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姑娘是顾衍……弟妹?
秦北窒息了。
不是, 顾衍这个人每天都在想什么?!
他装得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竟然偷偷画自己和小姑娘的破廉耻黄图么?
秦北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而且,还是他和他弟妹的黄图!
这个人,神特么连自己的弟妹都不放过吗?!
天啊,他还是个人么?
禽兽都不如。
秦北不由撇了撇嘴。
他顿了一下,目光无意识地又滑落到了画卷上。
娇小的女子亲密地黏着顾衍, 她一头乌发倾泻如墨,随着她低低的喘息, 轻轻摇摆着。
秦北眼神微转,心里莫名涌起一阵沉闷之感。
顾衍的弟妹么……?
“咔吱。”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木门被推开的声音。
秦北神情一慌,下意识地把画卷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片刻后, 高大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他玄黑色的繁复战袍暗芒流转,如刀刻般的五官完美得没有半点瑕疵。
竟与那画中的男子别无二致。
秦北更加窒息,他一脸诡异地盯着这个家伙。
顾衍见到房间里的小姑娘,微微怔了怔:“秦楠?”
他神情冷淡地问道:“你找我?”
秦北慢吞吞地移开视线,若无其事地说道:“唔, 没啊。”
顾衍走到秦北身边,他顺手将秦北收拾了一半的书籍放到了檀木书架上。
男人的动作忽然一顿,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 瞳孔猛地紧缩了起来。
他迟疑地看向了空荡荡的桌面。
“你有看到……”顾衍的语气明显有些干涩。
他话说到一半,又闭上了嘴巴。
男人紧皱眉头,发丝间的耳朵通红一片。他难以启齿地说着:“你……”
“什么?”秦北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顾衍:“……没什么。”
“那我先回去了?”秦北试探地问了一声。
顾衍根本不敢直视小姑娘,他定定地盯着桌面, 微不可闻地小声应道:“嗯。”
…………
秦北没想好怎么把这事儿糊弄过去。
太尴尬啦。
他怎么就把画收起来了呢?
秦北烦恼了好半天,正巧他接到了一个支线任务——“朱朱的心愿”。
秦北索性不再想画卷的事情,全心全意地做起任务来。
等做完回去,顾衍兴许就把这事儿忘了。
他再悄悄把画儿塞回去。
哦不,他再悄悄把画儿烧掉。
“朱朱的心愿”这个任务很简单,就是护送npc朱朱去修真界游玩一圈儿。
这个时间点,魔域与修真界之间的界阵尚未被破去。
秦北能到魔域,是由于他曾经完成了一个隐藏任务链,得知界阵上有一处小缝隙。
他可以通过这个缝隙,来往于魔域与修真界之间。
第二天一大早。
秦北依据“念头”的指示,带着朱朱小姑娘来到了清朗开阔、鸟语花香的修真界。
他们一到地方,兴奋的小姑娘立刻变成了一个小疯子,她兴致昂扬地四处逛逛看看,小东西买了一件又一件,到处大吃狂吃。
更奇葩的是,这小姑娘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内,成功勾搭上了数十位修为高深的路人汉纸,并将他们挨个记入了她的可采/补列表。
她想干什么?
她想全日了吗?!
秦北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胆战,生怕这胆大包天的小萝莉被人围剿了。
秦北不放心地跟了小萝莉一段路,暗中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然而,他很快发现这小姑娘特别懂套路,装小仙子装得特别像。
只有别人为她大打出手的份儿,她自己并没有任何危险。
秦北无语了一会儿,索性放任她自己去玩儿了。
小姑娘开心地浪了一圈后,终于分了一点注意力给秦北。
咦,楠妹人呢?
朱朱回头沿着街市瞧了瞧,在不远处的一间玉石店铺里找到了秦北。
“你在看什么呢?”朱朱走到秦北旁边,细声问道。
秦北站在一张陈列台前,他的目光扫过一件件灵气弥漫的玉器,漫不经心地解释道:“我想带点礼物给顾衍。”
说着,秦北转头看向朱朱:“你们宗主喜欢什么?”
“哎?”小姑娘挠了挠头,“我不知道,他好像什么都不喜欢。”
“唔。”秦北低下头,继续欣赏水润的灵玉。
朱朱见状,轻轻皱起了纤细的柳眉,她沉沉地叹息道:“你可真惦记着我们宗主。”
“还好吧。”秦北随口应了一声。
朱朱凑到秦北身边,小脸上满是严肃:“楠楠,你别对我们合欢宗的人太认真了。”她一边说着,还一边点着小脑袋,“尤其是我们宗主,他根本就是个性/冷/淡,我们都怀疑他不/举。”
秦北一口水差点喷出去。
不/举可还行?!
这绝对是顾衍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秦北怜悯了一下无能的顾宗主,默默为他辩解了一句:“他很正常。”
“他哪里正常了?”小妹纸根本不相信,她撇了撇嘴,转眼瞧向秦北,“你怎么知道他正常?你试过了?”
秦北神情微妙地移开了视线。
他神他妈……
他还真试过。
但这话秦北可说不出口。
“咳咳。”秦北清了清嗓门,含糊地说道,“总之,他很猛咳……他挺正常的。”
秦北这话让朱朱愣了一下。
咦咦咦?
楠妹难道成功夺取了他们宗主的元/精么?!
哇哦。
朱朱立刻激动了起来。
她兴奋地打量了一下这位来自碧云阁的小仙子。
眉目清秀的女子浑身仙气弥漫,她清润的灵力宛如流水一般温和而纯粹。
朱朱凑过去嗅了嗅。
她身上没有一点火元的炙热气息。
这不对啊。
朱朱皱了皱眉头。
他们宗主原身是一只九尾天狐,堕入魔道前,他曾拜在焚天谷门下,一身精纯的火系真元炽热得仿佛能燃尽这无边的苍穹。
楠楠这状态,不像是吸到了一堆火系元/精的样子啊。
朱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所以秦楠那么说,大概只是在维护自己心上人的形象吧?
哎。
朱朱失望极了,漂亮的大眼睛都黯淡了几分。
每次提到他们宗主性/能力这个问题,朱朱总是心痛不已。
不仅朱朱心痛,这也是他们全合欢人民的心头病。
他们合欢宗的宗主竟然是个处/男!
这也太草了!
奇耻大辱!
这简直是他们合欢宗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为挽回宗门的颜面,他们合欢民众曾实施过无数次“宗主贞/操夺取”计划。
包括给顾衍塞黄文、黄图、黄/片/子,污染他的精神,并派美人扰其心智,派炉鼎诱其身躯。
结果顾衍完全不屑一顾,他从头到尾看都不看那些美人儿,还狠狠地嘲笑了他们。
在失败了数百次后,合欢弟子绝望了。
他们宗主也许真的不/举吧。
朱朱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宗主也不知道是哪根搭错了,竟对情/欲之事毫无兴趣。”
“啥?”秦北挑了挑眉头,并不认同,“没兴趣个鬼,他兴趣可大了。”
“楠楠你不用胡编了。”朱朱捂起自己的额头,细细地向秦北讲述起顾衍诸多的柳下惠行径。
“拿回小美人都贴到他身上了,他竟然还能无动于衷,这不是不/举是什么?”小姑娘越说情绪越低落,整个人都陷进了浓重的阴影里。
朱朱神情恍惚地叹道:“太可怕了,我们合欢怎么会有一个不/举的宗主?”
秦北听得震惊无比。
不等等,所以顾衍到底是个什么人设?
正人君子吗?
正人君子个鬼哦。
行吧。
他这只禽兽,他就想日/他弟妹。
朱朱话说完后,便站在原地反复叹气,一脸消沉。
秦北无语地抬了抬眼皮,只好安慰了她两句。
小姑娘情绪恢复一些以后,秦北才继续在玉石铺子里挑挑看看。
他选了一块儿水润澄澈的暖玉,准备购买下来。
秦北从储物袋里掏灵石付账的时候,由于技术不熟练,他一不小心把其他一些东西也顺了出来。
五六个小物件外加一幅画卷,从储物袋里滑落出来,一同散落于地板上。
“哎,怎么了?”朱朱连忙小跑过来,想帮秦北捡起来。
某幅画卷一半卷着,另一半大大咧咧地摊开在地上。
秦北怔了怔,脸色骤变:“你等等!”
朱朱却已经弯下了腰,她漫不经意地低头看去。
朱朱:??????!
小姑娘猛地呆住了。
画卷上的墨迹间蕴含着一股独特的赤焰魔息,阴冷却又炙热无比。
宗主的画儿?
朱朱还未深想,就被画卷的内容勾去了所有神智。
卧槽。
小姑娘双眼骤亮,她细细地瞧着画中亲密交叠在一起的两人。
这是宗主和……楠楠?
朱朱不由摒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品味起这幅大作。
片刻后,小姑娘脸上浮现出些许疑惑之意。
他们这姿势有点问题吧?
画中女子的身体几乎被毛绒绒的白尾巴与男人宽大的黑色衣袖完全遮掩住。
她小脸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裸/露出来的肩骨与一小截白皙的背脊却明显往外倾斜了几分。
朱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按这个倾斜的趋势,他们俩下/面应该没接触在一起。
那楠妹是被/干了什么?
哇哦。
越是未知,越让人兴奋。
朱朱一动不动地盯着画面,仿佛想透过顾衍的大尾巴和他层层叠叠的服饰,看到一些更内在的东西。
这个倾斜度,还有尾巴的数量……
朱朱细致地分析研究着,一点点在脑中重构画面。
小姑娘眸光一凝,似是想通了什么。她
忍不住连连惊呼:“卧槽!”
朱朱瞪大了双眼:“草草草,是尾巴play吗?”
“尾、尾巴play?”秦北背脊一凉,瑟瑟地重复了一遍。
“太刺激了噫呜呜。”朱朱捂着发热的鼻子,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我好了我好了,我太可以了。”
朱朱激动地捏住画卷的边缘,两眼狼光闪现。
正在此时,画卷震颤了一下,笔画线条间隐有魔气流转而过。
画中的女子靠上男人的肩膀,低低地呜咽着。她葱白的手指忽然捏得极紧,纤细的肩骨和背脊呈现出娇嫩的粉色。
“疼、疼……”她细声叫着,“大伯哥,我难受。”
男人若有似无地轻笑了一声,他更紧地环起怀里的人儿,一双明艳的桃花眼里尽是浑浊的火光。
秦楠喘/息了一声,一头青丝披散在身后,与满身毛绒绒的白尾巴紧密地交缠在一起。
画面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朱朱一愣,瞬间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啊啊啊接下去呢?接下去呢?!”
她抬眼看向秦北:“下一幅呢?”
朱朱看得津津有味,秦北却懒得再看这黄图,他抬起眼皮:“没了。”
哪来的下一幅,她还想看连环画吗?
朱朱异常悲伤地垂下小脑袋:“断在这里太过分了!这连车架子都不是。”
“我要看全车,我要全车!”小姑娘不依不饶地闹腾了起来。
“咳,你先把这画儿还给我吧。”
秦北趁着其他路人还没注意到他们之前,迅猛地从小姑娘手上抽走画卷,重新收进了储物袋里。
并将小妹纸拉到了一处僻静的街角。
合欢妹纸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放/荡不羁地欣赏黄图。
他可不行。
就算在梦里,也不行。
朱朱的视线紧追着画卷,落到了秦北的储物袋上。
她目光危险地盯着储物袋,半晌后,才安分地收回了目光。
“那是宗主画的?”朱朱如此问着,却似乎根本不需要秦北回答,她片刻不停地感叹道,“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
“是啊,太可怕了。”秦北感同身受地颔首,他正想和朱朱一起吐槽吐槽,顾衍变态又禽兽的本质。
不料,小姑娘啧啧啧了几声后,整个人竟莫名容光焕发了起来。她握紧小拳头,连连点头:“好样的,这才是我们合欢宗主该有的样子!”
“……哈?”秦北震了一下,还没出口的所有吐槽全梗在了喉咙里。
神他妈,他们的宗主就该是个禽兽的样子么?
秦北默默捂起脸,不着痕迹地远离了朱朱两步。
朱朱眨了眨眼睛,她立刻跟着往前跨了一步,又凑到了秦北旁边。
小姑娘语气暧/昧地小声问道:“楠妹,你进去试过了吗?”
“进去?”秦北没听懂,“进去哪里?”
“嗯?你不知道吗?”朱朱挑起了眉头,“宗主送你画时,没告诉你这是一幅幻境灵画吗?”
朱朱顿了顿,继续解释道:“灵幻画术是我们合欢的秘技之一,施法人将魔息以特定的方式融入笔触之中,挥洒泼墨之间,便可构造出一个近乎真实的画中世界。”
什么鬼?!
所以那高能黄图,还能进去么?!
进去干什么?!
秦北窒息了一下:“你们用这么牛逼的技能搞黄/色?”
朱朱就非常得意:“是的呀。”她清了清嗓门,介绍道,“我们旁人进去没什么意思,但如果是画中的本人,比如你或者宗主进入那虚幻画境,就能体验到一次最为极致的欢/愉。”
秦北没有回话,他心中却一突。
那画里的姑娘是他?
是他?!
草,不会吧?!
秦北尚未想清楚,朱朱又继续逼逼了起来。
“是不是超棒的?”她拍了拍秦北的肩膀,“楠楠你不进去感受感受?”
????他进去感受什么?!
进去被/日吗?
秦北再次窒息了,他恨不得立刻将储物袋里某个恐怖玩意烧掉。
太可怕了。
秦北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了压心底的燥热。
等等。
年轻人忽然表情一顿,眼神莫名微妙了起来。
那顾衍画这个东西,他是……想干什么?
秦北:………………………
他是想……每天体验一遍日/自己弟妹的快乐吗?
我的天。
秦北整个人都呆滞了。
“楠楠你别辜负宗主的心意呀。”朱朱一本正经地说道,“他送这个给你,肯定是想让你爽一爽。”
……可怕。
秦北浑身一颤。
告辞,不送。
朱朱一直在秦北耳边叽叽喳喳地灌输黄/色思想。
秦北发了好半天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那画里的姑娘是我的?”
他可不是顾衍的弟妹。
他最多是他的妹夫。
朱朱纳闷地反问:“不是你还能是谁?而且你们声音一模一样啊。”
秦北怔了怔,难怪他总觉得那画中女子的声音很是熟悉,那特么的,不就是他秦楠的声音么?
所以,还真是他?
秦北十分不愿意相信。
他一脸不安地悄悄掏出画卷,微微瞄了一眼。
他瞄了一眼,又瞄了一眼。
秦北抬起自己纤细的手臂、手指,仔细瞧了瞧。
????????
草啊。
年轻人默默地屏住了呼吸,脸上的热气越积越多,热得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他真是日了顾衍,他有毛病吧?!
他没事画……画他们的黄图干什么?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捂起了自己的脸。
顾衍这个人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他还想一边日/他,一边听他喊大伯么?
年轻人无意识地又看了一眼画卷中亲密相交的两人。
他蓦地回忆起某种坚硬炽热的感觉,还有男人那浑浊、暧/昧的气息。
秦北疯狂摇了摇头。
去他妈的大伯哥。
不存在的。
不可能的。
……
“说起来。”朱朱拉了拉秦北的袖子,“秦妹你还勾搭了我们宗主的弟弟吗?”
年轻人抿了抿嘴角,尴尬地望向地板,没好意思答话。
其实不是他弟弟,而是妹妹。
秦北更加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微微咳了一声。
至于为什么会是大伯哥和弟妹,秦北也搞不懂顾衍是怎么把妹妹的女朋友转化成弟妹的,明明妹夫更合理吧?
“还真是吗?”朱朱立刻对秦北刮目相看,她若有所思地说道,“那难怪宗主不答应你的追求。”
小姑娘长叹了一口气:“我们宗主和那群修真者一样矫情,弟妹有什么不好?”
“弟妹玩起来多带感啊。”朱朱义正言辞地说道。
说罢,朱朱目光灼灼地望向秦北。
他们的“宗主贞/操夺取”计划是不是成功在望了?!
天啊。
朱朱的呼吸略微急促了几分。
感谢上苍保佑,他们合欢终于能重新抬头做人了。
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
其实对于顾衍和秦楠这一对,朱朱已经暗中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
毕竟除了不/举以外,他们也猜测过,他们宗主有可能是他们合欢窝子里最罕见的纯情真爱党。
当时,秦楠刚来他们合欢宗的地界,宗主立刻站出来三令五申,明确告诫他们所有人,不准动秦楠。
朱朱马上来了兴趣,悄摸摸地围观了一波。
她观察了一段时间,结果生生得把她看醉了。
他们的顾大宗主天天对小姑娘冷脸相对,偶尔还会呼来喝去,想把人赶回碧云阁。
朱朱一度以为是自己误会了,顾衍也许对秦楠并没有特别的意思。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宗主开始让他们挨个去给秦楠送吃送衣送礼物。
朱朱有回还被顾衍安排去给小姑娘讲睡前故事。
?????????
神经病啊。
有种自己去讲啊。
朱朱实在没看懂这一波傻逼操作。
这大概就是母胎solo的追人技术吧?
难怪他们宗主母胎solo,他真的凭本事单身。
万幸,楠楠妹似乎很愿意接收这只单身狗,看起来应该也愿意执行他们的“宗主贞/操夺取”计划。
朱朱都快落下了老母亲的欣慰泪水。
让她来进行最后一波推波助澜吧!
朱朱一脸亲切地揽起秦北的手臂:“来来来,弟妹。我教你玩尾巴呀。”
“什么?”秦北挑了挑眉头。
“小动物的尾巴都比较敏/感。”朱朱一边说,一边伸手比划起来,“你可以从尾巴尖开始,这样摸再这样捏。”
秦北震了震,他打断小姑娘:“咳,我对顾衍的尾巴没有兴趣。”
“别害羞嘛。”朱朱也不在意,她笑了一声,又开启了下一辆车,“那我教你采/补之法吧?”
“采/补?”秦北默默退后了一步。
“对啊。”小姑娘掉点头,“以宗主的修为,你随便采一采,估计都能突破一个大境界。”
经验条拉满的合欢小姑娘就这样拽着秦北,向他疯狂输出了一大波黄/色信息。
*******
当秦北脑子里完全塞满了学习资料后,朱朱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
秦北身心俱疲地回了合欢宗。
他路过顾衍的地盘时,无意间瞧见顾衍正一个人在院子里喝酒。
高大的男人一身黑衣,随意地靠坐在一颗老树下。
他微微垂着眼眸,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落寞与冷寂的味道。
秦北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迎面而来的空气里满是烈酒独有的甘醇浓香。
男人轻轻扬起了头,也不知道他喝了多久,连眉宇间都似是染上了一股浓烈的酒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01 23:13:53~2020-02-04 00:09: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图之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udomi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本少爷 3个;kudomi 2个;没钱过双十一、38346189、皖西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沂歇、ranmoliunian 20瓶;瑚璃晶、节操路人、猫非鱼、秋瞑、29628427 10瓶;凉奈、惟春 5瓶;咕咕咕 4瓶;荆溪、星愿、雪中的乌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