒。
曲苍茫脸颊蹭了蹭树枝上的小叶子,折腾够本了也就不动了,靠在孟婆的大白枕头上,很快睡了过去。
真是……太不负责了。
→_→我→_→是→_→卖→_→萌→_→的→_→分→_→割→_→线→_→
当喝了吐,吐了又喝,没脸没记性的马面又一次回到餐桌的时,意外地发现斜右方有个房门是紧闭的。
而桌上确实少了好几个人,不知道都跑哪儿醒酒了。
马面估计那群人是怕下一轮划拳的时候又被罚了,所以趁乱跑路了。
那哪行啊!
我刚被罚完!你们跑了算怎么回事!
于是马面神色一凛,大步就朝那房间走去了,二话不说“嘭”的一下子先把门给踹开了,“我说里面的,怎么回事?能不能玩得起了?诶诶诶诶?然?”
“有事么。”然的声音淡淡,听不出息怒。
马面却诡异地察觉到了然有些不悦,尼玛这位可惹不起,谁灌他可真倒霉了。
脸上立刻堆满笑容,急忙摆手解释道,“我、我走错了,我还以为特么的是牛头那个渣又跑人家孟婆房间里翻内裤呢!我只是想揪住那个内裤贼!”
心中却想,牛哥,兄弟对不住你了!
牛哥躺着中枪,伤不起啊。
然点点头,示意马面可以滚出去了。
马面屁颠屁颠的夹着尾巴抱头跑走了,完全没看清被然挡在身后,被众枝环绕的曲苍茫,本来安安稳稳的睡在房间里,却因为他那一声踹门的巨响而皱紧了眉头,慢慢睁开双眼。
“几点了?”曲苍茫穿着有些大的白衬衫,起身的时候被树枝刮了两下,扣子全开了,衬衫虚虚的挂在肩膀上,胸口露出一大片又白又诱人的美好肌肤。
经过了多年灵丹妙药神汤的滋润,上面竟还泛着一层饱满的莹光,仿佛吹弹可破。
然侧过身,目光顿了顿,接着若无其事地弯下腰,细心的为他穿好了衣服,“已经十二点多了,要回宿舍了么。”
手指有意无意划过光滑如水煮蛋剥皮的小皮肤,心中微微动荡。
与其同时,两根树枝适时的在曲苍茫胀痛的太阳穴上按摩起来。
曲苍茫舒服的直哼哼,闭上眼睛,用力揉了两下,“哈欠——那一起睡吧——”
看来,这位还没醒酒呢。
然却好像明白了,树枝把人轻轻一卷,恰到好处的固定在胸前,两手再用力的托起,完全稳住。
声音低低醇醇,“那我们回去了。”
但这时,曲苍茫缩在他胸前的两只小手却突然抓紧了他的衣服,“别这样、不舒服。”
“噢。”然一手托住他的臀,一手环住他的背,由公主抱改为了抱小孩儿的姿势,不用经过客厅,直接从孟婆家卧室里消失了。
如果经过客厅估计就出不去了,一群酒鬼堵门。
当然,临走前然没有忘记派根树枝去传递消息,“孟婆,我带老湿回去了。”
礼节总要到位。
孟婆正被众人闹得厉害,冷峻的脸颊上也泛起了点点红晕,接到然的消息也只是颔首。
“多谢来捧场,回去以后给小苍喝点醒酒茶。”既然是他的地盘,怎么可能没发现少了两个人呢?
同样察觉到有人离开,半醉半醒的白无常轻捏眉心,将头倚在了黑无常的肩窝上,贴近耳边的小声细说,“小苍被然带走了。”
“嗯。”黑无常抬手,默默帮他按着。
老白每次喝完酒都会头疼。
白无常舒服的闭上眼睛,继续说,“小苍豆腐都被吃光了。”
“嗯。”黑无常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说,“和老祖宗一起,小苍不算吃亏。”
“这是重点吗?”
“这难道不是重点吗?”
“好吧,这种事情不该和一块木头分析的。”白无常无奈的叹道。
即使对方是然,奶爸心中依旧有些不甘心。
小苍真长大了啊。
黑无常的视线却专注得吓人,半晌,才缓缓开口,“我是不是木头,你一会儿就体验到了。”
白无常,“…………”
奶爸们的春天灰常美好。
再说老湿被然带走了,一路抱得特别小心翼翼,很快就从地底下走到了人间的大道上,根本就没费什么功夫。
难得这样安静又只有两个人的独处,然并不想早早把人放回去。
老湿的宿舍里有只非常碍眼却又暂时不能驱走的猫,于是专挑没人的小巷子,然抱着处于婴儿无防备状态下的曲苍茫,静静的缓缓的前行。
被人信任着,依靠着的感觉很好。
这不,又是一条几乎与人绝缘的小黑巷子,寂静得吓人,连个照明的路灯都没有。
普通人根本就是对这里避而远之的,但然却觉得这里非常好,多适合现在的气氛……没灯,更好。
“小苍。”一枚浅吻,深深的印在了在他胸口蹭来蹭去的脑顶。
然的目光柔得能滴水了,却在霎时间目光一厉,护紧了怀中的人,飞快抽出树枝,阻断了三枚带毒飞镖的前行轨迹。
“出来。”然的声音冷漠至极。
“啊嗷嗷嗷嗷啊啊哦嗷嗷——”来人似猩猩,动作却又有点像猴子,浑身光-裸,毛发浓密,下-体竖着个东西,一脸找抽样。
手中挥舞着两根硕大的棒子,一边破坏公物一边大声鬼吼。
然懒得多看一眼,抱着曲苍茫准备离开这一不祥之地。
然而那个动物似的东西却不想这么放他离开,毒镖从口中不断喷出,每一枚都朝着曲苍茫脉门而去。
然心下一怔,触手早已呈现出自动迎敌模式,极快地做出反应,横扫一切毒镖。
竟是冲着老湿来的?
那锋利带寒的毒镖,被树枝猛地拂开,霎时化为一缕灰烬,一点渣滓都不剩。
然而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是被人控制的,毒镖不成人就直袭而来,也不在意自己被抽成了什么鬼德行,完全不要命的架势,招招狠绝。
是谁,要对老湿下手!
从四面八方不知哪里聚集而来的树枝,密密麻麻的将打扰老湿睡眠的始作俑者捆绑个严实。
垂死挣扎完全无效,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东西便永远消失了。
然面无表情,身周围冷气十足,冰冻三尺的架势,却唯独避开了被树枝们呵护得好好的某人。
某个不知名的阴暗地窖里——
手中的操纵纸牌“咔吧咔吧”的自我报废了,手握丝线的男人嘴边扬起了一抹邪邪的笑,“竟然失手了……果然是全界都想弄到手的人物么,名不虚传。”
“大哥!那个姓曲的不就是一个凡人吗?我们费这么大力气结果还失了个秘密武器,太不划算了吧?”一个黑黝黝的小弟忍不住说。
男人轻哼道,“你懂什么,当年只食下他半个魂魄,那人就能在短短数日内猛增功力百年,夺下大位!你可知曲苍茫是什么体质?畜生就是矫情,还不快去给本座找来新鲜童男?”
“是……是……”
作者有话要说:
= =文名被改了,因为不够河蟹,所以成了严打目标,头儿说如果不想惹麻烦就早点改。
内牛,我写到现在连个小嘴都没亲过呢可以么?暧昧也仅仅停留在拉手阶段啊摔!比小学生都纯洁啊摔!鬼畜攻然还没表现出来啊!!哪里不河蟹了大哭……老湿多萌多纯洁多可人啊,诅咒审查员吃方面一辈子没有面!啊啊啊啊求安慰qaq
苍老湿,我对不起你!没守住你的命根子——(咦?)
内牛满面的献上第二更,谢谢韶华的长评,给分加精求治愈qa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