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他里面只有他的东西?
天啊。
秦北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他难以言喻地抬头看向楚江然。
高大的男人神情浅淡如常,眼角眉梢间尽是朗月清风的神采。
秦北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这个人看起来正儿八经的,怎么一开口全是虎狼之词?
神他妈,他、他里面。
崽崽又不是他生出来的。
就算他某个时期,身体里全是他的那啥……
咳咳咳。
他又搞不出崽。
秦北脸色青红交替,他眼神虚浮而飘渺, 呐呐地说道:“你别瞎说。”
青年这幅娇羞不已的样子,让楚江然阴郁的情绪缓和了下来。他挑起了嘴角:“事实即是如此。”
“别说了,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秦北不停摇着头,脸上燥热难安。
年轻人话音刚落,楚江然大腿边的小崽子忽然暴怒而起:“垃圾!垃圾!”
“你放开崽崽爸!”秦崽崽不断扯着楚江然的裤腿。
小男孩把自己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高大的男人依然纹丝不动。
楚江然抬手揉了揉小宝贝的额头:“乖。”
崽崽更气了,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他憋了一会儿,忽然往大门的方向小跑而去,准备去找他牛逼的大家长告状。
“崽崽?”秦北喊了一声。
小崽子没回头,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客厅里。
“哎?”秦北慢吞吞地挠了挠头, 倒没怎么在意,毕竟崽崽天天来无影去无踪, 应该不会走丢。
楚江然也没在意, 小狼崽自当独立生存,不能老是黏着他“妈妈”。
他“妈妈”是他的,不是他的。
秦北沉默了片刻。
他在男人大腿上扭动了一下,很认真地喊道:“楚江然。”
“嗯?”楚江然抬起眉眼。
秦北真心实意地低声陈述道:“我是真的都不记得了。你对于我而言, 确确实实只是一个认识了三天的陌生人,我……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很抱歉。”
年轻人停顿了一下,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
说完这一段,秦北心里放松了几分。
说清楚的感觉真好。
他打算把这段话保存下来,回头直接复制黏贴给陆彧和顾衍。
完美。
秦北安静地等着男人放开他,岂料楚江然稳如磐石、一动不动,他只是纳闷地问了一句:“都三天了,你还没记起来么?”
男人倒也不急,他撩起秦北的一撮碎发,随意地说道:“说不定就是今晚了。”
秦北惊了惊:“今晚什么?”
楚江然漫不经意地勾起嘴角:“今晚想起……一些你身体里的东西?”
“卧槽!”秦北浑身巨震,俊脸爆红,“你有毒吧?!”
楚江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年轻人不由瞪圆了眼睛。
妈的,这家伙果然是在寻他开心吧?!
……所以,他今天晚上真会想起来吗?
他身体里的东西?那能有啥?
最多不就是这家伙的大东西么?
等等。
秦北忽然皱起了眉头。
“一些”这个量词是怎么回事?
??????????!!
秦北再一次巨震了一下。
不不不。
今晚他不睡了,他要通宵!
……
楚江然微微低下了头。
他怀里的年轻人眼神迷离而闪烁,脸红得仿佛在冒烟。
楚江然忍不住抬手碰了碰年轻人发烫的脸蛋。
真可爱。
如此清纯羞涩的阿北,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了。
男人更深地环起他的小可爱,幽暗的黑眸泛起浑浊的光泽。
他不知道秦北为什么会跨过整个时空,去到他的世界。
但他有段时间确实感知到了,阿北从未将他们世界的事情当真。
他似乎只是在寻欢作乐、游戏人生。
也许连他们的小狼崽,也不过是他兴味之下的娱乐产物。
思及此,男人的呼吸声蓦地沉重了起来,他一点点收紧了手臂间的力道。
秦北被迫紧贴着楚江然结实的胸膛,鼻翼间满是男人浑浊而炽热的气息,他疑惑地侧了侧脸:“你怎么了?”
楚江然一顿,眼神恢复了清明。
罢了。
无论如何,阿北确实为他生下了小狼崽。
他也确实在接收他们之间的记忆。
迟早有一天,他会成为他完整的阿北。
男人用下巴蹭了蹭秦北的碎发,淡声说道:“我知道你不记得了。”
秦北眼巴巴地看向楚江然。
“我不逼你。”楚江然揉了揉秦北的额头,“等你全部记起来,我们再谈这些。”
秦北沉思了一下,点头同意了:“也行吧。”
“嗯。”楚江然颔首,他语气如常地说道,“腿张开我看看。”
秦北:“……………………?”
年轻人瞪大了眼睛:“你说啥?”
楚江然:“我的字还在么?”
什么字?他大腿上的楚字么?
早没了。
这特么的还要定期抽查么?
秦北赶忙抓紧自己的裤子,疯狂摇头:“不给看。”
听到这话,楚江然不由眼神一暗,怀疑地看向自家骚/浪的小主人。
片刻后,他抬手将秦北整个人包在怀里,像只犬科动物一样低头嗅了嗅。
男人的鼻尖从秦北的碎发间一路游移至他的耳垂下,若有似无地闻着秦北身上的气味。
楚江然的眸色越来越幽暗,他压着声线,一字一顿地质问道:“你身上,怎么有一股骚狐狸的味道?”
“我、我……”秦北被问得一懵,头皮发麻。
他很想硬气地大吼一句,这跟你又没关系。
但实在怕被人日出花来。
秦北左思右想了片刻,乖巧地低下了头,细声解释起来:“就是昨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些危险,顾衍为了救我,把我卷进了他的尾巴里。”
一脸冷意的男人似是没听到一样,他手上发力,直接将秦北按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嗯?”秦北茫然地仰倒在长沙发上。
楚江然紧跟着俯身上前,他低头轻轻嗅起青年白皙的脖颈、喉结,又沿着衣领一路闻了下去。
………………
“你,别、别啊。”
秦北全身被男人闻了个遍,整个人羞得要爆炸了。
这个人,还闻了他那里!
那里怎么可以闻!
秦北心态崩溃地往后缩了缩,紧张兮兮地抓起自己小腿上的裤头,想往上提一提。
男人细致地检查完他的小东西后,幽暗的眼神倒是轻缓了几分。他抓着青年的一只脚踝,若有所思地问道:“没和他做?”
“没有没有。”秦北摇头,“就是被他的尾巴救了而已。”
青年一边小声说着,一边迅猛地抽回自己的脚,把裤子提好。
太变态了!
这人太变态了!
他不要见人了。
秦北羞耻得想变成一只鸵鸟,把自己埋起来。
幸而,楚江然突然接到了一通紧急电话,被玄天剑门的人叫回去加班了。
秦北这才放松了下来。
********
楚江然走后。
秦北缓了一会儿,才起身去厨房里逛了逛。
他母上一如往常地提前做好了晚餐,放在炉子里温着。
小猫崽似乎也没敢碰大锅,只祸害了冰箱和食物柜。
炉子的晚餐幸免于难,完好无损。
秦北将丰盛的菜肴装到食盒里,准备带去给他家小伤患。
他这趟回家,被甄天和楚江然两人折腾掉了三个小时,早已过了饭点时间。
也不知道檬檬醒没醒,有没有饿着。
想到这个问题,秦北不由加快了步伐。
不一会儿,他便到了叶梓檬低调的单人公寓中。
公寓大门再一次自动识别了秦北的脸,解开了房锁。
秦北推门而入。
客厅里黑漆漆的,整个房间也静悄悄的。
秦北顿了顿,直接大步走进了叶梓檬的卧室。
房间里亮着温馨的暖黄色灯光。
柔软的大床上空无一人,重伤未愈的小姑娘不知所踪。
秦北怔了一下,狠狠地皱起眉头。
更奇怪的是,大床上竟瘫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狐狸。
它正倒在一本摊开的画册上,娇小的身躯还没有一张书页大。
小狐狸无知无觉地侧躺着,四只小jio自然伸直,翻着柔软又毛绒绒的小肚子。
它睡得呼噜呼噜的,小肚子随之一起一浮,九条小揪尾巴也轻轻晃动着。
秦北挑起眉头。
九尾妖狐?
这难道是顾衍?
可是,他怎么睡在檬檬床上?!
秦北窒息了一下。
他又被绿了吗?
除楚陆外,竟然还有顾叶吗?!
秦北心情微妙地再次看向熟睡的小动物。
小狐狸通体雪白,唯有眉心处有一撮风骚的红毛。
等等,这好像不是顾衍?
秦北迟疑地摸着自己的下巴。
他记得顾衍就是银白色的,头上绝没这撮红色呆毛。
那这是檬檬养的宠物?
正在这时,小狐狸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露出了身下的画册。
秦北垂眸看了一眼。
年轻人的视线直勾勾地定在画册上,无法移动。
画中两个俊秀的男子交叠在一起,正在行那不可言说之事。
两人姿势之复杂,玩法之奇妙,完全超乎秦北的想象。
男男黄图?!
惊了。
秦北难以言喻地瞪着躺在黄图上面的小白狐狸。
这小动物竟然在看男/男/工/口/漫画的吗?!
天啊。
这是什么小色狐?
不行。
绝不能让这种奇怪的黄色动物接近他单纯的檬檬。
他要丢掉它。
垃圾桶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1 20:57:07~2020-01-03 04:3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钱过双十一、千鹤、燕在梁间、山鬼谣、琉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太宰昨晚好棒啊 40瓶;okina 28瓶;童小婉颜粉 23瓶;双生白、染苒未至 20瓶;洋洋要吃糖 12瓶;曲水流觞墨墨墨、雀、人间失格大米君、天青色等烟雨、齐步莱、青冥浩浩 10瓶;1区1号民政局 5瓶;陌音 2瓶;白露当贼爽、橘猫、始皇、易翡、佛面包子、ludwigvienn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