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低低地暗骂了一声, 他沉默了半晌后,又重新拿起了手机。
顾衍一本正经地从床上端坐起来,他打开手机的自拍模式,拨弄了一下自己略显凌乱的碎发。
嗯?
这个人要干什么?!
秦北一头雾水。
男人整理了一下神色,而后他微微挑起薄唇,明艳的眉眼间流露出一种独特的魅力与危险的气质。
顾衍盯着摄像头, 低缓地说道:“我觉得女孩子应该文雅点,你们说是吧?”
秦北怔了一下, 阿衍这是在说他的那些粉丝吗?
他刚刚也在看微博撕逼的评论吗?
秦北若有所思地再次打开顾衍的粉丝群。
大概三分钟后,群里忽然爆出一堆新的消息。
【桃山山_:姐妹们工作了!!
桃山山_:哥哥发微博了
桃山山_:快快快数据搞起来
芋泥波波茶:生无可恋.jpg
芋泥波波茶:又是小动物什么的吗qaq
芋泥波波茶:再是小动物我刷不动了
网络喷子花花:......................
网络喷子花花:生无可恋躺尸猫.jpg
键盘大侠草草:暴风哭泣.jpg
天团团:我的天,哥哥他这是什么意思?
奶黄包黄不黄:是不是我们最近撕得太凶,让衍衍难看了?
木木:.........是在怼我们吗?
桃山山_:怼我们qaq
桃山山_:我们也要去做数据qaq
世界最乖花花:呜呜呜呜呜呜走吧qaq
键盘大侠草草:?!!花花你的名字?
世界最乖花花:娇羞.jpg
键盘大侠草草:..................
世界最萌草草:嗐
世界最萌草草:走吧, 做数据去】
秦北诡异地瞧向顾衍:“你刚刚在干什么?”
“嗯......”顾衍放下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答,“维护世界和平?”
哈?
这个人在瞎逼逼什么?
秦北无语地抬了抬眼皮。
顾衍将目光转到秦北身上,他皱了皱眉头,伸手抽走了秦北的手机:“最近少看微博。”
“我已经看过了。”年轻人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
男人明显紧张了一下, 他咳了咳,正色说道:“粉丝行为, 不能上升正主。”
“噗。”秦北差点笑出声, “你想什么呢?不会对你粉转黑的了。”
说罢,秦北勉强收敛了嘴边的弧度,他扶起他男朋友的手臂,重新提了一遍他想要撸狐狸的要求。
.....................
静谧的室内, 面容清俊的青年整个埋在大狐狸腹部柔软的白色绒毛里。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身下的大可爱。
大狐狸时不时地“呼噜”两声,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秦北幸福得感觉整个人生都升华了。他和顾衍的九条大尾巴玩了好久以后,才再次向他提起了关于“主魂”的问题。
顾衍勉强听了一耳朵,压根儿不想答话。
他的“主魂”有什么好见的?
爱哪凉快,哪凉快去吧。
别想绿他。
秦北把顾衍讲烦了以后,他直接变回了高大的男人,伸手揽过他家可爱的“小动物”。
男人眼神转暗,微微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秦北的额头,语气沙哑地说道:“我们来修炼?”
“啊?”秦北瞪了瞪眼睛,这话题是怎么跳到修炼上的?
“我最近在网上看了一个新玩法,我们试试。”顾衍波澜不惊地口出狂言,并一点点地哄骗着他的小家伙对他张开了身体。
.............................
........................^_^
秦北爽得骨头都酥了,整个人迷迷糊糊得,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这个顾衍比梦里的他强太多了。
老司机太妙了。
他爱他!!
年轻人爽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后,疲惫地直接进入了梦乡。
这一回,逐渐变骚的北北既没有挣扎,也没有慌张。
梦到合欢宗其实挺好的。
这样他就能和他家男朋友在梦里继续爽两波。
这可不是再美好不过了么?
然而,天不遂人愿。
灰黑色的阴暗天空中,高悬着一轮猩红色的弯月。
空气里是远比合欢浓郁数倍的黑暗魔息。
无数强大的魔修在街上穿行而过。
秦北刚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便听到一声威严的怒喝:“停下,你被包围了!”
什么被包围了?
神特么包围他做什么?!
秦北疑惑地回过头,只见冥穆带着一大群妖魔鬼怪向他这边冲来。
除了他以外,四周还有几伙魔息包围而来,截断了他逃生的道路。
草?!
这该怎么办?
年轻人周围全是九煞殿宏伟的建筑群,不知道暗藏了多少危机。
在秦北无计可施之时,他脑子里竟同步出现了他打游戏时的九煞地图,提示了他各个红名人形怪的准确位置。
秦北立刻提起仙气,往某个方向飞去。
那边没有人。
藏书阁后面的迷阵里也可以躲一躲。
还有后院里,似乎很清静的样子。
秦北努力地绕来绕去,最后闯入了一间烟云缭绕的木屋房间里。
卷着清雅花香的温热雾气向他迎面扑来。
坚硬地地板由青色的不规则石头铺盖而成。
秦北隐约听见了一阵流水的清脆声响。
他抬眼望去。
高大冷戾的魔尊大人赤/身裸/体地泡在白雾缭绕的水池之中。他深刻的五官在朦胧的雾气中显得神秘而性/感,线条流畅的完美身躯隐约可见。
“这边、这边。”木门外传来了冥穆的声音,“大家快跟上。”
秦北略微慌了慌,他抬步想往木门外跑去,结果脚一滑直接跌入了温泉水池中。
年轻人呛了一大口陆彧的洗澡水,他赶紧扶了扶陆彧湿滑炽热的肩膀,稳住了身形。
陆彧呵了一声,阴沉的眉眼间显现出明显的不悦,他低头俯瞰着秦北:“谁准你进来了?”
男人又缓又沉的语调让秦北一怔,面露迷惘之色。
某种熟悉的感觉无法抑制地升腾而起。
沈修?
......阿衍?
秦北不由直勾勾地望向陆彧,探究地观察着这位赤/裸的俊美魔修。
陆彧被秦北看得呼吸微顿,他错开视线,轻轻咳了一声。
男人发丝下的耳尖在热气的熏染下,透出了几分漂亮的浅红。
秦北也一顿,反应了过来。他尴尬地垂下眼眸,然后,更尴尬地在水面下,看到了另一个大东西。
年轻人立刻移开了视线。
嗯,他不是故意的。
不过,真的好大哦。
而且和他家大狐狸的形状好像。
作者有话要说:  这才叫真的短小哈哈哈哈哈哈嗝
感谢在2020-02-24 18:20:28~2020-02-25 05:17: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易十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0231289 30瓶;路易十三、wmq 10瓶;七夜、雪寂、licyiv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