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今早只昏昏沉沉地睡了两三个小时, 这一躺到床上,立刻便失去了意识,进入了冗长的梦境之中。
当年轻人站在合欢宗宗门内时,他忽然恍悟过来,他睡觉并没有什么卵用吧?
那位恐怖的三合一人物怎么会缺席他的梦境?
这一次的梦境,秦北依然被顾衍困在了他的院子里, 居住在男人卧房的外间。
秦北在外间里左右四顾了一下,神情自然地拐进了内间。
顾衍的卧室宽敞而明亮。
身形高大的俊美男人正坐在窗边闭目养神。他今天换了一身绯红色的繁复长袍, 如火般明艳的服饰给男人平添了几分妖异,眼角眉梢间都似是透着一种别样的风情。
顾衍垂着眼眸,慵懒地单手撑头。
他并未束发,一头如墨的长发随性地披散在身后。
秦北挑了挑眉头, 他愉悦地走到男人身边,自然地拥抱起自家男朋友,蹭了蹭他的新衣服:“阿衍。”
顾衍眸光微闪,神情僵硬,他克制地按着秦北的肩膀:“楠楠, 你别这样......”
“嗯?”秦北眨了眨眼睛,继续抱着人, 一动不动。
男人艰难地叹了口气, 他往后仰了仰身体,礼貌地将怀里的年轻人推了出去。
秦北:???????
阿衍怎么回事?他竟然推开了他?!
秦北随着男人的推力,往后踉跄了两步,他神情诡异地瞥了男人一眼。
“我们应该保持距离。”红衣男人闭上了眼睛, 掩去眸子里的挣扎之色。
秦北憋了一会儿:“......好吧。”
这种情况就很奇怪。
他刚泡到手的男朋友,竟莫名其妙地又变回了普通朋友。
这可还行?
秦北皱了皱鼻子,正思考着怎么把梦里的顾衍也变成他的所有物。
他脑子里忽然出来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可怕“念头”。
【哎,这个双修功法的简介......催/情药物能小幅度增加双修效果?催/情药物是什么?合/欢丹应该算吧?】
秦北睁了睁眼睛,大脸痴呆。
哦。
要搞了吗?
他要勾/引这只大狐狸了吗?
.......
年轻人眼神游移,臊得全身都热了起来。
他倒是不在意在梦里,再和顾衍发生些什么。
让秦北有些慌张的是,这个时候的顾衍还不知道他是个实打实的壮汉。
他一直以为他是个温婉可人的小仙女。
这……他们等下就这么直接来嘛?
阿衍不会被他的大东西吓死吗?
秦北窒息了一下。
虽说从顾衍事后的反应与选择来看,他似乎接受了他是男孩子的事实,并且依然十分喜爱他男性的身体。
可秦北仍止不住得慌张。
草。
这能不慌嘛?
秦北忧郁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裙子。
他这段时间女装了好几个月,甚至已经习惯了自己这身飘逸的小裙子。
女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作为一个修真人士,秦北完全可以用仙法清洁身体、消化食物。
他从不脱衣服,只吃不出,实力cos了一只强大的貔貅。
除了视线高度太低了以外,秦北经常搞忘记自己还是个国色天香的“小美女”。
哎。
秦北又瞄了眼自己。
此刻,他正穿着一条白底蓝纹的小裙子。
这裙子是秦北玩《仙途》时最喜欢的一套战斗外观。
喜欢的理由很简单。
首先,它属性极佳。不仅给他增加了25%的水系仙法增幅与100点身法灵敏值,还直接把他的外貌属性从“出尘”提高到了“天人之姿”。实乃杀人放火、攻略嫖人之利器。
其次,它布料稀少,裙摆还不到膝盖,完美地展现了“秦楠”一双修长的大长腿。
“秦楠”一招一式之间,裙下的风情若隐若现。
秦北打游戏时,就曾猥/琐地在角色信息界面,反反复复地盯着“秦楠”的裙子观看了许多遍。
未曾想,他现在自己竟变成了“秦楠”,简直呕得要死。
只能便宜别的男人了。
哦,也没有。
他裙下的风光也没啥好看的。
只会吓死个人。
秦北窒息地扯了扯他未过膝的小裙子。
他忽然觉着自己就像那位乔碧萝殿下,而顾衍则是那个为他疯狂按下f键的榜一。
可怕。
秦北静了静神,期期艾艾地拉着顾衍絮絮叨叨地聊天,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没过多久后,秦北的下一个“念头”骤然出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来吧!春风一度!】
草。
秦北脸色一变,
他不要吃药!
放过他吧!!
秦北无法控制地从储蓄袋里掏出了一瓶合/欢丹,语气随意地问了问顾衍:“这东西能增加双/修效果?”
顾衍顿了一下,微微颔首:“可以。”
接着,秦北僵硬地倒出了一颗灵气萦绕的淡粉药丸,一口吞了下去。
房间里的氛围顿时微妙了起来。
“秦楠你.......”男人睁大了双眼,他一脸呆滞,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秦北默默望着地板,半晌后,他难受地在凳子上扭动起自己的身体,某种炽热、难耐的感觉爬满了他全身。
秦北瞪了瞪眼睛:??????
草,这玩意的效果好强啊。
秦北心里有点慌,又有点难受,他睁着逐渐朦胧迷离的眼睛,忍不住主动拉上男人的手臂,语调缱绻地问道:“你可愿与我春风一度?”
顾衍沉沉地盯着他。
男人妖异的竖瞳收缩到了极致,还在不断地轻微颤动。
他似乎异常得愤怒,大力抓着秦北的肩膀,可脸上却浮起了不明显的浅红,眼神游移不定,还可疑地咽了咽口水。
秦北黏黏糊糊地抱上男人,小声喊道:“顾衍?”
男人闭上眼睛,似是想克制忍耐什么。
最终,他放弃地抱起他的小弟妹,用沙哑的声线低骂了一句。
他说了什么?
秦北迷迷糊糊得有点听不清楚。
好像在骂他骚?
他、他也不想这么变态啊……
年轻人特别委屈地搂着男人的窄腰,并很骚地催促了一声:“快点快点。”
顾衍深吸了一口气:“你别后悔。”
说罢,男人低下头,咬上年轻人优美的脖线,一点点地舔/舐起来。
“唔。”秦北难耐地仰起了脖子。
......................
秦北神情恍惚之间,男人掀起了他的小裙子。
??????!
草,害怕!
秦北蓦地绷直了两条乳白色的大长腿,心里紧张得要死。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眼他的男朋友。
男人一双桃花眼睁到了极限,他怔愣地盯着小姑娘白皙的大腿,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
秦北浓密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他把头埋进顾衍怀里:“我......你别盯着看啊。”
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没有答话。
秦北等一会儿,实在难受得不行,便意识迷糊地再次催促了一声:“快点啦。”
顾衍呼吸微窒,他眯了眯眼睛,幽深的眼底逐渐泛起一丝诡异的光泽,并略显狰狞地挑起了嘴角。
他将手探了过去,继续起动作。
年轻人猛地抬起头,随即他忍耐不住地闭起眼睛,低低喘了两声,脸色更红:“你不介意吗?”
“呵......”男人的力道越发凶猛。
“我想了想。”顾衍挑着唇角,眼尾染着暧/昧的嫣红色,“把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确实更带感。”
....................
“阿衍……等等,你别这么快……”
“疼,真的疼啊。”
...................
..............^_^
秦北懵了。
这个顾衍技术差得惊人,和白天现实里的他简直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这人不仅没给他多少快乐,还搞得他疼得精神恍惚。
这......对了,这个阿衍好像是个处/男吧?
秦北窒息了一下,难怪了。
难怪菜成这样。
可是他那37幅的黄画经验呢?被他吃了吗?
秦北难受了大半宿,忽然想起了一个恐怖的事情。
所以顾衍未来那老练的手法,全是用他练出来的?
......那他要练多久?
秦北瞬间就绝望了。
不行,他忍不了了。
他要分手。
这太难过了。
他一定要分手。
等顾衍技术大成,他再和他复合。
...............
第二天中午,秦北人还没有清醒过来,又收到了“念头”的指示。
天,又来了吗?
秦北有点惊,又觉得理应如此。他当然记得他之前点“春风一度”的频率有多高。
可是,他只是想升个级而已啊。qaq
秦北苦巴巴地飞上房顶,找到了思考人生的顾衍,红着脸抱上去。
然后,他们俩又来了几次。
秦北有一丁点爽,又着实挺难受的。
顾衍倒是日了个痛快,眼角眉梢间皆是绵绵情意。
呵呵。
让秦北更不爽的是,阿衍都与他做了如此亲密的事情了。
这人放开他披上衣服以后,竟再次冷凝下来,对他爱理不理,根本不理。
秦北主动找顾衍搭话,他总是一脸复杂,掉头就走。
渣,太渣了。
怎么能这样?
果然还是分手吧。
这大狐狸除了绒毛手感好一点,还有别的优点么?!
...............
两人若即若离地在院子里待了半天。
下午。
秦北偷偷跟在顾衍后面,一起跨越了界阵,去了一趟碧云阁。
他不知道顾衍为什么要来这里。
秦北只是依稀记得,他打游戏时这个时间点顾衍便独身一人去了碧云阁的地图。
而他当时为了继续飞速升级,紧紧地跟在了这个npc后面。
秦北想着,与其被“念头”操控着走路,他不如主动一点,直接跟上顾衍得了。
碧云阁蓝天碧水的景色比想象中还要美好。
其他就没什么特别了。
他们在水波荡漾的西湖边见到了叶梓檬,听她说明了她只喜欢姑娘。
秦北没怎么认真听,他默默盯着地面,根本没脸面对这小姑娘。
他不仅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还嫖了她哥哥。
真的恐怖。
他到底是怎么搞出这么伦理的关系?!
幸好叶梓檬只草草说了两句话,便兴致缺缺地转身离开了。
秦北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还未重新抬起头。
站在他旁边的高大男人忽然伸手揽住了他,他手臂间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你别伤心。”
“嗯?”秦北纳闷地眨了眨眼睛。
男人潮湿温热的声音在秦北耳边响起:“你还有我。”
顾衍顿了一下,浅声说道:“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
秦北抬起眉眼,呼吸间有些发热:“阿衍?”
他握紧男人的手,弯起一抹笑容:“好啊。”
.........................
自此以后,顾衍似是想通了些什么。
他不再避着秦北。更确切地说,他简直对秦北好上了天。
除了技术太差,没别的毛病了。
秦北纳闷了两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大概是正式恋爱了?
接着,他便和顾衍开始了他最畏惧的那段生活——疯狂“升级”之旅。qaq
秦北按照他之前玩《仙途》游戏时的选择,天天缠着顾衍,一遍一遍得求欢。
日子都过得模糊不清了,每时每刻他身体里都是满满的。
除了“春风一度”就是“春风一度”。
秦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七天七夜不可怕,可怕的是七天七夜之间只有两天休息时间。
上班打卡都没这么频繁吧!
秦北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榨干了。
他同时也异常得不解,为啥顾衍还没干掉?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肾?!
顾衍的肾特别坚强,坚强得让秦北害怕。
他不行了。
他快死了。
真的太多了。
他能不能干点别的事情?
他真的不想修炼了啊!!!
人都快被玩坏了。
.....................
秦北从梦里清醒过来时,已经是夜晚了。
年轻人的神智仍有些恍惚,他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还在做那高强度的运动,哼哼唧唧地倒在床上,一动不想动。
当他深吸了一口现实里清新干净的空气时,秦北睁了睁眼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重婚了新生。
他活过来了!
终于、终于出来了。
秦北叹息着翻了个身,一转眼,又在他床上看到了某只大狐狸。
秦北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对男人喊道:“我不想做了!”
半靠在床上的顾衍一怔,他挑了挑眉头:“北北你这些年是不是憋坏了?”
男人捏了捏秦北红得不正常的脸颊,音色沙哑地说道:“这几天怎么天天做春/梦?”
妈的。
他也不想啊。
谁叫他们俩的回忆里全是黄/色。
秦北瞥了眼全黄的大狐狸,谨慎地将拉起被子,圈住自己。
与此同时,秦北奇怪地感觉到,他腰腹处有另一个温热的小东西紧紧扒住。
秦北翻开被子瞧了一眼。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红着一双眼睛,紧紧地抱着他的腰。
秦北震了震:“崽崽你怎么在这里?”
小男孩委屈地把头埋进秦北腰上,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秦北不可思议地转眼看向顾衍。
阿衍这就把小崽子抓回来了?
不是,他打得过陆彧?
“你.......”秦北正想直接问出口,又斟酌地换了个问法,“你没受伤吧。”
“没有。”男人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男孩抱进怀里,风轻云淡地解释了一句,“我到九煞的时候,陆彧正在与楚江然战斗。”
顾衍轻笑了一声,珍惜地将他的小狐狸崽圈在怀里:“我便直接把小狐狸接回来了。”
崽崽哭得更大声,他一抽一抽地呜咽:“崽崽......崽崽是猫咪嗝.......不是嗝.......狐狸精。”
秦北不由皱紧了眉头,心不在焉地和顾衍聊了两句。
不行,他还是得赶紧把崽崽送回去。
不然,陆大佬太惨了。
他辛辛苦苦生了个崽,立马被顾衍认领了。
这叫什么事儿?
秦北低了低眉眼,对顾衍说道:“我该回家了。我家里人要担心我了。”
顾衍并未起疑,他沉吟着说道:“好,我送你回去。”
哎?
秦北睁了睁眼睛,却也没好说他想去九煞找陆彧。
他迟疑了下,决定先回一趟家,再去找陆彧。
反正,正好顺路,不耽误什么。
.............
秦北抱着熟睡的小崽子到家时,家里竟然空无一人。
也许是一起去参加什么晚宴了。
秦北回过头,礼貌地将男朋友关在门外,并沉稳地打算先在家里待十几分钟。
他推开自己房间的门,随意地往里面扫了一眼,猛地在自己床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秦北惊恐地打开灯。
剑眉星目的男人沉沉地倒在他的床上,黑色的长风衣上全是模糊不清的血迹。
无数新鲜的血液从男人胸腹间涌出,一滴滴地浸在床上,落在地上。
形成一摊猩红的血水。
一炳古朴的长剑搁在秦北的床头柜上,散发着微弱的光泽。
“楚、楚江然?”秦北忍不住捂住了嘴巴,他连忙小跑到床边,“你没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14 23:09:39~2020-02-15 23:5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吃试卷吗 26瓶;千泷 14瓶;白稚今天也在超努力搬 9瓶;天︿(~︶~)︿道、璃猫-limao、n。、儒雅随和空某人、(*/?*) 5瓶;白露当贼爽、一日就是一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