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易雪凝正戴着一副张扬的墨镜,坐在天艺娱乐一楼大厅的沙发上。
她无所事事地玩手机、刷微博,等着她的助理把一切安排好后,送她去《弑君》剧组的试镜地点。
小姑娘正挨个观察着顾衍最近的微博,一个男人忽然坐到了她旁边的沙发上。
易雪凝转眼瞧了瞧,忍不住啧了一声。
来人名叫唐卓铭, 天艺的一个二线男明星。
易雪凝很不喜欢这人,当初孙易把秦北塞去奇怪的沙雕网剧剧组, 就是这个唐卓铭出的馊主意。
不仅如此,唐卓铭近期主演了一个古装剧《王朝》,过几天便要正式开机了。
没错,《王朝》和《弑君》将会同期上映。
若是没有顾衍这狠插一脚。他们《王朝》绝对能拿下今年年底的流量大头。
而现在嘛, 估计悬了。
易雪凝不由挑了挑嘴角,幸灾乐祸地嘲笑了一声:“怎么?坐不住了?”
唐卓铭脸色微变,明显黑了几分。他按捺下情绪,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坐不住?我有什么坐不住的?”
说罢,唐卓铭神情阴郁地眯起双眼。
如果可以, 他真想搞死这个天天和他不对付的嚣张女人。
奈何易雪凝家里在娱乐圈中很有点实力,他得罪不起。
唐卓铭想了想, 忍不住冷嘲热讽了一句:“你以为你北弟搭上顾衍, 一起演个双男主古装剧,他就能火起来吗?”
“天真。”唐卓铭笑了一声,故作姿态地靠上沙发,“他只会被顾衍的那群粉丝黑到死, 剧爆了,他就是吸血、是蹭热度,剧扑了,粉丝搞死他。”
男明星微微一顿,似笑非笑地看向易雪凝:“还是说,你觉得双男主秦北能压过顾衍?”
别开玩笑了。
秦北一个新人,他只会被顾衍精湛的演技衬托得尴尬又拙劣,不堪入目。
唐卓铭并不这么在意,《弑君》这个剧最终能捧起来的,多半只是顾衍一人。
当然,捧顾衍那就谈不上捧了。
秦北这个糊逼,永远就是个糊逼。
小姑娘被唐卓铭说得一噎,她默了默,嘴硬地反驳:“我相信秦北。”
“行。”唐卓铭从沙发上起身,临走之前,他冲易雪凝不屑一笑,“那走着瞧吧。”
唐卓铭离开后,易雪凝单手撑起下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确实,演员如果不炒作,想单靠演戏火起来,那可不简单。
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等玄学要素。
北北能不能靠演《弑君》火起来,还真不好说。
......可是,阿北他们完全可以炒真人cp吧?炒cp的话还用担心什么?
思及此,易雪凝神情微顿。
有一个问题。
顾衍会同意与秦北捆绑炒cp,让北北无限吸他的血吗?
讲道理,捆绑cp炒作只能带一带小糊逼们。
像顾衍这种成名已久的影帝,炒cp于他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如果他当真同意了,那......
那好甜啊啊啊啊。
噫呜呜噫。
她可以,她好可以啊。
...........................
半小时以后,易雪凝的助手开车将她送到了《弑君》试镜的地点。
小姑娘要试镜的角色是皇后萧思晚。
没错,就是暴君沈修名正言顺的妻子。
提起萧思晚这个角色,易雪凝心里总是有些发堵。
她很小的时候看过《弑君》这本小说,并至今印象深刻。
当时,她看到沈修迎娶萧思晚这一段,那简直是哭得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生生地被虐成了一个傻/逼。
没想到今天,她竟然要试镜并出演这位恶毒女配。
太诡异了。
......
易雪凝的试镜进行得很顺利,萧思晚这个角色不出意外,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结束本职工作以后,小姑娘顺道拐去了《弑君》主角沈宴的试镜房间。
她站在面试房间外,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往里面瞧去。
房间里坐着五个评审人,易雪凝只认出了张导演和顾衍。
一个又一个的年轻演员依次进入房间,尽力演绎着自己对沈宴这个角色的理解。
易雪凝看着都挺不错的样子。
半晌后,终于轮到了秦北,他缓步走进了房间。
易雪凝打立刻起了精神,认真地看去。
年轻人还未说话,评审席上的英俊男人忽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也走到了房间正中间的空地上。
这什么意思?
试镜房间的隔音效果十分不错,易雪凝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响,她纳闷地挑了挑眉头。
他们在干什么?
顾衍这......是要帮北北对戏吗?
小姑娘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不是,这作弊作得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其他人可都是对着一片空气,靠自己的想象力单独表演。
何况以顾衍的演技,他甚至能通过肢体语言表达与情绪感染,将普通人带入戏中,更别说经过专业培训的演员了。
这,其他评审人能同意?
易雪凝转眼瞧去。
坐在主位上的张导演果然站起了身,他面露无语地与顾衍说了两句话后,无奈地摆了摆手,重新坐了回去。
“试镜开始!”小姑娘模糊地听到最旁边评审员的高声喊话。
下一刻,顾衍敛去了嘴边的笑容,神色沉寂了下去。
他明艳的眉目之间透出了桀骜与冷戾。
男人微微扬起头,身上莫名出现了一种久居上位的威严与霸气。
他幽暗的目光轻慢地扫过在场的众人,最终定在了秦北身上。
沈修呵了一声,俯瞰着秦北:“谁准你进来的?”
男人的语调又缓又慢,可他的嘴角却沉了下去,显现出了明显的不悦与怒意。
压抑的气势向众人席卷而来。
易雪凝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低下了头,退后了一步。
似乎生怕自己下一秒被拖出去斩了。
几秒钟后,小姑娘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挠了挠头。
好吧,顾衍是真的厉害。
这个人现场表现出来张力,比影片中的还强。
然而,易雪凝很快地皱起了眉头。
顾衍演得太过了。
不是说他演得不好,而是他这样宣泄的演绎,不利于秦北发挥。
她可以被顾衍吓到,可以害怕、可以后退。
但“沈宴”不能。
易雪凝眉头越皱越紧。
草,这狗/逼难道是来给北北增加难度的吗?
搞什么演技碾压啊?!
易雪凝心疼地瞧向她家可怜的北北。
小家伙果然怔了怔。
易雪凝正万分担心时,她忽然注意到了秦北的眼神。
年轻人浅色的眼眸乍一看上去似乎平淡无奇、深沉内敛,但他眼波流转之间,却抑制不住地神采奕奕,微光闪烁。
与此同时,暴君大人似是害羞了一般,他低低地咳了一声,微微错开视线。
哎?
易雪凝眨了眨眼睛。
后来秦北是如何演绎沈宴的心思深沉,如何暗暗讨好暴君,小姑娘全然没留意。
她的小眼睛只是反复在顾衍和秦北两个人身上来回转移。
妈的。
就很甜。
真的甜。
这两个人明明没什么特别的互动啊?
不不不,她绝不能吃朋友的真人cp。
这太尴尬了。
易雪凝屏气凝神,试图清空脑子,她一边清,一边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衍就算了。
北北演技也这么强吗?
在易雪凝愣神之际,秦北的试镜完美结束了。
“可以,感觉不错。”张导总结了一句。然后他暗暗长松了一口气,把高悬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前段时间投资商和顾衍同时通知他,主角他们要内定,张导头都大了。
就怕内定人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我说他没问题吧?”顾衍漫不经意地挑了挑嘴角。
“嗯。”张导轻轻颔首,“挺有灵气,眼神很棒。”
主要是他和顾衍的cp感够强,他们一个耽美改编剧,重点不就是要这个感觉么?
“谢谢。”秦北不卑不亢地与张导等人聊了几句,便转身准备离开房间,把时间留给下一位试镜演员。
顾衍跟上年轻人的步子,也往门口走去。
“老顾你去哪?”张导惊了。
“哦,我......”男人怔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转头坐回评审席上。
.............................
秦北刚走出房门,一抬头便看到了一个大美女。
“阿北你好呀。”大美女向他打招呼。
“易姐?”秦北神情微妙地移开视线,十分心虚地点点头,“易姐好。”
易雪凝奇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秦北咳了两声,小声询问道:“易姐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怪事?”
那怪事可多了。
当然,易雪凝并不喜欢让她的朋友徒增烦恼,她随意地摆了摆手:“没有的,能有什么怪事?”
“那就好。”秦北松了一口气。
“哎,北北。”易雪凝拉住秦北的袖子,她眼珠子轻轻转动,语气热切,“我看你和顾衍关系很不错?”
“嗯?”青年眨了眨眼睛,规规矩矩地回答了一句,“前辈很照顾我。”
易雪凝对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
她若有所指地追问:“你昨天中午吃了什么?”
秦北完全没get到易雪凝的意思,他纳闷地挑起眉头:“昨天中午?我好像......我没吃。”
“哎?”小姑娘愣了一下。
秦北摊了摊手。
他昨天被顾衍抓着日/到了上午,中午勉强醒过来,和顾衍说了几句话后,就一路睡到了深夜。
中途压根没吃过东西。
所以说,易姐问这个干什么?
秦北奇怪地看向易雪凝:“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易雪凝迟疑地挠了挠脸,“我看到了你昨天发的微博,随便问问。”
“昨天?”秦北更迷了,“我昨天没发微博啊,唔,大概是公司发的?”
听到这话,易雪凝失望极了,整个人都蔫了。
果然微博抠糖什么的,全是假的。
她好伤心呜呜呜。
..............................
易雪凝和秦北打了个招呼后,便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秦北在等了一段时间后,被他家大狐狸领回了顾家。
年轻人本想回自己家去撸猫猫,可他仔细想了想,撸他的大狐狸似乎更带感的样子。
不仅能摸毛毛,晚上还能爽一爽。
如此想着,秦北便跟着他的男朋友走了。
两人吃过晚餐,酒足饭饱后,一起坐上了大床,然后......一人一边开始各自安静地玩手机。
唉。
秦北有点心不在焉。
阿衍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从下午开始,一有空就盯着手机,神情严肃地啪啪打字。
连他都不怎么搭理了。
这个打字的速度,秦北甚至怀疑他在写小说。
年轻人不开心地瞄了眼床上的英俊男人。
他伸手扯了扯顾衍的衣角:“想撸狐狸了。”
“嗯?哦,一会儿的。”男人非常敷衍地应了一声,他甚至背过了身,继续捧着他的手机啪啪地打字。
????草。
他怎么回事?!
秦北不快地戳了戳顾衍背上的肌肉。
见对方没反应,他只好也掏出手机看了看,刷起了微博。
当然,他完全没有打开自己微博的兴趣。
想也知道,现在他的微博评论和私信里肯定全是他五花八门的遗照。
秦北在微博里四处逛了逛。无聊地扫了扫最近的明星八卦后,他颇感兴味地通过不良手段,买到了一个顾衍粉丝的qq号。
嘿。
可以。
秦北登录了这个qq,成功混入了他男朋友的粉丝群。
很好,他以后要在这里扎根了。
秦北进群的本意,是来收照片收资源,顺便暗戳戳地秀一秀恩爱。
结果他低头一看,这个群,神特么竟然在疯狂辱骂他。
比如此刻,他们竟然把他之前拍的那个网剧截了出来。
【桃山山_:秦北沙雕网剧片段.mp4】
秦北瞄了眼他那傻缺的服装和造型,自己先窒息了一下。
粉丝群的妹纸们更是笑炸了。
【桃山山_:姐妹们来品一品
抹茶星冰乐: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芋泥波波茶:这个土逼是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木木:辣了眼睛,告辞】
秦北一脸死亡,聊他干什么?
快分享点阿衍的神颜剪辑啊。
【桃山山_:唉,我只要一想到这个糊逼
桃山山_:以后会天天发微博带我们衍衍
桃山山_:疯狂蹭热度,疯狂吸血
桃山山_:我头都大了
绵绵花:别说了
绵绵花:我想死
茶浅芜:啊啊啊这个糊逼凭什么?!】
秦北真觉得这个群可以改名叫“秦北黑子聚集营”了。
太惨了,他和顾衍这都还没公开呢,他男朋友的粉群已经在狂喷他。
他们要是公开了,那还得了?!
秦北正准备收拾收拾,直接退群聊时,群里冒出来的新聊天记录又吸引了他的注意。
【网络喷子花花:啊啊啊啊我要被qb的毒粉气死了!!!
奶黄包黄不黄:哪个?
网络喷子花花:天衍万物
豆沙包黑不黑:咦,这个人
豆沙包黑不黑:我听草草说,她和这个人喷了几个小时了
桃山山_:??天团也说和她互怼了几个小时】
天衍万物?
他竟然还有这么牛逼的活粉吗?
可以可以。
秦北心情愉悦地继续往下看去。
【木木:天团不提了,这个人骂得过花花加草草?!
水泡水泡:我刚去微博围观了,它不是被你的无下限给震傻了吗网络喷子花花
网络喷子花花:我们继续私聊骂了
网络喷子花花:你们不知道,我正辱骂得畅快淋漓
网络喷子花花:然后,它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
桃山山_:什么视频
网络喷子花花:顾衍自拍视频.mp4】
咦?
视频的封面页上,英俊的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秦北插上耳机,点开视频瞧了瞧。
这视频只有短短5秒钟。
沙发上的男人微微扬起头,精细深刻的五官间明显流露出厌恶,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屏幕外的人,嗤笑了一声:“粗俗。”
【奶黄包黄不黄:!!我哥哥好帅
网络喷子花花:奶黄你闭嘴
网络喷子花花:我当时惊得手机都掉了
网络喷子花花:一肚子脏话憋得骂不出去
键盘大侠草草:我哭了,我也被她发了
键盘大侠草草:我真的是
键盘大侠草草:瞬间就泄气了
桃山山_:啊啊啊啊收了收了,真帅
桃山山_:这是哪个节目里剪出来的?
桃山山_:我怎么没印象?
网络喷子花花:最他妈有毒的是
网络喷子花花:我一喷qb,他就给我发这个
网络喷子花花:顾衍自拍视频2.mp4】
秦北兴味十足地再次点开视频。
顾衍依然懒散地坐在沙发上,这回他先瞥了眼镜头,才轻轻挑起嘴角:“我觉得他很好。”
男人一双桃花眼里微光流转,仿若情深似海。
【网络喷子花花:我都快听魔怔了
键盘大侠草草:哭了,同病相怜网络喷子花花
天衍万物:我确实觉得北北很好
网络喷子花花:??????
键盘大侠草草:??????!!!
天团团:?????
网络喷子花花:草,快踢了它桃山山_
网络喷子花花:日了狗了,这东西怎么混进来的?】
秦北正看得津津有味,决定去加一下这位“天衍万物”,忽然听到身边的男人啧了一声。
顾衍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手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3 19:58:21~2020-02-24 18:2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二三时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凌 50瓶;闲云过、镜花水月 10瓶;反复横跳 3瓶;varnita、简单、爱冰清忘羡花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