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11老湿好老湿


教师生涯第一天,可谓是顺利度过,异常圆满。
曲苍茫在鬼差小连长凌凌的帮助下准时的踩着上课铃走进了教室,而被誉为了迟到大王的李龙望,也非常罕见地早早侯在了教室里,乖顺的等着他来点名。
总得来说,班里同学表现的还是非常不错,挺给他这个新班主任的面子。
只是……这成绩……就有点不像话了。
曲苍茫有些头疼的将手中的英语卷子翻了一面,大半篇都是选择题,就算连蒙带混也至少能搞对几个吧?
他看到最后,气得反而乐了。
这个叫游凯伦的学生可真是奇葩了,运气究竟差到什么境界呢?竟然没有一道题是得分的,通篇下来就是一个干干净净的零蛋。
下午第二节是他的英语课,因为第一天接手,又与上午的小型即兴班会和代语文课的情况不同,这回很正式!曲苍茫特别为班里的第一节英语课准备了套模拟的考卷。
题目是他自己出的,基本都是上学期的重点内容。
当然也饱含了少部分的放水题,比如填写助词疑问词之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就是白白送分呢。
毕竟这是新学期第一场考试,又有摸底儿的成分在里面,也不能题目出的太狠,刚开始把学生们给吓住了。
初衷是好的,可结果是惨淡的。
班里同学的成绩呈现出了一种夸张的两极分化情况,除了三个人是满分、一点小毛病都挑不出来外,其他十二人,连个过三十分的都没有。
另外特别说明一下,卷纸满分是一百五。
曲苍茫放下红笔,抬手揉了揉酸酸的额头,默默叹气。
他此时坐在自家破旧的三腿儿书桌前,周围堆满了各种各样还没来得及处理掉的纸盒箱子,地下室不透光线,曲苍茫却只点了一盏幽暗的鬼火照明。
没办法,最近手里所有的rmb都花在了进货上,他几乎身无分文,出门打的都不够起价费,根本就用不起电。
对了,听说最近电费又涨价了!
这坑爹的社会……幸好自己找到了这份老师的工作。
曲苍茫又一次埋头认真,但是越批卷纸就越窝火。
刚开始那几张他还有心思给改一改,把正确的答案标一标,到后来曲苍茫干脆直接划一个大叉,连零蛋都懒得写了。
把那堆看着就闹心的卷子随手往旁边一推,曲苍茫拿起另外的三张,完全不吝啬的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微笑。
一张是班长,然的。
字迹工整,笔锋苍劲,卷面干净整洁,不难看出然对待考试的认真程度。
一张是下午那个站起来读课文,穿超短裙上学的女生,叫奇奇的。
与然不同,奇奇愣是能把又拐又圈的英文给写出一板一眼的感觉,虽然她上学穿着超短裙,低胸装,但骨子里好像还挺保守?
曲苍茫不禁失笑。
还有一个,是上课始终瞪着自己,眼底排斥和厌恶特别明显的男生,名字叫做原音。
这名同学……似乎对自己意见不小。
对新换的班主任抱有排斥心理,曲苍茫曾经也有过那么一次。
是初二下学期那年,带了他们班一年多的班主任毫无征兆的被调到了其他学校,学校临时给他们换了个说话有点大舌头的语文老师。
那时候不仅仅是他,全班同学都不能接受,所以他能理解同学们喜欢前任老师,排斥新老师的现象。
只是现在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却觉得有点难受。
不过,日子还长。
“喵呜呜……”
“咦?有猫叫?”曲苍茫刚把卷纸都放进自己的小包里,站起身,正准备到洗手间里冲个澡呢,结果在自己家里竟然听到了有猫在叫?
也许,是从隔壁传出来的吧。
曲苍茫早已忘了旁边的那间其实是专门堆放服装鞋帽的仓库,也没怎么在意,就像往常那样随手掀了t恤丢在沙发上,赤着上身走到了浴室的门口。
结果在踏入浴室前,又一次传来了猫叫,这一声格外清晰不说,叫得还有些撕心裂肺。
“喵呜呜呜——”
曲苍茫,“???”
“喵——呜呜呜——喵——”
曲苍茫,“…………”
虽然低调的窝在了租金廉价的地下室,可有时候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是会主动找上门,哪怕他已经住在地下面了,也绝对会顺着门缝摸进来。
曲苍茫不想去管,一般这种情况,他只要不理会,放它们自己闹腾一会儿就好了。
所以他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转身拐进了浴室里,顺手勾过一条新毛巾,走到了喷头下面,抬手轻轻一拧。
唔……怎么没水?
曲苍茫愣在原地半天,终于想起了那张差不多已经被蹂躏成废纸的欠费通知单。
对哦,自己好像已经两个多月没交水费了。
没水了怎么洗澡?
没事——这个有办法解决——
曲苍茫弯腰蹲下-身,用食指轻轻在地砖上敲了两下,同时还不忘记从零食口袋里掏出最近进的竹炭花生米和盐津桃肉,直接放在了那块花纹褪了色的地砖上面。
“小苍啊,出什么事儿了?”没出一刻,便有只脑袋从地砖中心冒了出来,正好顶到了两包零食,从零食上面穿了过去。
曲苍茫也没绕弯子,直说道,“家里停水了,没办法洗澡。”
“噢……”那鬼感受到卡在自己胸腔中间的两包东西,瞬间闪起了星星眼,“别担心,包在我身上了!”
不是曲苍茫亲手给的东西,鬼没办法拿起来,于是又快速的钻回了地砖下面,不出两三分钟的功夫,又一次探出了头,“小、小苍!我搞定了!我帮你借了一楼那家洗头房的热水管,那边是24小时不限量供热水的……”
话说到这里,又不忘垂涎的舔了舔黑糊糊的嘴唇,向他表达出自己的恳求。
曲苍茫把两包零嘴送给了鬼做报酬,连烧热水的电费都省下了……本来还以为自己要洗凉水澡了。
不过……咳咳,就偷这一次水,等开了工资就去把拖欠的水费全补上。
边揉搓着头发,曲苍茫边想,果然不愧是从洗头房里接出来的水管,这水比家里热水器烧出来的都给力。
洗过澡顿时就觉得舒服多了,连在讲台上站出来的疲惫啊,紧张感什么的,好像都给洗没了似的。
这么多年因为吃不出味道,曲苍茫挑食的特别厉害。
从三顿变一顿,一顿有时候还未必吃饱,所以人非常瘦,穿上衣服有时候还不太明显,这时候从镜子里瞧见自己光溜溜、干巴巴的小可怜模样,连他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要不然,今晚加一顿孟婆汤拌饭吧。
他擦干了头发走进浴室,结果那猫叫声还没停呢,而且还有越叫越欢,声音越大的趋势。
男人洗澡确实快,但他进去怎么也有二十多分钟了吧?它嗓子嚎的不难受吗?
待曲苍茫找到声源处一看,脸立刻就黑了。
难怪嗓子不难受,原来把自己新进的那箱营养快线给挠开偷喝了两瓶,不过由于动作太大,猫尾巴和后腿儿都被箱子给压住了,它也不使劲试试到底能不能钻出来,就这样被箱子狠狠地拍在了下面,边喝边叫唤,猫脸则是与它犀利的叫声极为不符的悠闲。
从那中气十足的喵喵声,和被压住这么久都没有一点要挂掉迹象的情况来推断,这只,多半是妖族化的。
就他的体质,从来就没招来过正常的东西。
曲苍茫低头,问那只不安分的黑猫,“哪个族出来的?你们族长有没有教过你吃喝要付钱这个道理?”
小黑猫打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不再乱吼乱叫了,一下子变得极为温顺,乖巧地从箱子下面钻了出来,一步步挪动着身体,慢吞吞来到他的脚下。
似乎在推测着他随时可能爆发出的脾气,看来是个懂规矩,却不懂遵守的。
原来,并不是没能力自己出来,只是它不想出来,亦或是在等着我过来么?
曲苍茫仔细打量着猫咪乌黑发亮的猫毛,此时才发现,这只猫是有着两条尾巴的,在身后呼扇呼扇不停抖动,毛色甚至比猫身的光泽还要更亮一些,要知道,这地下室里的光线本来就不太好。
“你叫什么?”曲苍茫心中基本有了猜想。
“喵呜……”黑猫却只是用脑袋蹭了蹭他赤-裸的脚踝,喵喵着装蒜。
曲苍茫可不惯毛病,抬脚一个飞踢,“别装了,说人话!”
“呜呜呜……”两只尾巴的猫咪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又一次胆肥的朝曲苍茫扑了过去,这一次直接袭胸,反正某老师没穿衣服。
曲苍茫,“…………”
说真的,他其实脾气挺好的,遇到再奇怪的东西也不轻易发火。
他有些僵硬地低下头,一掌拂开了勾在自己两颗小红豆上的猫爪,妈的,这玩意是你用来当挂钩的东西吗?
我该感谢你没把指甲伸出来吗?
曲苍茫忍无可忍,念了一段咒语召来放在裤子兜里的乾坤袋,袋中符咒蓦地蹦出,直袭猫咪脑门。
“啪”的一声,再次准备袭胸的猫咪被迫倒地,嘶叫起来。
原形符出,看你还怎么猖狂!
“破——”曲苍茫两指竖起,大声一喝。
一分钟后:
所以……原来是这个品种的?
曲苍茫抓起那只被烧焦的猫仔,蹲在地上若有所思。
也许,可以留下它。
猫又虽然脾气暴躁,又喜欢骗人,但是胜在品种稀有,据书中挤在天上地下一共应该就剩下一只了。
不出意外,就应该是这只没跑。
曲苍茫想起了照镜子看到小瘦子,心想,最近搬箱回来可是越来越吃力了。
雇车拉回来要多花很多钱的,打的倒是负担可以,但是出租车毕竟空间有限,不能一次拉太多东西,所以……
他需要一个帮忙搬箱跑腿儿的免费工人!
然后,等那只被炸糊的猫咪醒来以后,迎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么留下,要么死。留下,每天一瓶营养快线,两斤鱼,死……哼哼哼……”
要死哪有那么容易?把这货送去给下面的领导们做宠物,他们一定喜欢。
“我、我选a……”猫又缩了缩脖子,舔着毛茸茸的小爪子挠了挠耳朵。
曲苍茫知道,这个动作都做出来,就表示这只猫服软了,意外的还是一只懂英文的猫,“我知道你们有一套自己的认主方式,要弄就动作快点,我还想快点睡,明天要起大早呢。”
“已经认、认完了……”
“哈?什么时候的事儿?”他怎么不知道。
“摸你胸的时候。”
曲苍茫,“…………”
沉默后,就听“嗖”的一声,猫咪与墙壁做了亲密接触。
第二天上班,曲苍茫肩膀上便多了一只懒洋洋的黑猫。
其实曲苍茫不想带它,哪怕它在家胡折腾偷吃东西都不想带,但是架不住这只猫自己跑出来了,还东跑西颠的专门掀人家短裙。
它能丢得起猫,他可丢不起人。
无奈之下,只好把猫带去了学校,至少自己能看着它点,而且有符咒限制,谅它也不敢造次!
曲苍茫看了看表,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他还真想把这只压了咒送回去。
算了,下不为例吧。
曲苍茫带着猫又走进了教室,解释了一番原因,结果还没开始点名呢,班里就开始闹腾了。
“妈妈咪呀……猫、猫!!!”人鱼属性的曹志伟直接吓得飙泪了,无论是在远古还是在现代,猫咪永远都是鱼类们的克星。
苦逼的人鱼汉子,别的什么都不惧,就是害怕猫,看到老湿肩膀上的那只腿完全软了,连滚带爬的就要逃出教室。
被曲苍茫一个黑板擦又给拍回去了,老湿气场特别强大,“回你的座位上去。”
“老、老湿……呜呜呜呜呜……求你、求你把它……”
“求我把它给你?”曲苍茫以为曹志伟喜欢猫又,喜欢到痛哭流涕,哭着喊着就想要,可是,“不行啊,它不老实。”
曹志伟差点哭瞎了,谁会想要那个臭东西啊!
曲苍茫看他一个大男生的,哭这么凄惨,好像自己欺负他了似的。
虽然猫又有一定杀伤性,但它的武力暂时都被自己给压制住了,所以没什么危险,好像给学生摸一摸也不是不行?
“算了,那就借给你抱一节课吧。下面先点名,然后把昨天考的那张卷纸发下去。”曲苍茫打开本子的同时,顺手将肩膀上那只朝下面丢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猫、猫、猫……啊啊啊啊……”曹志伟失声尖叫,吓得完全挪不动步子,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猫咪砸了过来,还露出了一咪咪金色的眼眸。
然后……猫糊在他脑顶了,然后……曹志伟晕了。
曲苍茫汗,“至于激动成这样吗?李龙望,把他抬医务室去。”
“是,老湿!”李龙望各种鄙视曹志伟的没出息,想他堂堂龙王竟然抬一只鱼和一只猫去医务室?
真掉身价啊!但是老湿的话不能不听。
没错……猫也被带去了。
于是,曹志伟又杯具了。
作者有话要说:莲老师昨天生病了,连吐带那个的……根本在电脑前就坐不住,所以就没码字,今天这章肥,补上,抱歉啦等文的妹子,乃们多多冒泡,接下来我会酝酿出加更的,握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