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惊疑不定地眯了眯眼睛。
大天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内情?
这种大型群体穿越事件, 他竟然能知道内情?
什么意思?
他……难道有什么特殊身份?
秦北有点不能接受,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快爆炸了。
这甚至比npc反穿还令他难以接受。
毕竟甄天这哥们是他的童年小伙伴。
他们俩是邻居,甄家就在秦北家对面。
再加上甄天的父母常年久居国外,大天哥没事便到他家蹭吃蹭喝蹭住。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熟得就差穿同一条裤子了。
直到近两年,甄天去游戏公司奉献生命, 开始他996的社畜生活后,秦北与他的接触才减少了下来。
秦北懵着脑子, 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下他与大天哥这些年里的点点滴滴。
……
秦北放弃了,他真想不出这沙雕的大兄弟有什么特别之处。
“大天哥?”秦北迟疑地喊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人缓了一口气,无语地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怎么玩游戏的?”
秦北:…………………………这个嘛。
他也没怎么玩啊。
他就是把各个大佬睡了个遍而已。
秦北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实在没好意思把真相告诉对方。
他咳了一声, 不答反问:“你知道《仙途》的事情?”
甄天没有否认:“我当然知道。”
闻言,秦北不由握紧了手机,呼吸都放缓了几分。
他心里有些不可思议,又有种说不出的欣慰与放松。
他总算不是一个人了。
纵使大天哥没办法解决他目前被一堆大佬乱/搞的窘境,有个人能和他一起吐槽吐槽这傻逼事儿, 也是极好的。
秦北都快喜极而泣了。
他压了压激动的情绪,低声追问:“《仙途》到底是什么?”
甄天沉默了一下, 淡淡回答:“一个世界。”
一个世界?
秦北怔了怔。
《仙途》果然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么?
到了这个时候, 秦北对这个结论已经不怎么惊讶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有两个猜想,第一个即是《仙途》游戏将他连接到了另一个真实的世界,第二个则是《仙途》游戏本身由于不明原因真实化了。
秦北更希望是后者, 但前者的可能性确实更大。
主要是前者实在太炸裂了。
年轻人正想细问,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我们见面再说。”
秦北颔首:“好。”
*******
五分钟后,甄天敲响了秦北家的大门。
秦北打开了门。
眼熟的青年站在门外。
大天哥依然是老样子,一身随性的休闲装,微卷的碎发显得有些凌乱,全靠一张帅脸拯救了他的气质。
秦北认真打量了一下他,意外地挑起了眉头:“你这是怎么了?”
甄天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妙,他脸色发青,眼下发黑,一副即将猝死的样子。
秦北赶紧把人扶到了沙发上,并给他沏了一壶热茶。
大天哥像个咸鱼一样一动不动地瘫在沙发上。
他挺了一会儿尸,喝了一杯热茶,才恢复了一点精神:“来吧,你详细说一下你的游戏过程。”
这他妈要怎么说?
陈述一下他是如何睡了楚江然,又是如何睡了顾衍,最后如何睡了陆彧吗?
秦北不怕自己心态爆炸,他更怕大天哥脑子爆炸。
秦北虚弱地移开了视线,他清了清嗓门,慢吞吞地说道:“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你刚才说《仙途》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你发我的游戏又是什么?”
甄天:“是世界连接器。”
“哈?”这个答案虽然在秦北的意料之中,他仍忍不住“哈”了一声。
沙发上的神秘人士皱了皱眉头,他叹了口气,耐心地说道:“我从头解释吧。”
“唔。”秦北端坐起身,他从茶几下掏出一包薯片,兴致勃勃地看向甄天,“你说吧。”
“……”甄天很想暴揍一顿这个沙雕,他忍耐了一下,勉强继续说下去,“你知道,这个天地间有数不清的世界。但不是所有世界都如我们这个世界这般稳定、完美。”
“哦。”秦北仿佛听天书一样,缓慢地点点头。
“大部分世界都存在着大大小小的问题。”甄天压重语气,“而《仙途》世界就是问题最严重的一个。”
秦北嚼了口薯片,顺着问下去:“什么问题?”
甄天低声陈述道:“那个世界每隔十万年便会湮灭一次,然后又回到最初的样子,周而复始,轮回往复,永不停歇。”
“啥?”秦北又嚼了嚼薯片,迷茫地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它为什么会这样?”
“这我就不知道了。”甄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也是很多人一直想探索的事情,关于世界本身的奥秘。”
“这样啊。”秦北沉思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猜测地说道,“那你制作《仙途》游戏,是想解决那个世界的问题?打破它的循环往复?”
秦北把他的猜测讲出来后,自己先震了震。
《仙途》这黄暴又沙雕的游戏竟然这么牛逼的吗?
甄天却自然地点了点头:“没错。”
“呃。”秦北忍不住抬了抬眼皮,还真是吗?
他默了一会儿,吐槽道:“要不是npc真穿越了,我绝对会怀疑你初中二年级没毕业。”
“……”大天哥尴尬地咳了两声。
他当然不是有什么拯救世界的中二理想。
而是对于他们这些想要触碰“规则”的人而言,解决世界的“病症”,将会获得莫大的好处。
他们会变得更强,也将更接近世界的真相。
所以,《仙途》这个问题世界之最,就显得很突出了。
无数人试图攻克《仙途》世界。
更有无数人随着《仙途》世界的定期湮灭,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面对这种情况,大部分人选择了放弃,他们退而求其次,把目光投向了别的世界。
甄天却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
他制作了《仙途》游戏体。
通过这个世界连接器,玩家的灵魂可以随时往返于两个世界之间。遇到不好的情况,只要立刻“下线”,即能规避掉所有危险。
即使游戏最终失败,世界连接器也能将那边剩余的灵魂碎片全部收回来,不会跟着《仙途》世界一起毁灭。
对于《仙途》连接器这个近乎完美的作品,甄天特别得意。
他得意得想跟每一个认识的人吹爆自己。
结果那天,他真正一运行,瞬间傻眼了。
这个世界连接器所能撕开的稳定空间缝隙,根本无法容纳他这种灵魂超强的大能。
他压根就过不去。
看着一片空白的游戏界面,甄天只想以头抢地尔。
他不甘心自己辛苦多年的完美成果,就这么变成一个废品。
便把游戏拿回去改了改。
他不能用,总有人能用啊。
比如北北这菜鸡。
他可以的。
甄天将任务系统做得更加细致全面,又特意更改了记忆储存的路径。
原本玩家进行游戏时,灵魂通过世界连接器进入到那个世界,所有记忆是可以同步、随时回归的。
但甄天怕秦北被吓死,便更改了《仙途》连接器的设定,将“那边的记忆”储存于“那边的灵魂碎片”中。
只有秦北完全“通关”游戏,或者卸载游戏时,那些记忆才会随着灵魂碎片的回归而一同回归。
做完这一切后,甄天才把《仙途》游戏包扔给了秦北这个有特殊资质的“普通人”。
让他姑且玩玩,若能跟着系统指示“通关”游戏,获得“规则”的馈赠,那自是极好的。
通不了关也无所谓,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
甄天将这所有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知了秦北。
秦北听得一愣一愣的,被震撼了全家。
他想了好久,茫然地先问了一句:“那,那些准备上市发售的《仙途》游戏呢?”
甄天抬了抬眼:“只有你的是世界连接器,其他人的只是普通的键盘游戏。”
说罢,甄天按了按自己额际泛起的青筋。
他是真的服气。
他把游戏扔给北北以后,就把这事儿抛之脑后了。
谁成想,几个月之后,秦北确实啥事儿没有,但他们这个世界竟然被《仙途》吞噬了。
神他妈被吞噬了!!
甄天震惊得无话可说。
秦北到底搞了什么操作,能搞出这种事情?!
要知道,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可是五大主世界之一,已存在了亿万年之久。
目前来看,除非发生新一轮的宇宙爆炸,不然它估计能永久地存在下去。
甄天甚至因为这个毁灭性的灾难事件,遭到了其他规则掌握人的通缉。
他到处逃亡了三天,今天才终于见到了秦北这个罪魁祸首。
……
甄天只觉得自己可怜又幼小,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秦北:“我解释完了,该你说了。”
“我、我……”秦北支吾了一会儿,满头黑线,他真心实意地说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对《仙途》的印象只有黄暴和沙雕,这一本正经地让他说,他能说个啥……?
秦北就很懵。
“北北,你严肃一点。”甄天皱起眉头,“现在情况很危急。”
“嗯?”
“我刚刚说过,《仙途》世界定期会湮灭一次,现在这个毁灭因素随着世界融合,进入了我们这个世界之中。”发丝凌乱的青年一脸正经地陈述,“我们必须尽快找出这些因素,我不是开玩笑的,北北。”
“……”秦北呆了呆,更加茫然。
甄天看着迷茫的秦北,沉声问道:“你主线做到哪一步了?你应该知道毁灭因素是什么了吧?”
秦北憋了一会儿,小声回答:“我不知道啊。”
甄天也懵了一下:“……哈?”
秦北挠了挠脸颊:“我就没注意过主线……”
《仙途》确实有主线。
但它的主线几乎没有清晰的剧情故事,只有一系列宽泛又无聊的引导任务。
比如,秦北最一开始的任务“初出茅庐之选择门萨”。
秦北十分无辜地握了握热茶杯。
大天哥说得好像他玩了一款救世游戏一样。
他玩的难道不是一款黄暴的伦理游戏么?!
“你最后的一条主线任务是什么?”甄天问道。
秦北下意识地回答:“击杀陆彧。”
对,他的主线最后做到了“肃清魔域之击杀陆彧”。
也正是因为这个任务,秦北天天称陆彧为最终大boss。
大天哥眸光一凝:“那就是这个人了。”
秦北张了张嘴巴。
主线任务也不只让他击杀陆彧啦。
“肃清魔域”这个任务分支极多,还有一支儿的最后一个任务是让他击杀顾衍。
当然,这几个任务秦北都没做。
一方面,他打不过这两个人。另一方面,他当时沉迷于各种支线剧情,天天搞黄色,研究伦理关系。
哪有空去杀人。
最重要的是,击杀他们,哪有日了他们带感!
秦北慢吞吞地挠了挠脸颊。
而且,说实话。
陆彧完全不像是一个要搞大事情的人。
尤其是他们有了崽崽以后。
陆彧一天到晚都宅在九煞殿里,白天带崽崽玩儿,晚上带他玩儿。
其他啥事儿也不干。
就连楚江然在魔域杀得血雨腥风,他都懒得管。
秦北沉思了一会儿。
大天哥也默默沉思了半天,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秦北:“世界融合后,你见过他么?”
“他找过我。”秦北再一次眼神虚浮地移开了视线。
“唔。”甄天继续扶着下巴,“他应该知道你想破坏他的计划。”
大天哥一边说着,眉头越皱越深:“这才融合第三天,他就直接找上了你,看来他对你敌意很深了。北北,你要小……”
秦北无语地打断他:“不是。”
“嗯?”甄天抬起眼。
秦北抬头看向天花板,慢吞吞地说道:“他是找我,一起带崽。”
“什么?”甄天没听懂。
秦北:“……”
“什么崽?”他茫然地问道。
秦北眼神游移地说了下去:“他给我生了个崽。”
甄天:???????????
北北说了什么?!!!
“你们……”大天哥张了张嘴,只觉得震撼了他妈,“我们是在说同一件事吗?!”
秦北非常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主线任务还有让我杀别的人。”
甄天还沉浸于北北让一个能灭世的大佬怀了孕的震惊中。
不是,北北到底是怎么玩游戏的?!
他为什么要让boss怀孕?!
谁特么玩游戏,会去搞大boss的肚子?!
甄天久久说不出话来。
“天哥?”秦北疑惑地喊了他一声。
大天哥这才回了一点神,他无意识地回答道:“不稳定因素可能有很多,那个人应该也是个危险人物。”
说罢,甄天小心翼翼地跟了一句:“这人呢?你见过了么?”
秦北又慢吞吞点了点头:“他也找过我了。”他继续望天,“他可能想找我……使用他。”
……使用?
甄天一点也不想知道“使用”是什么意思。
他有点害怕。
他真的有点怕。
正在这时,客厅里的大窗户响了一下。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英俊男人以潇洒的姿势从窗口处翻了进来。
甄天警惕地扬了扬眉宇。
楚江然也警惕地瞥了一眼沙发上陌生的男人。
他顿了顿,没搭理这个陌生人,直接大步走到沙发边。
楚江然抱起秦北,低沉地唤了一声:“阿北。”
高大的男人反身坐到了沙发上,并将秦北揽到自己大腿上,整个环了起来。
秦北迷了,他有些害羞地推了推男人的胸口:“你怎么这么坐?”
“有什么问题么?”楚江然疑惑地挑了挑眉头,“你以前经常这么坐在我身上。”
“我、我没吧?”秦北突然有些不确定。
“你忘了么?”男人随意地勾起嘴角,淡声陈述道,“我是你的坐骑。”
秦北浑身一震,转头看向自己的大天哥。
甄天一脸呆滞地望着这两个男人,脸上写满了“你神他妈到底玩了什么游戏”。
作者有话要说:  惊了,你们不觉得甄天这种名字,只能在综艺里活3秒钟吗
他咋可能是天道
单纯只是领龙套的妹纸给取了这名字
每次写这种私设过重的背景板我都会很尴尬
咳咳咳,别在意这些背景板啦
就是圆一下本文的设定
然后,我又要推一个小基友啦
《分手后巨星跟我争崽崽》
↓↓↓
胡悬是个十三线小演员,全娱乐圈都知道他的男友是巨星,但全娱乐圈都盼着他们分手。
他应一呼百应,聚众志成城,和巨星提了分手。
巨星:“为什么要分手?”
胡悬说得口干舌燥,拎出了108个理由,连“狗仔自从他们官宣后,再也蹲不到巨星的桃色绯闻,业绩一落千丈”,这样的都列了出来。
巨星说:“分手可以,把你养的崽崽送我当分手礼物。”
胡悬:???
——“别人离婚分孩子,他们分手争小猫?”
崽崽是他一个人的小猫咪,在深夜里陪伴他,在清晨伸出粉色的肉垫击打他。
不能把它送给巨星!
巨星果然没得逞,因为分手第二天,巨星失踪了。
全娱乐圈都来胡悬家里找失踪的巨星。
胡悬的破公寓一贫如洗,空空荡荡。只有崽崽有气无力的喵喵叫,今天格外与众不同。
白切黑十三线受x会变成猫的巨星攻
******
嘿呀,竟然是崽崽攻,也是很神奇很微妙了哈哈哈哈哈哈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