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深吸了一口水雾弥漫的潮湿空气, 脑子隐隐作痛。
他怎么梦到九煞殿这一段了?!
有毒吧?
他上回待在陆彧床上,梦到了合欢宗。
这次他乖乖睡在顾衍床上,结果神特么就梦到了九煞殿。
还能不能行了?
这也太混乱了。
秦北有点窒息。
他只希望他千万别再说梦话了。
别明天一早,他迷迷糊糊地躺在阿衍怀里,喊个几声陆彧,那......
思及此, 秦北不由整个人一抖,幽幽地望向陆彧。
俊美无双的冷漠男人正斜靠着青色的石壁, 他双臂随性地搭在池边的石头上,毫无遮掩地展示着自己性/感的胸肌。
男人泛着薄红的皮肤上似乎漫着一层细密的温热水雾。
一颗由水汽凝结而成的小水珠,从他的肩颈处,顺着肌肉线条滑向胸脯, 若有似无地滚过粉红色的一处。
秦北无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
男人被秦北瞧得浑身僵硬,他忍不住收了收放在岩石上的双臂。
随即,陆彧顿了一下,又仿若镇定无比地把手放了回去。
他微微眯起幽暗的黑眸,冲秦北冷声喝道:“你还不起来?”
“嗯?”秦北这才回过了神, 他眨了眨眼睛,慢吞吞地直起了身体, “哦。”
秦北心里有点慌, 却又不是那么的慌。
事实上就没什么好急的。
闯澡堂子算什么?
陆彧上厕所,他估计都闯过。
反正根据他当时的《仙途》游戏过程,这个大boss根本没把他怎么样过。
是吧?
他攻击过他吗?
秦北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遍,好像只有他第一回向他搭讪、送他小花花的时候, 陆彧砍过他一刀。
其他时候,陆彧至多不过揪着他,神情幽暗地冷嘲热讽一顿。
而目前这个时间点,秦北记得他已经给陆彧送了挺久礼物。
大boss对他的好感度好像已经转正了,大概是“陌路不识”?或者“相逢一笑”?
怎么说他们也算个朋友了吧?
嗯......
秦北若有所思地望向陆彧。
男人冷厉的侧脸在雾气之中模糊了棱角,耳根子上的浅粉色倒是分明可见。
陆彧硬邦邦地板着一张俊脸,神情阴沉,可他的眼神却避开了秦北,直直地望着水面。
嗯?他有什么不对吗?
秦北奇怪地低头看了眼自己。
他穿着一件轻薄的白色仙袍,此刻,这衣服被温泉水浸湿后,竟呈现出一种诱/人的半透明状。
呃.......这是什么奇怪的衣服?
秦北尴尬地咳了一声,他矜持地往后靠了靠,想爬出水池。
正在这时,浴池房的木门被人大力推了开来,几个魔修直接强闯而入。
“快快快,他就在前面了。”一个清亮的男声高声喊道。
秦北吓了一跳,踉跄着又跌回了男人的身上。
陆彧则瞬间面沉如水,不善地盯向来人。
几个魔修破门而入后,撞见这一幕也怔了怔,皆面露惶恐之色。
只有领头的美艳青年脸色巨变,他瞧了瞧他英俊强大的魔尊大人,又死死地瞪向靠在男人身上的修仙者。
嗯?
秦北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头。
这人瞪他干什么?
他思索了一下,兴味十足地再次往陆彧身上靠了靠。
那小美人立刻表情狰狞:“你这个婊/子,你给我......”
他话没说完,陆彧不耐烦地打断道:“滚出去。”
“尊上我......”小美人低了低头,娇嫩的眉眼间似是有些委屈。
“滚出去。”陆彧不为所动地再次说道。
他幽深的眼眸越发漆黑,似乎已经快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了。
空气里的魔息一点点涌动起来,恐怖的气势笼罩了整个房间。
小美人吓了一跳。
秦北也抖了抖,他站起身,也想立马滚出去。
陆彧掩在水下的大手却一把握住了秦北的小臂,将他重新按下了水面,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
哎?
秦北纳闷地瞧了一眼陆彧。
男人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口的魔修们,似是压根没有注意过他。
秦北试探着扯了扯自己的手臂。
好吧,没扯出来。
陆大佬的力气真大。
门口的小美人在迟疑了片刻后,竟然不退反进地往浴池边跨了几步。
陆彧和秦北皆有些诧异。
小美人身后的几个魔修,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不断拉着他的手臂。
美艳的青年深吸了一口气,他尽力压抑着着脸上的狰狞之色,垂下眼眸,恭敬地对陆彧说道:“尊上,属下立刻为您清理闲杂人等。”
说罢,他忍无可忍地直接揪起秦北湿漉漉的后领子,欲将这不要脸的婊/子提出魔尊大人的浴池。
秦北可不想被不明人士带走,他运气仙力反向使劲儿。
“喝。”巨大的仙力让小美人骇然变色,他低呼了一声,却完全不敌这股巨力,直接被秦北拽进了温泉中,还跌到了情敌的怀里。
秦北下意识地抱了抱这娇嫩美艳的青年。
咦?他身体好软哎?
一个男人怎么这么软?
秦北好奇地又抱了一遍。
魔尊大人的脸色顿时恐怖了起来,又青又绿,色彩斑斓。
他危险地眯起双眼,抬手将衣着几乎透明的年轻人严密地揽进了自己怀里。
秦北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什么?”
他话刚说完,便被陆彧单手盖住了双眼。
“别看。”男人冷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下一刻,也不知道陆彧干了些什么。
秦北只听见一声巨响划破了整个天际,长刀幽幽的争鸣声不绝于耳。
还有小美人那不可置信地惊呼:“陆彧你怎么可以......我可是.......”
陆彧漫不经意地笑了一声,他再次附在秦北耳边,沙哑地说道:“别怕。”
男人盖着秦北眼睛的手上,忽然涌起一种阴冷的力量,一点点顺着两人相触的皮肤,进入秦北的身体里。
有点凉,但并不难受。
在这股力量的侵蚀下,秦北的意识逐渐涣散开来。
片刻后,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
秦北再次醒来时,正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他茫然地坐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房间的墙壁全是不明的黑色材质,上面不断溢散着肉眼可见的恐怖魔息,让整个空间异常得压抑。
秦北不适地皱起了眉头。
感觉每一口都在吸/毒!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往外瞧去。
正巧看到陆彧往这边走来。
男人穿了一身单薄的玄色长袍,犹带着水汽的长发随性地披散在身后。
他脸上没有什么特别表情,却有一种杀戮与血腥的味道弥漫于他周身。
陆彧微微瞥了一眼秦北,随意地挑了挑嘴角。
“醒了就滚吧。”
秦北:???????????
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5 05:17:12~2020-02-27 21:10: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话失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易十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鹤之 30瓶;冰云雾之心、新心芯星 20瓶;辛鱼 14瓶;okina、皖西阿、lwx 10瓶;隋欣隋逸 8瓶;悲画扇 6瓶;枫飒岚、清之桐 5瓶;桃夭 4瓶;执念成花、阿呆、爱冰清忘羡花怜 2瓶;然、西木子、varnita、傻呵呵、叶修的小娇妻、七夜、雪寂、陶、阿伏伽德罗、荆溪、白露当贼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