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怎么说话呢?!
让他滚可还行?
秦北暗暗呸了一声, 他已经不想管陆彧是不是他男朋友的分/身了。
反正这坨东西他绝对不会回收的。
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怎么?”陆彧低下眼眸,斜觑了秦北一眼,“想赖在我这儿?”
青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已经准备立刻转身走人了,不和这个玩意多逼逼。
然而, 他脑子里忽然闪现而过的“念头”,迫使他停在了原地。
【草了, 这npc什么玩意?吞了我这么多礼物,还让我滚?】
【呵呵,等劳资把你好感值刷满,让你在爸爸我身下好好浪/叫几波, 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猖狂。】
秦北:..............................
年轻人的表情瞬间诡异了起来。
他当时好像......确实这么吐槽过。
而且要不是那时候他的信用卡被他爹冻结了,他肯定直接找上陆彧的声优,砸钱让对方录两段浪/叫的音频。
配合他的攻略“进展”,一齐使用。
可惜他没钱。
不,等等。
秦北忽然一顿, 心情微妙地移了移眼眸。他想起了秦崽崽的存在。毫无疑问,崽崽确实是陆彧怀胎十月生出来的。
大boss怀上他的崽后, 还专门闭关了十个月, 一心一意地待产生崽,谁也不见。
所以崽崽......是怎么搞出来的?
秦北窒息了。
他难道真的日了这个大boss?让他在他身下浪/叫出声?
年轻人的表情越发扭曲,他一言难尽地瞧了瞧眼前这位盛气凌人的魔尊大人,又瞥了眼男人那隐在黑衣下的结实肌肉。
emmmmm
这硬邦邦的大男人有什么好日?
秦北慢吞吞地移开视线, 心底里却又莫名地一阵兴奋。
他忍不住恶趣味地开始幻想起来,这个强势张扬的男人是如何一边怒喊着“你给我滚”,一边被人狠狠地按在地板上,日得被眼尾泛红,眸光迷离。
这就很带感了。
秦北兴味地转了转眼珠子,他低了低头,神情重新变得乖巧而温顺。
“这个送你。”年轻人低眉顺眼地从储物袋里摸出一朵娇嫩欲滴的艳红鲜花,宛如一只卑微的舔狗一般,好声好气地将这朵鲜花献给陆彧。
男人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既没有接过秦北手里的月季,也没有说话,任由秦北一直举着花朵。
陆彧皱起双眉,探究地看向这个实力强大的修仙者。
半晌后,他收回了视线:“我昨天的话,你考虑清楚了?”
男人沉稳地问着,语调却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扬。
昨天?
秦北挑了挑眉头。
昨天他们说了什么吗?
秦北正猜测着,他的身体直接回答道:“不行。”
“......呵。”陆彧的眸光暗沉了几分,他冷哼了一声,“把他扔出去。”
秦北:????????草。
陆彧的话音刚落下,两个强大的魔修便忽然凭空出现。
冥穆和墨刃一左一右压着秦北的肩膀,反剪起青年的双臂,并以焦黑色的捆仙绳绑缚了起来,不容拒绝地把人往外带去。
秦北一时不察,被捆了个正着,他一边奋力挣扎,一边转头怒视男人:“草,陆彧我日你全家!”
听到这话,陆彧怔了一下,发丝下的耳根子泛起一丝薄红。
冥穆和墨刃也被这个口出狂言的修仙者给震撼了。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他们的尊上不仅没有生气,还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眼神微微闪烁。
两个下属同时默了。
所以,他们还要把人扔出去吗?
他俩迟疑了一下,可他们傲娇的魔尊大人一直没有改口,他们只好继续用力地把人往外压去。
不一会儿,秦北便被这两人紧紧地压到了九煞殿的正门口。
冥穆和墨刃的动作看似粗暴无比,其间却隐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小心翼翼。
他们把秦北送出大门口后,赶紧放开了人。
冥穆欲言又止地看着秦北:“我们尊上......”
墨刃自然地接道:“是个sha......咳。”
秦北完全懒得答话,他瞥了一眼九煞殿漆黑宏伟的大门,无奈地摆了摆手:“行了,那我走了。”
两个魔修目送着秦北离开。
待人影消失后,冥穆忍不住叹道:“他好可怜。”
墨刃认可地点点头:“是好可怜。”
冥穆沉默了半天:“我们尊上......不会凉了吧?”
墨刃奇道:“你竟然觉得他不会凉吗?”他顿了顿,向他的小伙伴科普了一下,“我听说这位秦仙长在修仙界那边,追求者不可胜数,连楚江然都是他的裙下之臣。”
“楚江然?”冥穆怔了怔,不由回忆了一下那位仙风道骨、英气逼人的强大剑修。
这让冥穆越发迷惑了起来:“那秦仙长怎么看上我们尊上的?”
他倒不是觉得他们尊上不如楚江然英俊或者强大,而是他们老大太毒了啊!
看看他那欠揍的直男样子,这哪是能骗到男朋友的样儿?
冥穆和墨刃再次同时沉默了。
片刻后,墨刃提出了一个观点:“你觉得他是否别有目的?”
比如,色/诱魔尊,瓦解九煞殿?
如此想着,墨刃自己却先摇了摇头。
秦北的行为太古怪了,不单是他和冥穆疑惑,只怕尊上本人更加纠结。
你说他是为了仙魔之争来的吧,可他行事如此高调、不加掩饰,这不合理。
而且如果是来收集情报,秦北根本没必要亲自出马,随便派个娇弱美丽的小仙女来,不好吗?
何况,两界谁不知道他们魔尊大人单身了上万年,从不近女色,更不近男色。
与其勾/搭陆彧,还不如来骗骗他墨刃。
他、他也很想要一个清纯帅气又强大的小宝贝!qaq
墨刃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抬眼看向自己的同僚:“你怎么看?”
冥穆摇了摇头:“我看不透。”
说罢,冥穆忽然顿了一下,迟疑地看向秦北行去的方向:“等等,他怎么往城镇那边走了,不会有危险吗?”
墨刃也神情微变,皱起了眉头:“我去通知尊上。”
................................
秦北悲催地走在魔域街头。
他之前待在合/欢宗时,顾衍一开始确实对他冷冷淡淡,但他的吃住阿衍都安排得妥妥帖帖,分毫不差。
而且据朱朱说,他的好多伙食都是合欢长老特意去修仙界取回来的,就怕他吃不习惯。
可现在,他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秦北一言不发地走过两条街。
九煞殿附近的城镇画风比合欢宗粗犷许多,路上全是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头上长角的,脸皮开裂的,皮肤漆黑的,没有头的。
什么样的都有,看着骇人至极。
秦北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自己身边聚集的魔修似乎有点多。
咦,这是.......引到红名怪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的“念头”验证了他的想法。
【遭了,这地图怪太密集了。怎么一下子引了这么多?】
秦北迟疑地皱起眉头,他当时干了什么来着?怎么脱困的?
好像是......召唤了他的小宠物?
秦北没有记错。
下一秒,他的身体飞跃而起,直接跳到了城镇中最高的一座楼房屋顶上。
魔修们立刻紧随其后,他们戏谑地笑着,宛如猫戏老鼠一般包围着高楼,也不急着上楼。
秦北双手交握变动,捏起一个个仙诀,口中念念有词。
空中青光大盛。
阴暗的魔域里忽然冲入了无边的浩荡仙力。
手持长剑的男人自光芒中走出,凛然的气势压向了整个城镇。
秦北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想喊一声楚江然,却脱口而出地唤了声:“小师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7 21:11:01~2020-02-29 03:41: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易十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渡鹿 24瓶;镜花水月、哒哒哒青木、lxy 10瓶;节操路人 8瓶;在太太菊花里、止步 5瓶;陌音 3瓶;然 2瓶;叶修的小娇妻、婧铭、爱冰清忘羡花怜、荆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