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14老湿嗨老湿


**
海洋是蔚蓝的、是深邃的,它可以安静宁人,也可以波澜壮阔。
深海内的景色就更加迷人、多姿,让你有种置身于梦幻童话之中的感觉,金碧辉煌的宫殿、随处可见的漂亮蚌珠、它们散发着魅惑般的光泽,迷人双眼,仿佛铆足了劲儿想吸引过路的人鱼们的注意力。
被人鱼们采摘,装饰,是它们的荣幸,也是它们完美的象征。
咕嘟咕嘟的气泡轻轻地在海底炸破,美丽又高贵的人鱼们喜欢成群结队的在海底游走。
只是如今她们精致如雕琢的脸上,早已失去了昔日无与伦比的灿烂笑容。
“这里也快被污染了吗?我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希尼姐姐……昨天傍晚被捕杀了……”
“天啊,这里也不安全了?!”
“我们,又要搬家了吗?”
“还有哪片海域是完全清澈的?”
“我可怜的族人们……”
要怎样,才能逃过寓言中残酷的诅咒?要怎样,才能像人类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
哪怕每天被迫学习考试、或是为了赚钱而不得不投入工作……但那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随时丧命,被他族侵占、无情的屠杀。
“除了刻苦修炼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小志,我们的种族会继续延续下去,因为族中有一批像小志一样,天分极好的孩子。”
那时,曹志伟稚嫩的小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我知道的,母亲!”
我们的血脉,将永远延续。
**
“曹志伟,醒了?”曲苍茫拉开了浅蓝色的帘子,探头问。
“嗯,老湿我没事了。”曹志伟从不宽的病床上坐了起来,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衣服扣子全开了,胸前还有几点红艳艳的、特别明显的印子。
也许是吃什么过敏了吧,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水产市场里买的海带都不是特别新鲜。
初离海域,乍到人间时,曹志伟完全接受不了那种专门卖各种水产品的市场存在,他看着人们在贩卖兜售海货,就无法控制的联想到了被恶意宰杀的族人们。
只是后来,渐渐的就看淡了。
如今海域污染严重,甚至有些国家还闹出了核泄漏的事件,还有几个人敢进海鱼海虾来卖?那不是等着赔到连内裤都保不住么。
大多数海鲜都为人工养殖、河鲜……而且他除了来这里买相对新鲜的海带来食用外,再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超市里卖的篡改日期,难吃到咽不下去,小店里卖的又掺假太严重……
然告诉过他,想要生存,只能接受。
而他的肩上,还背负着事关种族的使命。
他还不能死!
不过在正式完成使命前,首先……他要先高中毕业,然后考上一个差不多点的大学。
曲苍茫仔细打量着曹志伟,发现他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精神状态还算不错,随即也就放心下来了,“既然没事了,下节课回教室上课吧。”
曹志伟点点头,“好。”
同时对那尘封于内心深处的记忆松动情况,有微微的讶然。
多久没想起过海底的事情了……似乎……真的有很久了……
曲苍茫是趁下课时间跑来医务室看学生的,尿急的李龙望都已经解决好个人问题回到了教室里,曲苍茫也不知道曹志伟究竟怎么样了,总觉得有点不放心……
要说具体的,其实还是不太放心那只猫。
对了——猫!
曲苍茫左右瞄了瞄,没看到那一抹黑影,“猫呢?”
曹志伟,“!!!”
前一秒还有些沉浸于早年殇感泡泡中曹志伟,下一刻惊出了一身冷汗。
对了!
他为什么会睡在医务室?怎么来的?始作俑者又跑哪儿去了?怎么就没能一尾巴拍死它呢!
曲苍茫发问,结果没等到答案不说,反被曹志伟抓着胳膊问道,“老、老湿……那只黑猫呢!”
曹志伟还恶毒的在心底补充:傻逼黑猫!
打不过,还不允许我在心底骂一骂么!
曲苍茫脸色一僵,心想我如果知道,还问你干什么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学生每次提到猫又,都有点激动的不太正常。
爱猫成痴么?
看来下次上学绝对不能把那只带来,最好去酆都买个链子,把它锁死在地下室里。
曲苍茫见他一脸迷糊真不像装傻的模样,于是干脆把话题一转,“还有五分钟上课了,既然没什么事儿了就回教室准备准备吧,下节课是语文,我要抽查课后题的。”
“是——”话音未落,曹志伟已经“呲溜”一下就窜出了医务室。
老湿不提语文课他还想不起来呢,这节课的课间轮到他擦黑板了!
结果他一路飞奔回教室,却发现黑板上干干净净的,一丁点粉笔印都没有,连板擦都有人帮他清洁干好。
再仔细一瞧,讲桌上立着的那位兄台,好像有点眼熟。
猫又瞪着金眸,抬爪不断向前迈步,“你看到曲苍茫了吗?”
“谁、谁……”曹志伟条件反射一后退,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见到这只猫,尾巴总想自己跑出来!
背脊已经抵在了冰凉的门板上,再也没有退路了,曹志伟心中这个郁闷啊。
到底是哪个手欠的,怎么我刚进来门就把门给关上了呢!(你自己)
黑猫这一次似乎耐心很好,低低沉沉的重复了一遍自己临时主人的名字,“曲苍茫。”
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危险有威胁性的举动。
“曲、苍茫?”难怪耳熟,原来是老湿的名字!
曹志伟俨然忘记了,这只祸害种其实就是他们班班主任带来的。
“喵呜……”猫咪歪了歪头,不置可否。
曹志伟听到这销-魂的一声,身体又是一抖,软绵绵的猫叫听在他耳朵里就好像是催命符!
“刚、刚、才还在医务室……”
“呵呵,其实你不用害怕我的,我不会吃了你。”至少,现在还不会。
乌黑的猫咪仰起头甩了甩一身漂亮的猫毛,金色的眸中闪过了什么曹志伟看不懂的东西,然后行云流水般的从教室门上方的小窗口跳了出去,还抖了两小根黑毛在曹志伟脑顶。
这个世界上,猫又就他这一只,但是修炼成精的猫妖属实不少。
留点自己的味道在这只笨鱼身上,做个小小的标记。
眼见着猫咪离开,曹志伟终于能松了口气。
送走了那尊瘟神,现在可该跟某些人们好好算账了!
“麻痹,你们这都是什么同学?我被天敌威胁你们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带走?乐于助人互相帮助难道都是说给死人听的吗?”
有人心不在焉的接,“大概是吧。”
曹志伟,“…………”
又有人接道,“带走你的是龙王,有事儿直接找他。”
曹志伟的怒目立刻转移目标,大喝,“李龙王——!”
李龙望咧嘴一笑,“哎呀呀,别生气啊小曹,你看那时候我不是忙着准备去降雨嘛,你也知道上面来任务了,我们这些做下臣的不得不从。”
龙王理由说的好听,但是心直口快的李浩看不过去了,“我说老龙,你这可不厚道了。任务明明是在送小曹去医务室以后才发来的,你这不是在忽悠孩子么。”
“那你当时怎么就不出手呢?”堂堂妖之王,难道害怕猫又不给面子?
李浩一哽,顿时蹦不出词儿了。
其实,班里人谁都不想管的原因无他,曹志伟虽然平时看起来人还挺上道,但其实有些方面他做的特别不合群。
就比如住宿舍的时候,王光头和王丧尸那样连对方屁股都啃掉好几次的还能坚持着住在一起一年多,结果就曹志伟耍单,到现在为止还不愿意和别人住一个寝室里呢。
值日的时候,曹志伟极少安排其他同学,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完成。
年底聚会,曹志伟也从来不参加!
考试的时候,曹志伟从来不作弊!(……)
倒不是想孤立他,只是觉得挺有意思。
平时稳稳重重的,除了刚睡醒那会儿有点小迷糊外,曹志伟这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大失态,浑身的鱼鳞都仿佛竖起来了,真是要多可爱就多可爱。
曹志伟忿忿的怒瞪全班,结果该睡觉的睡觉,该吃东西填肚子的,那塞食物的动作是一点也不含糊。
还有什么照镜子梳头发的,给皮鞋打蜡的,抄作业的,看书的……
曹志伟彻底悲愤了,曲苍茫也彻底悲愤了。
谁交作业的时候,在两本练习册中间夹了条花边内裤?这简直太要命了,那条内裤一看就是被人穿过还没洗的!
曲苍茫把小内裤装进一个塑料口袋里,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下狠心把它丢垃圾桶里。
平心而论,内裤质量还不错。
于是在上课□课后练习题前,曲苍茫刻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后,才开口问道,“这个,是谁的?”
有人立刻说,“老湿,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咳——”曲苍茫面无表情,脸上却阵阵发热,“有人认识吗?”
刻意避开了学生们的发问。
小光头挠了挠下巴,越看那花色越眼熟,“咦?这不是曹……啊……”
“嘭”!书店里最厚最结实的那种新华字典,直接砸在了小光头的脑袋上,给圆滚滚的头砸出一个凹。
而字典的主人,正是曹志伟。
昨天下课跑鱼缸里得瑟,结果打铃那阵跳出来的时候内裤丢了,最后用水球坚持了好几节课。
现在内裤怎么跑老湿那儿去了?
曹志伟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想想就更差了。
你说这王耀光,丫嘴咋这么欠!
曲苍茫在讲台上,一脸茫然,发生了什么?
“曹志伟,怎么回事?”
曹志伟非常不情愿的起立,先举手,才说话,“老湿,那条肯定不是我的三角内裤。”
曲苍茫,“…………”
我为了不让学生尴尬,还特意戴手套把它叠成了四边形,看起来像条手绢。
曲苍茫,“你怎么就知道这是三角内裤?”
曹志伟,“…………”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喜欢文,请不要吝啬的冒冒泡,收藏咱,作者早上七点多爬起来上课,半夜一点多打完工,码点字真心不容易,有时候真的很疲劳不想码字不想开电脑,但一想到还是有很多妹子们在等文,舍不得不更新。
乃们不要霸王在用生命码字的我啊啊,老湿虽然不是萌系但很正经啊,老湿人多好啊,给老湿一点爬榜的希望吧,你们现在太冷淡了,我都不敢看后台的成绩……泪。
今天是一周唯一一天晚上没有工的日子,咱决定吃完饭再码一章,给大家加更!别再这么冷淡对我了555555,还没收藏的顺手点一点,留个言也不过分分钟的事情,莲妃在此谢过,只要有一点多余时间,绝对会认真回复大家的问题,会多多码字,争取多多加更>﹏<
ps:下一更大概在十点前,我努力吧,大家想看正文还是想看作业的番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