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慌得一批。
顾衍也有点怔愣, 他垂下眼眸,慢吞吞地问了一句:“爸爸?”
小男孩迷茫地歪了歪小脑袋。
顾衍低下头,细致地观察起秦崽崽,越看他眼神越微妙,他恍惚地说道:“这孩子长得真像我。”
秦北:????!!
啥玩意?!
“他真像我们。”顾衍转过头,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从未有过的光华, “北北,他是?”
秦北震惊了。
这人什么眼神?!
崽崽长得像顾衍?!
像么?
秦北迟疑地拎起小崽子, 也观察了一下。
这小家伙一双眉眼像极了他本人,尤其是那双透亮的浅色眼眸,简直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至于顾衍……
秦北莫名其妙地举高崽崽,先看看高大的男人, 再瞧瞧手上的小崽子,仔细对比起来。
emmmm
看不出哪里像。
非要说的话,他们的嘴巴有点像,两人都唇如薄樱,线条分明。
可这么看的话, 崽崽的嘴巴也像“变态跟踪狂”啊。
他们仨儿都这个唇形。
“北北。”顾衍抬起眉眼,语意深切地唤着秦北。
秦北:“…………”他该说什么?
顾衍压着心底的热意, 指尖微颤地接过秦崽崽。
他屏起呼吸, 伸手摸上崽崽的额际。
温和的魔息自顾衍指尖涌进男孩的额心,流入他小巧的灵台。
灵台之中。
小男孩的灵魂澄澈而纯净,沾满了他和秦北的气息。
一种来自血脉与灵魂之间的牵引与羁绊让顾衍呼吸一顿。
毫无疑问,这是他和秦北的孩子。
这是他们的孩子。
顾衍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他有些呼吸困难。
北北他,竟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么?
真的么?
顾衍不敢置信,却又仿佛跌入了浓稠的蜜罐里,无法自拔。
冷静下来,顾衍!
顾衍深吸一口气,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北北他一个大男人,他怎么可能给他生崽?
冷静一点,顾衍。
别想太多。
顾衍缓慢地摇了摇头,心里却克制不住地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男人又如何?
他们修真界中仙法邪术无奇不有。
男性生子有何难?
顾衍就知道一个古老的秘法能够实现这个想法。
依据那秘法记载,只需取两人的精华之液体,混合后放入特殊的法阵之中,并辅以仙力反复滋养,即可孕育出新的生命。
北北他是不是……?
顾衍缓缓呼出一口气,暗暗点头。
也只能是如此了。
否则,这小崽子从何而来?
男人心头的热意更重,一双艳丽的桃花眼里渐渐晕开了迷离的光彩。
他忍不住将他的小狐狸崽儿深深地纳入怀中。
“唔?”崽崽皱起小眉毛,他一边像只小猫一样顾衍怀里扭来扭去,一边愤怒地叫唤,“放开崽崽,你放开崽崽!”
顾衍并未将小崽子的挣扎放在心上,他心潮澎湃地捏了捏崽崽稚嫩的脸蛋,直勾勾地看着他家小小宝贝。
这小家伙的兽态会是什么样的?
秦崽崽与顾衍不同,顾衍本身是一只纯种九尾妖狐,他的人形是由化形术演变而来。
而崽崽本身是一只半妖,他同时具有人形、兽态两种形态,这两种形态都是他的真实面貌。
顾衍也无法一眼看穿他的本体。
他不免产生了些许好奇。
这小家伙是不是和他一样,有一身银白如雪的绒毛?
他的狐狸眼会不会更大一些,就像北北那样?
真好。
那简直太好了。
顾衍心里的热流满得就快涌出来了。
喜悦了半天后,顾衍又有些伤感。
这小家伙多大了?
北北为什么从不告诉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北北是什么时候偷偷取了他的精华?
想到这个问题,顾衍的表情忽然一顿。
呃。
好吧。
北北并不需要偷偷取。
他的精华之液体几乎全都给了他,反倒是自己体内空空如也,一滴都没有了。
北北当然有大把液体可以拿来搞事情。
……
“北北。”顾衍握起秦北的手,他阖上眼睛,语气深沉地说道:“你怎么能背着我单独带崽?你知道的,我……”
男人脸上少见地泛起几分红晕,他轻轻咳了一声:“我自然是愿意的。”
秦北:“……啊?”
这个人在说什么?
本以为大限将至的秦北整个人都懵住了。
不,他没带崽。
单身带崽的是陆彧大佬。
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人想白/嫖陆彧的崽?
别了吧。
大boss会屠了他们九族的。
秦北畏惧地看向眼前这绿色的男人。
然而,绿人并不知道自己很绿。
顾衍轻轻捏了捏秦北的手心,低沉而郑重地说道:“北北,我们结婚吧。”
秦北和崽崽同时一震。
崽崽瞪大眼睛,他愤怒地咬住顾衍的胳膊,一脸“我很凶我超凶我巨凶”的表情:“你这个狗东西,离我爸爸远一点!”
大狐狸却满脸慈祥地摸了摸崽崽的小脑袋,感慨道:“好可爱。”
秦北震撼地看着这奇妙的一幕,竟无语凝噎。
幸而,顾衍逗弄了崽崽一会儿后,便接了一通紧急电话。
秦北隐隐约约听到了顾衍和电话那头的对话。
夹杂着电子音的男声从顾衍的手机里响了起来:“老大,我们的收购计划遇到问题了。”
“怎么回事?”顾衍皱起眉头。
“九煞插手了。”
顾衍奇道:“陆彧?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
陆彧?!
秦北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他抱紧陆彧的崽。
并认真地侧耳偷听。
奈何电话那头的低叙声实在太过轻微,秦北根本听不清楚。
他只看见顾衍眉峰间的褶皱越来越深,并微微颔首:“嗯,你等我回去。”
********
顾衍带着秦北从窗子处翻进秦北的卧室,依依不舍地嘱咐了两句后,便离开了。
秦北把自己一身黏血的运动服脱了下来,换上正常的男装。
在此期间,秦崽崽一直紧紧地扒在他的大腿上,半刻都不肯松手。
秦北无奈地扯了扯自己的裤腿,十分纳闷:“你怎么了?”
崽崽憋着表情,扭开头不说话。
秦北耐心地哄了一会儿闹脾气的宝宝,崽崽才支支吾吾地抹了抹眼睛:“崽崽、崽崽不要后爹。”
“不会有那种东西……嗯,绝不会有。”秦北誓死保证道。
但他心里虚极了。
谁知道他会不会被大佬们逼婚。
不过真到了那一天,他估计他会死在结婚之前。
秦北幽幽地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我们下楼吃东西吧。”
“吃东西!”小宝宝立刻双眼骤亮,他跳了起来,笑逐颜开,“走走走,吃东西!”
两人沿着旋转楼梯,来到一楼。
餐桌边,林亦晚正将刚榨好的豆浆倒入碗里。
见到秦北和秦崽崽两人,她连忙给她的乖崽乖孙准备上丰盛的爱心早餐。
摆好食物,林亦晚招呼秦北坐下吃饭,并随意地唠起家常:“你爸他们刚走,哎,秦辰这孩子,饭都没吃两口。自家公司迟到不就迟到了。”
秦北点了点头,实在懒得对他家两个工作狂的行为做评价。
他转而问道:“崽崽怎么会在家里?”
林亦晚奇道:“不是你带回来的吗?昨天我做好晚饭出来,他就在了。”
小男孩认同地点了点小脑袋,他抓着秦北的大手:“爸爸,带崽崽。”
“……啥?”
哪是他带来的?
秦北虽满心疑惑,但念及这小家伙实则是个等级不低的大妖怪,也不再深究:“行吧。”
秦北安静地低下头,享受他美味的早饭。
他旁边的小动物也开心地大吃大喝起来。
吃到一半,秦北忽然想起了什么:“我的猫呢?”
“喵?”崽崽茫然地抬起头。
“不在你房间吗?”林亦晚挑起了眉头。
哪在他房间?
他才刚从房间里出来。
它又跑了?
不能吧?!
昨天秦北把猫崽带回家后,便细心地将家里的门窗都关紧了。
它从哪跑出去的?
秦北深吸一口气,立刻掏出手机,给猫主人发了一条微信。
【秦河以北:猫猫又不见了!!!
秦河以北:捉鸡.jpg
秦河以北:怎么办qaq
孩子他爹:。】
???
句号是什么意思?
他生气了吗?
秦北正忧心着,陆彧直接给他打了一通视频通话。
年轻人迟疑了三秒钟,接了起来。
秦北的手机屏幕中出现了一个男子。
英俊的男人穿着精细的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
他微微靠在一张皮质的黑色办公椅上,身后是一间商务风极重的简约办公室,透着一股性/冷淡的感觉。
“秦秦?”男人抬起头,冷戾的眉眼间似乎染上了些许温度。
秦北顿了一下,他焦虑地对陆彧说道:“猫猫又跑了,你能找到它吗?”
陆彧沉默地看向年轻人怀里的猫崽:“……”
秦崽崽也一脸懵:“喵?”
陆彧犹疑了一下,他默默回忆了一遍恐怖的宠物卫生巾,他慢吞吞地移开了视线,淡淡地说道:“不必担心,他自己会回家。”
秦北愣了一下。
猫会自己回家吗?
一般不会吧?
那难道是只猫妖?
秦北正想说什么,陆彧突然把手机反口在了桌面上。
秦北的手机屏幕上只剩一片漆黑。
黑暗之中,传来了三下均匀的敲门声,以及门被推开的细微声响。
下一刻。
一个极其耳熟的男声从秦北手机里传了出来。
这个声音昨夜折磨了秦北一晚上。
这个声音怎么会出现在陆彧那里?!
秦北胆战心惊地紧盯着自己黑漆漆的手机。
顾衍轻笑着问道:“陆总对华艺娱乐感兴趣?”
男人悠长的语调充满了漫不经心的味道。
陆彧沉默了一下,冷淡地说道:“嗯,我妻子在华艺。”
顾衍明显有些惊奇:“巧了,我家宝贝也在华艺。”
“那是巧了。”陆彧的语调也略略扬起了几分。
秦北:……………………………
天啊。
这两个人在说什么骚话?!
神他妈巧了。
巧个屁。qaq
秦北万分紧张地抓紧怀里的崽崽。
手机的对话仍在继续。
“魔尊可否割爱?”顾衍说道,“我的小家伙在里面受了一点委屈。”
“各凭本事吧。”
“行。”
????
秦北默默地缩起身体,只觉得未来一片黯淡无光。
不,不是黯淡无光。
是一片腥风血雨。
他的公司都被《仙途》那群人包圆了,他还能干啥?
********
吃完早饭后,秦北便蹲在客厅里发呆。
小崽子依然美美地坐在餐桌边暴饮暴食。
吃了一碗又一碗。
而林女士则打开电视看她的手机微博。
林亦晚自从眼睛老花以后,天天把她的手机界面投屏到电视上。
享受一个巨大的微博。
秦北无意识地看着电视屏幕。
林亦晚点开一条微博热搜——#叶梓檬受伤住院#。
秦北眸光蓦地一凝。
檬檬受伤了?
“这怎么回事?”林亦晚也皱起眉头,“檬檬怎么会遭遇不明人士袭击?”
微博上面叶梓檬的相关信息乱成一团。
她的粉丝疯了一样地到处辱骂黑粉与私生饭,还血屠了她的各个对家,轮了一个遍。
叶梓檬的粉丝多是直男,那脏话写得真是不堪入目,令人心战。
秦北心里却一咯噔。
檬檬她会不会是被他哪个后宫给逮住了?
他的小师妹向来与世无争,性格柔软。
小姑娘的人际交往简单干净,仇敌列表一片空白。
也只有他的后宫可能会对她痛下杀手。
秦北心里一涩,难受得不行。
都是他的错。
秦北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身,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掏出手机。
秦北顿了一下,先捏了一个法诀。
昨晚他那乱七八糟的恐怖梦境,除了让他被狂/日了七天七夜外,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他完全地学会了双/修之法和幻形术。
不,那不能叫学会。
那更像是直接印入了他脑海深处,这一切都变得如呼吸一般简单。
秦北一个简单的念头闪过,他体内的仙力顺势流动。
他在保持外型不变的情况,将自己粗犷的嗓音幻化成了秦楠娇嫩的萌妹音。
“咳咳咳。”秦北试了试音,才拎起手机,给通讯录里的小师妹拨了一通电话。
好半晌后,叶梓檬才接起了电话。
她模模糊糊地唤了一声:“师姐?”
小姑娘似乎正在半睡半醒之间,暗哑的声音里满是疲惫与困倦。
“师姐。”她又喊了一遍,声音里隐隐染上了哭腔,“师姐,我难受。”
作者有话要说:  嗨呀,今天想推个小基友
↓↓↓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作者:蒙蒙不萌
简介:
傅明修的任务是攻略主角然后背叛他们,当他完成所有的任务时,却发现因为主角们对他的怨气太深导致他走不了了。
系统说,他必须要回档去原来的世界取得他们的原谅,并与他们共度一生。
于是傅明修决定,就算撒泼打滚上吊不要脸也要把人追回来!
#没心肝的快穿者良心发现回到任务世界赎罪的小甜饼#
攻:虽然我黑化了但是你哄哄我我就偷偷原谅你,虽然我心里原谅你了但是我不会说的就是要你一直哄我!!
******
喜欢上的a其实是敌方的人,他在死里逃生后成为了帝国皇帝,那人却又回来了,跟他说“我为你变成了omega,你可以标记我,我只属于你。”
哪怕再不敢相信这个人,但是能够完全标记他的诱惑还是让他狠狠地心动了:那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生孩子好了?
傅明修:生孩子好痛不想生
皇帝:不想生也得生!(偷偷去结扎,一人结扎,全家光荣)
*****
强大而又待他极好的师尊只是想用他的灵脉炼药,曾经的恋慕化为怨恨:师尊,你说你后悔了,我却不敢再相信了。你只要乖乖给我当炉鼎就好了。
傅明修:崽崽,为师好难受qaq
徒弟:闭嘴,就知道撒娇!(凶巴巴.jpg)(抱着人不撒手.jpg)
******
曾经相爱的学长为了钱而抛弃他,等他功成名就后,看着落魄的学长又回来找他:你以为我还会看得上你这种老男人吗?
傅明修:学弟求罩!
学弟:你还要不要连脸了?!(你再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
*****
超级宠夫金手指大开没节操男神受x傲娇少女心黑化攻
ps:世界不止三个
我一只好喜欢蒙仔《两个龙傲天的修罗场》的文案,就是没找着时间杀。她这新文也是我爱的梗,嘻嘻嘻
————
对啦,其实我一直想问,大小狐狸,狗子,猫猫,你们喜欢哪一只?我来统计一下
感谢在2019-12-20 03:21:59~2019-12-22 00:57: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月下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小的萌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千鹤、y.、小冉、rk800、大元缄兮、黄月郎、小卡、123、山鬼谣、叶修修贼甜、链物限行、媛子还是没减肥.、梧桐苑语、没钱过双十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木墨迹 100瓶;天使被狗咬 60瓶;雨柒柒柒柒柒柒柒 50瓶;桃雨秋霜 48瓶;星辰大海、鹿 40瓶;云烟 20瓶;沈峤. 18瓶;上河图 17瓶;椛 16瓶;开心就好,没啥烦恼 15瓶;唤雨、0000、残烟、山鬼谣、脑子有洞的唱子、风声细细、酒酒、拾玖的月亮圆又圆、喵北北 10瓶;少萌主、舒蔷、你的眼睛笑起来有星星 9瓶;墨凉、在在、灯猫、江边野草、白鳥 8瓶;何耽 7瓶;荆溪、怀安、黎桉、周熙桐 6瓶;韵笑、幽冥趴趴、青冥浩浩、1区1号民政局、limmmmmmm、清月未央、顾深深深深深、言啾啾 5瓶;晚安 4瓶;反复横跳、蓝忘机 2瓶;与座阿求、小鱼儿、纪锴哥哥我喜欢你、mint、鹤之、依然是你、从今始、licyivy、wul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