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30老湿矮老湿


体育馆里的临时医务所内——
曲苍茫,“那些树枝怎么回事?”
然,“…………”
曲苍茫揉了揉太阳穴,“问你话呢。”
然淡淡垂眸,“没怎么回事。”
曲苍茫,“…………”
这么一段没有营养的话,意外的令两个人心中像无数只小猫爪子在挠痒痒似的,难耐得厉害。
一个……咳咳,另一个……咳咳咳。
曲苍茫,“那个。”
然,“那个。”
曲苍茫,“你先说。”
然,“老湿先说。”
曲苍茫沉默了一下,便默认了他的话,“树枝受你控制?”
然无声颔首,静静等待着他的下话。
曲苍茫低头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孩子也太闷骚了,半天都问不出一句话来,“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问那些树枝是不是受你控制的。”
然张了张嘴,却没吐出半个字来,只是默默点头。
心中微微犹豫,要不要告诉曲苍茫那些其实都是他的手臂……班里人不清楚曲苍茫的真正身份,他确是全部知晓的。
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还是无法接受的吧。
曲苍茫见他点头,漂亮的眼睛突然一亮,冉冉生辉,“那能不能让它们再按一按,挺舒服的。”
然,“…………”
他不动不出声,曲苍茫便再接再厉的不死心道,“操纵树枝需要消耗什么?老师赞助你!”
老师同志以为,然有难言之隐或者体力不行之类的困扰。
半晌,然才默默地挥舞起自己的“手臂”,抚上了那温软的肌肤,淡静地摇头,低声道,“不用。”
是你,就不用。
你果然,什么也不记得了。
曲苍茫觉得气氛有点古怪,红肿的脚踝是挺舒服的没错,然很安静不闹人这点也挺好,但就是太安静了,连捏脚丫子的树枝都没发出一点声音,静得像屋中无人,反而觉得有些尴尬了。
如果说曾经很排斥他的原音是曲苍茫最想交心的学生,那么这个班长然,则是他最看不透的学生了。
班长,本该是班主任最得力的小助手吧?
可是为什么升旗仪式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主持合适人选是曹志伟,而不是然呢?
“然,下星期的值周长工作就交给你了。”
“嗯。”然的声音淡而平稳,仿佛一撮小羽毛,轻轻吹拂过你的心窝。
曲苍茫心下有些松动,然虽然话少,学习成绩却名列前茅,人内敛稳重,而且班里不少人也曾说过,班长是个很可靠,很值得信赖的班级干部。
“升旗手也由你来担任。”
“是。”然认真的应下。
曲苍茫十分满意,松了松腿脚,惊喜的发现脚踝处竟然完全不痛了,“走吧,我们再不回去,那群臭小子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没了两尊大神坐镇现场,说不定已经折腾翻天了。
然只是跟上,并不多言。
稀薄的存在感,令人很难察觉到他的脚步在跟随,然而曲苍茫却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形容不好,总之很微妙的。
果然游泳池内乱成了一锅粥,曲苍茫发现自己成真相帝了。
鱼尾巴乱摇晃,戏水玩球的人与小王子曹志伟,在水中骚包的秀身材,结果却没人打理只遭来白眼的许正.斯基……
曲苍茫不禁揉了两下眼睛,池子里还有一条龙?对,他没看错,那确实尼玛是条真龙,鳞片那么清晰。
打湿了毛毛的大尾巴狼人在和围着破布条的小和尚打水仗,不过有了丧尸皇王金宇的加入,局面很快失控,三人扭打成了一团,小和尚脑门被啃掉个缺口,看上去形象大损,格外可怜。
太子爷在水里调-戏画皮小美人,自从被推倒插-进洞洞后,太子爷分外怀念那中湿润极致销-魂的感觉。
天天盼着月圆,可是月亮揍是不圆。
要不要和嫦二哥打声招呼?把兔子放出去几天,让月亮圆上一个月!
被太子爷缠烦的施梁森郁闷挠头,他的体质是个yd受没错,但他内心是个笔直的纯爷们啊!
“别老跟着我!听到没!不然我回去告诉你爹!”
“小森,别这样……你应该明白你已经不直了!”告诉爹神马的,那是幼儿园小盆友都嫌弃的告状方法。
眼尖的施梁森这时候看到了渐渐走近的老湿,顿时像看到救星般扑了过去,“老湿老湿,教我游泳吧,我刚才差点上不来了呢!”
曲苍茫说,“你刚才不是游的挺好么。”
施梁森,“…………”
既然老师人回来了,腿脚也灵便了,自然不能放学生们乱作乱闹,于是干脆吹响了哨子,让所有人都集合起来。
“正好原音不在,班里一共14个人,七七分成两队,我们来玩个小游戏。”
“是——”歪歪斜斜立棍的三班汉子们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曲苍茫心下了然,于是抛出了一个很诱人的彩头,“输的队伍默写音标五十遍。”
霎时间所有人都精神了!
“老湿你这样不对!”
“一般不都是赢了队伍奖励点什么吗?怎么输了的要罚!”
“就是啊,这不公平。”
曲苍茫单手握拳,放在嘴边遮住了唇角那一抹不明显的笑容,“公平,是什么?谁有意见,站出来。”
一个人都没有。
谁敢啊!他们班小老湿脾气可不怎么好。
曲苍茫满意的点点头,大家还算知趣。
一群挫学生,80%都不会念音标,这对学习新单词有很大影响的!
不找个理由让你们抄了能行吗?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全校通考了!既然由我接手,那么我们班平均分绝对不能再倒数第一了!
“现在分组,奇奇、然、曹志伟、李龙望、李浩、施梁森、王耀光……”a组的七个人就这样诞生了。
剩下的,在曲苍茫心中那个三班小图标里,学习成绩都属于歪瓜裂枣的存在。
当然,还有个一个叫做斯鱼的同学是特殊的,这位同学的学习成绩可以说非常不错,前提是……他不在考试的过程中睡过去了。
曲苍茫见过能睡的,但是没见过能睡到他这程度的!在门口罚站,直-挺-挺的立着都能睡着了,睁着眼睛也能睡得特别香。
一天24小时他能睡23小时半,难道就不担心会睡营养不良了吗?
看到这分组,很多人就哀嚎起来了。
老湿啊,乃也太黑了,把班长和奇奇都给分过去了,这不是摆明了我们队伍必输吗?
曲苍茫所说的小游戏无非就是游泳接力,拿了两根红彤彤的小木棒在水里穿来穿去,一时间好不热闹。
当然,曲苍茫有意把两只水下动物都分到了a组里,也没特别规定龙王和小人鱼都不能现出真身参加游戏,这明晃晃的大bug,简直就是在给人以可趁之机啊!
毫无意外的,金手指全开的a组胜利了。
b组苦逼了,五十多遍音标神马的,老湿不好糊弄啊,那双眼睛贼精贼精的,根本就不能作弊走偏门,万一被看出来了翻倍啊!
b组输的非常冤,到斯鱼这一棒的时候,他扑进水里没拍腾两下就睡着了,整个人呈挺尸状,飘飘浮浮地随着水纹飘荡,任其他人怎么喊都不动弹。
所以在默写音标前,全b组的人都决定,把这只拖到小墙角里先揍一顿解解气再说。
由于气氛太过欢脱,很多人都忽略了打响的下课铃,其中也包括曲苍茫。
他做了简单的准备活动就随着学生们一起跳进水里,指导一些游泳技巧的同时,还与大家玩起了水上排球。
心想着,似乎接下了游泳课,也不是那么郁闷的事情。
当曲苍茫和然的树枝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上课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全班一齐心道,坏了。
门口气息不断聚集,这说明下一个上游泳课的班级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
“给你们三十秒,我不管用什么方法,都给我消失!更衣室里见!”
“是——”班里同学齐声呐喊。
老湿亲自发话,其实根本就不用三十秒,五秒钟游泳池内就空无一人了,夹着尾巴的也好,湿着毛的也罢,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快。
然在快速撤离现场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在水里泡得皮肤更白的老湿。
树枝下意识地卷起老湿消瘦的小窄腰,紧紧拥缠在胸前,两手稳稳托住就直接给带跑了。
其他人见班长出手了,也就不担心老湿会被他们落下。
于是,清场完毕,二班的老师和学生们却傻了。
因为三班在消失前那一声喊得太响亮了,导致门口的人都以为里面的人还没结束,特意先叫了学生进去探路。
但是学生却哭着回来的,“老师里面没人啊!”见鬼了,声音从哪儿传出来的。
“不可能。”
“真没人啊!”
“绝对不可能。”
“老师不信您自己进来看。”
二班所有人都进去了,=口=确实一个人影都没有。
“老师,你看水里……有毛!”
这时更衣室里,大尾巴狼李浩突然扯脖子一吼,“老湿,我脱发了!”
全班,“…………”
李浩哭丧着脸继续哀嚎,“至少脱了二斤毛!”
曲苍茫,“…………”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我终于逮到编辑开v了qaq
正文在此——
体育馆里的临时医务所内——
曲苍茫,“那些树枝怎么回事?”
然,“…………”
曲苍茫揉了揉太阳穴,“问你话呢。”
然淡淡垂眸,“没怎么回事。”
曲苍茫,“…………”
这么一段没有营养的话,意外的令两个人心中像无数只小猫爪子在挠痒痒似的,难耐得厉害。
一个……咳咳,另一个……咳咳咳。
曲苍茫,“那个。”
然,“那个。”
曲苍茫,“你先说。”
然,“老湿先说。”
曲苍茫沉默了一下,便默认了他的话,“树枝受你控制?”
然无声颔首,静静等待着他的下话。
曲苍茫低头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孩子也太闷骚了,半天都问不出一句话来,“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问那些树枝是不是受你控制的。”
然张了张嘴,却没吐出半个字来,只是默默点头。
心中微微犹豫,要不要告诉曲苍茫那些其实都是他的手臂……班里人不清楚曲苍茫的真正身份,他确是全部知晓的。
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还是无法接受的吧。
曲苍茫见他点头,漂亮的眼睛突然一亮,冉冉生辉,“那能不能让它们再按一按,挺舒服的。”
然,“…………”
他不动不出声,曲苍茫便再接再厉的不死心道,“操纵树枝需要消耗什么?老师赞助你!”
老师同志以为,然有难言之隐或者体力不行之类的困扰。
半晌,然才默默地挥舞起自己的“手臂”,抚上了那温软的肌肤,淡静地摇头,低声道,“不用。”
是你,就不用。
你果然,什么也不记得了。
曲苍茫觉得气氛有点古怪,红肿的脚踝是挺舒服的没错,然很安静不闹人这点也挺好,但就是太安静了,连捏脚丫子的树枝都没发出一点声音,静得像屋中无人,反而觉得有些尴尬了。
如果说曾经很排斥他的原音是曲苍茫最想交心的学生,那么这个班长然,则是他最看不透的学生了。
班长,本该是班主任最得力的小助手吧?
可是为什么升旗仪式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主持合适人选是曹志伟,而不是然呢?
“然,下星期的值周长工作就交给你了。”
“嗯。”然的声音淡而平稳,仿佛一撮小羽毛,轻轻吹拂过你的心窝。
曲苍茫心下有些松动,然虽然话少,学习成绩却名列前茅,人内敛稳重,而且班里不少人也曾说过,班长是个很可靠,很值得信赖的班级干部。
“升旗手也由你来担任。”
“是。”然认真的应下。
曲苍茫十分满意,松了松腿脚,惊喜的发现脚踝处竟然完全不痛了,“走吧,我们再不回去,那群臭小子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没了两尊大神坐镇现场,说不定已经折腾翻天了。
然只是跟上,并不多言。
稀薄的存在感,令人很难察觉到他的脚步在跟随,然而曲苍茫却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形容不好,总之很微妙的。
果然游泳池内乱成了一锅粥,曲苍茫发现自己成真相帝了。
鱼尾巴乱摇晃,戏水玩球的人与小王子曹志伟,在水中骚包的秀身材,结果却没人打理只遭来白眼的许正.斯基……
曲苍茫不禁揉了两下眼睛,池子里还有一条龙?对,他没看错,那确实尼玛是条真龙,鳞片那么清晰。
打湿了毛毛的大尾巴狼人在和围着破布条的小和尚打水仗,不过有了丧尸皇王金宇的加入,局面很快失控,三人扭打成了一团,小和尚脑门被啃掉个缺口,看上去形象大损,格外可怜。
太子爷在水里调-戏画皮小美人,自从被推倒插-进洞洞后,太子爷分外怀念那中湿润极致销-魂的感觉。
天天盼着月圆,可是月亮揍是不圆。
要不要和嫦二哥打声招呼?把兔子放出去几天,让月亮圆上一个月!
被太子爷缠烦的施梁森郁闷挠头,他的体质是个yd受没错,但他内心是个笔直的纯爷们啊!
“别老跟着我!听到没!不然我回去告诉你爹!”
“小森,别这样……你应该明白你已经不直了!”告诉爹神马的,那是幼儿园小盆友都嫌弃的告状方法。
眼尖的施梁森这时候看到了渐渐走近的老湿,顿时像看到救星般扑了过去,“老湿老湿,教我游泳吧,我刚才差点上不来了呢!”
曲苍茫说,“你刚才不是游的挺好么。”
施梁森,“…………”
既然老师人回来了,腿脚也灵便了,自然不能放学生们乱作乱闹,于是干脆吹响了哨子,让所有人都集合起来。
“正好原音不在,班里一共14个人,七七分成两队,我们来玩个小游戏。”
“是——”歪歪斜斜立棍的三班汉子们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曲苍茫心下了然,于是抛出了一个很诱人的彩头,“输的队伍默写音标五十遍。”
霎时间所有人都精神了!
“老湿你这样不对!”
“一般不都是赢了队伍奖励点什么吗?怎么输了的要罚!”
“就是啊,这不公平。”
曲苍茫单手握拳,放在嘴边遮住了唇角那一抹不明显的笑容,“公平,是什么?谁有意见,站出来。”
一个人都没有。
谁敢啊!他们班小老湿脾气可不怎么好。
曲苍茫满意的点点头,大家还算知趣。
一群挫学生,80%都不会念音标,这对学习新单词有很大影响的!
不找个理由让你们抄了能行吗?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全校通考了!既然由我接手,那么我们班平均分绝对不能再倒数第一了!
“现在分组,奇奇、然、曹志伟、李龙望、李浩、施梁森、王耀光……”a组的七个人就这样诞生了。
剩下的,在曲苍茫心中那个三班小图标里,学习成绩都属于歪瓜裂枣的存在。
当然,还有个一个叫做斯鱼的同学是特殊的,这位同学的学习成绩可以说非常不错,前提是……他不在考试的过程中睡过去了。
曲苍茫见过能睡的,但是没见过能睡到他这程度的!在门口罚站,直-挺-挺的立着都能睡着了,睁着眼睛也能睡得特别香。
一天24小时他能睡23小时半,难道就不担心会睡营养不良了吗?
看到这分组,很多人就哀嚎起来了。
老湿啊,乃也太黑了,把班长和奇奇都给分过去了,这不是摆明了我们队伍必输吗?
曲苍茫所说的小游戏无非就是游泳接力,拿了两根红彤彤的小木棒在水里穿来穿去,一时间好不热闹。
当然,曲苍茫有意把两只水下动物都分到了a组里,也没特别规定龙王和小人鱼都不能现出真身参加游戏,这明晃晃的大bug,简直就是在给人以可趁之机啊!
毫无意外的,金手指全开的a组胜利了。
b组苦逼了,五十多遍音标神马的,老湿不好糊弄啊,那双眼睛贼精贼精的,根本就不能作弊走偏门,万一被看出来了翻倍啊!
b组输的非常冤,到斯鱼这一棒的时候,他扑进水里没拍腾两下就睡着了,整个人呈挺尸状,飘飘浮浮地随着水纹飘荡,任其他人怎么喊都不动弹。
所以在默写音标前,全b组的人都决定,把这只拖到小墙角里先揍一顿解解气再说。
由于气氛太过欢脱,很多人都忽略了打响的下课铃,其中也包括曲苍茫。
他做了简单的准备活动就随着学生们一起跳进水里,指导一些游泳技巧的同时,还与大家玩起了水上排球。
心想着,似乎接下了游泳课,也不是那么郁闷的事情。
当曲苍茫和然的树枝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上课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全班一齐心道,坏了。
门口气息不断聚集,这说明下一个上游泳课的班级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
“给你们三十秒,我不管用什么方法,都给我消失!更衣室里见!”
“是——”班里同学齐声呐喊。
老湿亲自发话,其实根本就不用三十秒,五秒钟游泳池内就空无一人了,夹着尾巴的也好,湿着毛的也罢,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快。
然在快速撤离现场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在水里泡得皮肤更白的老湿。
树枝下意识地卷起老湿消瘦的小窄腰,紧紧拥缠在胸前,两手稳稳托住就直接给带跑了。
其他人见班长出手了,也就不担心老湿会被他们落下。
于是,清场完毕,二班的老师和学生们却傻了。
因为三班在消失前那一声喊得太响亮了,导致门口的人都以为里面的人还没结束,特意先叫了学生进去探路。
但是学生却哭着回来的,“老师里面没人啊!”见鬼了,声音从哪儿传出来的。
“不可能。”
“真没人啊!”
“绝对不可能。”
“老师不信您自己进来看。”
二班所有人都进去了,=口=确实一个人影都没有。
“老师,你看水里……有毛!”
这时更衣室里,大尾巴狼李浩突然扯脖子一吼,“老湿,我脱发了!”
全班,“…………”
李浩哭丧着脸继续哀嚎,“至少脱了二斤毛!”
曲苍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