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老师 > 2老湿啊老湿


刚下过小雨,天还有些灰蒙蒙的。
经过一番细腻滋润的小巷子潮气很重,现在又刚好是初秋时节,晨间更显凉意十足,仿佛直渗骨髓,令许多走过这里的人都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紧紧合拢上了外套。
比起身边擦过的一个穿着厚风衣的公文包哥们,曲苍茫那被t恤衫包裹着的小身板就略显单薄了。
不过他倒是不觉得冷,脸色红润,嘴角翘得老高,手里紧紧捏着一张纸,手心还特别没出息的冒了点虚汗。
这张纸,便是昨天拿到手的元兴中学入职通知书,被他蹂躏一路,根本不成形状了。
抬脚踹开了正准备顺着他裤管向上攀爬的“小朋友”,曲苍茫斜眼瞥了一眼,收敛了些笑容,不过漂亮的大眼睛中波光闪烁,还是不难看出他的高涨心情。
“我说啊,别得寸进尺了。”曲苍茫停住脚步,在对方又抓住他裤腿爬的时候开口道。
半晌,下面才传来一声低低的回应,“噢。”
就见一个穿着灰色长款毛衫的小男孩儿挠了挠头,有些闷闷的退开了几步,一头扎进了右侧的墙壁中没了踪影。
曲苍茫弯下腰弹了弹被男孩儿折腾出褶皱的裤脚,这段小插曲并没有扰乱他喜悦的心情,未多做停留,他继续向前走。
在工作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找个像样点的工作实在不容易。更何况他这种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愣头青,读的还是师范。
很多学校里都是一个坑围满了虎视眈眈的萝卜们,当老萝卜从坑里即将退休出来的时候,千千万万的年轻萝卜争先恐后涌上填坑。
老师确实是一个好职业,光是每年那两次以月计算的长假就令人极度垂涎。另外老师工资待遇也不差,工作环境可观,工作时间稳定,非常受人尊敬……
只是每一年从各路师范大学走出来的毕业生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放眼全市,一共也没几家学校在招人。
很多毕业生因为没有工作经验,也没有什么好的门路,不得已只能去一些小型补习班做老师慢慢积累,或者干脆咬牙转行,彻底断了做人民教师的念想。
曲苍茫觉得自己应该属于侥幸走狗屎运那一类的人,他是今年的s市师范大学毕业生,刚走出校园,根本就不敢妄想能立刻找到工作。不过还是和很多同学一样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网上投了几家简历,可是因为操作不熟练,他甚至连照片都忘记上传了。
所以当他接到面试电话的时候,那震惊绝不是一星半点的。
不过随即曲苍茫就淡定了,只是面试通知而已,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成与不成还很难说。
于是他抱着积攒面试经验的心态,非常平稳的……过了。
再然后,入职通知书就发来了,职位居然是一个高二班级的班主任,虽然已经上交了一份学习计划,可计划如果施行不好,一切都仅仅是纸上谈兵啊。
他教学经验零蛋的。
“校长啊,我连科任老师都没当过。”曲苍茫喃喃道,明亮的眼睛却突然一眯,望着身前不远处一名挎包讲电话的红衣女人,颇有些无奈的叹道,“今天怎么就没完没了?第一天上班就迟到的话,以后我还怎么混啊!”
元兴高中,是一所名声并不算好的私立学校,因为那里学费贵得离谱,升学率平平。
不过曲苍茫倒是挺满足的,但凡挂出私立头衔的地方,给员工的待遇都不错。
升学率平平,充分说明发展空间还很大。
就他这种资历比裤兜都干净的,能蹲上个位置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看了一眼表,距离他教师生涯的第一节课还有二十分钟,把通知书收好,“看来这次,要抓紧时间了。”
曲苍茫抿了抿色淡的唇,大步流星的朝那个红衣女人走了过去,别说,这位长得还真不错,五官端正,额头饱满,只是苍白过分的脸,让她看起来有些憔悴。
尤其大衣颜色血红,更衬得脸色惨淡。
他若无其事的用肩膀撞了一下女人,然后在对方皱起眉头准备开口前,先一步扬起了温和的微笑,歉意十足的开口道,“不好意思,我碰到您了。”
“没事。”女人见他态度良好,一时也不好摆脸色,只是按断了电话,耸着肩快步走出了小巷子。
曲苍茫目送她离开,收了笑,侧目自己的肩膀,“该下去的不下去,不该下去的反而想下去。哎,你说说你啊,又是怎么回事?”
曲苍茫定在原地没有动,一个从他身边小跑过去的少年恰好听到了这话,顿住脚步微微一怔。
“大哥哥,你在和我说话吗?”
“啊,不好意思,是我在自言自语。”笑容依旧温和,曲苍茫从容不迫。
“噢。”少年点点头,心道,真是奇怪的人。
少年渐渐跑远了,公文包哥们一个接着一个穿过小巷子,红衣女人上了公交车,抱着小孙子从巷子里经过的老阿姨也上了公交车。
很多人从曲苍茫的身边路过,却没一个人能看到,他的右肩膀上,颤颤巍巍的坐了一个正在狂抹鼻涕的白衣女子。
她已经止住了哭声,正用之前拭泪的手帕捂鼻子,“我喜欢红色的大衣,可是老天不公!为何我死后只能穿白色的外套?我恨,我——阿嚏——我恨所有的白衣服,更恨这城市的汽车尾气!阿嚏——”
曲苍茫笑而不语,自知自己体质有多特殊,见鬼、与鬼交谈不算特别稀奇、他还能触碰到鬼鬼怪怪,亲身感受灵异的存在。
他是如此,鬼也是如此。
鬼靠在他身上,亦能感受到这现实社会的一切,比如微风吹过,比如汽车尾气排放过渡,再比如垃圾发霉,下水道返臭……
现在的鬼啊,比人还敏-感,“你如果愿意离我远点,就感受不到尾气了。”
白衣女却厉声反驳,“骗鬼!我没遇到你的时候也整天被熏。”
听她这样一说,曲苍茫沉思了片刻,“唔,原来是这样么?我明白了。你这种情况我帮不了,看来只能拜托别人了。你稍微等等啊,我找白大哥来。”
说着,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张黄色纸条,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白大哥?你脸就够白了,还有比你更白的?”提起白色,这女的脸有点扭曲,精致的眉眼多了几分狰狞感。
曲苍茫举纸条的动作一僵,“大姐,敢问你是哪年过世的?”代沟似乎有点大啊。
女人瞥了他一眼,竟然风骚的撩起头发顺了顺,泛青的脸上格外神奇的浮出了两朵红云,两条腿在他肩膀上荡漾开了,“伦家是08年死的啦!揍是帝都奥运会那年。你不知道啊,我当时还特意飘去水立方看偶像跳水了!谁也不知道我就站在偶像的前面,后来我还飘去他的更衣室,偶像那身材就是给力啊,腰是腰屁股是屁股,最后我还看到偶像他在……”
“停——打住!”曲苍茫揉了揉太阳穴,把肩膀上的人往下一拱,“白大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好的,这次又麻烦小苍了。”一个低沉的男音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被曲苍茫称为白大哥的人穿着一件及膝的白色风衣,那纯白无垢的颜色简直要闪瞎女鬼的双眼了,人如声音一般,突然从土地里浮了起来。
下面那地方……姓白的人可不多啊……
“啊——鬼啊!”白衣女浑身哆嗦,一个猛扑,转身扎进了曲苍茫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就不放了,“救命,好可怕的鬼!”
如果这鬼不是女性,曲苍茫绝对一脚蹬过去。大姐,你本身就鬼了好么?大惊小怪个什么!
“别乱动,他不会伤害你的。”
“不——他、他有獠牙!他还有爪子——求你了小哥,还是换你送我下去吧!我愿意当牛做马,对了——其实我还是个处儿,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也可以——”
“抱歉,我还是比较心仪阳寿未尽的人。今天我有要紧的事儿,没办法送你下去了。”曲苍茫一听瞄头不对立刻反驳道,用上了曾经从鬼差手里买来的逃脱小能力,才得以从女人的钳制中脱离出来。
整了整被弄乱的t恤,曲苍茫松了口气,“白大哥,你用原形吓她了?”
白衣男子温文尔雅的笑了笑,“怎么会。”
曲苍茫点了点头,女鬼却因为这位爷的微笑,颤抖得更厉害了。
好恐怖啊,快点让我去shi吧!
白无常,地府二爷之一,原形的威慑力自然不是一般小灵小鬼们能承受住的,曲苍茫曾经有幸见过一次,倒也没觉得有多吓人。
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有点像恐怖片男主角变异,但是看久了吧,其实还长得还挺耐看的。
“人你带走吧,我还有事。”
曲苍茫说完,化身为常人的白爷才发现,小家伙今天跨了个像模像样的皮包,经过初步“目测”,里面装的是教案和高二各科新版教科书(一)(二)(三),“小苍这是准备上课去?”接着又瞄了眼褶皱不成形的入职通知书。
这所学校,这个班级……呵呵,果然是小苍。
曲苍茫摇头道,“不,是上班。”
“上班?呵呵,小苍真的长大了。”
“唔。”中考、高考等等……每一次听到白无常这样说,曲苍茫都觉得挺心酸。这样欣慰自己成长的他……居然……不是个人类!
带着瘫软成一团的女鬼,对着地上画了个圆圈,立刻出现一个黑洞洞的通道,作为下面的白爷,就是这点比较方便。
随时能将鬼门打开,不用像曲苍茫似的,去下面买卖点东西还要特意找指定入口。
“对了,这次的报酬。”一只脚都迈进去的白无常,突然回身丢给曲苍茫个袋子。
掂了掂份量,可不轻,曲苍茫有些疑惑,“她只是一个到处乱窜的女色鬼,怎么给了这么多钱?”
白无常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今年这一代还要靠小苍多多关照了。最近离职了三个鬼差,还有一个副手和两个助理在休婚假,多出来的就算预支吧,有情况随时通知我们。”
“噢。”曲苍茫没在犹豫,立刻将满满一袋子的币子轻而易举收进比它小了很多的口袋里。
这些钱在阳界一文不值,连块泡泡糖都买不下来,但是在下面用处可就大了,酆都步行街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
曲苍茫最喜欢酆都特产之一,孟婆汤。
不是喝了会忘掉过往记忆的那碗,而是孟婆赚外快做的每日限量汤饮。
自从十年前的那件事后,他吃喝什么都是一股水味儿,尝不出个咸淡来,只有孟婆做的汤味道不同,有酸有咸,苦中还带辣,异常古怪,也异常令人回味。
紧张的看了看表,曲苍茫不敢再多耽搁下去,生怕第一次上课就迟到了,给未来的学生们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元兴中学位置有点偏僻,曲苍茫第一天正式上岗,还没办教职员证,走到校门口刚想亮出入职通知书表明身份,看门老大爷却已经先一步为他打开了侧门,口中吆道,“小伙子,早上好。”
曲苍茫估摸对方是接到了会来新老师的通知,也露出了笑容,回应道,“您好。”
上周学年组集体备课的时候是在市中心的分校办公室里,曲苍茫这还是第一次来总校。
沿路与很多工作人员打过招呼,曲苍茫心下喜悦,他想,他是喜欢这所学校的。
也许他们只是不经意的举动,可确确实实的消去了自己心中那份紧张。
待走到二年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曲苍茫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了。
“曲老师来了?”
“啊,组长早!”回头朝声源一看,原来是顶头领导,曲苍茫马上立正站好,恭敬说道。
二年组组长推了推眼镜,边打量着他,边一板一眼的冷声问,“距离上课铃还有五分钟,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做什么?”
“提前去教室,做上课准备!”
“那还不快去?”声音顿时拔高了几度。
“是。”
组长眼神一厉,曲苍茫只能默默苦笑,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紧张感,这会儿又全蹦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莲妃过生日,想在生日前开个新文,于是就开了,希望乃们冒泡收藏支持,这篇文绝对日更到底不含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