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由不得秦北想太多了。
无论是把崽崽送回去给陆彧, 还是男男授受不亲等等,都不那么重要了。
大床上的男人双眼紧闭,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苍白如纸,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毫无反应。
秦北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他先将怀里的小男孩放到床边上, 再低下眼眸,小心翼翼地掀开楚江然黑色的风衣外套。
男人大衣下简单地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
此刻, 这件白色衬衫上渗满了暗红色的血液,布料和破碎的伤口黏在了一起,看着就很疼。
秦北皱起眉头,细致地一点点将男人的衣服与伤口小心分开。
他低头看去。
楚江然紧致结实的胸膛上, 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刀伤。
深可见骨的伤口在幽冷魔息的腐蚀下,越发溃烂腐败,连渗出来的血液都似乎染上了黑色。
秦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疼得要死。另一方面,他又止不住地想到, 如果陆彧、楚江然真是一个人,那“他”这种自己砍自己的自残行为, 实在过于......傻逼了。
“他”主魂到底怎么想的?
还不出来管管吗?
喜欢自残玩儿?
秦北收了收不着边际的想法。
他瞧了瞧重伤不起的楚江然, 立即转身去楼下的杂物室里,找了一个医药箱出来,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翻出一盒青玉膏。
青年把需要的药物用品一一摆在了床头,他思索了一下, 拿起一瓶消毒药水和棉球,轻手轻脚地给男人的伤口清洁、消毒。
蘸着深色药水的棉球一下一下轻微地碰触着男人胸膛上一道道暗红色的豁口。
楚江然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英挺的剑眉皱了起来,不适地闷哼了两声。
“你忍一下啊。”秦北的动作停了一下,低声安慰着,“快好了、快好了。”
半晌后,处理完伤口的青年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收起消毒药水,转而将泛着青色灵光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男人的伤口间。
青玉膏特有的强大药力与灵气,一点点地吞噬着男人胸口处的黑色魔息,并孕养起新的血肉。
楚江然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片刻后,他微微睁开眼睛,悠悠转醒。
“阿北?”男人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清楚。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秦北松了一口气,“还疼么?”
楚江然眸光闪了闪,他淡声回答:“我没事。”
说罢,男人挣扎着想坐起来。
他无意间碰到了被秦北扔在一边的小崽子。
小男孩翻腾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半睁开大眼睛,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喵?”
“嗯?”楚江然转过头。
他见着床上这只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小男孩,神情不免柔和了几分。
楚江然哑声唤了一句:“我的小狼崽......”
说着,他直接抬手将小动物揽进自己满是血迹的胸口处,珍惜地抱了抱。
崽崽被糊了一脸血,整只猫一愣,一双圆眼睛瞪到了极限:“喵......喵?!”
片刻后,他头一歪,吓晕了过去。
秦北:“......”
这小崽子真可怜。
被顾衍吓完,又要被楚江然吓。
当然,这都要怪他那不着调的亲爹“主魂”。
秦北有心想抱一抱他可怜的崽崽,一转眼却又瞧见楚江然的伤口仍在隐隐地渗血。
他不由将秦崽崽抛之脑后,赶紧扶起男人的手臂:“你别乱动,我给你包扎一下。”
楚江然艰难地坐起身,抬起双臂,任由手法笨拙的年轻人乱包。
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身上的伤势,只定定地注视着秦北。
秦北低了低眉眼,一边将干净的绷带缠绕在楚江然身上,打上死结,一边语带责备地问道:“你怎么又和陆彧打起来了?”
这现实里只过去了一周的时间,秦北已经见这家伙受伤两次了。
楚江然顿了一下,他微微错开视线,神色淡漠地答道:“想打便打了。”
“可是......”秦北皱了皱眉头。这不仅傻逼,还伤身伤神。
他真的,十分不推荐自残。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主魂”还不出来阻止一下的吗?
他自己不觉得傻逼吗?
“总之,你们别打了。”秦北劝道。
楚江然随意地轻笑了一声,似是有些嘲讽,有些凉薄:“阿北你难道不知道么?”
他垂下眼眸,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我有多想杀了他们几个。”
“呃。”秦北神情僵硬了一下,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他当然知道,这是何等的大绿之恨。
可是......你们是一个人啊。
秦北真是纳闷了。
阿衍他们这“主魂”不惜天天自己揍自己,也要隐瞒自己的分/身们......会不会有一些重要的理由?
比如在进行修炼?
或者告诉分/身后,“他”就会神经错乱?
说起来,“他”真没有神经错乱?
秦北思索了一下,为谨慎起见,他先旁敲侧推地说道:“前些日子,我遇上了一个灵魂气息跟你一模一样的人。”
楚江然一怔:“你遇着他了?”
他不由蹙起剑眉,奇道:“他不是睡得正好?”
听到这话,秦北不由挑了挑眉头,眸光微凝。
“睡”这个字眼引起了他的一些回忆,陆彧之前也曾这么说过。
他们两人的说辞几乎一模一样,指的应当是同一个人。
好了,盖棺定论了。
秦北右手握拳,锤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掌心,他大致理清楚这件事了。
陆彧和楚江然他们口中的那个正在沉睡的人,大概就是所谓的“主魂”。
以上根据他们几个人的种种反应来看,他们并不知道对方和他们同为“主魂”分/身,他们实际上是一个人。
但他们都清楚“主魂”的存在,也知道自己搞过分裂。
秦北若有所思,他继续问道:“你们这是......灵魂分割?”
“嗯。”楚江然随意地点点头,他揽过自家小主人,俯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会一直在的。”
秦北不自在地扭开头,他想挣开男人的怀抱,又怕挨着那血淋淋的伤口。
青年默了默,幽幽地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除了你,你的本体还分裂了一堆分/身?”
楚江然神情一顿,不由露出了沉思之色。
男人英俊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是有可能。”
楚江然这话说完后,老半天没有反应,表情越发得严肃、诡异。
秦北深感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奇地追问:“你到底为啥要搞分裂?”
男人的沉思之情更重,眉头皱成了一团,他心不在焉地回答秦北:“是为了救‘他’。”随即,他又若有所思地喃喃道,“确实,也可能只是在修炼。”
修炼么?
秦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如果是修炼的话,他可以搞破坏吧?
管他的。
他想着就来气。
他一定要吊打一顿那个傻□□。
秦北憋着脾气,拉着男人的袖子问道:“我能去见见‘他’吗?”
“怎么?”听到这话,男人扬起了眉宇,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显现出一丝隐隐的不悦,“你对他感兴趣?”
下一瞬间,楚江然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全然舒展了开来。
“阿北。”他漫不经心地收了收手臂间的的力道,将小主人整个圈在怀里。
秦北胆战心惊地贴着男人的血衬衫,特别想像崽崽一样,就地晕眩过去。
片刻后,富有磁性的男声在他头顶处响起:“你确定要见他?他可不是你的小宠物了。”
“哎?”秦北不由瞪起眼睛,“他难道还会反揍我?”
朗月风清的男人轻笑了一声,他揉了揉秦北的额头,又哑着嗓音唤道:“阿北。”
秦北本想避开楚江然的触碰,但他想到这人实际上和阿衍是同一个人,又茫然地停了下来。
他们俩这好似一个人,又不像一个人的状态,让秦北十分得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最终秦北抿起嘴角,避开楚江然的伤口,不着痕迹地推了推他。
男人并未在意小主人的这点挣扎,他随意地挑了挑嘴角,微微低下头,若有似无地碰了碰一下秦北敏/感的后颈。
细微的痒意让青年浑身一颤,他睁了睁眼睛,立刻挣出了楚江然的怀抱,与男人拉开了适当的距离。
不行不行。
这有毒,真的有毒。
神他妈所有分/身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大天哥什么狗/屁论点。
他这才刚和他家大狐狸做过一整天,现在又被楚江然亲吻脖子。
这实在过于刺激。
何况他要真像个小甜心一样,对顾衍、楚江然、陆彧他们个个都好的话,大佬的这些分/身估计会集体暴走,疯狂互相残杀吧?!
当务之急,是将那个“主魂”吊起来打一顿。
哦不对,口误。
当务之急,是和那个“主魂”好好谈一谈。
楚江然见秦北挣开他站了起来,倒也没有生气。
他也知道,自己这满身血迹十分骇人。
他只是克制不住地想碰碰他,想看他眷恋地趴在自己怀里。
若是可以,他也懒得去斗争,去杀戮。
若是阿北能只看着他。
顾衍、陆彧他们的死活,与他何干?
楚江然压下心里晦暗的情绪,正想笑一笑,他的目光却无意间落在了秦北散开了些许的衣领上。
男人的视线一寸寸滑过青年纤细的脖颈、清晰的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胸膛。
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大片大片的青红色吻/痕,从年轻人的颈下一路延伸至衣领深处。
让人忍不住地猜想,昨晚,或者就在今早,有另一个高大的男人曾紧紧地按着他的小主人,从他乳白色的细嫩脖颈开始,一寸寸地舔/舐,吸/吻。
楚江然甚至控制不住地想象,阿北的大腿间可能也都是这些痕迹。
也许还沾着一些别的东西。
楚江然呼吸蓦地顿住,并逐渐变得沉重而浑浊。
他哑声问道:“是顾衍么?”
他虽然如此问了,实则并不关心秦北的回答。
楚江然撑着小桌子站起身,他死死地抓起秦北的肩膀,连胸口的伤口再度裂开,也不管不顾:“你......”
阿北甚至没有向他求救。
为什么呢?
楚江然忽然有些绝望。
很绝望很绝望。
他以为,跟到了这个世界,事情会有些不一样。
然而.......
然而,原是他想错了么?
................
秦北畏惧地抖了抖,又有些焦虑地盯着男人胸口处的新鲜血迹。
楚江然又重新把他拉进了怀里。
秦北莫名觉得男人的身体很冷,就连他呼出来的气息都似乎是阴冷的。
柔软湿润的触感贴上他的耳垂,男人一点点地用力啃咬起来,力道越来越大。似是想将用新的痕迹覆盖掉原来的,又像是想将秦北的整块肉都咬下来。
秦北情不自禁地扬起头,心底止不住地升起一起隐秘的刺激感与快/感。
就他妈很变态。
秦北牢牢地捂着嘴巴,他用力想挣开,却完全敌不过男人强大的禁锢之力。
这个人怎么一副想开启“强制春风一度”的样子?!
卧槽,别啊。
秦北慌了慌,震撼地瞪着神情阴郁的楚江然。
这......
这就......
秦北越想越不对劲。
不是,这个人还真想用一个分/身日/完他,另一个分/身借故,再日一遍??????
草,有毒吧?!
那他还用不用下床?
这垃圾玩意,滚蛋啊。
秦北一时间甚至有些怀疑这人分魂的真实目的。
莫不是,想提供一些刺激感?!
“你等一下、等一下。”秦北喘了口气,抬起眼皮,为免自己搞出一堆debuff,直接语出惊人,直怼中心,“你和顾衍是一个人,你知道吗?”
“……嗯?”楚江然的动作一顿,神情少见地完全空白了下来,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似是没听懂秦北逼逼了个什么。
“就是。”秦北挠了挠头,详细地解释道,“我遇到的那个和你灵魂气息一模一样的人,就是顾衍。”
楚江然:“....................?”
男人沉思了大半天,才喃喃说了声:“难怪。”
然而,片刻后,楚江然英挺的剑眉星目间染上了更加明显的烦躁与厌恶之色,他暗暗地低咒了一声。
秦北侧了侧耳朵,没听清楚,他......好像是在侮辱顾衍?
不,等等,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他都知道他们是一个人了,还骂什么骂?
更让秦北惊奇的是,楚江然沉默地在原地站了半天后。
他竟然拎起了桌子上古朴的长剑,冰冷地挑起嘴角:“我要去杀了那个傻逼。”
谁?
“主魂”吗?
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