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18老湿爆老湿


直到深夜,曲苍茫仍旧捧着那颗红果子,笑得合不拢嘴。
平日里清清淡淡的俊秀小脸看上去多了几分神采,意外的褪去了些刚迈出大学校门的青涩稚嫩。
他第一次吃得囫囵,并没有仔细观察、也没有细细品味就给咽了。
现在看来,这颗不大的红果子饱满浑-圆,手掌合拢,单手可包;鼻尖只要稍一凑近,便能清楚的感受到它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普通人即使拿到了这果子,也最多会认为是树上的野果罢了,但曲苍茫是开了阴阳眼的,那双有神的美目一眨不眨的凝视着掌心稳稳平躺的红艳鲜果。
尽管隔着薄薄的果皮,可他甚至可以看到,红皮之下一闪一烁的流光,仿佛天际划过的流星之雨,足以可见果肉中灵气充足,绝不比天上五百年才开花结果的仙桃差!
怎么结果了这小东西好呢?
曲苍茫难得泛犹豫了。
一口吞掉肯定特别爽,但是总觉得有点不舍。
对于一个十多年都没有正经吃过带味道东西的曲苍茫来说,这个果子简直太珍贵了,孟婆汤虽然五味俱全,但那仅仅是汤水而已,不算真正的吃食。
而且因为个人喜好,孟婆鲜少给汤里放配料,曲苍茫偶尔能嚼到几个枸杞就已经算非常难得了。
这颗小果子……真的好不舍。
就在曲苍茫犹豫不决,缩成一小团儿在布艺沙发上翻来覆去打滚的时候,一只脚底肉垫很厚,金色眼珠滴流转的猫咪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煮、煮人……还搬么。”
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它空闲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一刻钟的,真被曲苍茫给当成力工使唤了,已经在地下室和教职员工宿舍间不知道折腾了多少了来回。
“搬,怎么不搬!”家用电器还都没搬过去呢。
曲苍茫护着果子翻滚的时候没留神,一屁股把猫压在了自己的臀下。
感受到几乎被他压扁的柔软带热猫身子,惊得曲苍茫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结果又因为幅度太大,蹦得太高没留神,一只叫稳稳当当的踩在了黑黝黝的猫尾巴上,猫又惨叫的撕心裂肺。
“嗷呜呜——呜呜——”命-根-子被煮人踩了!
“啊——活该。你总往我身边凑什么?”曲苍茫口气不善。
他晚上睡觉不太老实,除了被子和枕头外,床上有什么他踹飞什么,睡个觉比打仗都邪乎。
也不知道这只猫什么毛病,大半夜总有爬他床的习惯,每天早上都是鼻青脸肿的出现,起初曲苍茫还良心愧疚稍微安慰它一下,后来干脆就懒得理猫又了。
自作孽,不可活。
你以为我睡着了就等于好欺负了?
猫又挂着宽布条眼泪,苦兮兮地趴在茶几上,抬爪子抽出一张纸巾擦着鼻涕,“煮人,你踩到我的尾巴和鸡-鸡了……”
曲苍茫被他直白的话弄一愣,就在猫又刚想耍臭无赖求负责前,先一步说,“不是没踩爆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踩到的应该是猫又尾巴啊?“你的**和尾巴长在一起了?”
猫又下意识回答,“是啊——”
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
半晌,疼得化为裸-男,起身动作格外撩人的猫又嗓音低哑道,“煮人,你重口了……”
鸡-鸡如果踩爆了他后半辈子可怎么混啊!
曲苍茫亮亮的眼睛一眯,丝毫不被对方的动作诱惑,非常火大对方在他一个瘦巴巴的小可怜面前秀身材,态度完全无法好起来,“还有更重口的……你想试试么?快滚去穿衣服!别总光着在我面前乱晃!再被我发现图谋不轨,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尾巴连鸡-鸡一起拔了?”
你不是自称都长在了一起吗?
男人缩着脖子后退了两步,跌跌撞撞的摔在了地上,同时不忘捂住重点。
威震四方的上古稀兽,在老湿的“淫-威”之下,那是狼狈的一点形象也没鸟,猫又此时简直太怀念只要看见自己就吓到腿软的小笨鱼了。
经过猫又的一闹腾,曲苍茫终于想到了自己要拿这颗果子怎么办。
他决定把果子捣碎做成果酱,然后放零食口袋里保存起来,吃面包或者吃饭的时候,都拌上一小勺,保守估计能吃半个多月,总比一口吞掉要好。
当然,想通的曲苍茫并没有忘记穿好了衣服,戴了个墨镜正准备出门的骚包猫又, “回来!”
声音不大,却令某只一震。
猫又,“!!!”
“你总一个包一个包的是要折腾到哪天去?今晚前必须全搬完。这些小件都我自己来,你先把冰箱和洗衣机扛走。”
猫又,“…………”
他穿着这么帅的黑风衣,戴着这么霸气的墨镜,竟然要扛着电冰箱出门吗?
“要不……先扛电脑呗?”能耍一圈帅是一圈啊!
曲苍茫微笑着瞥了他一眼,“你想玩我的笔记本么。”
那么薄那么轻的玩意用你?
这笑容,多么温润和谐,可是猫又却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蓦地菊花一紧,“不、还是冰箱吧。”
至少冰箱上层还有几斤咸鱼干呢,不算多,但一路上垫肚子是够了。
果然还是晚上出门好,夜深人静的最适合犯罪……咳,是搬家。
猫又扛着冰箱和洗衣机滚蛋后,曲苍茫开始收拾起了屋里剩下的零零碎碎,其中就包括猫又之前提到的小电。
这笔记本电脑还是曲苍茫二十岁那年过生日黑白无常两人出钱买给他的,如今网络升级迅猛,小本的配置跟不上节奏,但他始终舍不得把本本换掉,只是尽量更新系统。
家里的大部分家具家电都是别人送的,比如捡到个吵着要吃糖的鬼小子是鬼后家外甥,送回十八层奖励节能冰箱一台之类……
他每年那点干巴巴的奖学金,勉强能凑够基本房租。
如果不是体质特殊,有途径能赚点小钱保证生活,他估计早就活不下去了。
奴役着猫又,再加上自己骑着小电动来来回回的,到了傍晚时分终于搬得差不多了。
勤俭节约下了一笔搬家费,曲苍茫一下一下的顺着累成死狗状的猫又,心想着是不是该给这只的晚餐加两斤鱼干。
“晚上吃烤鱼吧。”曲苍茫心不在焉的说,两只手揉搓着猫又脖颈上的猫毛,并暗暗测量着尺寸。
是时候买个圈儿拴上了。
“烤鱼?”感受着煮人稀罕的亲昵行为,却实在没力气勾引他发生点啥了。
猫又是又累又饿,现在就算给丢几只来老鼠过来,他都能眼睛不眨的给咽了。
更别说他最心爱的食物——烤鱼!
“在这里等着,别乱跑,我去去就回。”曲苍茫换上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脚上却穿了一双黑色的雨靴。
出门前,还不忘叮嘱,“这里不比以往,住的全是学校老师。总之,你自己多注意些,如果被人发现了什么……呵呵……”
“呵呵……”猫又苦着脸跟他一起干笑。
连蹬腿的动作都没劲儿做了,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来啊!
曲苍茫满意的点点头,拎着特意从高级洋酒店里挑的两瓶红酒和一个小黑袋子,从宿舍出发了。
由于搬家的缘故,他一时还摸不透学校附近的酆都街入口在哪儿,于是只是先去大众入口了,就是……咳,没错,坟地,用现代人的用词来讲,那里叫做墓园。
这黑灯瞎火的,谁会去那种地方?
而曲苍茫就像去商场似的,非常认真的在墓园里逛了起来,时不时还会瞄一瞄墓碑上的字,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蛛丝马迹。
终于,找到了。
曲苍茫在一个无名无姓,只有张照片的墓碑前停下了脚步,先鞠了一躬,“抱歉,打扰了。”
这地虽然阴森却并不混乱,可见管理还算得当,空中并不浑浊,就连冤魂怨气也极少聚集于此。
很快,从墓碑前的一块干土地中探出了一个脑袋,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满脸的褶皱,精神头却十足,“呦,稀客啊……小苍你怎么从这个门走了?”
黑白二爷关照的人,照理说应该有特殊的vip通道才对啊。
曲苍茫恭敬的递上厚厚一叠纸钱,“刚搬家,还没熟悉位置,就先过来了。”
老者大喜,颤颤巍巍的从土中探出双手接过,按道理说对方的身份即使不给钱也能随便下去的,但是没想到曲苍茫这么大方。
于是毫不犹豫的给他敞开了大门,还不吝啬的透露了一个小道消息,“那下去吧,听说孟婆又要推出新款的玩意儿了,你一向喜欢那个,快点动身吧。”认识曲苍茫的,没谁不知道他那点喜好。
曲苍茫听了,果然眼睛一亮,向老者告别后立刻迈入了空悠悠的隧道之中,随着他的进-入,无形的空间扭曲还原。
作者有话要说:
抱住你们转圈圈,评论快突破四位数鸟,大家再加把劲呦,突破了咱就编个小剧场给大家哈皮一下,主要是班里人地一些糗事,乃们懂的,他们糗事爆料无止境……
下章把老湿培养长大的奶爸们都会登场了,你们以前总说咱文短,这次咱就努力写长点,也努力多更一点(ˉ﹃ˉ)
我写这章的时候可严肃了你们信么,一定要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