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10老湿胸老湿


能与“下面”的居民们做这等交易,曲苍茫当初也是诧异了很长一段时间。
反正这种事情就是你买我卖,他上货需要花钱,加上一些跑腿儿的利润后,收取下面人相应的报酬,你情我愿,谁也没欠谁。
久而久之也就想开了,尤其是得到了黑白无常两尊大爷的默许后,曲苍茫这个贯穿了阴阳两界的“业余杂货商”,做得更是没什么压力。
酆都步行街上不难见到新鲜的人间货品,不过很多鬼们还是更相信曲苍茫的rp,因为他从来没向他人要过狠价,货品新鲜,种类齐全,慢慢的还在下面积累了一定的口碑,固定的老客户还真是不少。
起初曲苍茫在自家地下室里兜售的种类有限,毕竟家里的面积不大,堆货的地方很少。
后来渐渐的,对于那些鬼鬼怪怪们的喜好和特殊口味都摸出了一定的规律。
游魂嗜酒如命,野鬼专好呛口的土烟,下酒小菜多为熏酱,偶尔也会有一些女鬼羞涩的飘来求几包苏菲安尔乐,只为回味曾经为人的少女时代。
不过最后这一条是在他十八岁之后才开始贩售的,在没开网银、不能网购之前,他坚决不去日杂商行里抱一大箱子那玩意回来。
曲苍茫点好了一中午卖的币子,一共有四十三枚铜币,都收在了自己裤兜,和早上白无常给的报酬一起收在了乾坤袋里。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动身去学校了。
虽然班里下午第一节课是美术,和他没什么大关系,但是元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是上午还是下午,在每个班上第一节课前,都要由班主任老师点一遍全班的名字。
高二(三)班的点名卡上,教务主任还特别用红笔画了一个大大的重点符号。
主要是前一学期,这个班某些方面的前科实在太严重了。
曲苍茫忍不住轻轻抚额,心理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带全年组最差班级的事实,却无法完全想通那一张张过分乖巧老实的脸,怎么就看上去那么有欺骗性?
出勤率最差、平均分最低……全校倒数十名的学生内,他们班竟然占了有七个之多。
“难怪,上学期期末的成绩单没人给我看。”如果不是他最后一节课手欠的去搜了校官网最新公布的期末成绩表,也不可能相信这么不给力的事实。
奈何事实,只能面对。
“小苍?在唉声叹气?”一声听上去就十分孤寂的男音乍响,是曲苍茫所熟悉的冷漠语调。
“黑哥。”曲苍茫放下揉太阳穴的手指,转身回头,微微勾唇,绽放出一抹不算明显,却非常耐看的笑容。
来人正是黑白二爷中的黑爷,与看起来温润优雅,笑容可亲的白无常相比,黑无常就显得尤为冷淡。
身材挺拔有型,隔着黑乎乎的斗篷却不难看出那强健的体魄,一张脸明明没有紧绷,却仿佛能让你清楚地感觉到他在皱眉,他对你造成的压力。
脸部的线条呈现一股过分僵硬的弧度,面无表情,愣是又多出一分生硬感来。
面对曲苍茫的笑容,他也只是小幅度的动了动嘴唇。
冷脸,早已成为了他的本能。
好在曲苍茫也早就习惯了他的性格,以前上高中那阵学校召开家长会,他没家长可去,每次只能厚着脸皮拜托黑白无常这两位大爷轮番去给自己凑场。
白无常那种气质的最多只能扮演贴心的大哥哥,但黑无常只要往学校门口随便一站,单身爸爸的架势毫无压力。
总之无论是谁去帮他开家长会,都会在无意间掀起一小阵少妇狂热风潮。
“我听老白说你找到工作了,是在学校里?”
“嗯,我应聘上了一所学校的老师,不过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曲苍茫心里有些没底,这倒不是说对自己没信心。
虽然今天是第一天开学,但从很多处细节不难判断出高二(三)班在学校里有多么不受上面待见。
他虽然只是一名新老师,却绝不会放弃任何一名学生。
但是,最担心的还是这边学生老师们都放弃呢,学校那边倒是先放弃了。
要知道比起批评呵斥,放任逐流的态度,才最容易让人心寒。
就比如今天这事儿,找一个主教数学的老师代语文课?文理跨越度有多大?不用细说很多人也知道。
还有第三节课,逮不到壮丁代课,干脆直接放学生们自由活动了。
像话吗?
曲苍茫有些恼火的想,但更多的却是不甘!
不甘什么?他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切,都被黑无常看在了眼里,他依旧冷着面瘫如机械的脸,却抬起了大手,用力揉了揉曲苍茫的脑袋。
“个子长高了,人长大了,小苍。如果这就是你选择的未来道路,那么,坚持下去,看看自己究竟能坚持到什么程度。”
“没错,我不会放弃的!”曲苍茫倍受鼓舞的握紧拳头,感受到有些粗糙的大掌像小时候那样来来回回揉搓着自己的头发,除了窝心外,没有一丁点排斥。
在这些年龄跨越好几辈祖宗的大爷面前,他永远不用装嫩。
本来有那么一咪咪气馁的老湿转瞬满血燃烧起来了,黑无常也正式切入了他来的正题。
“小苍,最近有什么好货吗?”
“好货?”曲苍茫顶着一脑袋乱毛,努力回想着自己最近的存货。
因为闹h1n2闹的严重,所有和鸡沾边的熏酱下酒菜那么放血甩卖,要么直接下架,他在那些临下架前特意搜刮了几箱保存起来,目前家里堆的最多的就是这一类了。
反正下面那群,吃到带毒的也没事。
不过据他了解,黑哥可是一点也不喜欢吃辣的。
“黑哥想要什么?”
“酒。”
“酒?白酒吗?”
黑无常却摇了摇头,“红酒吧,下周日是老孟那家伙的生日。”那人虽然嘴上不说,可每年还是会坐在奈何桥下,等自己去陪他喝两杯。
ps:老孟=孟婆
红酒啊,曲苍茫有些犯难了。
他不懂红酒,也没多余的钱去买相对较贵的红酒,不过却还是应了下来,“我记下了,这个星期会留意。”
喝了孟婆做的汤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孟婆过生日的时候喜欢喝红酒。
按照曲苍茫进稀有货的规矩,黑无常想要先付定钱,曲苍茫却朝他摆了摆手,坚持道,“正好下周就要大学最后一学年的奖学金了,红酒就当我请了,给孟婆的生日礼物。”
这么多年白喝人家多少碗汤,已经不知道能换多少瓶高级红酒了!
黑无常掏钱的大手一顿,随即点了点头,却又从里怀中摸出一张红鲜鲜的纸票,没在意曲苍茫错愕的目光,硬塞进了他的小口袋里,“拿去买糖吃,就算是恭喜你当了老师。”
“啊?唔……”曲苍茫下意识的攥紧了裤兜的布料,一张轻薄的一百元rmb,却又一次激起了他心底的酸楚。
帮他开家长会的不是人类,每次给照顾他,给他零花钱、压岁钱的,也都不是人类,有些时候,他甚至会产生一种自己也压根不是人类的错觉。
这么多年,欠下太多永远也还不完的人情了。
“谢谢黑哥。”虽然从小没家没父母,大学毕业到现在只能住租住偶尔还漏水的地下室,可他心里从未觉得冰冷,更从未觉产生过愤世,报复社会的想法。
最后,曲苍茫只是认真的说,“我会努力工作的!”
“嗯。”黑无常又一次动了动唇角,身影逐渐浅淡,渐渐消失在了曲苍茫的面前。
然后……曲苍茫悲催的发现自己……就要迟到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在煽情啊叙旧啊之前,一定要调好闹钟!
还有五分钟打第一遍上课铃……五分钟!就算搬去教职员宿舍住了也不可能来得及!
怎么办?
曲苍茫没有慌,而是突然想到了一只鬼差。
这个鬼差名为凌凌,正是那个当年在实习时,误把曲苍茫当作死魂给勾去阴间的鬼差。
凌凌鬼差没别的能耐,就是脚程快。
因为那件事对曲苍茫愧疚极了,如今升官发财做了鬼差连长也没忘了对曲苍茫犯下的错误,为了补偿还特意送了他一盏鬼灯。
鬼灯为金属制,名火灯,只要点着了,他无论在哪儿,做什么,都会在五秒钟内出现在曲苍茫面前。
这是他十年内,第二次点燃鬼灯。
三秒转瞬,凌凌现身了。
刚现身还没等稳住身体就大喝了一声,“小苍!谁欺负你了?看本差穿一身黄金盛装灭他全帮!”
曲苍茫半眯起眼睛,“你又和胖虎他们下副本去了?”
“咳——别和老白他们汇报,我就下了五分钟还不到呢,这不就被你给弄出来了么。”最近鬼差团里休假太多,他们哥几个忙的是三天三夜都没合过眼了。
好不容易逮住了午休时间玩会儿游戏,还得背着点领导,省得又被多分配地盘了,连对着海报撸管的时间都彻底没了。
“好了别说废话,快带我去学校,坐标是……”
“好嘞,抓稳了小苍诶……走着!”
连门都不用出,两人瞬间消失在了地下室。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太不靠谱了,还得咱手动。
ps:这篇文揍是这种类似种田话痨型的,剧情里肯定有大的高-潮,但是需要一些爆发的铺垫。
嘤嘤嘤,苍老湿多么努力在生存啊,乃们咋就不留言冒个泡支持支持咱们好不容易才在鬼群里火大的苍老湿啊!
感谢绝处逢尸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婉清扔了一个手榴弹
感谢新墨写轻愁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大明湖畔的小紫陌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诺受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诺受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诺受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诺受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婉清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么~~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