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去猫舍带一只小母猫回来?”秦北若有所思地说着, “或者说......”
年轻人诡异的眼神落在了一无所知的小猫咪身上,他一把抓住可怜的小动物,邪恶地笑了一声:“直接割了吧。”
两只小动物齐齐一震,下身发凉。
“绝育好啊。”秦北将弱小的猫咪按进怀里,“省了多少烦心事儿?”
陆彧震惊得无以复加。
他的秦秦竟然想......割了他么?
这怎么可以?!
小猫咪睁着一双天蓝色的圆眼睛,一动也不动地僵在秦北手心里。
一边的大黑狼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个身位, 和秦北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楚江然此刻的心情异常复杂。
一方面,如果真能割了情敌的不可言说之物, 那实乃美事一桩,妙不可言。
陆彧这厮说不定就这么废了,再也举不起来。
可另一方面,楚江然又怕他未来融合本体的记忆, 也跟着一起废了。
楚江然思来想去,谨慎地决定劝阻他的小主人:“这.......不太人道。”
秦北不解地挑起眉头:“不人道吗?”
给一只猫咪做绝育,有什么不人道的?
这不仅是为了小猫咪本身的健康着想,也是为了陆彧家庭的和谐与稳定。
万一这小猫咪在外面找了一堆小母猫,搞了一群崽崽带回家, 那多可怕?
陆彧会疯掉吧?
“当然不人道。”黑狼正襟危坐,义正言辞地说道。
嗯?
秦北诡异的眼神转移到黑狼身上。
苍狼浑身一僵, 微微低咳了两声。
秦北奇怪地盯着僵硬的楚江然。
他这是什么反应?
哦, 对了,楚江然是一只苍狼。
秦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所以理论上讲,他也是一只可以被绝育的小动物。
他在怕这个?
嗐。
这家伙在想什么呢?
他总不可能变/态到带他去绝育吧?
秦北无语地摊了摊手:“行吧,不绝育了。”
接着, 他将僵硬的小猫咪放到黑狼柔软的腹部上,随口对楚江然说道:“你有空的话,给这小猫咪解决一下吧?”
楚江然:???
陆彧:???
两只小动物再次震撼地看向自己的恋人。
秦秦(阿北)这是什么魔鬼发言?!
楚江然深吸一口气,脸黑如锅底,脑子一抽一抽得发疼。
他怎么给他解决?
解决什么?
自己去日/空气吧。
陆彧更是心态爆炸,毁灭世界的心都有了。
秦北倒是神情自然无比,他压根不知道这两只小动物心中的惊涛骇浪。
其实秦北方才所说的“解决”非常正常、健康。他的意思是让楚江然用逗猫棒或者球球和小猫咪玩一玩,吸引它的注意力,缓解情绪,帮助它度过发/情期。
自觉没有任何毛病的秦北,再次嘱咐楚江然:“你好好安抚它。”
楚江然:“......”
大狼没有吱声,秦北只当它答应了。
答应了就行。
年轻人微微伸了一个懒腰,他一边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含糊地说道:“我一会儿要去上班了,冰箱里有很多吃的......哎,你叫外卖也行。”
听说秦北要走,猫咪和黑狼同时转头,瞧了一眼自己的生死之敌,冷笑出声。
..............................
清晨的阳光温暖而和煦。
秦北不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呼。
他似乎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去参加工作了吧?
自从发生《仙途》npc反穿这件事儿,他整个人就像活在另一个世界一样,生活轨迹全都乱了。
昨天晚上,天艺公司给他安排的新经纪人赵哥联系了他。
这人一板一眼地通知他,让他今天去参加《弑君》的试镜,此外,他还将未来的一系列通告安排一一告知了他。
可怕。
生活一下子就充实起来了呢。
秦北甚至不太习惯这种快节奏的生活画风了,他怔了好久,才将各个通告理了一遍。
总而言之,先准备好试镜吧。
秦北乘坐着公司安排的小车,来到了试镜的地点。
试镜地址的这幢现代化高楼没什么特别的,倒是大门外聚集了一群零零星星的记者。
也不知道他们是来跟谁的新闻的。
秦北漫不经心地思索了一下,他步子不停地绕过这群记者,直接走向了高楼的大门口。
年轻人刚走进门,背后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人声。
他纳闷地回过头。
一个低调的保姆车停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那群记者立刻犹如马蜂一样一拥而上,将那保姆车围得严严实实。
无数镜头紧随其后,对准了那保姆车的车门。
下一瞬间,一个身形高大的英俊男人推开了车门。
他穿着时尚的宽大外衣,暗色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零碎的短发在风中微微摆动。
有个记者幸运地挤到最前面,他立刻将话筒递上去,快速地问道:“顾影帝您拒绝了孙导的邀约,特意来参演《弑君》,您能解释一下吗?”
“嗯?”
“《弑君》对于您有特殊的意义吗?”另一个更年轻的记者也递上了话筒。
顾衍随意地轻笑了一声,他取下墨镜,一双桃花眼若有似无地望向镜头:“感兴趣而已。”
他话音刚落,大楼里出来了一排黑衣安保,他们将这群记者“请”到一边,分隔出一条通道供大明星行走。
顾衍重新戴上墨镜,大步往大楼门口这边走来。
他后面仍然浩浩荡荡地跟着一大群人。
记者的高呼声与相机的“咔嚓”声不绝于耳。
秦北见到这阵仗,下意识地退到了门口的角落里,给这群人让位置。
顾影帝目不斜视地直接略过了大门口,他往前走了两步,忽然脚步一顿,若有所觉地回过了头,望向了门边的年轻人。
顾衍神情自然地倒回门口,在一堆记者眼皮底下,牵起秦北的手臂:“你在这儿发什么愣呢?走吧。”
秦北怔了一下,他顺着顾衍的力道往前走去,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后面那一堆堆的摄像头。
秦北暗暗拽了拽顾衍的衣角,小声问道:“我们......不用避嫌吗?”
顾衍挑了挑眉头,好笑地说道:“我们两个男的避什么嫌?何况......”
男人的话说到一半,隐含于了唇际。他微微瞧了一眼秦北,浅浅地笑了起来。
哎?
秦北有点奇怪。
阿衍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看起来似乎比往日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好。
男人的眼角眉梢间都似是染着一种纯粹的欢喜。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秦北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家大狐狸。
年轻人看着看着,忽然猛地皱起了眉头。
与顾衍的好心情截然相反。他的脖子上竟有一道极为恐怖的伤口。
虽然目前已经结成了一片血痂,可看那伤口的位置,顾衍当时没有立即气绝身亡,真是一个奇迹。
秦北正想再细细看一看,那血痂上附着的魔息缓慢地涌动了一下,重新将血痂完完全全地掩盖住,幻化成了毫无异状的细腻皮肤。
“你的脖子怎么回事?”秦北抓起顾衍的大手。
“嗯?”男人不甚在意地单手抚上自己的脖子,“没事,被一只愚蠢的小狐狸咬了一口罢了。”
小狐狸?
谁?
崽崽?还是叶梓檬?
不等秦北想清楚,只听到顾衍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很高兴。”
秦北:“什么?”
“北北,我很高兴。”男人又说了一遍。
说罢,顾衍环视了一下四周,他直接将秦北拉进了一间无人的化妆室,并带上了房门。
“哎?”秦北心觉不对,警惕地眯了眯眼睛。
顾衍果然长臂一伸,紧紧地揽住了他,将他整个包裹在了怀里。
男人微微呼吸着,潮湿而沙哑的声音萦绕于他的耳际:“北北......”
秦北十分不解,但他还是乖巧地任由自家大狐狸抱了好久。
十分钟后,年轻人开始无聊地揪起顾衍衣服上别致的扣子,揪来揪去。
他头顶上响起一阵闷笑。
顾衍松开了秦北。
青年无语地抬了抬眼皮,他微微伸展了两下僵硬的四肢,才抬头说道:“对了,我有个事儿想问你。”
“什么事?”顾衍想思考了一下,他抬手揉了揉秦北白皙的额头,安抚道,“不用担心,按你这两天的状态演就行。”
“不,不是拍戏的问题。”秦北皱起眉头,他谨慎地斟酌了一下用词,“你是不是有个本/体?”
“......是的。”男人并未否认,他的神情有些奇怪,“你从哪儿知道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秦北缓慢地回了一句。
昨天,秦北本想向楚江然打探他们“主魂”的具体情况,却因为楚江然的伤势问题,不了了之了。
后来黑狼虽然又醒了过来,但秦北特别怕他一个冲动,直接杀去他“主魂”那里,再次加重伤势,便只字未提。
没问也没什么。
反正问他家大狐狸也是一样的嘛。
阿衍一定会告诉他的。
如此想着,秦北扯了扯男人的袖子:“我能见见‘他’吗?”
岂料顾衍竟一挑眉头,不悦地反问:“见‘他’干什么?”
男人再次将自家宝贝按进怀里,语气低沉地在年轻人耳边说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听到这话,秦北不由瞪起了眼睛。
好了,他现在相信他们是一个人了。
这群家伙神特么全一个德行。
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秦北缓了半口气,耐着脾气讲道:“可是,你总归是会回去的吧?你......”
说到这里,秦北忽然闭上了嘴巴,眉宇间显现出几分无措。
顾衍、陆彧、楚江然这三个人性格截然不同,那位“主魂”又是什么性格呢?
顾衍和“他”融合以后,这个“人”,他还是不是顾衍?
秦北紧蹙起眉头,略显不安地问了句:“你‘主魂’是什么性子?你......会不会被‘他’吞噬掉?”
顾衍沉默了良久,没有立刻回话。
他并未与他的“主魂”直接沟通过,确实不知道他那“主魂”是个什么样的玩意。
至于会不会被对方吞噬,顾衍之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理论上讲,他融合“主魂”,实际上只是在接收他过去的记忆,相当于想起前世的经历。
从他“主魂”的角度看,“他”则是在接收他这一世的记忆。
他们本质上是同一个人,喜恶等等特征应当是一致的。
只是生长在不同的环境,经历了不同的事情,他们性格上肯定会有不同的倾向。
比方说他常年待在合/欢宗,肯定比“他”放得开,而“他”则可能比他阴沉得多。
但也不一定。
顾衍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相较于性格上的变化,他更担心的一点是,他不知道在他想起过去千千万万年的记忆后。
那个时候的自己。
是否还能保持他此刻的心境?
是否会重视他所重视的人和事?
是否会喜爱他所喜爱的人和事?
他万一顿悟了看开了,不要北北了呢?
顾衍表情一变,十分得凝重。
这他妈就很可怕了。
如果是这样......
那他宁愿永远做一个纯粹的“顾衍”,即使......魂魄不全、万劫不复。
“你别怕。”顾衍低下头,拍了拍秦北的后背,语气轻松地说道,“如果不对劲,我们就跑吧。”
“跑?”秦北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嗯。”顾衍颔首,“我带你其他世界玩儿?”
秦北十分迟疑:“这样可以吗?”
“可以的。”
男人的语气十分肯定,可秦北半点都不敢相信。
他在《仙途》世界待了半年多,已经不再是一个完全的修仙小白了。
秦北很清楚,一个人灵魂不全过久,会有什么后果。
而且,阿衍还使用了“跑”这个字眼。
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自明。
“主魂”的事情一定要研究清楚,不能含糊而过,任由顾衍自己瞎搞。
当然除此以外,他还等着爆揍那“主魂”什么玩意一顿。
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秦北抿了抿嘴角,再次问道:“你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见什么见?”顾衍捏起年轻人柔软的脸颊,直接拒绝,“不准。”
草。
神特么的不准。
这只狐狸怎么回事?!
他想带着他们一魂四口共赴黄泉吗?!
秦北很是恼火地瞥了男人一眼。
这可不行。
年轻人还想继续和顾衍好好说一说。
然而,试镜的时间到了。
“沈修”的试镜活动按时召开。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只要顾衍参选了,那这个角色必然非他莫属。
更别说,他还是本剧的投资人之一。
但试镜这个过场还是要走一下的。
于是,顾衍不得不牺牲了他和北北温存的宝贵时间,去导演面前表演了一波。
秦北则坐到了等候室里,静待他的试镜。
...................
等待的过程中,秦北忽然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
他犹豫了一下,走到房间外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富有磁性的低沉男声。
“喂,秦仙长?”
《仙途》npc?
秦北瞬间放弃了猜测对方的身份,直接问道:“您好,请问您是......?”
“顾止。”男声沉稳地答道。
顾止?那是谁?
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秦北正努力回忆着,对面却直接抛出了一个惊天巨雷:“你知道你男朋友出轨了吗?”
什么?出轨?!
秦北先是一惊,而后他非常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所以,这个人说的是他哪个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1 04:45:16~2020-02-22 07:54: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银衣 20瓶;闲云过 10瓶;若洛冥华 3瓶;糖糖糖糖不甩、溪溪里 2瓶;雨下、(*/?\*)、吴鳏也是三哥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