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16老湿呆老湿


曲苍茫所邀请的旁观科任老师,就是在开学第一天,课程表上唯一一个没有“请病假”的老师,虽然他只教一班和三班的化学课,并不是任何班级的班主任,却绝对称得上学年组里比较有资历的老师了。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叫做唐帅的化学老师影响之下,曲苍茫午休的时候已经不再颠颠的跑回家做交易,也尽量尝试和着众多老师们一样,吃起了学校食堂里卖相还不错的饭菜。
虽然,嚼起来还是没味道的,不过呢,人际关系上却有少许的突破。
像曲苍茫这种刚毕业就被招进校门的嫩头小树枝,是不被办公室里早就成了精的大树们看好的。
尤其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任了“丰功伟绩精彩”的三班后,除了固定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偶尔会叫着曲苍茫一起玩玩小游戏外,其他老师是能退则退,能远则远,刻意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似乎很怕在有老师请假的时候,被曲苍茫这个倒霉的新人班主任找上门,去带三班的科任。
但是这个唐帅不同,以曲苍茫那迟钝到比钢筋还坚硬的神经都能深深的感受到,这个唐老师,明晃晃的在和他套近乎。
“曲老师,去我办公室里嗑瓜子不?”
“曲老师,一起到食堂里尝尝小笼包吧!”
“曲老师,你们班的化学课纪律很好噢,以前王老师带的时候三班可没这么老实过。”
“曲老师……”
曲苍茫与人相处经历比较少,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阴界的那些给占去了,相处融洽的朋友啊、好哥们什么的,也大多都是地底下的居民们。
就连占据知心大哥哥位置的那几个,也不是什么正常的。
罕见的有纯人类愿意与他主动做朋友,曲苍茫当然是十分乐意的。
他没有唐帅幽默诙谐,他在办公室里习惯了沉默,而唐帅总能轻而易举的将人带入轻松的话题之中,在不知不觉间就能挑动全场的气氛。
也许这样的性格才适合做老师吧?说起来曲苍茫还知道自己有那么一点闷,如果别人不和自己说话,他一般鲜少与人主动打交道。
所以这次邀请,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很难得的行为了。
因为曲苍茫也很想与唐帅结交,在学校里即使是男老师们也会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圈子,下课到各个办公室走动走动聊聊天什么的,他也不希望自己总闷在办公室里,和那群班主任们玩什么偷菜建房子的游戏。
本来二年组办公室离三班是很近的,出门右拐就到了。但曲苍茫没直接去教室,而是先去化学组找了唐帅,这就要从二楼上三楼了。
三楼的走廊里有那么一点暗,有三排管灯坏了刚保修,后勤那边的人出去采购了,还没来得及换。
空气中有些发潮,与曲苍茫并排的唐帅微微垂下眼帘,即使光线不亮,也不难看出他身边的这个小老师皮肤很白,脸色很淡,哪怕他现在因为听着自己的笑话在挑唇,嘴角也只是弯曲即止,浅浅的,就犹如一颗小小的石子轻轻投在了平静的湖面。
今天下午大部分班级都精心准备了班会,一班的几个班干部还挺正式的搞出了张请柬,课间的时候找人送到了唐帅的办公室,不过那请柬却在曲苍茫去唐帅找的时候,被他无声无息地压在了化学卷纸下面,然后完全没有犹豫的跟着这个新老师走了。
“小曲,这周末有时间吗,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川菜馆非常不错。”空旷的走廊里,唐帅的声音不大,却格外清晰。
他这样说是因为在食堂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发现曲苍茫的餐盘里总是一片红鲜鲜的,应该非常嗜辣。
孰不知,那是因为曲苍茫想麻痹自己的味蕾。
舌头辣到麻木,总比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要好,如果不弄点辣食,他总觉得自己像在干嚼馒头。
曲苍茫听了,心中是有所触动的。
只是实际情况有点麻烦,“抱歉,这个周末我要搬家,下次吧。”
而且,他手头紧,比曹志伟内裤的裤腰还紧。
唐帅扶住额头,“是我欠考虑了。”曲苍茫来学校的时间一周不到,估计连员工证都没领到呢,更何况搬宿舍的事儿了。
不过,就这样放弃显然不是他的性格,“小曲,那搬家的时候我去帮你吧。”
曲苍茫微怔,脚步也随之一顿。
帮忙搬家?“不……咳,不用了。”他已经决定奴役猫又,今晚趁着夜深人静就开始动手。
不过就这样拒绝了好像有点不通人情?果然,一抬头,曲苍茫就望见了唐帅眼底闪过的挫败,他立刻开口补救道,“那个,谢谢唐老师……等我搬完家再请唐老师来做客吧……”
“那好。”唐帅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不着痕迹地将目光掩饰了个彻底,“不过学校里的曲老师太多了,我以后叫你……”
“唐老师可以叫我小苍。”主要是周围鬼们都这么叫,曲苍茫也习惯了。
如果叫小茫和小曲,他反应总是慢上一节。
唐帅唇边的笑容又明显了几分,自然的揽过曲苍茫的肩膀,哥俩好的架势做了十足,“小苍。”
你身上散发的气,真舒服啊。
因为身材的缘故,略显娇小的曲苍茫与唐帅并排走,又被他刻意拥着,根本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也就不知道这位化学老师的舌头,伸出了有数十公分,在他耳边默默打转了半天,终究是没横下心来在白玉般的耳垂上舔两口。
三班教室内,一只眼球悬在门外的王耀光突然惊叫起来,“来、来了!咱班老湿被一个男人搂着来了!”
“男人——?”
“搂着——?”
“喂,你们关注的重点跑偏了!”
“咳咳,抱歉抱歉。”几个八卦份子都熄灭了心中燃气的小火苗,王耀光这时候也通风报信了,证实了那个搂着他们老湿的男人,是化学老师。
“切——化学老湿啊,他不去一班听班会来我们干什么?”
“我们班小老湿万一被那只大尾巴狼给骗了怎么办?”王金宇有些担忧的说。
李浩第一个就不乐意了,“大尾巴狼怎么惹你了?我们族怎么总是躺着也中枪啊!”
“行了行了,快!现在都各就各位,老湿来了,待会儿谁也不准掉链子,听明白了?”
“是——”
“等等,文艺委员,那化学老湿呢?”还有这么一个不定性因素在。
施梁森红唇一抿,不甚在意,“管他做什么,又不是咱班老湿!等苍老湿和咱们关系好了,难道还畏惧一个科任老师不成?就算他有意使坏多布置作业坑我们,有我们苍老湿给兜着!还怕他不成!”
无关人士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没错——”气宇轩昂的话,立刻就得到了很多人赞同。
王耀光把眼珠子塞回眼眶,视觉神经链接正常,他开始在心中默默倒计时。
距离开门时间还有——三、二、一!
门开了!
此时此刻,全班的心,异常激动。
“热烈欢迎苍老湿!鼓掌——”
“啪啪啪啪——”
曲苍茫,“…………”
唐帅,“…………”
气氛,好像有一瞬的僵硬。
已经全体起立的同学们拍手的动作也有些迟疑了,老湿不喜欢全班一起的这个开场白了?
为了制造整齐的效果,他们可是苦口婆心的连班长都说服跟着一起做了。
曲苍茫有点迷糊,目光下意识地就去寻找那一抹翠绿,而大手还在他肩膀上蹭悠的唐帅,在看到黑板上那闪亮亮的几个大字后,终于是没忍住的笑场的。
“苍老湿……噗哈哈哈……小苍,你们班学生真有心啊……哈哈哈哈……”
曲苍茫不太明白他笑什么,不过当他视线转移到黑板上的时候,脸顿时就黑了。
怎么连老师两个字都能写错,这群要命的学生,是不是没救了?
课桌前,许正.斯基巴巴地等着老湿问谁写的,然后当着全班面表扬呢!
可是半天,老湿都没问。
老湿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问呢!这些板书凝聚了我的多少心血和爱啊!
因为还有另一个老师在,曲苍茫决定先压火,给班里学生点面子,等班会结束以后再慢慢教育。
“行了,开始吧。”
“噢——”王耀光有点胆凸的走上了讲台,心想,为什么老湿反应这么平淡呢,一点惊喜都米有,这好不科学啊!
曲苍茫带着唐帅一起坐在了最后一排,是临时加的椅子。
唐帅虽然止住了笑,可嘴角依旧保持上扬,眼中也饱含深意,从他一抖一抖的肩膀不难看出这人忍的有多辛苦。
曲苍茫无奈了,“多少给我一点面子吧,唐老师,回头我会好好说说他们的。”
当新华字典是摆设吗?竟然写出这么丢人的错别字。
唐帅点点头,抿住嘴唇,努力压抑即将破功的笑声。
原来小苍不知道苍老湿为何许人也……呵呵,不管知不知道,这个反应都太有趣了。
他试着学曲苍茫一脸严肃,不过却在台上的主持人小光头一开口后,又一次没忍住笑喷了。
“敬爱的苍、苍老湿,我们热切期待着您的、您的……插-入……”
“噗哈哈哈哈——热切期待——苍——噗哈哈哈——”
曲苍茫,“…………”
讲台上,王耀光知道自己背错词儿了,急出一头汗不说,连下面要说什么都给忘了。
他想立刻改口,但是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改,“对了!是我们热切期待着您的进入……敬爱的苍老湿……啊……”
“噗哈哈哈——抱歉啊小苍,我实在忍不住噗——”
曲苍茫脸黑乎乎的看上去特别吓人,他干脆一摆手,让王耀光停了那坑爹的开场白,“进行下一个节目。”
王耀光看那脸色就知道,坏了,没讨好不说,还把老湿给惹毛了。
他可不想继续在台上做靶子,巴不得下一个节目的人快点上台呢,于是也没犹豫立刻报幕道,“下一个节目,诗朗诵。”
曲苍茫,“…………”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更不好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文里人名都挺好记的,比如小光头王耀光,谐音——王咬光,他总被咬。
李龙望就更简单了,李龙王。
其实,学生们真的很用心了(滚——)
莲老梆子再来卖个萌╰( ̄▽ ̄)╮ 快来冒泡夸我萌(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