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全身的绒毛都抖动了一下, 九条尾巴绷得笔直笔直的。
幻形术下的“清纯少女”也睁大了双眼,神情诡异。
不不不,不行。
他还没做好被/日的准备。
他不行,他真的不行。
可是……如果师姐真的想要呢?
顾止神情一僵,窒息地瞧向自己怀里雌雄莫辨的爱侣。
他要满足他吗?
……
让他考虑一下。
让他再考虑一下吧。
顾止深吸了一口气。
他、他或许,也可以?
顾止正天人交战之际, 他的小师姐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别怕。”秦楠挑唇轻笑了一声,低声骗他, “不会痛的。”
???!!
顾止整只狐狸一抖。
不不不,他真的没有可以被/日的地方!
“我虽是第一次,但我会轻一些的。”秦楠向他保证。
听到这话,小狐狸却更怕了, 他大惊失色,吓到褪色。
顾止慌张地撤回身体,猛地从秦北怀里挣脱出去。
他神志不清地直接冲到了阳台边。
一阵微凉的秋风迎面吹来,小狐狸发热的脑袋才清醒了几分。
顾止混乱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事儿太奇葩了。
他和师姐的关系也过于奇葩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作为男性, 把师姐当成自己的小女友。
他毫无疑问地认为自己是出剑方。
如今看来,师姐好像也是这么想的?
在师姐的认知里, 他顾止大概也是他的小女友。
顾止:……………………
这就很尴尬了。
“檬檬, 你别乱跑。”秦北大步跟进了阳台里,他黑裙微扬,声音却恢复成了清朗的男声,“你身上还有伤!”
顾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无言地站在阳台正中间发呆。
秦北拎了件小外套出来,细致地给小姑娘裹好。
“我刚刚吓到你了么?”黑裙女子皱起柳眉,神色间有些悔意,“是我太冲动了。”
秦北牵起自家小姑娘的柔荑,温和地说道:“我们回房间吧,外面冷……咳,你放心,我不会再做什么的。”
顾止瞧了眼温声细语、体贴有加的师姐,表情更加复杂。
他果然被师姐当成了他待日的小媳妇。
这可还行?
不行,不行。
他得自救。
顾止思索了片刻,决定自爆性别。
他斟酌着先起了个头:“我听说师姐也很喜欢男性。”
“嗯?什么喜欢男性?”秦北纳闷地挑起眉头,他理所当然地否认道,“我一个男人,我当然只喜欢妹纸了。”
小狐狸呆了呆,后半截话堵在嘴里,没说出来。
为什么又绕回去了???!
最可怕的是,师姐说的太特么有道理了。
顾止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也是,喜欢顾衍是骗人的话,那喜欢男人肯定是骗人的了。
这……
他太难了。
真的太难了。
在这之前,顾止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信心解决师姐的性向问题。
他掰直百合小妹纸,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也有自信让师姐获得无上的快乐,体验女孩子不能给他的欢愉。
让师姐深深地领悟到男人的美妙。
可强行掰弯直男就……
他没那个技术……
他怕师姐疼得暴揍他,并将他永久拉黑。
顾止默了。
这太可怕了。
或许,他应该先去锻炼一下技术?
学习一个让直男爽入云霄的技能?
顾止幻想了一下,更加绝望了。
没有师姐,他上哪去锻炼?
这本来就是个死循环。
要是师姐肯给机会,他早成为一个技艺超群的老司机了。
哪还用做只处狐?
小狐狸可怜巴巴地望向自己的伴侣。
秦楠脸上微微发红,他若有似无地瞄了他好几眼,绷着声音地问道:“檬檬你,愿意做我的女友吗?”
顾止又呆了呆:“女、女朋友吗?”
他们都谈了几千年了,师姐这时候强调女朋友……是想说什么?qaq
“嗯,愿意吗?”秦北有些紧张地移了移视线。
他难道能说不吗?
顾止绝望地低下头,悲伤地应了声:“……好啊,师姐。”
“咳。”秦北挠了挠脸颊,他松了口气,脸上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以后别喊师姐了。”
顾止沉默了一下,更加悲催地喊道:“老公。”
他整只狐狸都蔫了。
“咳咳咳。”秦北脸更红了,“嗯,乖?”
相较于满脸低落的顾止,秦北则喜形于色,眼角眉梢尽是浅淡的暖意。
他脱单了!
他竟然就脱单了!
秦北心里有些激动,又觉得不太真实。
他缓缓舒了一口气。
这才是正常的发展,他刚刚真是被情/欲冲昏了头。
今天他和叶梓檬是第一次见面。
他怎么能如此孟/浪地拐着小姑娘睡觉?
这和搞一夜情的人渣有什么区别?
太不尊重小姑娘了。
秦北咳了一声。
他至少该和檬檬谈几个月恋爱,互相深入了解一下,培养培养感情。
最后水到成渠地来一次灵与爱的交融。
而且,如果他决定他这辈子的那个人就是她了的话,他更应该承担起责任。
他要变强。
他得保护她。
他更应当坚定地拒绝其他人,不再和那群铁汉npc瞎搞。
想到这里,秦北胸口处莫名有些许异样的滋味。
秦北摇了摇头。
他敛去奇怪的想法,低头催着重伤未愈的姑娘回房间躺好。
小狐狸顿了顿,生无可恋地瘫回了床上。
秦北细致地给她窝好被角。
没多久,小姑娘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她似乎睡得很不安稳,小手一直紧抓着秦北的衣角,不肯放开。
秦北也无所谓,就坐在大床边陪伴他的女友。
如此折腾了大半天后,叶梓檬的烧终于退了,伤口也尽数愈合了。
秦北这才心情愉悦地离开了小姑娘的单身公寓。
********
秦北快乐地回到家时,已经落日西沉了。
他家里黑糊糊一片,空无一人,连他妈林亦晚都不在,估计是去参加茶会或者晚宴了。
秦北正想回房间,忽然隐约听到了一阵老鼠啃咬东西的细微声响。
秦北眉头一皱,立刻向声源处走去,他推开厨房的门,打开了灯。
厨房里一片狼藉,瓷砖地上洒满了一堆食物。
冰箱和食物柜的柜门大敞着。
一只小猫崽挤在食物中间,它半个身体都钻进了一个白色的塑料包装袋里,哼唧哼唧地吃着袋子里的芝士蛋糕。
只露出了一个屁/股蹲儿和一条黑灰色的尾巴。
小尾巴直直地向外伸着,因为过于爽而翘得高高的。
秦北震惊了。
他一把将小猫崽从冰箱里捞了出来。
“喵?”崽崽忽然远离了芝士蛋糕,疑惑地吱了声。
秦北抓着它柔软的小肚子,走出了厨房。
“喵喵喵。(崽崽不走崽崽还要吃)”胖猫崽在秦北怀里扭来扭去,它的小后腿一下一下地蹬着秦北的手臂,意图跑回去,继续大吃一顿。
秦北无语地看向怀里的傻猫。
它的肚子涨成了大球,脖子胖得比肩膀还宽,要不是绒毛蓬松,都快看不出猫形了。
秦北按了按额际的青经,他从杂物房里翻出一个狗笼子,无情地将小猫关了进去。
秦崽崽:!!!!!
小猫震惊地瞪圆了眼睛,在笼子里疯狂地喵喵喵了起来。
它在笼子里没头没脑地绕了一圈又一圈,急得团团转。
秦北一脸冷漠地告知胖猫:“你不可以吃了。”
“喵。”秦崽崽的眼泪都要留下来了,它虚弱地吱了一声,小耳朵撇成了飞机耳,委屈地低着头。
“晚上可以喝一杯奶。”秦北宣布猫崽的晚餐。
“喵。”崽崽更伤心了,它是大型肉食系动物啊它为什么要喝奶。
秦北正在批评小猫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年轻人掏出来看了一眼。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甄天”两个字。
秦北想也没想地接了起来,兴奋地说道:“天哥,我脱单了,我脱单了哟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那边的人像是错了频道一样得一愣,他默了半天,才找回语气怒吼道,“你特么到底怎么玩游戏的?”
秦北怔了怔,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兄弟正是那个《仙途》游戏制作组的工作人员。
也是给他发《仙途》游戏包和激活码的人。
惊了。
大天哥原来没有被世界和谐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27 04:02:07~2019-12-28 13:20: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油菜桃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梧桐苑语、没钱过双十一、千鹤、回首向来萧瑟处、甜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时间之外 258瓶;卿卿、okina 20瓶;哒哒哒青木 13瓶;记住我的好名字 12瓶;月霜霜、魂狐、风流细木、嫣、蕲昱 10瓶;一觉到天亮 6瓶;向上的小小希、降谷夫人、鹤之 5瓶;希腊莓果 3瓶;claire、小米蕉 2瓶;醉客、依然是你、曲银、叶修的小娇妻、聿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