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沉而窒闭的房间中, 落地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顾止无知无觉地躺在大床上。
他耳边传来了小姑娘焦虑的声音:“檬檬?你还好吗?没事吧?”
顾止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累得连呼吸都觉得多余。
昨天夜里,他与顾衍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从小到大他与顾衍打了无数场架。
顾止却从没有哪次如这次这般愤怒,这般……绝望。
铺天盖地的妖火染红了整个天际。
极致的温度窜上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顾止周身的灵气逐渐被蒸干耗尽。
火焰窜上了他的皮毛,烧进了他的心肺。
吞噬了所有的一切。
小狐狸终是棋差一招,无力地倒在了灰烬之中。
顾止艰难地抬起头。
他的宝贝被另一个男人卷进了尾巴里, 亲密地缠绕着。
别……
还给他……
恍惚之间,顾止仿佛看到那人带着他的师姐, 一步一步离开了他的世界。
“师姐……”银狐努力睁着眼睛,近乎无声地低唤着。
“师姐……”银狐挣扎着向前伸起小爪子,似是想要抓住什么。
他什么也抓不住。
一人一狐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顾止的世界终是完全暗了下来。
…………
“你现在怎么样了?”秦北关切地问着,“伤势稳定了吗?”
秦北叨叨了几句, 疑惑地闭上了嘴巴。
电话那头的叶梓檬一直没有回话。听筒里只传来了她沉重而混乱的呼吸声。
这么难受么?
秦北皱起了眉头:“你人在哪?”
手机里的呼吸声停止了片刻,叶梓檬含糊地问道:“师姐要来看我吗?”
她的声音又轻又缓,沙哑的调子里莫名透出了几分嘲讽的意味。
秦北纳闷地挑了挑眉头。
檬檬在嘲笑什么?
秦北想不通,只当自己听岔了。
他回答道:“是的,方便吗?”
叶梓檬沉默了良久, 她轻轻“嗯”了一声,哑声答道:“我在家。”
随即, 她小声低叙了一段地址。
秦北点点头:“好。”
这段说完后, 两人同时沉默了,秦北耐心地等了一会儿,正想嘱咐对方好好休息,并结束通话时, 叶梓檬甜甜糯糯的模糊声线又响了起来:“想听师姐唱歌。”
“嗯?”秦北怔了一下,自然地应承下来,“可以啊。”
他音准在线,以前还专门学过一段时间声乐。
给妹纸唱两首歌当然没问题。
秦北清了清嗓门,低声唱起一首舒缓的流行歌曲。
半晌后,一首歌结束。
“还想听别的。”叶梓檬的声音越发模糊沙哑。
小姑娘快睡着了么?
“好。”秦北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他思索了一下,转而哼起了碧云阁的bgm,
他一直很喜欢碧云阁地图的背景音乐。
那调子悠扬而清雅,仿若渺渺烟波,又似山间流水。
秦北玩《仙途》游戏时,就经常跟着bgm小声哼哼。
他努力回忆着调子,一遍又一遍地哼着悠扬的歌声。
黑暗的房间里。
男人沉沉地靠坐在床头边。丝质的深领睡衣松松垮垮地搭他在身上,露出了紧致的胸膛和成片的暗红血迹。
顾止微微仰着头,安静地听着熟悉到骨子里的歌声。
呼吸越发浑浊、粗重。
他忍不住单手盖起自己的眼睛。
“睡了吗?”
没。
顾止动了动嘴唇,喉咙却干涩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你好好休息。”
顾止闭上了眼睛。
……好。
********
秦北挂断电话后,心情十分复杂。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都是他的错。
是他害了檬檬。
秦北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总之,当务之急是治好檬檬的伤,减少她的痛苦。
秦北琢磨了一会儿,他没有直接前往叶梓檬的住所,而是去了叶茶、叶淡他们所在的无名村别墅。
他准备去归还《幻形术》秘籍,并找两本治愈系仙法,学习一下。
如此想着,秦北直接行动起来,
半小时后,年轻人将车停在了无名村那幢江边别墅外。
秦北拘谨地按了按门铃。
片刻后,睡眼朦胧的叶碎出来给他开了门。
“大人?”叶碎揉了揉眼睛,十分费解,“您敲什么门?直接进来不就是了。”
说着,她向秦北身后瞧了瞧:“楚哥呢?”叶碎到处瞧了瞧,遍寻不到楚江然的身影后,很是震惊,“老大你今天,竟然没骑他么?”
秦北:“……”
他难道天天……好吧,他在游戏里确实天天骑楚江然。
但叶碎这么说出来,也太奇怪了。
“他在上班。”秦北挠了挠脸颊。
叶碎:“这样嘛。”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进了别墅里。
宽敞的客厅里空无一人。
秦北不由问道:“其他人呢?”
“去挖矿、种药了呗。”叶碎自然地回答,“大人您需要调度资源吗?”
挖矿种地可还行。
这都到了现实世界了,他们还这么悲惨吗?
秦北想起自己当时给这群工具人设定的18小时工作制,突然心虚了一下。
呃。
秦北揉了揉鼻子,解释了一下来意:“我有个朋友受伤了,我想来找两本书。”
“书都放在二楼。”叶碎领着秦北到了二楼的藏书室。
巨大的藏书室里弥漫着陈旧纸张的味道。
秦北将包里的《幻形术》放回了架子上。
他沿着各个书架扫视而去,挑了两本青榆门、碧云阁的治疗术秘籍,又拿了几本强大的攻击技能书。
“可是,大人。”叶碎迟疑地跟在秦北身后,“受伤的话,直接吃几颗回魂丹不就好了?”
“嗯?”秦北回过头。
叶碎挠了挠头:“您有大把回魂丹您忘了吗?”
“我现在还有?”秦北微微睁大了眼睛。
什么意思?
他难不成还能继承他游戏里的仓库物品?
……
他还真能继承。
叶碎带着他到了三楼的一个储物室。
里面堆满了灵气缭绕的极品物资,全是秦北在《仙途》里收集的道具。
一时间竟看不到头。
这也太强了!
这可是他白/嫖了半个修真界积累出的物资啊!
很好,他无敌了!
秦北在仓库里找了个空间储蓄袋,当做他新的“背包”。
他挑挑捡捡,心满意足地装了满满一大包。
********
秦北美滋滋地离开了江边别墅。
他先给自己上了一个女装幻形术,变了条小裙子,又绕道去买了一杯芝士热可可,和几盒水果糖、巧克力,才把车开往了叶梓檬给的地址。
叶梓檬住在一幢高级单身公寓中。
秦北坐着电梯到了最高层。
他正想按一按门铃,门框上的摄像头忽然锁定了他,发出了“滴”的一声。
电子锁上显示出一排小字“面部解锁成功”。
???
秦北满头问号地推开大门,向里望去。
叶梓檬公寓的装修风格完全出乎了秦北的意料。
不是娇嫩的粉色系,也不是温馨的暖褐色,甚至不是小清新的蓝色或者绿色。
整个客厅呈现出一种冷清的暗色,低调奢华,没有半点人烟气。
最外的那扇墙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
能将整个城市的喧嚣尽收眼底。
“檬檬?”秦北轻声喊道。
房间里静悄悄的,无人回应。
秦北皱起眉头,忧心地又喊了两声:“檬檬,你在吗?”
年轻人走过客厅,试探地推开卧室的房门。
昏暗的房间里窒闭而沉闷,窗户锁得死死的。
空气十分浑浊。
秦北眉宇间的褶皱更深。
他低下头。
小姑娘上半身顺着床头的方向,横躺在枕头上,而下半身则正常地陷在棉被里,整个人九十度折叠着。
这是什么奇葩的睡姿?!
秦北眼神诡异,他慢吞吞地猜测了一下。
她大概……本来是靠坐在床头,然后昏睡过去了?
秦北无奈地叹气。
这小姑娘,也太不懂照顾自己了吧。
他打开门窗,让温暖的阳光与清新的空气洒进房间。
又回头将叶梓檬抱回被窝里,整理好被角。
叶梓檬睡得昏昏沉沉,她眉头轻轻蹙着,小脸通红。
秦北细看过去。
小姑娘整个肩膀呈现出严重的青紫色,骨架微微扭曲着,白皙的脖颈处有一道明显的暗红色豁口。
秦北倒吸一口冷气。
到底是哪个变态,能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如此狠手?!
秦北摸了摸小姑娘的额头,烫得惊人。
“嗯?”床上的人轻哼了一声,她纤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
叶梓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眸子里满是朦胧的迷梦。
“师姐?”她艰难地支起身,抱住了床边的秦北。
她伸手将秦北整个人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秦北茫然地贴着叶梓檬平坦的胸膛,被这诡异的姿势震住了。
她,不是应该扑进他怀里吗?
他为什么面对一个姑娘,都如此得受?!
秦北非常伤心,他很想纠正一下两人的姿势,又不好扒开身上重伤的妹纸。
“檬檬,你还在发烧。”秦北低声劝道,“先躺下来?”
“嗯。”叶梓檬沉沉地应了一声,却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怎么了?”秦北轻轻地抚了抚叶梓檬的后背,“疼么?难受?”
叶梓檬把头埋在秦北的肩窝处,沙哑的声音低沉得宛如男声一般:“嗯,很难受。”
“很快就会过去啦。”秦北心疼地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他转过头,将床头柜上的芝士热可可放进叶梓檬怀里,“我给你带了可可,尝尝?”
秦北一直知道他家小师妹嗜甜如命,在《仙途》时,他就触发过无数个叶梓檬与甜食的特殊剧情。
果然,叶梓檬接过热可可后,便乖巧地安静喝了起来,不再闹腾。
“好一些了么?”秦北又揉了揉叶梓檬的脑袋,他站了起身,“我去煮药,厨房能用吧?”
“嗯。”叶梓檬吸了一口甜得发晕的全糖可可,慢吞吞地应了一声。
“好嘞。”秦北嗖嗖地跑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生死人、肉白骨的回魂丹是可以让人满血复活,但它不能治疗骨折等伤势。
用游戏术语说,就是不能恢复血量上限。
在《仙途》这款游戏的设定中,影响血量上限的伤势并不好治疗。
秦北之前刷“龙湖副本”重伤时,愣是花了五六个游戏季度,才把血上限搞满。
而青榆门的一些药方,对这些伤势有奇效。
秦北将青榆门的药材包扔进药锅里,并按着典籍里记载的注意事项,调整火焰大小,熬制灵药。
卧室里的顾止看着秦北里里外外地为他忙活,幽暗的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而混乱。
他愣了一会儿,忽然捂起头,低低地自嘲一笑。
秦北把药煮上后,又回到了房间里,他掏出一盒白玉膏,朝叶梓檬招了招手:“来,我给你上药。”
叶梓檬顿了顿,他垂下暗淡的眸子,一言不发地卷起上衣,随意地趴在床上。
秦北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好奇地望向小姑娘的美背。
哇……咦?
叶梓檬背上的肌肉线条流畅又紧致,充满了力量感。
秦北整个人一怔。
他的背都没这么结实吧?!
这……
秦北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两眼。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在梦里被/日多了,他竟然觉得这样强悍的肌肉背,很好看。
一定很有力。
???
日,他在想什么?!
秦北甩了甩头。
他扔开杂念,开始一本正经地给叶梓檬背上的细小伤口涂药。
年轻人将泛着青白光芒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姑娘的伤口上。
他每次触碰到这些伤口,叶梓檬都会轻微地颤动一下,发出了小动物一般的呜咽声。
秦北握起叶梓檬的小手,安抚道:“好了,马上就结束了。”
顾止回握起秦北的手。
他低低地喘息着。
但不是因为背上那些微不足道的伤口。
……
顾止阖上双眼,他手上一用力,将拿着药膏的年轻人扯进自己的怀里。
“师姐。”他低低地唤着,幽深的眸子里满是炽热的火焰,“你到底在想什么?”
顾止收紧手上的力道,似是想愤怒地质问什么,却终是被心间的甜意扰了心神,只沉沉地叹了口气:“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秦北就一脸懵:“啥?”
顾止凉凉地轻笑了一声,他微声念叨了一句什么。
随着他话音落下。
两人交握的双手间,忽然亮起一圈又一圈的金色光线。
明亮的光线缠绕着、连接着,同时也束缚着他们。
顾止将秦北整个人圈进怀里,严严实实地挡在他身上。
他暗哑地笑着:“天雷要来了,怕吗?”
秦北瞪着手臂上熟悉的誓言金光,说不出话来。
半晌后。
澄澈的天空依然一片晴朗,万里无云。
两人手上的金光静悄悄地回旋着,甚至越发光彩夺目。
美好而醉人。
顾止眸光微震,心脏立刻纠了起来。
什么意思?
誓约还在?
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依然坚持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22 00:57:52~2019-12-24 02:5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黄月郎、山鬼谣、迦若、安久、门生、小小玉啊、没钱过双十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ichi最可爱 35瓶;元俏 30瓶;宁静致远 20瓶;止步 12瓶;甜味剂 10瓶;licyivy 5瓶;秀屿 3瓶;ら浅安时光 2瓶;鹠鹓、陌音、依然是你、横渠、谛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