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然刚拎起长剑, 胸膛上的绷带又渗出一片新的暗红色。男人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单手撑住墙壁。
秦北赶忙上前扶住了他:“你别乱动。”
他顿了一下,小声劝道:“你先好好养伤,不说别的,你这一身伤的,怎么打得过那个‘主魂’?”
说罢, 年轻人不由分说地按着楚江然的肩膀,让他重新坐回了大床上, 并转身取过一段新的绷带,在男人胸口处又绕了两圈。
楚江然移开了视线,沉默不语。
秦北拉紧绷带。
高大的男人眉头微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很疼吗?”秦迟疑了一下, 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那我再轻一点。”
“......没事。”沙哑低沉的男声平淡地说着,却隐隐带了些许颤抖之意。
“很快就好了。”秦北低着头,一边整理着绷带打上蝴蝶结,一边慢吞吞地说道, “哦对了,那个谁......咳咳, 就是陆彧, 他应该也是你的分/身之一。”
楚江然:“......”
秦北抬头看了眼楚江然。
男人面无表情,眼神却越发得空无和沉重。
虽然楚江然没表示什么,但秦北猜,对方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事儿太奇葩了。
他们刚刚才互相狂砍了一波。
秦北觉得自己根本想象不出, 楚江然心里是如何得惊涛骇浪。
半晌后,男人才稍微缓过神来,他揽过秦北,沉声告知他:“你是我一个人的。”
秦北有点懵:“......啊?”
楚江然微微抿起薄唇,一双星眸里沉着点点寒芒:“即使是我‘自己’也不行。你离他们远点。”
秦北瞪了瞪眼睛,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楚江然把话说完后,竟无力地靠上秦北的肩膀,撑不住地昏睡了过去。
“哎?楚江然你......好吧,好好睡一觉。”秦北的声音越来越低,他艰难地扶起这么大只的男人,想把人放平在床上。
结果他一个没注意,直接抓到了楚江然腰部上的刀伤。
“唔。”沉睡的男人表情微变,脸色苍白如纸,额际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不适地缩了缩身体。
下一刻,一道白光闪过。
高大的男人忽然变成了一只体型娇小的苍狼。
秦北沉默地盯着这不科学的一幕,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他绑的那些绷带也跟着一起缩小了。
秦北呼出一口气,揽过半靠在他怀里的小黑狗,摸了两下。
这小黑狗毛质坚硬粗糙,摸起来甚至有些扎手。倒是他下巴上的小细毛,手感极佳,撸着很带感。
黑狼身上很凉,凉得有些不正常。
此时它正无意识地把自己往秦北怀里埋。
秦北顺势抱起这冰冰凉凉的小可怜,放进自己外衣里捂了起来。他想了想,又扯过一边的羽绒被,在小黑狗外围裹了裹。
如此半天以后,小动物才逐渐暖和了起来。
黑狼昏昏沉沉地睡着,它无意识地蹭了蹭秦北的胸口,发出了模糊的梦呓:“嗷嗷呜......”
“噗。”秦北差点笑出声。
..................
待确定大狗子进入了深眠,伤势也在逐渐恢复后。
秦北松开了它,拎着秦崽崽离开了秦家大宅。
半小时后,秦北把车开到了陆彧家的大门口,睡在副驾驶上的崽崽也悠悠转醒了。
“爸爸?”秦崽崽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往车窗外瞧了瞧。
瞧见熟悉的大宅子,崽崽宛如一个小大人一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吓死崽崽了!”
“下车吧。”秦北推开车门牵起小崽子,准备一起去找孩子他爹。
他们走到陆宅正门口,轻轻按了按门铃。
两分钟后,大门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墨刃。
这人看起来也一身狼狈,气色不佳。
他神色间满是焦虑之情,衣服上蘸着星星点点的血迹,领口处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一截白色绷带。
墨刃看见秦北,竟似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他红着眼睛,语气急切地说道:“大人,崽崽不见了,您.......”
秦北腿边的小男孩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奇怪地喊了一声:“小刃?”
墨刃怔了怔:“原来是跑到仙长您那里去了。”
崽崽皱了皱细小的眉头,他抱起墨刃的大腿,奶声奶气地安慰:“刃刃不哭。”
“谁、谁哭了?!”墨刃缓了一口气,他眯起眼睛,恶狠狠地捏了捏小崽子的脸蛋。
“别捏我。你竟敢捏崽崽的脸!”小男孩不满地一口咬住墨刃的手,“嗷呜。”
两人闹腾时,秦北探头往屋里瞧了瞧,纳闷地问道:“陆彧不在吗?”
墨刃顿了顿,沉沉地叹了口气:“尊上还在昏迷。”
秦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们这回打得这么凶吗?陆彧都昏迷了?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句:“我能去看看他吗?”
“当然可以。”墨刃让开身,将秦北引进了大宅里。
正在此时,陆彧的另一个下属冥穆,他沿着楼梯从二楼走了下来。
“尊上醒了。”冥穆对两人说道,随即他满脸困惑地看向秦北,十分迟疑,“尊上说......他不想见你。”
“嗯?”秦北不免愣了一下。
“你没听错?”墨刃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陆彧不想见他么?
为什么?
秦北想起他们上一回见面。当时,他们是在天艺娱乐的办公室里,他告诉了陆彧,他无法回应他的感情,这人便失魂落魄地离开。
后来,他们确实没再联系过。
可陆彧昨天还在电话里向顾衍宣布过对他的主权啊?口口声声说他是他妻子来着?
这人什么意思?
秦北没想明白,但既然陆彧不想见他,他自然不会强求。
“我知道了。”秦北低了低头,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些极品灵药,递给冥穆,“这些你拿去给陆彧,应该有些用处的。”
“是。”冥穆垂首,恭敬地抬手接过灵药。
接着,他似是听到了什么,赶紧对秦北说道:“秦仙长您请留步,稍等片刻。”
“嗯?”秦北不明所以然地挑了挑眉头,“好吧。”
冥穆转身又上了二楼。
片刻后,他颤颤巍巍地抱着一只盛世美颜的布偶猫,一步一顿地走下了来。
墨刃震惊地盯着自己的同僚,一脸“你他妈不要命了吗”的表情。
“尊上说,让您把这只小、小猫带回去。”冥穆抖着手,将恐怖的魇兽递给秦北。
秦北纳闷地接了过来:“让我带回去?为什么啊?你们养着不好吗?”
“这......”冥穆一时间有些语塞。
小猫咪微微抬起脑袋,一双圆滚滚的天蓝色眼睛直直地瞪向自己的下属。
冥穆浑身一抖,赶紧发动了一波头脑风暴。
他语气沉着地编道:“我们最近可能会频繁发生战事,顾不上这小猫,放在您那里比较安全。”
“这样啊。”秦北点了点头,又皱了皱眉头。
他总觉得这个逻辑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算了。
一只小猫咪而已。
秦北姑且将小动物抱了起来。
冥穆松了一口气。
高冷的小猫咪也松了一口气,它软软地趴进秦北怀里,并不经意地用毛绒绒的小脸蹭了蹭年轻人的手臂。
墨刃表情一僵,冷汗直冒。
冥穆倒是完美地保持了面无表情。
“那我先回去了。”秦北向这两人摆了摆手。
他抱着猫咪往门外走去。
安静好久的秦崽崽立刻跟了上去。
秦北不由停住了脚步,无奈地揉了揉崽崽的额头:“崽崽乖,你跟着你爸爸住两天,我过几天来看你。”
“好。”崽崽看了眼自家猫猫爹,乖乖点头。
两人达成共识后。
秦北又往前走了两步。
崽崽乖乖地继续跟着。
“......噗。”一边的墨刃差点爆笑出声,他拎起小崽子。“放心吧,崽崽交给我就好。”
崽崽一呆,疯狂挣扎起来:“你走开走开,崽崽要和爸爸在一起。”
被困住的小男孩委屈地大哭起来。
秦北也挺心疼崽崽的。
可他总不能带着他出去认一二三个后爹吧?
他跟着陆彧才是最恰当的。
如此想着,秦北强行狠下心来,直挺挺地开车回了家。
......................
秦北抱着小猫咪回到自己的卧室时,黑狼已经醒了过来。
它仍然窝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只露出了一个狗头。
“你感觉怎么样?”秦北浅声问道。
楚江然抬起头,正想说些什么,他忽然眸光一凝,死死地盯向秦北怀里的强大魇兽。
小猫咪也两眼一瞪,紧盯着大狼狗。
诡异的气氛在房间里流动。
嗯?
秦北顺着大狗子的视线,看向自己怀里的小猫咪。他十分无辜地笑了笑:“这小猫咪可爱吗?”
说着,他将高冷的布偶猫放到了黑狼背上。
两只小动物瞬间僵住,一动不动地戒备着身上(下)的生死之敌。
秦北低下头,细细叮嘱黑狼:“你好好照顾它。”
照顾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7 19:55:51~2020-02-20 01:13: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5110446 3个;难上加难、阿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冰糖山楂、情人梅 20瓶;清乐 16瓶;2333 13瓶;莫虚、笼笼家的小可爱、夜姗岚 10瓶;阿斯 8瓶;锌巴王 7瓶;曦梦浮生 6瓶;闲敲棋子 5瓶;陌音、君羽 3瓶;溪溪里、七夜、雪寂、小曾小曾49 2瓶;吴鳏也是三哥了、薰、叶疏楼、licyivy、白露当贼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