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里的是什么?
师姐……为什么会有这个大东西?
顾止迟疑地看向他的小宝贝、小可爱。
他的师姐正瑟缩地紧闭着眼睛, 微卷的睫毛一颤一颤地轻微抖动,似乎紧张到了极店,语无伦次地说着:“檬檬,我、我……”
“她”一张小脸羞得通红,看起来都快哭出来了。
顾止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
师姐竟是男性么?
那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是男性?
顾止忍不住想起, 当年师姐在碧云阁千年庆典之中,一席月色长裙, 一曲盛世歌舞。
迷倒了成千上万的修真少年。
不知道有多少人日日守在碧云阁外,只为能瞥见“佳人”一个不经意的回眸。
顾止无言地盯着他们修真界的传世“美人”。
这要是让那群人看到他手上这个东西,他们估计会疯。
他也会。
不,他已经疯了。
顾止深吸了一口气。
他还记得, 师姐曾经天天挽着他的手臂,嚷嚷着要与他情同姐妹,甚至还要与他同住一屋,同睡一床。
这人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他怎么能把“情同姐妹”这四个字说的那么顺畅?
他们在床上黏黏糊糊地“姐妹情深”时,他知道他俩其实都是男的吗?!
这是何等奇葩之事!
他们两个到底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顾止捂起脸。
他自己是有使命在身, 不得不女装进入碧云阁这个扭扭捏捏的门派。
那师姐呢?
他为什么要来碧云阁?
这个疑问只在顾止发热的脑子里待了两秒钟。
此刻,他只在意另一件事情。
顾止更深地抱起怀里的人, 亲昵地蹭了蹭“姑娘”的发梢, 手指一点点往里探去。
师姐是男性?亦或是……双性人?
顾止心底莫名涌起某种隐秘的兴奋,气息越发浑浊。
他贴着秦北白皙的耳垂,沙哑地问他:“师姐怎么会有这个?”
秦北的脸更红了,他无助地抓着顾止的衣袖:“对不起檬檬, 我……唔,你别了,别碰了啊。”
“嗯。”顾止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眸光暗得只剩下浑浊的黑色。
嗯。
没有。
顾止倒也没失望,他就是有些迷茫。
那师姐,该怎么日?
顾止曾无数次幻想过他们的第一次,但他从没想到过这种情况。
这要怎么办?
照理说男性和男性之间,也是可以做那种事情的。
顾止记得他哥就曾让那个小道士爽得又哭又叫。
那是怎么办到的?
难道是从那个地方?
可是,那种地方……也能感到爽吗?
小狐狸犹疑地皱起眉头,只恨自己知识浅薄,经验不足。
顾止几乎从不阅读那方面的书籍画册,他对男女之事都知之甚少,对男男之事更是一无所知。
毕竟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每晚都温香软玉在怀,被师姐无意识地抱来抱去,蹭来蹭去。
日日火气冲天,狐狸脑里除了日就是日。
别说观看、学习那些书籍了。
小狐狸每天从美人窝里爬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去洗个冷水澡。
再找个僻静幽冷的地方,念一整天的静心诀。
他甚至恨不得自断命根,以免火气过重,走火入魔。
顾止思考着,手上的力道无意识地收紧了几分。
他怀里的年轻人明显颤了颤,眼里弥漫起迷离的雾气。
秦北低低地喘/息了两声,茫然地抬头看向他:“檬檬?”
秦北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本想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又因为顾止手间的几个小动作,整个人一抖,像个小动物一样软软地靠进了顾止的怀里,低低地哼唧着。
真的可爱。
也是真的想日。
顾止神情一动。
如何让男孩子快乐,他倒是十分清楚。
师姐要是够爽的话,他就算进错了地方,他大概也不会在意……吧?
……
秦北茫然地睁着眼睛。
他本以为叶梓檬摸到他的大东西,会吓得跑掉。
结果小姑娘愣了五秒钟后,竟然又继续搞/起她黄/暴的动作,完全不在意他的真实性别。
秦北更加迷茫了。
他就这么简单地把百合掰成了言情吗?
果然男女之道才最吸引人么?
不等秦北想清楚,他便被他家小师妹弄得浑身发热,呼吸混乱。
她、她怎么能碰他那里呢?
秦北深吸一口气,牢牢地抓住小姑娘的小手,不让她乱来。
叶梓檬十分不开心地皱了皱脸蛋,她抽回自己的手,更加强势地按着秦北。
秦北神情微妙地顿了一下,他真没想到,他有一天竟会被一个小萝莉如此按着。
这种剧情只有工口漫里才会有吧?
秦北靠坐在床头上,低低地喘息着。
他家小师妹若有似无地瞧了他一眼,忽然深深地埋下了头。
秦北睁大了眼睛,他低头看去。
小萝莉脸上熏着诱人的浅红,眼中水光潋滟。
秦北心跳得几乎要爆炸了。
“檬檬,你别这样,唔……”
……………
……………^_^
二十分钟后,秦北的呼吸才逐渐平稳下来。
“师姐。”小姑娘趴在他耳边,软软地问道,“爽吗?”
秦北慢吞吞地点点头:“嗯。”
顾止轻笑一声,低声问道:“比顾衍更爽吧?”
唔,和顾衍比,那还是差远了。
秦北浑浑糊糊地想着。
檬檬就,一点技术都没有。
事实上,秦北一个母胎单身的纯情铁汉,本来是没有什么经验和阅历的。
前几天被开车千万年的老司机楚、陆、顾等人支配,秦北总是脑子一片空白。
除了爽就是爽,其他的,啥也不知道。
也从没有考虑过技术这个问题。
直到他刚刚感受了一下“马路杀手”叶梓檬的技术。
嗯……
秦北忽然对楚江然等人惊为天人,并有点点想变弯。
他在想什么?!
年轻人猛地摇了摇头。
神他妈想变弯。
不存在的。
檬檬这样的纯情妹纸才可爱。
她不懂,他可以教她。
他们可以一起探索,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思及此,秦北不由心头一热。
他转眼看向他家小姑娘。
清纯的小萝莉嘴角还沾着一些东西。
叶梓檬似乎也发现了,她移了移眼珠子,伸出舌头直接舔掉了那东西,并咽了下去。
她不满足地瞄向秦北,低声说道:“还想要。”
“……”秦北呼吸一顿,心里的火焰又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这小妖精……
她怕不是只狐狸精吧。
不行了。
他忍不住了。
再忍他就是柳下惠了。
秦北抱起他的小师妹,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眉眼,哑声问道:“我可以吗?”
小狐狸自然兴奋地点点头。
他头点到一半,忽然顿住了。
他被他腿间某个坚硬的触感给震住了。
等等,师姐这是想日他么?!
顾止:????????
她想日他?!
不对。
是他想日她?!
也是哦,师姐一个大男人,他想日“叶梓檬”太正常不过了。
可是……
小狐狸懵住了。
可是,他不可以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25 22:52:36~2019-12-27 04:0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梧桐苑语、没钱过双十一、安久、千鹤、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棠公子至 20瓶;limmmmmmm、天使被狗咬 10瓶;安娜 8瓶;幽冥趴趴、狐阿蜜 5瓶;南浔、宿舍向西斜 2瓶;荆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