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他不是他没有。qaq
秦北下意识地抓紧了巴掌大的毛绒绒狐狸崽。
天啊。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秦北十分绝望地掩了掩眉眼。
他怎么猝不及防地又翻车了?!
陆彧这个人……神他妈的妻子。
他新骗到手的小狐狸是不是要飞了?
他们这恋爱才刚谈了一天呢, 就要分手了吗?!
那也太惨了吧?
秦北幽幽地叹了口气。
他到底为什么能翻这么多车?!
想到这个问题,秦北不由不着边际地琢磨了一下。
他目前有四个后宫,理论上讲,他总共能翻12次车......
秦北:??????
天啊,12次?!
太恐怖了。
他果然该快刀斩乱麻。
思及此,秦北却皱了皱眉头, 心里产生了些许愧疚与伤感。
说实话,陆彧、楚江然他们真的好惨。
尤其是陆彧, 他还带着他们的儿子......
秦北默默低下了头,沉沉地叹息了一声。
没办法,他又不能把自己分成四等份,这种情况下, 总有人会被辜负。
何况他如果因为愧疚或者同情,回应陆彧或者楚江然的感情,那更不好吧?
在秦北思考人生的时候,他手掌里的小狐狸抖了抖耳朵,它一俯身, 从他掌心里钻了出去。
下一刻,白光闪烁, 小狐狸逐渐拉长成一位英俊的高大男人。
顾衍微微靠在桌边, 深邃的瞳眸隐隐透出了一抹妖异的猩红。
“呵。”男人的薄唇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略显冰凉的视线落在了秦北身上。
阿衍?
秦北神情紧绷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他该怎么解释他的后宫们?!
日。
他太难了, 真的。
顾衍嘴边的弧度更深,眸光却越发浅淡,他抬起手,轻巧地探进了年轻人的衬衫里。
哎?
秦北忍不住睁了睁眼睛,小声问道:“你干什么?”
男人没答话,他扬起头,仿若漫不经心地对着电话笑了一声:“你说,他是你妻子?”
“没错。”陆彧应道。
顾衍忽然加重手上的力道。
年轻人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立刻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唇。
“怎么?”电话那头的陆彧不免产生了些许怀疑。
顾衍低下头,俯在秦北的耳边,微声说道:“妻子?呵......”
男人沙哑的嗓音仿佛缠着绵绵情意,又冷得似乎来自那地狱深渊。
秦北缩了缩脖子,他抓紧顾衍的手臂,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贴着男人的耳朵,说道:“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解释。”
顾衍并不想听这个小骗子说话。有什么好解释?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有什么好解释?
顾衍垂下眸子,抿了抿薄唇,他继续移动着手指,一边感受怀里青年的颤抖与喘息,一边缓慢地对电话那头的魔尊大人说道:“你的妻子现在......”
男人低沉的声音里满是浓稠的恶意与嘲讽。
他看向陆彧所谓的“妻子”。
这位“妻子”正在他手心下不住地呼吸着,白皙的脸颊泛着暧/昧的薄红,一双褐色的眼眸里仿佛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
年轻人眨了眨水润的眼睛,他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眸光猛地凝聚起来,他立刻直起身,在顾衍把话讲完之前,一把夺过电话听筒,将电话挂掉。
顾衍平稳地将后半句话说完:“就在我身下呻/吟。”
日。
秦北瞪大了眼睛。
顾衍这家伙真的太骚了。
所以,他电话挂得及时吗?
陆彧有没有听到?!
应该没听到吧?
秦北窒息了。
妈耶,这特么要是被听见了。他和顾衍会瞬间暴毙吧?
被陆大佬剁成无数片,死无全尸。
秦北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慌得一批。
顾衍危险地眯起双眼:“你害怕了?”
“不是,我...... ”秦北抓了抓头发,“万一他过来劈了我们,怎么办?”
顾衍沉默了一下,微微抬眼眼眸:“你就不怕我劈了你么?”
秦北呆了一下。他挠了挠脸颊,默默低下头抱紧了男人的窄腰。
半晌后,秦北迟疑地说了句:“我觉得你不会。”
“......呵。”顾衍沉沉地喘了口气,疲惫地说不出话来。
他......确实不会。
......
他其实一直知道,秦北有很多追求者。
比如玄天剑门的门主,秦北的小宠物,楚江然。
又比如魔尊陆彧。
是的,他对魔尊心仪秦北的传言有所耳闻。但他并未当真。
前几日他心血来潮画了几幅陆楚黄图,不过是有点恼火陆彧此人抢了他的天艺娱乐公司。
岂料,他竟还画对了么?
呵。
顾衍垂下眼眸,某个年轻人正死皮赖脸地挂在他身上,明显不打算放手。
他们明明肌肤相亲,对方温热的呼吸不断喷洒在他的肩颈处,顾衍却莫名觉得某种冷意弥漫在他心间,冷到了骨子里。
............
顾衍以前从未将那些潜在情敌放在眼里。
虽然他在“叶梓檬”这件事情上,自卑到了极点,几乎低到了尘埃里。
可其他人他却是看不上的。
顾衍始终认为,那些人全然构不成威胁。他们比他还不如。
北北至少很喜欢他的身体,日日眷恋着他的怀抱。
而那些人呢?他们连秦北寂寞时的消遣之物都算不上。
北北根本不在意他们。
那他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比如说楚江然此人。
最初的时候,顾衍一直对他多有警惕,视他为强劲的对手。
每次楚江然来合欢找人回去,顾衍都十分想把这只狗揍成十级残废,让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呵,他的东西也是别人能觊觎的?
碍于他有一层秦北宠物的身份,顾衍便暗自忍耐了下来。
直到有一回,那天北北一如既往地拉着他,黏黏糊糊地向他求欢,强势地把他带到了合欢城镇外的小树林里。
顾衍觉得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进城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路过此处。
可北北酷爱追求刺激。
顾衍做了一大堆心理建设后,在这个开阔的小树林里,满足了他的小宝贝。
他细细体味着北北的美妙,与他的爱侣进行着最美妙的事情。
不一会儿,树林里远远地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北北紧张得不行,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他无助地抓着他的衣襟,小声地哼哼唧唧。
顾衍爽得脑子空白了一瞬间,他定了定神,勉强扯过自己的外袍,牢牢地包裹起他的爱侣,才继续进行起那欢愉之事。
没再搭理路人的脚步声。
结果那脚步声竟不退反进,等顾衍回过神时,那人停在了十米开外,隔着茂密的小树林,隐隐约约地望着这边。
顾衍转眼看去。
修真界最强大的剑修正怔怔地站在原地。
剑眉星目的英俊男人握紧了手中的长剑,眼神里全满是木然与凝滞,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
这回,连顾衍都紧张了起来。
北北却依然窝在怀里低低地喘息着,他握了握他的手,茫然地问了句:“怎么了?唔......还想要。”
顾衍一怔,他轻笑了一声:“好。”
............
自此,顾衍便再没将楚江然这个情敌放在眼里。
秦北从未在意过那个人,不过是一只宠物狗而已,他又何必关注?
北北从始至终只深爱着“叶梓檬”,其他人都不值一提。
顾衍一直如此坚信着。
可今天,他动摇了。
那陆彧呢?
妻子是什么意思?
北北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曾与陆彧缔结了婚契么?
那顾止算什么?
他又算什么?!
顾衍狠狠地皱起了眉头,只觉得连呼吸中都染上麻麻的痛感。
曾经所有的顾虑,所有的选择,仿佛都成了一个笑话。
.................
办公室忽然安静了下来,沉寂压抑的气氛在空气中流动。
半晌后,黑色办公桌上的座机再次响了起来。
顾衍顿了一下,心不在焉地接起了电话。
陆彧充满戾气的阴冷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男人嗤笑了一声,“陆总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妻子。”
顾衍意味深长地说着,还故意加重了“照顾”与“妻子”两个字的读音。
说罢,顾衍的神情越发沉郁,他不动声色地说道:“剧过段时间就开拍了,到时欢迎魔尊大人参观。”
秦北脑子呆滞地窝在顾衍怀里,只觉得自己的死期将至。
这人邀请陆彧过来干什么?!
制作人肉肉酱吗?!
秦北抿了下嘴角,悄悄抬眼看了看神情晦暗不明的男人。他停顿了一下,再次用力抱了抱男人。
他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他想一想,他想一想。
秦北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这也太难了吧?
电话那头的男声继续响了起来,也不知道陆彧到底听到多少,他沉声问着:“秦北现在在你那里?”
顾衍尚未回话。
听筒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稚嫩的童音:“爸爸?”
清悦的童音嚷嚷了起来:“我要和爸爸说话。”
陆彧:“安静,别闹。”
“电话给我,电话给我给我。”小孩子吵吵着。
秦北整个人一僵,完全窒息了。崽崽也在?
顾衍黑着脸,直接把听筒摔回座机上,挂掉了通话。
他抬起头,明艳的桃花眼里全是阴沉、诡异的光泽。他笑了一声,反问道:“妻子?爸爸?”
“......”秦北弱弱地低下头,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他们真是你丈夫和儿子?”顾衍沉着声音,淡淡地问道。
秦北很想疯狂摇头,但这个谎不好撒,太容易被拆穿了。
如果被拆穿了,那将是何等的腥风血雨?
陆彧和崽崽确实是他的丈夫和儿子。
这些修真人士,一查便知。
之前玩《仙途》时,他拐骗陆彧生下了极品宠物秦崽崽后,为了开启崽崽的“一家人”成长buff,他顺便又找陆彧结了一个婚。
这操作放在无节操的单机游戏里,非常正常。
可放在现实里看来,也太可怕了。
他要怎么搞?
..............
妈的,他为什么像个出轨少妇一样?他明明如此纯洁一个人。
秦北心疼地抱紧了无辜地自己,他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实话实说:“他们应该是的......我之前说过,我不记得那些事情了。”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若有似无地看向了顾衍:“我只记得你。”
男人一顿,暗红色的瞳孔收缩了几分,片刻后又一点点地散了开来,他嘲讽地笑了一声。
秦北端详着男人,他到底信了没信?
还是信了更怒了?
秦北支支吾吾了一下,没敢再说话。
顾衍便也没说话。他靠着桌子,微微低着头,整个人都陷在了浓重的阴影里,
凝滞的压抑感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秦北憋了会儿,他扯了扯男人的袖子,低声说道:“我以后不会了,我刚发过誓的。”
顾衍:“......”
秦北也觉得自己的话挺无力的。
顾衍大概在意的是,他过去的背叛。
除非他将他的整个游戏过程全盘托出,否则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出/轨人,一个脚踏多船的渣男。
可是,如果告诉顾衍,他们的过去也是一场游戏。
他会更难过吧?
秦北顿了一下,心态爆炸了。
有毒。这怎么说都不对劲。
......他不会真要被甩了吧?!
这个绝不行!
秦北略显紧张地抓住顾衍温热的手腕:
“你在想什么?我们有话好好说,别一个闷着啊。”
男人抬了抬眉头,妖异的桃花眼莫名有些诡异,他漫不经意地说道:“我在想,如何在魔尊面前上了他的妻子。”
?????????
秦北惊了一下,真真被这大狐狸骚到了。他震撼地说道:“你在瞎想什么?!”
这个人竟然想当着陆彧的面搞他吗?
那、那也太变态了。
秦北咽了下口水,死死地盯着这位合欢宗宗主。
变态。
大变态!
以前到底是谁觉得他不适合当合欢宗宗主的。
他简直太适合了!
“不好吗?”顾衍撩起秦北的一撮碎发,放在手里捏了两下,随意地说道:“到时候我们演什么呢?”
男人思考了片刻:“就囚/禁吧。”
秦北瞪起眼睛:“......”
“我把他的妻子关在阴暗的地牢里。”男人嘴边的弧度越来越深,似乎开心极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狠狠地亲吻你,抚摸你。”
可仔细看去,那双妖异的桃花眼里没有半点喜悦,甚至也没有欲/火,只剩下一片荒芜。
秦北更惊:“......”
夺位失败的沈宴被他哥哥关在地牢里“惩罚”这一段剧情,虽然《弑君》原著小说上详细描写过,但电视剧里肯定不会有的。
......应该不会有吧?剧本里没有来着。
秦北忽然有些迟疑,连编剧都是阿衍家的,他想有不就有了?
等等,他不会真要演这种鬼东西吧?
“是不是很有趣?”顾衍问道。
“哪里有趣了?”秦北满头冷汗,“你有毒吧?”
“你不同意?”男人微微眯起双眼。
秦北莫名察觉到一股危险的冷意,他愣一下,依然很迟疑:“可是......这真的有毒啊。”
他难道要为了哄自家变态的男朋友,丢掉所有廉耻么?
情绪本就不稳定的顾衍被秦北拒绝后,幽暗的眼神黑成一片,几乎折射不出任何一点光泽。
顾衍收回视线,阖上了眼帘,他低声问道:“你在意他?”
男人自嘲地挑起了嘴角:“他也是不同的么?”
......什么不同?
说陆彧吗?
秦北反应了一下,挑了挑眉头。
他这哪里是在意陆彧,他明明是在羞耻。
囚/禁play这种东西,就算是一个路人围观,他也不行啊。
何况,陆彧确实也有些不同。
是他对不起陆彧,至少,他的一些游戏行为,狠狠地欺骗、伤害了他。
都这样了。
就别再害别人难过了。
秦北暗暗叹了口气,心里的愧疚之情又泛滥了起来。
顾衍也叹了口气,他扶起秦北的下巴:“我原以为,你至少对小止是真心的。”
“嗯?”
“原来都不是么?”顾衍喃喃地说道。
男人低头看向秦北。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
过去,他一直以为秦北喜欢小止,爱而不得,郁郁寡欢。
所以才转而选择了他。
北北虽不似重视小止那般重视他。
没有甜言蜜语。
没有情人礼物。
北北甚至连他们的百年纪念日都不记得。
可至少他们在一起,只有他与他在一起。
他的身体是他的,他整个人都是他的。
他完全掌握着这个人。
虽然有时会有些伤感。但顾衍觉得自己,等得起。
迟早有一天,他能取代顾止,完全占据这个人。
顾止那个傻乎乎的蠢狐狸,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男人克制不住地低喘了一声,感觉浑身发冷,冷得不行。
而现在,顾衍忽然惊觉,一切都与他想象中的不同。
秦北从来不只他一个人。
还有另一个男人占据过北北,进入过他的身体。
秦北甚至为那个人,诞下了子嗣,与他组建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那他顾衍,到底算个什么?
他果然只是他消遣时的玩/物吧?
人形道具?
狐狸宠物?
男人痛苦地捂着自己的眉眼,只觉得自己可笑极了。
他这一辈子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顾衍低下头,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毫无感情的年轻人,语气嘶哑地低声质问道:“秦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玩具么?”男人的眼眸通红一片,仿佛有异火在燃烧,“还是宠物?!”
秦北一怔。
下一刻,情绪崩溃的高大男人将秦北扯进了办公室的内间,他掐着秦北的胳膊,无法控制的巨力,在年轻人手臂上留下了一圈乌青的痕迹。
“哎,疼啊。”秦北愣神间,就被人压在了隔间里专供休息的单人床上。
狭窄的单人床让两个人的距离更加紧密。
浑浊的呼吸完全交织在一起。
秦北茫然地抬头看向,自己上方的英俊男人。
阿衍这是想日他吗?
这个时候?
他不是在爆怒吗?为什么要日/他?!
秦北移了移视线,恍惚地想着,那是不是日完,他就会不生气了?
咦?那也可以。
挺好的。
他能开心起来,再好不过了。
可以,很赚。
......可以个屁!
秦北紧张地闭了闭眼睛,收紧两条长腿。
有点害怕。
真的好害怕啊!
虽然他之前在梦里时,就迷迷糊糊地被这个人抓着玩了七天七夜。但现实里,他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他一个大男人,这就要被另一个男人日了么?
秦北神情微僵,迟疑地瞧着顾衍。
他、他真的能受得了吗?
顾衍那么大一个大东西。
qaq
他好怕。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
没事的。
反正阿衍一晚最多也就三次了,有时候一次就不行了。
很快的,一会儿就好了。
眼睛一闭一睁,说不定就结束了呢。
秦北极力给自己做着心理准备。
................
秦北在这边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实际上时间只过去了一瞬间。
眉目清秀的青年被男人按上了大床后,便神情紧绷地平躺在床上,纤长浓密的睫毛想蝴蝶的翅膀一样,一直在轻微地颤动。
顾衍压了压心里沉痛,低头吻了吻年轻人漂亮的睫毛,又碰了碰他嫩粉色的唇瓣。
年轻人抖得更厉害,连呼吸都屏住了。
顾衍动作一顿,仿佛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刺骨的冰水,他沙哑地低声问道:“你在怕?你在怕我?”
秦北小心地吸了一口气,诚实地点点头。
男人的表情更加凝固,他眸光闪烁了两下,一点点寂灭下去,似乎有什么在消逝、在死亡。
也许。
是该结束了。
顾衍站起身,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我们分开吧。”
秦北一怔,瞪了瞪眼睛:“不行。”
“我累了。”顾衍轻声说道。
秦北停顿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
分什么分?!
一堆误会有什么好分开?!
以为是狗血洒尽的韩国电视剧吗?
草。
秦北抓了抓自己的碎发。
他绝对是最悲惨的富家子弟。
神特么谈恋爱五个小时内,就被对象甩了。
妈呀。
这不行。
太没面子了。
这要是被安仔他们知道,绝对会笑死。
秦北立刻跨步到顾衍跟前,抱住他的窄腰:“我不怕了、不怕了。快,日/我吧!”
男人背脊上的肌肉僵硬了一下,却没有什么反应。
秦北主动环上顾衍的脖颈,抬头舔了一下男人的耳垂,又含在嘴里咬了一下。
顾衍呼吸一顿,眼神蓦地暗了下去:“你别乱来。”
年轻人可不听他的话,自顾自地搞起事情来。
顾衍深吸一口气,隐忍地抱紧乱动的小家伙,眸子里的光火越来越浓郁。
被自己心爱的恋人这样舔来舔去,他哪里能忍得了?
况且,他的身体太习惯秦北了,北北一碰他,他就能立刻进入状态。
他根本拒绝不了。
更别说,他已经三千多年没有碰触过他。
“北北你这人……”男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他深吸了半口气,反客为主,“这是你自找的。”
……..............................
..............................^_^
秦北迷迷糊糊地喘息着,整个人被一种极致的快感包围了。
这一次,和上回在梦里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太大地区别,只是触感更加真实,更加清晰,更加炽热。
他家大狐狸依然那么猛。
就很爽。
非常爽。
爽得秦北脑子里只剩下“爽”这一个字了。
顾大佬就很强,秦北表示非常满意他的技术和服务。
并想再点一波。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
他们第一次时,北北有点害羞,有点不适应,还有点疼,满满当当的感觉撩拔着他敏/感的神经。
第二次时,北北爽极了,只觉得比之前的梦爽太多。他男朋友真好。
第三次时,他有点累了。
第四次时,他有点茫然。说好的三步停呢?
第五次时,他惊了,不停喊着不要不要,推拒着某个兽性大发的变态。
第六次时,秦北委屈地缩成一团,喊得嗓子都哑了,仍在不断地承受着某人的进攻。
顾衍这家伙大概真的是想惩罚他,窗外的天空都泛白了,他俩竟然还在做这人类最原始的活动。玩了不知道多少次。
困。
累。
想睡觉。
在秦北达到极限之前,顾衍非常恰好地停下了。
“完、完了?”秦北迷迷瞪瞪地问着,他一动不动地躺在男人的胸口,浑身肌肤都呈现出淡淡的粉色。
年轻人眼神里全是意乱情迷的水光。脖颈、胸口处布满了暧/昧的青紫色痕迹。
秦北慢吞吞地揉了揉眼睛,瞧向一边的顾衍。
男人半靠在床头,艳丽的桃花眼里尽是餍足后的慵懒,微微上翘的眼尾处泛着氤氲的绯红。
好看极了。
顾衍低下头,迷离的眼眸里似乎含着缠绵的情意,却又似乎有一些什么东西在寂灭。
他随意地挑了挑嘴角:“还想要么?”
秦北赶紧疯狂摇头,立刻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即将失去姿势前,秦北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伸手抱紧男人,小声说道:“真的只有你。”
“嗯?”顾衍漫不经意地扬了扬眉宇,“别说话,睡吧。”
他规律地拍抚着年轻人的背脊。
秦北打了一个哈欠,勉强聚着意识,模模糊糊地说着:“我拒绝叶梓檬了。”
顾衍拍击的动作忽然停下。
秦北无意识地蹭了蹭男人,眯起双眼:“我给她微信了,你要看看吗.......总之,都会拒绝的,以后我只有你了。”
秦北勉强揉了揉眼睛,说完最后一句话:“我都发过誓了。”
顾衍没有答话。
秦北却能感到对方环着他的手臂正一点点收紧。
好久以后,低哑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秦北肯定地点点头。
说完这句话,秦北安心地沉入了睡梦之中。
他刚闭上眼睛,就被顾衍大力摇醒了。
“啥?!”秦北茫然地抬起头。
“我们再来一次吧。”
昏暗的房间里,秦北看不清顾衍的神情,但他莫名觉得对方的眼睛似乎很亮。
但他真的要睡了,好困的。
秦北揉了揉眼睛:“为啥还来?我困了。”
“想要了。”
想要个鬼哦。
神经病。
秦北摆了摆手,推开男人,郑重其事地说道:“我要睡觉........哎哎,别碰那里,唔。”
就这样,顾衍忽然重振旗鼓,紧紧地按着秦北,又来了不知道多少次。
....................
秦北昏睡过去没一个小时,便被不停的手机振动声给吵醒了。
他艰难地从单人床上爬了起来。
窗外天光大亮。
秦北左右看了看,没见着他的大狐狸。
他身上倒是干净清爽,没有异味感,大概是睡着的时候,被顾衍抱着去清理过了。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痛苦地扶着自己的老腰,轻轻地锤击了两下。
真他妈的疼。
整个身体疲乏得不像是自己的。
说实话,比当年军训半个月还累。
他这第一次就如此纵/欲过度。
全都是垃圾顾衍的错。
有毒。
分一点到第二天做会死吗?
秦北揉着老腰。在心底咒骂了一顿大狐狸。
骂了十几分钟,秦北才沉沉地叹了口气。
罢了。
顾衍这么反常本来就是他的错,他也能理解。
这他要是顾衍,早就剁天剁地剁世界了。
日多点算什么?
多大点儿事。
没什么的。
阿衍能想开最重要了。
秦北点了点头,想完这一切后,才打开自己的微信,看是谁逼逼了那么多,把他给吵醒了。
这一夜过去,他收到许多人的微信问候,比如他家人问他去向等等。
但这些人都不是吵醒他的罪魁祸首。
秦北把目光投向自己微信的最上端。
甄天和另一个叫“泰山压顶顶顶”的账号,两个人的头像右上方全标着血红红的“99+”,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嗯?
“泰山压顶顶顶”是谁?
秦北疑惑地点开他的微信资料,瞧了一眼。
第二眼时,秦北就看穿对方的身份了。
这家伙的微信号是“qianmengtai123”,这一拼不就是钱蒙泰么?
他原来有钱蒙泰微信?
这家伙找他干什么?
他后宫爆炸了吗?
秦北疑惑地点开“泰山压顶”的微信对话框,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下。
【泰山压顶顶顶:老大老大。
泰山压顶顶顶:玄天剑门和九煞殿干起来了!
泰山压顶顶顶:仰天长笑.jpg】
接下来,他分享了一大堆短视频。
秦北点开几个看了一下。
视频全是两伙人马大大小小的对决,剑光闪烁,魔息涌动。
偶尔还闪过陆彧和楚江然的影子。
看得秦北如痴如醉,仿佛以为自己穿越了。
他深吸一口气,赶紧询问情况。
【秦河以北:没有伤亡吧?
秦河以北:怎么打起来了?
泰山压顶顶顶:九煞抗捕呗
泰山压顶顶顶:没啥伤亡,就是一个九煞小头目被抓了进去,估计得蹲几年监/狱了
泰山压顶顶顶:魔尊大人这波得气死
泰山压顶顶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泰山压顶顶顶撤回了一条信息
秦河以北:.........噗】
秦北稍微研究了一下,又去找柳柒柒问了问情况,得知确实没太大动荡。便放下了心。
年轻人沉思了片刻,点开了大天哥的微信。
甄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发了一大堆表情包。
【秦河以北:?什么事
大天哥:北北你终于醒了!
大天哥:大发现!
秦河以北:啥?】
甄天停顿了好久,才发了下一条信息过来。
【大天哥:我昨天推演天机
大天哥:你猜我算了什么?
秦河以北:?
大天哥:顾衍和陆彧果然是同一个人!
秦河以北:????????!
秦河以北:哈?
秦河以北:大脸呆滞.jpg
大天哥:我果然没猜错
秦河以北:你还没睡醒?】
秦北看懵了,这个人在说些什么?
他在想桃子?
顾衍和陆彧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大天哥:你别不信,绝对没错的
大天哥:我算了好几遍,还动用了天道法则
大天哥:绝对没错的!
秦河以北:那怎么可能?】
即使甄天如此打包票,秦北依然一点实感都没有。
主要是这太匪夷所思了,他们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
神他妈的一个人。
【大天哥:没什么不可能
大天哥:你想想你的主线任务
大天哥:最后要清理的,不正好是他俩?
秦河以北:................................
秦河以北:痴呆.jpg】
秦北一时间竟有些无语凝噎。他忽然迟疑地想起来。他昨天和顾衍对戏的时候。
顾衍演绎的“沈修”实在太像陆彧了,那种神态、行为。
秦北几次差点喊错人。
年轻人思索着,仍紧紧皱起了眉头,半信半疑。
秦北对大天哥提出了一个疑问。
【秦河以北:可是他俩能同时存在?
秦河以北:这怎么办到的?仙法?
大天哥:不,他们是灵魂分裂
秦河以北:哈?
秦河以北:大脸呆滞.jpg
秦河以北:大脸痴呆.jpg
大天哥:他那个层次的大佬,灵魂分裂成两块,也能分别正常存在的
大天哥:北北看过火x忍者吗
大天哥:就跟影分/身之术一样呗
秦河以北:???????????】
草。
影分身?!
秦北瞪了瞪眼睛。
【秦河以北: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分裂吗?
大天哥:应该知道吧
秦河以北:!!!!草!
秦河以北:怒而掀桌.jpg
大天哥:呃
大天哥:分/身也可能不知道
大天哥:不过,主魂一定知道】
秦北再次瞪了瞪眼睛,他心里有些疑惑,有些不敢置信,满腹全是不可思议。
但他立刻又被另一个问题淹没了。
如果顾衍和陆彧真是同一个人。
那他昨晚遭受了一个什么罪?
他巴巴地和顾衍解释了一个什么?!
草。
真是日了他爸爸。
秦北一想到,有个主魂什么玩意的,在暗中悄咪咪地看着他在这里被耍来耍去,看着他为了他的影分/身a和影分/身b在这里纠结来纠结去。
还实力献身!
秦北瞬间心态爆炸了。
垃圾玩意。
什么鬼东西?!
正在这时,办公室隔间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顾衍拎着一袋子早餐走了进来。
他见秦北醒着,似乎有些吃惊:“怎么不多睡会儿?”
男人浅浅地笑着,桃花眼里尽是明艳的风情。
秦北默默盯着他,不说话。
“......是还想要吗?”顾衍咳一下,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情,“晚一点吧。”
????谁还想要?
有毒吧。
秦北压根不想回答这个傻逼问题。
大狐狸心情倒是极好,他甜甜蜜蜜地抱了会儿他的小宝贝,才起身张罗一下早餐。
张罗完,又继续抱起他的小可爱,像奶孩子一样,一口一口细细喂着他。
秦北不想搭理他。他也好声好气哄着人。
两人吃饱喝足以后。
顾衍缓了缓,仍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认识陆彧的?”
这话一下子戳到了秦北愤怒的神经,他抬起头,异常诡异地盯着这坨东西。
这个垃圾玩意,还敢提这个事情。
他还想用这个理由搞他一遍吗?
去他爸爸的蛋。
滚。
劳资不奉陪了。
秦北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不知道,这只大狐狸什么的,知不知道事情。
但那个主魂什么玩意的,一定得打死。
作者有话要说:  我甚至已经能熟练日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