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35老湿喵老湿


周五的下午又例行全校职工大会,曲苍茫端坐于最后一排,认真记录下有关于九月末校秋季运动会的相关事宜……后……开始光明正大的神游天外。
双眼紧盯着台上款款而谈的副校长的秃头,面上一副平静认真样,心中却在思量着有关升旗仪式的安排。
升旗手是然……不用多担心,然很稳重,也很负责。
护旗手之一是奇奇……这个学生虽然有一定的暴力倾向,但是性格不错,同样值得信任。
另一个护旗手为原音……这个就更不需要担心了,原音这孩子比谁都要面子,轻易不会掉链子的。
最令曲苍茫忧虑的是谁?自然是独挑大梁的曹志伟。
人鱼小王子的语文成绩是非常不错的,读课文的时候吐字清晰,声音清脆悦耳,有点做主持人的范儿,就是偶尔会犯抽风。
比如,时不时拖着鱼尾巴在班里跳来跳去,把桌上地上弄的全是水。
再比如,内裤随手乱丢,几次都夹在作业本里稀里糊涂的交上去了也不知道……然后,每一回都是曲苍茫洗好了再返还给他。
嗯,还是机洗= =
绝对不是手搓的。
直到身边同样在走神的唐帅用胳膊肘撞了他两下,曲苍茫才勉强回过神。
“副校长说到哪儿了?”
唐帅也没认真听,但是他有开作弊器。
右手的手指在桌下轻轻画圈,一只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小白虫便扑腾着透明的翅膀凑了上去,两只肥墩墩的小腿在掌心一蹲,柔软的臀部在上面蹭下了一段文字。
当然,这段话除了精通虫语的虫师本人外,只有小幼虫知道具体什么意思。
无论是保密性还是方便性都非常不错,五星推荐。
原来如此么。
唐帅另一只空闲的手摸着下巴,笑得有些发傻,“小苍,下周二咱们学校组织去光陆看电影,听说是最新上映的《西游.降魔篇》,啧啧,三丈和臭猴子那点破事儿还没拍完,真服了人类……噢,对了,下周是以班级为主,由班主任和一名科任老师负责每个班级。”
感叹的同时,唐帅没有忘记提到正经事。
曲苍茫点点头,静静等待他没说完的话。
唐帅笑容更深了几分,“我正好分到了小苍的三班,这就是缘分啊!”
“是么。”曲苍茫的笑容看上去有几分牵强。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个相处时间不算短的唐老师也有违和感了,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别扭。
难道是最近非人类们接触多了?
嗯……说不定是这样。
此时,曲苍茫完全忽略了自己从小就非常容易招惹非人类上门的体质。
唐帅则趁曲苍茫低头记笔记的时候,忽长忽短的鼻尖又凑到了他肩膀旁边,有意无意地贴着衣料嗅来嗅去,动作轻而缓。
啊……真香!
什么时候能舔上一舔呢?最好是能咬两口解解馋。
唐帅渐渐眯起深眸,泛白的舌尖长长伸出,在嘴角画了个弧度,又很快缩了回去。
还不行,应对小苍这种禁欲处男系的不能急躁,不能莽撞,要以一个平常心,慢慢渗透入他的生活中,直到他彻底接受了自己,那时下手才给力!
没错,就是这样。
曲苍茫专心致志地记录着自己脑中过滤了好几遍的想法,也没在意肩膀有那么点痒痒。
首先,班里人最近已经学会了遵守时间,不迟到不早退,作业也尽量早早交上来,不抄袭不用尾巴和触手作弊……这绝对是一个好的开端。
那么……也许可以给大家更多的信任,干脆集合地点就在电影院门口吧。
八点十五应该差不多了。
八点半入场,八点四十正式开场,就算有人想在开场前多跑两趟wc时间都非常充裕。
头又垂下了几分,几缕深黑的碎发微微翘起,顺着光洁饱满的额头轻轻下滑,无意间仿佛带起了一阵阵涟漪,看得唐帅两眼发直,险些按耐不住舌头直接舔上去了。
擦!不行!忍不住了!
唐帅机械似的扭了扭脖子,弧度偏斜得极为渗人,整个脑袋就好像悬空于外,与身体分离开了。
就在那大嘴准备栖近曲苍茫脑顶的时候,黑乎乎的猫爪“啪”的一声用力将唐帅的嘴巴给抽开了,猫又护主心切,见唐帅一时呆住没动,又狠狠的冲上去补了两爪子。
这下总算解恨了!幸好本殿驾到及时。
煮人是你能随便碰的吗?给我滚!
这下右半边脸都肿起来了,唐帅根本就没想到这半路还能杀出个程咬金,危险地眯起眼睛,白舌在口中蠢蠢欲动。
猫又也不怕他,都是上古记载的“神兽”咱们谁怕谁!他早就想和这只死虫子比试比试了!
你会化人形装逼了不起吗?你是化学老师就了不起吗?
我能给煮人泡咖啡冲茶叶你行吗?我每天给煮人打扫屋子叠被整理浴室你行么?
整天只会玩虫子的恶心货……煮人绝逼看不上你!
一瞬间电闪雷鸣,两眼放光迸射出激烈的火花,也幸亏这里是不起眼的最后一排。
曲苍茫终于忍无可忍,放下了手中的笔,一人一猫脑顶都被煽了个爆栗,“都给我安静了!”
老湿瞬间霸气侧漏。
猫又“喵喵”了两声早已习惯了曲苍茫的压榨恐吓,很快就变得极为乖顺,还卖萌的伸出小舌头在曲苍茫手掌上划了两下。
反正老脸早就不要了= =
然而唐帅却彻底僵住了,长长的舌头还在外面做巡回演出呢,再伸长点都能舔到自己乳-头了,那长度绝逼不正常啊,但是曲苍茫愣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写。
写写写你怎么就知道写?露出点惊讶表情会shi么小苍啊qaq!
唐帅突然有些泄气,这样就曝光了身份好没有成就感。
“你怎么什么都不问!”
“问什么?”曲苍茫用笔杆蹭了蹭下巴,继续写,眼皮都没抬。
“问问我是谁啊!”
“不是唐帅么?”也许,是唐蟀。
“小苍……”唐帅也很想学猫又卖个萌装可爱,但是尼玛外形不给力啊,几百年没化过原形了,都快忘记自己身上有几根须子了。
猫又窝在曲苍茫腿上,小心翼翼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四只爪子配合默契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小团儿,尽量降低存在感。
当然,没有忘记狠狠鄙视一把暴露了真实菊花的唐帅。
活该,叫你算计我!
直到散会,曲苍茫也没再搭理过唐帅。
说真的,唐帅这点破事在他眼里根本就算是事儿了,班里十多个人同时曝光的身份的时候,他也没觉得有多惊悚。
唐帅是曲苍茫在这所学校里交到的第一个老师朋友,他很珍惜,也坚信身份并不是交友的阻碍。
周围不是人的简直太多了,唐帅也不过恰好是那其中之一而已。
眼见周围人越走越少,曲苍茫也收拾好了笔本,夹着包包准备离开了,唐帅终于急了,无奈之下很幼稚的扯住了曲苍茫的衬衫一角,“小苍,请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
“嗯。”曲苍茫好脾气的点点头,有点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唐帅有点郁闷,□好寻,知己难求,曲苍茫这样对胃口的人类太少见了,“我承认,我最开始是抱有非正常居心了,我……”
“我什么我?”曲苍茫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不是他没礼貌,而是唐帅这段话实在太没营养了。
我不是没说什么吗?班里学生还等着我回去主持班会的!“下周一请我吃顿饭就原谅了,这样可以么?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唐帅,“…………”
这样就完了?
“哦,对了。”曲苍茫走到楼梯口,突然又折回来了,“唐哥,既然话也说开了,我还真有件事儿想找你帮忙。咱班的学生化学基础太差了,你下次考试的时候别出太难的题,先从最基本的开始训练吧。”
唐帅沉寂无声,“…………”
“唐哥?”曲苍茫直直看着他。
唐帅随即一笑,爽快点头,“行,哥知道了。”
小苍啊小苍,哥该说你什么好呢?
曲苍茫也朝他微微一笑,扬手就把趴在自己肩膀上的猫又甩了过去,“这只先带你办公室去吧,我们班有些孩子怕生。”
唐帅和猫又嘴角抽搐,“孩、孩子……怕生?”
曲苍茫所说的孩子正是曹志伟,班会原本是打算预演一遍升旗仪式的整个过程,所以最重要的主持人绝对不能先被猫吓哭了。
曹志伟背课文的时候最喜欢躺在鱼缸里,把书变小了一遍一遍吐着泡泡念。
那鱼缸隔音好,他在里面怎么扑腾外面都听不到,这一次背主持稿子他也是在鱼缸里飘着背的。
怎么办,好像有点紧张啊!
“小曹,你内裤能不能别放我桌子上啊!作业本都被你弄湿了!咱老湿都帮你洗多少回了?怎么还没记性呢!”
曹志伟举着稿子从水里探出了脑袋,轻哼道,“你不懂,老湿从来不嫌弃我!”
“我都快嫌弃了!你怎么就知道老湿不嫌弃你?”
曹志伟干脆撑着尾巴从鱼缸里蹦达出来了,连稿子都没拿,衣服也没穿,“老湿是不一样的。咳,尤其是对我。”
小和尚斜眼看他,摇了摇头,“没看出来。”
老湿对他们都是一视同仁的,不管学习成绩好坏,绝对不搞等级特殊化的。
当然了,偶尔老湿也会多照顾原音一些,因为现在那小子名义上来说是老湿家户口本上的弟弟……好几百岁的弟弟……
羡慕嫉妒恨了。
小和尚睁大眼睛瞪原音,曹志伟也仿佛明白了什么,同样瞪着原音。
原音正认真做题呢,没两道探照灯扫射得特别无辜,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中枪了,不过还是凶狠地瞪了回去。
谁怕谁!我是全班成绩第一!
“现在开班会。”曲苍茫急匆匆的推门进来,抬腕看了看表,说,“时间有点来不及了,我们省去介绍升旗手和护旗手的部分。主持人……咳,把你裤子先套上。许正,快点回座位,今天班会就是预演,不用特意写板书。”
“噢。”许正乖乖走下讲台。
曲苍茫却忽然皱起眉头,“然,弄几根树枝把斯鱼抽醒。”
“啪啪啪啪”,这些树枝可比曲苍茫喜欢捏的那些硬多了,抽得特别响亮,斯鱼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妈呀,打雷了!”
好吧,这小子最怕雷。
李龙望眼珠一转,看来下次叫斯鱼起床的时候可以派自己登场了。
新一代好龙王揍是要能打雷能放闪,翻云降雨一条龙,冰雹下雪是套餐。
包月才六十,便宜吧?
班里最顽固的瞌睡份子清醒了,待一切准备就绪,曹志伟满面笑容的登场。
因为太紧张,上讲台的时候险些脚滑摔了,然而班里人却没有一个趁机笑他的,这种时候,一定要学习老湿保持严肃。
曲苍茫冷静脸,默默压下心中笑意。
他要带好头。
“我宣布,本学期第三周升旗仪式,现在开始!担任本次升旗手的同学是高二(三)班的班长然,担任本次护旗手的两名同学是高二(三)班的宣传文员原音,数学课代表奇奇。”
“啪啪啪啪”全班给面子的鼓掌,一副恨不能拍断手的架势。
“下面进行升旗仪式第一项,出旗……咳,老湿,为什么第一项要出旗?”曹志伟是不懂就问的好少年。
曲苍茫没多想便说,“因为不出旗就没旗可升了。”
曹志伟,“…………”
好吧,以前升旗仪式的时候从来就没留意过这一点。
“升旗仪式第二项,升国旗、奏国歌,全体肃立,行注目礼。”
这一段没什么难度,最关键的是接下来的一项。
“下面由高二(三)班的组织委员李浩同学做国旗下的演讲。”
李浩起立上台,曲苍茫却看直眼了,“你……眉毛呢?”
脱光了。
但是李浩没说,因为太丢人了,他好歹也是一族之长,“剃了,嘿……时髦吧?”
曲苍茫,“…………”
全班,“…………”
傻逼透了可以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下午三点以后断网,我存好稿子找死党带更,明天换了家运营商装网线,晚上可以恢复,我估计要六点以后更新了吧,大家别急,我不会断更的。
本来昨天预计是三更,但是后来**抽得我想啃了机械键盘……后来想想不对劲,我又不是丧尸,于是只啃了两盆提子泄愤。
嗯……估计还能再更一章,把昨天没更的那个补上,希望昨天被抽掉的妹纸们今天爬出来和咱打个招呼,爱抚一下……吃了两盆提子好撑qaq
下一更应该在晚上六点以后吧?
感谢大家的霸王蛋:
qing803扔了一个手榴弹
dudu扔了一个地雷
猫爪扔了一个手榴弹
紫藤璟月扔了一个地雷
零点扔了一个手榴弹
祾煦殁殇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13205813344扔了一个地雷
橙子扔了一个地雷
蓝色之暖扔了一个地雷
腐女定西侠扔了一个地雷
gjw扔了一个地雷
荷华扔了一个地雷
judy扔了一个地雷
紫藤璟月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手榴弹
yaoyaomao扔了一个地雷
水色清舞扔了一个地雷
qzuser扔了一个地雷
婉清扔了一个手榴弹
巷雨绱扔了一个手榴弹
磨刀扔了一个地雷
sin桑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