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22老湿美老湿


星期一来袭。
对于元兴的老师学生们来说,每周的这一天可是最特殊的日子了。
因为参加升旗仪式的要求首先就是着装整齐,老师们必须穿上学校统一发的工装,黑裤子,白衬衫,还有一个颜色特别鲜艳的柯南式小领结。
学生们也要穿校服,秋装的男生校服是米色的裤子,白色的长袖t恤,女生则是米色的百褶裙,浅灰色的棉衫外罩着一个做工不错的毛线马甲。
昨晚奇奇留在了老湿的宿舍里,在老湿的“贴心开导”之下,渐渐陷入沉睡。
迷迷糊糊间似乎还听到了老湿苦口婆心的在说……下次如果再遇到心存歹意的不法分子,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宿舍里唯一的大床给了学生,老湿虽然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但早上起来的时候精神状态非常不错,从猫又多得到了两条鱼就能看出来,曲苍茫心情也极好。
“煮、煮人……”
“别嚎了,你不吃我就把鱼给奇奇加餐了。”
“吃、我吃!”猫又因为身材高大所以只能穿着老湿的浴袍,他抱着鱼直奔阳台,生怕被收回,进食速度飞快。
“老湿,我回寝室换校服了。”
星期一早上校门口值周很严格,不穿校服的人会在升旗仪式上被点名批评。
“好,去吧。”看看时间,他也差不多准备出发了。
这是曲苍茫第一次穿老师的制服,当初报号的时候报上去了l码,结果真拿到手才发现,裤子有点紧,穿上以后太贴身了,他甚至怀疑如果自己蹲下,后面那部分布料会不会直接扯开了……
最终,曲苍茫败给了裤子和领结,就这样紧巴巴的穿去了,心想着大不了在学校里多注意一点,等下午没什么课的时候再找个地方把裤子换掉。
当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夹着公文包一脸朝气的化学老师唐帅,曲苍茫惊讶的发现,唐帅没有戴那个幼稚领结。
唐帅说,“确切的来讲,这个东西老师们都不会戴的,小苍,你也可以把这个摘了。”
“原来是这样。”曲苍茫根本不等到办公室,立刻就撤掉了领结。
这身看上去总算正常了,他嘴角轻轻的扬起。
却没注意到这时候,原本想要说些什么挑起气氛的唐帅,目光正直勾勾的钉在他圆润挺翘的臀线上,顺着臀线直下的,是被布料包裹的优美双腿。
槽……怎么从没发现,这身破工装还能被人穿出制服诱惑的感觉呢?
小苍,你这是要引人犯罪吗?
再往上看,摘掉了领结后白色衬衫最上方的扣子随意的散开了两个,领口微敞却不乱,借着个头向下瞧,从喉结的弧度,一路瞧见了精致的锁骨。
“我、我……我不行了!小苍,唐哥有点急事,你一个人先走吧。”
“啊?”
没等曲苍茫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帅已经捂着鼻子一溜烟跑路了。
“老湿早上好!”
“老湿早!”
“大家早。”曲苍茫一头雾水,边走边莫名的收到了很多来自于外班学生们的问好。
曲苍茫认为是工装的效果,他上周一直穿便装,走在学生堆被人误会了身份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一个我班的同学都没遇到呢?
曲苍茫先去了趟办公室给所有老师的电脑开机,又把窗台上的花都浇过了水,换了两个垃圾袋,这才去了教室里。
到了教室,曲苍茫脸色可不太好。
因为教室里,只来了三个人。
一个是然,这个自然不必说,班长从来都是比老湿来的早的,曲苍茫对此没有什么意外。
另一个是穿着女生校服的奇奇,令曲苍茫有些头疼这孩子又穿回了女装。
“奇奇,怎么回事?”
奇奇非常淡然的扬起了没有化妆的清秀小脸,“老湿,我没有男生校服。”
曲苍茫,“可是……”
奇奇,“没事,老湿,只穿一天没有关系的。”另外,“老湿你看……我没戴假胸。”
曲苍茫揉了揉太阳穴,“行,我看出来了,你别掀衣服。”
奇奇,“噢,老湿好眼力。”
曲苍茫,“…………”
奇奇,“对了老湿,我把内裤忘在你家了。”
曲苍茫,“…………”
很好,因为这句话,班里另两个人的视线统一聚集在了曲苍茫的身上,一个是然,原本总是沉浸于书本中,无声无息的然,另一个是刚得到了一本奥数练习册,正埋头刻苦,为下个月全市奥数比赛做努力的原音。
原音是一名未来人,来自于五百年后的地球,在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支离破碎前,因为捡到了一件古器而穿到如今的时代。
尽管经历了许多常人都无法理解的残酷与痛苦,可是不得不说,原音的思维模式,是最贴近于现代人的。
原音惊诧,“奇奇,你在老湿家过夜了?”
“嗯,老湿很……”奇奇顿了顿,飞速运转的大脑快速蹦出了两个极为人类的词汇,“老湿很体贴,很温柔。”
原音张大了嘴巴。
意外被学生‘夸奖’,曲苍茫有些脸红,“咳,关于这件事,等班里人都来全了我再说。原音在做什么题呢?”
曲苍茫朝后排走了过去,对于这个始终有些排斥自己的学生,他没有放弃任何一次交流的机会。
难得的是,原音脸上除了紧张外,已经没了最初那明显的厌恶和不满。
曲苍茫暗暗惊讶,却并无表露,“是这本?很不错的经典习题册,不过后面给的答案有些过程不够详细,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
“真的?”原音对曲苍茫有所改观,知道他与曾经那些收了好处就对班级不管不顾的傻逼老湿们不一样,但是别扭如他面子上抹不开,这会儿老湿都主动提了,他自然也不想放过这么个机会,“这道题……咳,看不懂答案。”
说到底,只是对陌生的人有防备心有些重的孩子。
曲苍茫心下一喜,干脆坐在了原音前面的位置上,帮他简单分析起过程来,原音也不是废柴,轻轻一点拨立刻捋顺的前后关系,非常流畅的做出了答案。
“谢谢老湿。”原音紧紧握着笔,小声说。
曲苍茫只当什么也没看出来,“唔,没事,你的基础很扎实,这些题都是表面绕弯,其实还是离不开公式的。”
“噢……那个……”
“怎么了?”曲苍茫正在翻那本习题册,给原音画重点,所以没看到他有些焦急的目光,更没发现,班里的同学们在不知不觉情况下,都已经到齐了。
“老湿早上好!”
“老湿,早!”
“老湿好!”
这一声声,犹如炸雷。
曲苍茫十分迷茫的抬起头,这都是什么时候来的?
瘦瘦的小老湿线条却格外美,这一迷途小羊羔的表情,更是令班里很多汉子都非常没出息的萌到了。
早就对老湿“抱有非分之想”的许正眼睛直得差点扑过去,但是都在第一时间被鲜嫩翠绿的树枝给抽醒了,而恰好,在同一时间响起了升旗仪式的预备铃。
曲苍茫有些奇怪的对了一下时间,这铃好像早打了五分钟?
“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一会儿由班长带着下去,注意走廊里的纪律。”
“是。”
老湿下楼后,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人。
“班、班长……铃……”
然的目光不咸不淡,与此同时收发室里调弄了学校电子铃设置的某根树枝转瞬消失,“别忘了,今晚是月圆之夜。”
很多人都不自觉地紧绷了神经。
月圆之夜……没想到这么快又到了。
不少人很担心地看着奇奇,“身体还好么?”
奇奇点了点头,“我很好,多亏了老湿。”
接着众人又将目光聚在了收拾书桌的原音身上,尽管这家伙嘴巴毒人又事儿多,但也是班里的同学,“原小子,你……”
“我没事,暂时还死不了。”原音看上去很平静,然而颤抖的指尖,却泄漏出了什么。
然将三根绿油油的树枝交给了奇奇,“暂时用树油。”
奇奇却摇了摇头,“班长,老湿用您身上的果实做出来的东西,有些不一样。”
很多人都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然,“你想说什么。”
奇奇,“老湿,他应该……不是普通人。”
全班的脸色都有些微妙,奇奇啊,难道你才发现这点么=口=
能把猫又当宠物随意使唤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啊亲!
李龙望回身拍了拍某人的肩膀,“李浩,今晚我们会看住你的。”
李浩却摇头,“只要班长把我捆住就没事儿了,你们还是看着王金宇吧,小光正和他闹别扭呢,这一次可能有点麻烦。”
“还有王寰宇也是……哎,擦,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施梁森郁闷的直挠头,每次月圆之夜到来前都是这样。
月圆啊,对人类来说很美丽的夜晚,对他们班来说,揍是一个无法避免的噩梦啊!
曹志伟无奈拍桌,“施梁森,这还没到晚上呢,你发什么骚!别扭了,桌子都快被你撞翻了。”
“麻痹,我菊花痒了我会告诉你吗?小心我晚上饥渴过头把你给上了。”
李龙望听到他俩的话,突然乐了,“两只受,谁能上谁啊。”
人鱼小王子v画皮美公子都怒了,“滚——你个躲儿子躲到学校里的窝囊废!”
\(0^◇^0)/保\(0^◇^0)/佑\(0^◇^0)/四\(0^◇^0)/川\(0^◇^0)/的\(0^◇^0)/分\(0^◇^0)/割\(0^◇^0)/线
“本学期第一周升旗仪式到此结束,下面由值周老师做周总结,并宣布下一周的值周班级。”
值周老师走上了高高的台子,清了清嗓子,目光在瞄到高二(三)班的时候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才开始了这周总结,“虽然只有四天,但是新学期已经到来了,不能松懈,不能大意balabala……上周,总体来说大家表现都不错,尤为突出的是高二(三)班,在新班主任曲老师的严格要求下,迟到早退、打架斗殴的现象基本已经杜绝了,各方面表现优秀……现在我宣布,本周的校优秀班级是——高二(三)班,下周的值周班级是——高二(三)班,请班主任派学生代表上台领取流动红旗。”
曲苍茫,“…………”
迟到早退,打架斗殴现象?
三班全班,“…………”
我们班得了流动红旗?确定不是白旗吗?
等等……刚刚值周老师说了什么东西?下周,我们班……值周?
值周=主持升旗仪式=连班会都能搞砸的一群人要丢脸到全校面前去了=老湿很可能又要发飙了=nnnn+1=班长,你能不能再付出点果子先讨好讨好老湿啊qaq
作者有话要说:
愿老天保佑四川,别再折腾那里了。
今天是周日,就早点更了,以后决定把更新提前设在下午四点,不然你们总催催催的,我感觉鸭梨好大。
忙完这段我就加更,乖啦,下周有两个考试,估计会断一天吧,考完了我就补上,多补一些给你们看啦,别急噢,月圆之夜,大高-潮要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