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止微微低着头, 宠溺地任由自家男朋友在他的灵台里逛来逛去。
他抬眼暗暗瞄了秦北一眼。
嗯?
师姐的神情为什么如此怪异?
顾止不由呼吸微顿。
怎么回事?
是他的耳朵没有藏好?
还是他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不行,决不能被师姐发现他垃圾狐、黄色狐的设定。
顾止灵台里的小姑娘紧张地摸了摸自己发丝间的耳朵,又回头确认了一下自己身后面有没有什么多余的毛绒绒。
小姑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一切正常。
叶梓檬困惑地抬起头,微声问道:“师姐,我有什么问题吗?”
秦北难以言喻地瞧了一眼小姑娘, 又默默看了看旁边的顾衍。
他欲言又止地憋了好久,最终摇了摇头:“没什么问题。”
秦北心情十分复杂。
如果他刚刚的猜测是真的, 那他现在跟檬檬搞对象,岂不是就成了顾衍的儿子,楚江然的孙子?!
天啊!
他不要。
他拒绝。
这可还行?
如果是这样,他肯定要找辈分最大的那个, 做所有人的霸霸。
不过,秦北也知道他这推测肯定不靠谱。
这特么要是真的,那也太yin乱了。
他一男侍n代么?
恐怖。
不存在的。
可若并非如此的话,楚江然、顾衍以及叶梓檬的灵魂问题又该如何解释呢?
秦北低头思索着,他越想越混乱, 一头浆糊,大脸懵逼。
片刻后, 年轻人决定先内视一下自己的灵魂, 再看看情况。
秦北闭上了眼睛。
他浩瀚的灵海一如既往得宁静平和。
紫府中的年轻人盘膝而坐,无数灵气环绕于他周身,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光泽。
秦北细细感知了一下。
令他万分庆幸的是,他自己并没有那股恐怖的“清冽气息”。
他灵魂里另有一股独特的气息与秦崽崽如出一辙。
这种灵魂上近乎一致的相似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秦北甚至立刻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崽崽确实是他的崽, 这毋庸置疑。
如此看来,他和崽崽具有血缘关系。
崽崽、顾衍、楚江然、叶梓檬这几个人也互相具有血缘关系。
秦北:…………………………?
所以他是一男侍了n代,还是在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反复横跳了?
秦北冷汗直冒,头大如牛。
……
年轻人勉强止住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他在这瞎想也想不出结论,不如直接问问当事人。
秦北望向他的后宫1号和后宫2号。
顾衍和叶梓檬两人正在各种暗潮涌动,你来我往地疯狂内涵对方。
秦北默默聆听了一会儿,实在没听懂:“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叶梓檬表情一敛,她笑颜如花地挽上秦北的手臂。
顾衍垂了垂眸子,再次怜悯地瞥了眼他没有姓名的处狐弟弟。
他忽然觉得他蠢弟弟,其实毫无威胁?
秦北被两个后宫同时凝视着,心里着实有些发虚。
他无措地挠了挠脸颊,移开视线,直接问道:“我问下,你们两个……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叶梓檬一僵,狐狸尾巴都绷直了。
顾衍却毫不忌讳地微微颔首:“是的。”
还真是?!
“……”秦北瞬间瞪大双眼,整个人都震住了。
那他、他……
秦北根本不敢细问,这两人是父女关系,还是兄妹,亦或是母子……?
这特么的也太伦理了吧?
他都干了什么?
秦北窒息了。
他是睡了他未来的大舅子,还是勾搭了自己的小继女?
天啊。
秦北本来还有点庆幸反穿过来的是《仙途》,而不是他的伦理大剧《模拟人生》。
现在看来其实没差。
秦北一脸崩溃地呆着,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呵。”一边的小姑娘见掩藏无望,便破罐子破摔地冷笑了一声,转而怒喷他渣哥,“你这禽兽,你还有脸承认?!”
大狐狸随意地抬了抬眼皮,他已经当了几千年的禽兽,对这种垃圾话根本不放在心上。
刚刚成为禽兽的秦北却整个人一抖,全家都要爆炸了。
年轻人坐立不安地在檬檬家待了一会儿,很快找了个理由溜回自己家了。
这世界太魔幻了。
他要回去睡一觉。
睡醒说不定就正常了。qaq
********
陆氏集团中。
一间宽敞而严肃的大型会议室里,气氛凝重而沉闷。
墨刃缩在最角落的位置里,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他悄悄抬起头。
魔尊大人坐在最中间的主座上,他微微阖着双眼,手指漫不经心地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
若有似无的黑色魔息自他身上溢散而出,强势地笼罩了整个房间。
男人一言不发,但压抑的恐惧感却充斥于每一个人的心间。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墨刃转眼看了看他的同事们。
勇猛凶恶的魔修们,此刻竟像一群蔫儿掉的小鸡一样,挨个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走到魔尊跟前,轻言轻语地汇报着近期的工作进展。
墨刃有些迷茫。
魔尊这个状态像极了当年秦北久不来魔域时的样子。
尊上与秦仙长喜结连理以后,仙长也并非天天待在他们魔域,他有自己的宗门,也有自己的生活。
魔尊大人尊重他的立场,并给予了爱侣最大的自由。
魔域永远向他敞开,任他来去自由。
但如果秦北超过一周没有来他们魔域,尊上便会开始酝酿压抑的冷气,谋杀他们九煞殿的花花草草。
如果仙长超过一个月没有来,那遭殃的就是他们了。
不把他们搞得来来回回地死一遍,尊上是不会开心的。
墨刃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一般,整个人浑身巨震,抖了又抖。
又要来了么?!
可他分明记得,秦北昨天才来过吧?
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以后遭殃的日子,要从一个月缩减到一天么?!
天啊。
那也太可怕了吧!
这日子还怎么过?
不只是墨刃,在场的很多人都想到了这一点。
众人瞬间面如死灰,瞳孔地震。
然而,无论多么惊恐,汇报还是要做的,
墨刃看着他一个同事谨慎地汇报了公司的近况,又看着另一个同事详尽地汇报了他们魔域的战力布局。
他就很羡慕,非常羡慕。
他也想干这种正儿八经的工作。
他一个实力稳居魔域前五的大佬,他真的……
“墨哥。”墨刃旁边的兄弟轻轻推了他一下,细声提醒,“轮到你了。”
墨刃一愣,赶紧站了起来。他低下头,坚强地开始了他的汇报:“少主近期,功力倒退了十年。”
主坐上的男人眉头一挑:“哦?”
众人立刻把头埋得更低。
墨刃强忍着巨大的压力,稳重地陈述道:“少主这三天又重了108斤,他的肠胃挤压到了丹田,导致灵气溃散、修为下降。”
陆彧冷酷的表情裂了一下:“……抓回来,禁食百年。”
“尊上,属下办事不利。”墨刃抱拳垂首,欲言又止地说道,“可少主这几日一直躲在夫人那里,夫人日日带着他暴饮暴食。”
魔尊的表情再次裂开了,他无语地掩起自己的眉眼,深深地叹了口气。
关于这件事,墨刃也很无奈。
秦崽崽的修为进度是他最主要的工作内容。
放在往日,遇到这种情况,墨刃早就哄着小猫咪……嗯,哄着威严的魇兽,少吃两顿控制体重了。
可此时此刻,墨刃根本不敢违背秦北的意思,只能任由小主子在外面胡吃海喝,荒废修为。
这真真是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业绩!
最可怕的是,少主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方才秦崽崽回了陆宅,墨刃刚提出让他补一补这两天落下的修炼任务,小猫崽圆眼一瞪,瞬间又溜回了秦家。
墨刃无奈地跟到秦宅时,小猫咪正严严实实地藏在秦北的被窝里,只留一条小尾巴在外面一摇一摆。
墨刃敢翻秦仙长的被窝吗?
开什么玩笑。
他当然不敢。
“咳。”墨刃微微咳了一声,低声询问道,“少主的体重还在稳步增加,我是否……”
陆彧摆了摆手:“不必,我去带他回来。”
********
陆彧提前结束了冗长的会议。
他撕开空间,直接一步跨到了秦北的房间中。
他的秦秦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懒散散地玩/弄着笼子里的小猫咪。
“坐好。”青年浅声下着命令。
“喵!”小猫崽的屁股蹲儿立刻放了下来,两个小爪子乖巧地支在身前。
“真乖。”秦北从旁边的袋子里,摸了一颗狗粮凑到小猫咪嘴边。
崽崽超开心地舔掉。
“来,握手。”秦北换了一个命令。
崽崽乖巧地从笼子缝里伸出小爪爪,给自己爸爸碰了碰。
“棒!”秦北十分满意地捏了捏小猫咪粉色的肉垫。
他信守承诺地再次摸出一颗狗粮。
“喵喵。”崽崽超快乐地舔掉新的食物。
秦北再次说道:“叫。”
“汪汪汪。”崽崽欢快地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叫声。
“好棒!”秦北愉悦地打开笼子,摸了摸崽崽毛绒绒的小脑袋。
陆彧:????????????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儿子是个沙雕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5 15:50:55~2020-01-06 23:2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渺青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鬼谣、紫魅、露西.哈特菲利亚、没钱过双十一、三杯两盏、41009062、梧桐苑语、迦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zz 38瓶;是琴瑟啊 30瓶;木槿、荷包蛋不能吃 13瓶;凉栀、听说猫咪爱吃鱼、君子不动、修改昵称、冰淇淋蛋糕 10瓶;41009062 7瓶;顾深 5瓶;弗雷殿下、licyivy、wmq、逍遥丸子头、溪溪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