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秦秦)在说什么东西?!
不仅黑狼面露异色, 它背脊上的猫咪也嫌弃地撇开了小脑袋。
陆彧本来被他的秦秦带回家过夜,只觉得心情美好,通体舒畅,最近的郁气全都一扫而空。
结果一进秦北房间,他竟在秦秦的床上看到了楚江然这狗东西?!
陆彧理智上知道,他们主仆同住是很正常的, 心里却膈应得不得了。
楚江然更是心乱如麻。
阿北把陆彧这厮带回来是什么意思?
他.......甚至不满足于在外面养小情人了么?
还要带回来给他看看?
而秦北本人完全不晓得自己搞出了一出多么恐怖的修罗场。
他无知无觉地一手撸了撸黑狼柔软的下巴脖子,另一手则摸了摸娇小玲珑的布偶猫, 还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只小动物身形同时顿了顿。
楚江然眼中冷芒一闪而逝。
它倏地回过狼头,一口咬住他背上雪白的布偶猫,并故意用锋利的牙齿划向小猫咪柔软的腹部,那里有一道隐藏在幻术之下的深重剑伤。
陆彧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声, 它同时伸出尖利的爪子,狠厉地挠向大黑狼背部的暗伤。
见到这一幕的秦北大惊失色,震撼无比。
等等,楚江然这是要干什么?
他咬住小猫咪是什么意思?
他.......他难道想吃了猫猫吗?
猫猫这么可爱,怎么能吃猫猫?!
恐怖的狼嘴危险地将整只小猫咪叼住, 仿佛下一刻就将血溅当场,尸骨无存。
“等等、等等!这个不可以吃啊!”秦北赶紧挤到两只小动物之间, 一把将可怜的小猫咪从黑狼口中捞了出来。
黑狼啃咬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小心翼翼地避开秦北白皙的手指。
小白猫也收起了爪子,它停顿了一下,一脸乖顺地用冰冰凉凉的肉垫轻轻碰触了一下秦北的手臂,并软绵绵地喵了一声。
“好乖好乖。”秦北揉了揉猫猫烟灰色的小耳朵, 心疼地抱了抱它,“别怕,我保护你。”
陆彧:“......”有点开心,又有点奇怪?
楚江然:“......”狗/日的玩意。
秦北安抚好受惊的小猫咪,又转过头,纳闷地看向楚江然:“你......兽化后,难道连思维也退化了吗?怎么和一只小猫咪过不去?”
说罢,秦北先迟疑地蹙起了眉头,他总觉得这件事哪里怪怪的。
楚江然不该是这样的人。
可是......
秦北探究地望向他怀里这只小猫猫。
这小猫咪正睁着一双无辜又软萌的圆眼睛,烟灰色的小尾巴一甩一甩的。
没道理啊。
这小可爱总不能是魔尊本尊吧?
他上回还玩弄了它的小辣椒呢。
.......可怕。
他在想桃子?
这要是陆彧本尊,肯定早一刀砍了他。
哪会容忍他这无/耻之徒活到现在?
况且,“魇兽”和“猫妖”应该是两个物种吧?
秦北曾在游戏里见识过陆彧幻化成原型的场景。
当时正值仙魔之争的关键时刻,大boss不得不祭出了他的最终形态。
秦北对那一幕游戏画面印象极其深刻。
阴暗的魔域中,漫天乌云密布,一团骇人的庞然大物伫立在广袤的大地上,浓稠阴森的黑色雾气包裹着巨大的魇兽。
秦北没看清楚那团黑雾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但根据以往游戏的设定,“魇”这种生物,要么就是一团黑雾,要么则是那种“会滴黑水,不成人形”的扭曲形态。
总之,不可能长成一只猫的样子。
思及此,秦北不由心疼地抱了抱无辜的猫咪。
小白猫抖了抖耳朵,心情良好地窝在秦的北怀里。
它低下头,俯瞰着下面的情敌,天蓝色的眼睛里透出几分不屑。
苍狼不由脸色一黑,直接口吐人言:“阿北,你放开他。”
男人沙哑的嗓音平淡而沉稳,却似是藏着一缕按捺不住的怒火。
“嗯?”秦北皱了皱鼻子,试图跟楚江然讲讲道理,“这猫虽然是陆彧家的宠物,但它本身是无辜的。”
“宠物?”楚江然挑起了眉头,“他不就是......”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被一跃而起的猫咪扑了个正着。
陆彧趁其不备,直接往黑狗子身上打了无数个禁言邪咒。
黑狗立刻反身飞扑。
一黑一白两只小动物扑成一团,在地上滚了两圈,毛毛飞得到处都是。
“我的天。”秦北都看呆了,“快停下,要撞到柜子上了!”
他连忙跑过去拎起两只小动物,并一手抱住一只,严严实实地控制了它们。
随即,秦北低头看向楚江然:“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苍狼有口难言,说不出话来,此刻只一心想弄死自己的分/身。
“你是饿了吗?”秦北猜测着问了一句,“那我去弄点吃的吧?”
说着,秦北站起了身,并再一次叮嘱楚江然:“你们要好好相处,别打架。”
陆彧:“......”呵呵。
楚江然:“......”呵呵。
秦北没想太多,他和楚江然晚上都没吃饭。
他确实应该去弄点吃的,以尽地主之谊。
如此想着,年轻人不再犹豫,直接下楼去了厨房。
秦北本人并不会做饭。
不过幸好,他有一个厨艺超群又贴心持家的母亲。
她应该在家里备了一些好处理的食材。
果不其然,秦北很快在厨房里找到了两盘子腌制好的鸡翅和肉块。
他把这些东西一一串好,放进烤箱里烤制了一会儿。
楚江然一头大狼,应该会喜欢烤肉吧?
秦北摸了摸下巴,又转身取出一个小碟子,倒了一些牛奶,准备给小猫咪做晚餐。
几十分钟后,秦北端着摆满美食的餐盘,重新上到了二楼。
他推开房门,只见一只巨大的黑狼狠狠地抓着一只巨大的恐怖猫咪。
两只庞然大物在房间里哐哐地翻腾,所有家具毁于一旦,满地狼藉。
秦北:?????????????
秦北不敢置信地眨了一下眼睛,定了定神,再次向房间里望去。
这一回,房间里一切如常,大猫大狼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只软萌的小动物挤在一起相亲相爱。
没有任何毛病。
他……看错了?
大概,是看错了吧?
秦北挠了挠脸颊。
好吧。
应该是看错了。
青年摇了摇头,将餐盘放到了一边的小桌子上,转头招呼起两个客人:“来吃饭了。”
两只小动物同时僵硬了一下,它们幽幽地望向自己的恋人,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但最终它们还是一言不发地围到小桌边。
一猫一狗一只一个位置,看起来倒也和谐而美好。
秦北将寡淡的牛奶放到小猫咪面前,又将浓香四溢的蜜汁烤肉、奥尔良鸡翅放到大狼面前。
陆彧猛地盯向情敌的饭盆。
草,怎么回事?!
他也是肉食系动物啊!
陆彧这辈子都没吃得这么寡淡过,谁敢晚餐只给他喝牛奶?!
一整头牛还差不多。
小猫咪憋屈了半天,缓慢地舔了一口热牛奶。
他叹了口气,正想发挥一下他的种族优势,喵喵叫两声引起秦秦的怜爱之情,让他抱一抱他。
如果秦秦抱着他一起喝奶的话,这种晚餐他勉强可以接受。
然而,陆彧一抬起小脑袋,竟瞧见他的秦秦正亲密地抱着某条死狗,语意关切地问道:“你没法变回人类了吗?那.......要我喂你吗?”
狼头淡淡地点了点。
猫咪的眼睛瞪得更圆。
?????????
那为什么不喂他?
陆彧心情阴郁难耐的同时,又无法克制地想到,楚江然这厮虽然一直是个宠物,但这几千年来,他的秦秦是不是一直如此亲密地给他喂饭?
妈的,更气了。
陆彧低头舔了舔酸溜溜的牛奶,越发想砍了旁边这玩意。
呵。
楚江然?
很好。
等秦秦下回出门,就是他的死期。
布偶猫纯净的眼睛逐渐转成幽暗的深蓝色,仿佛蕴含着浓重的戾气与阴霾。
.................
饭后,秦北收拾好碗筷,换掉染血的床单,又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遍地板上的污垢,才疲惫地躺上自己的大床。
一猫一狗也自动自觉地跟上了床。
秦北疑惑地瞥了眼楚江然。
他和小猫咪一起睡没什么问题。
可楚江然就算了吧?!
这多不好。
秦北勉强提起一点精神,起身把隔壁客房打点了一下,翻出一床干净的棉被铺好,做完这一切后,他满脸困倦地对楚江然说道:“你带着这小猫咪睡这床吧。”
“嗯?!”
“喵?!”
陆彧和楚江然都震惊了。
谁要和谁睡一个床?!
秦北慢吞吞地打了个哈欠,随意地朝完全呆住的一猫一狗挥了挥手,便直接回房倒头就睡。
青年睡着后,陆彧和楚江然在隔壁互相殴打了一整宿。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窗台上。
秦北无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他昨天意外得一夜无梦。
好久没睡这么沉了。
“唔。”秦北想翻个身,却察觉自己被两团东西左右夹死了。
他腹部上全是细腻轻柔的毛毛触感,刮得有点痒痒的。
而他背上则贴着一大块温热的东西,腰上似乎还搭着一个狼爪子。
怎么回事?
秦北意识模糊地睁了睁眼睛。
正在此时,年轻人忽然感觉到他肚子上那团毛绒绒,小幅度蹭了蹭他。
还有一个小小硬硬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秦北疑惑地翻开被子,把小猫咪掏了出来。
小猫咪慵懒地摆动了一下尾巴,它睡眼朦胧地翻出自己柔软的肚皮,粉色的小爪子伸直,推拒着秦北的手臂。
它身下的小辣椒竟十分得精神,一下子就吸引了秦北的目光。
下一刻,小猫咪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浑身毛全炸了开来。
陆彧一醒来就面对如此死亡的场景,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奋力翻了个身,并不满地冲自家媳妇叫唤了两声:“喵喵!(放手)”
秦北也不在意小动物的挣扎,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回过头问了问同为兽类的楚江然:“它这是发/情了吗?我们要给它找个小母猫吗?”
楚江然:“......自然要。”
陆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0 01:13:27~2020-02-21 04:4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兔子喵喵叫、梧桐苑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無言 ゛ 20瓶;十三、隋欣隋逸、啊 10瓶;枫飒岚 5瓶;兔子喵喵叫、varnita、(*/?\*)、吴鳏也是三哥了、41426884、kepler、锌巴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